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深秋三部曲》秋味又一章-野菇的秋天(下)
2007/11/15 22:27:30瀏覽3321|回應4|推薦32

瑪利兄弟的超級飛天菇

「瑪利兄弟」的超級魔力菇?「傘菌目鵝膏科」的飛天菇(德文:Fliegenpilz、英文:Fly agaric 或 Fly amanita)

真的有這麼毒嗎?倒不至於飛去見上帝,只是少量服用所產生的幻覺讓人有飛起來的感覺吧!飛天菇也稱「毒蠅傘」,是真的可以殺蒼蠅喔!把飛天菇切片泡在牛奶裡,就會引來蒼蠅的自殺式投奔「魔奶」。

老伯口裡邊說、雙手不閒著地正在群咬人貓裡摸索,好像咬人貓已變身成粘人的家貓、不再咬人。真是好個獵人,有著比象皮還厚的保護裝置:

 

「聞聞看、吃吃看,這樣就知道囉!」

 

「阿伯,您唬我啊!吃吃看?您當我神農嚐百草嗎?有些野菇可是一輩子只有一次機會嚐到,嚐完了就拜拜了。城市裡長大的我再怎麼沒常識,也不會蠢到這地步吧?」

這些話當然是沒說出口,即使想嗆回去,一口爛德語還嗆不出口。不過我相信我的眼睛的確把這些話給傳了出去。

 

「呵呵!小姑娘,開玩笑啦!別相信我!來來來,我來教妳幾招基本的……」老伯用了手上剛從咬人貓嘴裡搶來的野菇說著:

 

「看看這個『菌摺』,OOOXXX……,還有這個『菌環』要是長得XXXOOO,或是有『菌托』的是XOXOXO……,那是個毒菇的機率就很高了……。」

 

以上的OO與XX就麻煩各位自行發揮創造力,Shireen聽不懂、也掰不出來,萬一亂講、吃出人命,這還了得。至於那些個菇菇專有名詞,我連中文怎麼說都沒聽過,就別提德文了。總之都是事後看書才知道平常用把「傘」來形容的菇菇可有著很多部位的分別與名稱。

.

.

這一陀陀菇屬於「硬皮馬勃目硬皮馬勃科」,別看他肥肥圓圓、肉很多的樣子,其實皮硬得像石頭、吃不得。

雖然與「馬勃目馬勃科」同是一肚多子多孫的寶貝灰──孢子,但卻沒有俗名「馬糞包」、「灰包」的「馬勃目馬勃科」那般神奇功效──孢子外用可止血、內用可治咽喉痛。

像不像「廣東目藥粉」的廣告?哪裡破就噴哪裡!可說實話,Shireen除了吞過行天宮的香灰,其他的「灰」還真沒吞過。大家也看看就好,別真的衝動地去吞,沒有過關帝爺的爐,是沒有保佑的!(哇拉拉,我在說什麼啊?就知道不該接受「瑪利兄弟」的款待......)

「硬皮馬勃」與「馬勃」乍看之下長的很像,Shireen一開始就被搞混了,講了堆錯誤消息,後又查詢了些書與資料,總算知道如何幾個簡單的辨別法則:

「硬皮馬勃」外表超硬,所以可以拿跟樹枝戳戳看就知道!再者,「馬勃目馬勃科」尚為幼蕈時,體內的孢子尚未成熟,切開後看不到「灰」,且是可以食用;而「硬皮馬勃」不管熟不熟都是一肚子灰。(這只是視覺上的分辨方法,可別以此當作「味覺」準則,拉肚子可別來找我咩!)

 

老伯應該是擔心我總有一天被自己給毒死,所以最後給了個良心建議──去上課。許多縣市的成人社區學校都有開設「菇菇班」,專門教民眾辨識與烹煮野生菇。在野菇生長高峰期也提供免費鑑定服務,主要針對像我這種愛吃又不唸書的貪吃鬼,可以把採到的野菇請老師幫忙篩選。如果是我,應該是拎著一大籃的阿里不達去請教專家,而最後被挑到只剩下一兩顆的含淚離開吧?

