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再覆S的一封公開信—我的台獨心路歷程
2015/10/13 13:45:34瀏覽897|回應8|推薦34

民主改革是民主觀念的涓滴匯聚,一個國家、一個社會;是否能成為民主的國家、社會,在於大多數人是否具備了民主觀念。

台灣真已是民主國家了嗎?

還沒有!

最指標性的,就是因為我們仍被執政者的一個「鳥籠公投」所綁架,無法行使直接民意,這代表人民的觀念尚未覺醒。

再覆S:

雖然我已經在悄悄話裡,回覆了你的留言,但為了讓你明白我四十年來,由正藍轉為願意以有限的生命,為台獨辯護的心路歷程;同時公開出來給聽得進、具有理性思考的格友們去思考;台灣的未來在哪裡?

我是國中的第一屆實驗白老鼠,當讀到林覺民烈士的「與妻訣別書」時,深為其至情至性、博愛精神所感動,也是後來我之所以加入國民黨的主要因素。

1975年,我高工畢業隔年,那時天真地無可藥,以一個工職生的條件,正準備考大專的美術科系。4月5日清晨得知老總統去逝的消息,雖然大考在即,卻也和多數年輕人一樣,去排了好長好久的隊伍,瞻仰老總統的遺容,即便後來才知道他在位時專制獨裁的一面;有時和朋友聊天時聊到這一段被取笑,但是我並不後悔當年的作為。

當兵時,因為繪畫的專長,常為輔導長做文宣,雖然做得很快樂,卻被多數弟兄認為:我是連上長官的〝撂北阿〞,而被孤立,但我很清楚知道自己在做甚麼,所以不去在意。

1978年,我當兵進入破百的數饅頭階段,我被派為直屬營黨部的士官兵代表,參加師部黨員大會。會議裡要選出五大分工委員,營輔導長示意要投給某特定人選,我雖然口頭上答應,但心裡卻想:既是秘密投票,你哪管得著我要投給誰?

等到開完會,回到單位裡,營輔導長叫我到他房間裡:「…你不要以為快退伍就可以不聽話,我可以隨時讓你有當不完的兵…。」這是我人生中遭遇第一次的「白色恐懼」。即便如此,當時還天真的以為是營輔導長個人的問題,直到退伍後,在社會上見識到KMT各種囂張的選舉舞弊,才知道這是一個共犯結構的問題。

1979年年底,發生了「美麗島事件」,當時我已經退伍,但是在那當下,我也認為這些參予者都是暴徒,但是接連而來的事件,卻讓我對執政者開始產生懷疑:

在政府懸賞重金250萬(當時幣值強過今日十倍)利誘下,台灣基督教長老教會高俊明牧師卻甘冒「與匪同罪」之險,藏匿施明德。猶如歷史劇裡忠義之士,不顧自身受牽連,也要掩護朝廷欽犯;讓我從原本對基督教的排斥,轉而開始會想要了解基督教的教義,同時也啟動我對「信、望、愛」,也是人類普世價值追求思考。

1980年2月28日,發生了震驚民主世界的「林宅血案」。「美麗島事件」受刑人,省議員林義雄的母親、雙胞胎女兒,均慘死刀下;大女兒也是從鬼門關前救回。當時媒體與官方再再地將案情導向游錫堃、常出入林家的外籍人士家博,讓我有一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更何況以當時情治單位對政治犯、黨外人士的住家和電話,都在情治單位嚴密監控下,兇手能夠在此情況下進入林宅做案、逃逸,這很難令社會大眾信服。

1989年4月7日,主張「百分之百言論自由」、「台灣獨立」的鄭南榕,被官方「涉嫌叛亂」罪名,以優勢憲警兵力進行圍捕。鄭南榕在憲警捕前曾宣布:「國民黨不能逮捕到我,只能夠抓到我的屍體。」

同年6月4日,「天安門事件」爆發,中國執政當局當天夜晚將天安門燈火全部熄滅,在黯黑中出動軍隊與坦克,將全部抗議人群血腥鎮壓、處決清空。

在鄭南榕殉道前,我對「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台灣獨立建國」概念其實是很模糊的,我台獨的概念仍停留在「中共的同路人」、「台獨只不過又造就一批政治新權貴」諸如此類的想法。而他當下的做法,也是讓我覺得:「人,有必要這麼激越捍衛自己所要的價值觀嗎?」

但在那當下,我曾給自己寫下短短的感言:

「這是一個亟須統一而不能統一的時代,也是一個亟須獨立而不能獨立的時代,台灣海峽兩岸的中國人,正承受著1949年以來,那不曾間斷的歷史矛盾和悲情…。」(我還認為自己也是中國人…。)

鄭南榕先生給我最大的震撼是:竟然有人願意為自己生命的理念,付出正值黃金盛之年的寶貴性命去追求!!

這兩件事件,兩個政府的作為,引發我的思考:

台灣人的前途,屬於中國嗎?

為什麼安土重遷的漢人先民千百年來,遠從河洛中原,一直往著偏僻瘴癘的南方遷移?

為什麼包括中國大陸的華人知識菁英,一直往海外出走?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兩個政府都不讓這些人有為自己理念、主張辯護的機會?

為什麼政府害怕這些人的主張?

如果有一天,我的想法與執政者不同,甚至相反,政府可以因為我想法不同而抓人或殺人?

若說中國是專制極權政府,我們與中國只是「五十步」與「一百步」的差別而已。
沒有了言論自由,這樣還是民主的國家嗎?

……?

……?

……?

二十多年來,許許多多的為什麼,我終於漸漸理解鄭先生何以是一個「外省囝仔」,而主張臺灣獨立。

台灣獨立所追求的核心價值,不正是妳(你)、我當下與未來的前景麼?

也正是人類對「無虞人為威脅恐懼的生活」普世價值的追求,這種核心價值也正是專制獨裁統治者,和民族主義者所害怕,而唯恐不及想盡辦法除之而後快!

我終於慢慢地,從黨國教育所灌輸的觀念中走出來,追求這種核心價值,是人類普世共同追求的目標,只不過我們必須讓還沒走出黨國教育觀念的人們也慢慢理解到。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AIWAN1955&aid=31698446

 回應文章

fligh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回應
2016/01/11 19:12
獨立有啥意義你說說看呀!台灣又如何獨立你也說說看!你自己是個洗車工要如何獨立也一併說說看,   不是說你也過ㄉ也很快活,    這就叫獨立嗎?

fligh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回應
2016/01/09 12:02
就算沒鳥籠公投你就認為台灣能獨立嗎?美國沒鳥籠公投可是誰要美國改成英國或 德國或日本,    你若不相信你就去美國要求他們改國名,   如果改成我當然贊成中華民國改成叫鳥籠國家都可
向陽春(TAIWAN1955) 於 2016-01-09 17:57 回覆:

獨立的實質意涵,是你自己對當下和未來生活方式的思考與實踐;然而長期以來在民黨獨大體制下,台灣獨立的議題,卻被扭曲抹黑成是分裂、背叛地。

你不願意用心思考,寧可被人牽著鼻子走,我能說甚麼?


Queena 胡憬佳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5/10/16 09:46
讓整個大中國變成一個高品質的國家不是很好嗎?台商也比較有保障!足感心耶
向陽春(TAIWAN1955) 於 2015-10-16 15:23 回覆:

若要使中國成為高品質國家,必須具備幾項要件:

中國必須徹底揚棄其霸權思想,成為民主法制國家。

欲成為民主法治國家,且不談掌權者,也必須多數人民具備民主觀念,要求掌權者施行民主法治。

你可曾想過:台灣從威權時代到有今日民主成果,是經過幾個世代的民主鬥士的奮鬥,更況且今日台灣民主仍尚未就正常軌道運轉?

以目前的形勢來看,中國當局執政者,一心發展軍國霸權,而多數中國人民依舊執迷中華盛世之夢;難啊,如果我們依仍相信可共享盛世之利,無異與虎謀皮;君不見今年中國「九三大閱兵」攻台、日、美的各型導彈嗎?

或許仍有人相信:那只是拿來打台獨的!

但你是否想過:那飛彈可有智慧辨識,何者親中?何者台獨?

攻台之日,數千顆質量與日俱增之導彈,分別擊向台灣機場、港口、要塞、重要軍事目標,台灣防衛能力瞬間被瓦解,那時共軍可要分辨你是何者?

向陽春(TAIWAN1955) 於 2015-11-21 15:31 回覆:

本來妳用任何的圖騰,做為妳的大頭貼,是妳的自由;但我要質疑的是:

「中華人民共和國」對「中華民國」解除敵意了嗎?

很不幸地,「中華人民共和國」一直將「中華民國」視為內亂的叛亂團體,台灣海峽的和平前景在哪裡?


光復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10/15 09:07
請問台獨至今所做所為更好嗎?還是已令台灣極快速的毀滅中。你和我所經歷相仿,退伍時間都差不了幾天。理想是回事、人為才是真。你說的都對,可是真實呢,?、
向陽春(TAIWAN1955) 於 2015-10-16 00:37 回覆:

你的經歷和我相仿,很好!

你所認知的台獨是甚麼?

從以前國共對峙時期的「國際第五縱隊」、「中共同路人」;到今天國共聯合打擊台獨的「皇民化」、「分裂國土」、「數典忘祖」…。哪一樣是真的?

台獨「令台灣極快速的毀滅中」?該說你無知,還是想硬ㄠ?

國民黨兩蔣時期的「殺朱拔毛」、「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到今天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甚至「一中同表」、「兩岸同屬一中」…。請問哪個議題是台灣真正在過的生活?

而當年獨派所主張的「解除戒嚴」、「廢除黨、報禁」、「國會議員全面改選」乃至「總統直接民選」,哪一樣不是成為現在台灣社會理所當然的制度?

醒醒吧!


不信邪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10/15 05:06

我並沒有說你的經歷不是事實,我只是提醒你台灣這幾十年來有可稱誦的現象。我也要問,我說的有那一點不對? 社會上成功和失敗的人如過江之鯽,我只想勸你,乘時光尚未完全消逝之際,往上力爭仍有機會,不對嗎?

這是你的園地,我說的到此為止,祝你有幸福的將來

向陽春(TAIWAN1955) 於 2015-10-16 02:02 回覆:

還有,我的園地隨時歡迎:針對我所寫的議題內容有所質疑、挑戰者;或純粹就事論事者。

當然針對事件議題,有時火花四射在所難免,但不打口水戰、不無中生有、不做汙衊、人身攻擊。

這是一個可以激盪彼此腦力的園地。

向陽春(TAIWAN1955) 於 2015-10-16 00:32 回覆:

你既然不得不承認我講的是事實,卻將我的文字極端化!

例如:「當年的台灣人都抗暴」這可是你自己寫的,我哪一段文字作此描述?

至少我當年還是個如假包換的國民黨黨員。然後說我把「不對的事件都把它極端化」?!

你所說的「…國內外至今都在稱頌從六零到八零年代在兩蔣領導下,台灣創造的經濟奇蹟? 台灣土地改革,把農民的生活改善了,十大經濟建設難道是為蔣家自己辦的?…」那只能說是你個人認知的歷史解讀,我只能尊重。

誠如你所言:「…觀察社會,要從全面看,如果把一些不對的事件都把它極端化…」

你若從執政者的角度去看,這個「經濟奇蹟」當然是「經濟奇蹟」,不過這不能怪你,因為我以前也是這麼以為。你可能沒有想過:

台灣的經濟奇蹟是建立在甚麼基礎上?

你真以為是因為國民政府的施政得宜所帶來的

就像我們今天在看中國大陸的經濟起飛是建立在甚麼基礎上一樣。

你有沒有想過:今天台灣社會所產生的環境汙染、水土保持空氣汙染、食安,乃至社會公安…。等問題,全是因為我們「經濟掛帥」政策所引發的問題。換言之,施政者只以經濟發展為重心思考,而忽略因經濟發展所帶來犧牲環境、生活品質的負面效應。

當我們羨慕歐、美、紐、澳等文明進步國家,乃至想盡辦法移民到這些國家時;為什麼不反思:我們的施政者為什麼沒有這種全面性的思考?

一言以蔽之:因為選民不曾給「公僕」壓力,「公僕」當然就會本位主義的,以亮麗外表為思考重心施政。本來要把事情做好就是「公僕」的本分,就像一個公司聘雇專業管理人員時,就是要求管理者把事情做好,哪有管理者思考周慮,股東還給他歌功頌德的?

當然,如果你還用威權時代的時空環境,看待人民與執政者的關係,那我能說甚麼?

最後附帶一提的;感謝你的關心,我雖然只是一個洗車工,但我生活過得很自在!


不信邪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10/14 10:55
觀察社會,要從全面看,如果把一些不對的事件都把它極端化,那麼當年的台灣人都抗暴,在社會建設上應該是一事無成! 老蔣小蔣的統治方式,有爭議的地方很多,但是形容成幾乎民不聊生,那就過份了,為什麼國內外至今都在稱頌從六零到八零年代在兩蔣領導下,台灣創造的經濟奇蹟? 台灣土地改革,把農民的生活改善了,十大經濟建設難道是為蔣家自己辦的?  事實上大家猶在懷念那一個光輝時期,我想說的,你可以用悲情的態度去看歷史,但是絕大多數過來人看到的是台灣變成四小龍之首的那一面。我同情你一直往下坡走的境況,如果時光允許的話,你還是有機會爬到頂尖的。
向陽春(TAIWAN1955) 於 2015-10-14 23:22 回覆:

通篇文章裡,描述的都是台灣這四、五十年來,台灣社會所發生的真實政治狀況,哪一件、哪一段是無中生有的?請你標示出來!

你用自己想當然耳的邏輯,牛頭不對馬嘴所寫的文字,我無從回應。


子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10/14 07:56

台灣的現狀就是“獨立” - 一個獨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外的政治實體。主張保持現狀,也就是贊成獨立。至於國名叫什麼(中華民國或台灣?),其實不頂重要;那是所有台灣住民需要決定的。將來如何?那則是我們的子孫將來根據當時的狀況與他們的需求而去決定的;我們無權在現在為他們做任何不負責任的決定。

所以”台獨“根本不是應該爭執的論題 - 反對台獨的,難道認為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 - 我們要正視的是如何改進台灣不公義的現象,從政治、經濟、社會等各方面著手,將台灣打造成一個小而美的國家;而不是凡事只有藍綠、不問是非,喋喋不休地吵個不停地在原地打轉。

台灣沒有繼續惡鬥的本錢,否則,連生存都會成問題的。願大家深思、共同努力!

向陽春(TAIWAN1955) 於 2015-10-15 00:00 回覆:

台灣誠然具備了國家一切所應具有的條件,台灣人卻必須延續承受自1949年以來的國共內戰的陰影,如果我們真是一個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憑哪一點可以在國際間宣稱:「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若要憑武力拿下台灣沒話說)

不幸的是;台灣內部卻仍有一部分人宣稱我們將來要和中國「終極統一」。我可以接受現階段台灣的國號叫做「中華民國」,但若有一天中國欲發動侵略戰爭,理由就是「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因為台灣違反「反分裂國家法」,所以必須出兵平定,台灣要如何向國際自稱是一個獨立的國家?


罗旋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15/10/13 15:59
如我冒昧,通篇看完,我感觉台独只是先生心中一个逃避现实的梦境,以为这个梦有一天真的实现了,就会来到一个世外桃园。

我对台湾不了解,没有去过台湾,但是我对大陆熟悉,在大陆生活了三十几年。大陆不是独裁,只是一党专政,这跟朝鲜金家的世袭是有本质区别的。大陆每一个底层的人,只要你有能力你可以走到人生顶峰。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每一个人的荣耀都是靠自己从底层一步步累积的,没有世袭。这是一个相对公平的社会。

你可以对台湾蓝绿恶斗绝望,但不要对中国的前途绝望。
向陽春(TAIWAN1955) 於 2015-10-13 18:57 回覆:

桃花源不是只有好山好水的夢境,而是我們人類對生活品質的追求,如果生活在一個不能自由自在「唱、讀、說、寫、畫」的環境,代表這個國家、社會人民的權利,已被統治者假借「國家」之名剝奪了。

在君王專制的時代,是由「一家」統治,現在則是由「一黨」獨裁統治,人民生活本質並沒有改變。只要聽話、討君王歡心的,就可以得到賞賜,過著富貴榮華的生活;現在只要聽黨的指示做事,同樣可以升官發財,你認為這種生活方式「理所當然」,卻已失去人性的尊嚴。如果你違反黨的政策、指示,必然要遭到制裁。

「六四事件」中,那些執行任務的軍人,他們會認為這些抗議的群眾全是該殺的「叛亂份子」、「反動分子」,否則在良心上我相信他們會不安的。

現在中國的國勢正強,但到歐美留學多數的學生,為甚麼想盡辦法想留在當地居住?這不是很弔詭諷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