 

 

秋日尋寶

「不認識野菇、不採菇,看看、找找總可以吧!」就是這樣的座右銘驅使我心甘情願地為老伯做白工、幫忙找菇去。

 

剛開始真的是很困難,盯到三D畫面都出現了也看不到個菇仔子。深深地吸口秋天的清涼、漸漸地緩下急躁的心情後,還真有眼睛越來越尖的感覺。一時間,柳暗花明的這裡也有菇、那裡更是一堆,開心的很呢。

 

「菇菇也有黃色的?」不是像火鍋裡的金針菇那種淡黃,而是頗艷鮮黃。真懷疑這麼美麗的菇可以吃嗎?

.

打破以往香菇、草菇、金針菇……這類餐桌上常看到的菇菇形象,菇菇天下真是大的不可思議。顏色很多樣,婚紗的潔白、Hello Kitty的粉紅、向日葵的艷黃、玫瑰的鮮紅……。形狀外表更是怪又多,常見香菇般平順乾燥、初生小狗的短短小毛、比鼻涕還噁心的濕濕粘滑、一陀像大便似的不規則形狀、還有的臭到讓人想吐的都有。

.

這個比大便還臭的傢伙,人家真的是個「菇」呢!

遠遠看到鮮豔的顏色還驚為天人呢,結果越靠近越令人想吐!比放了三天的死魚、五天的豬肉還臭,超噁心的!

「鬼筆目籠頭菌科」的這個Clathrus Archeri (我找不到中文譯名,只知道俗名喊「Octopus stinkhorn」,「章魚臭角」?)從成熟時期的伸出海綿質菌柄(就是那個紅紅、像沾了大便的那個)直到腐敗只需數小時。

原來也是個有好運的人才看得到的!(好運?才會聞到這麼噁心的屍臭?)

雖然不曉得該如何翻譯「Clathrus Archeri」這個學名,但「Octopus stinkhorn章魚臭角」可是好記又貼切的俗名喔!

這個臭傢伙的原形長的像顆蛋,成熟後會有四到七支「角」破蛋而出(異形《Aliens》的創作者肯定是被「它」嚇過),而角上那些深褐粘稠如便便的東西可是承載著綿延子孫的寶貝──孢子咧!

原本以為是自我保護功能的臭,其實是另有用途喔!臭氣相投的蠅類和其他昆蟲被吸引過來吃菇菇,然後昆蟲的肚子裡與身上就自然有堆孢子,如此飛來飛去的臭蟲蟲就可幫「臭傢伙」散佈孢子、傳宗接代去囉!

 

 

成群結隊的出現,像不像火鍋裡的金針菇?

只不過是開花了的金針菇。

這個秋天樹林裡的尋寶遊戲,對我而言是好玩成份高於好吃,因此發現些怪里怪氣的菇菇時,亢奮狀態比吃了「神經性毒菇」還High。雖然我沒有老伯那個巴掌大的戰利品,甚至連個比鼻屎還小的野菇也沒帶回家,但在樹林裡,我找到了「瑪利兄弟」的飛天蘑菇、臭名遠播、足以薰死三里外所有會動的生物、可遇不可求的「鬼筆目籠頭菌科」、還有就是我那自己為新發現且自行命名的「蛋頭菇」囉!

.

「秋天,有味道嗎?」

 

有的,正是野菇的味道。但如果您與我一樣貪生怕死,那麼就加入這場友善的獵菇行動、找尋秋味卻不帶走她的尋寶吧!

.

.

出走獵菇小叮嚀:

 

1. 不吃有保庇:即使是毒菇,也要吃下肚才會中毒,因此「觸摸」是不會中毒的,但少數人對於部分孢子過敏,所以靠太近可能會有過敏現象。

 

雖說「摸摸」不會中毒,但我們還是做個大自然的好朋友,別見菇就動手動腳。野菇在自然環境中所扮演的「清道伕」角色很重要,斷了人家的後代與擾亂生態總是不好的。

 

2. 變不變色有關係:神經性毒菇的菇體受損後多呈藍色,請保持距離。

 

3. 洋菇仔別碰:即使您在台灣常獵菇,但到了國外還是做個觀賞野菇的好旅客,即使外型與您經驗中的野菇相同,但喝洋墨水長大的洋貨難保肚裡藏禍心。

 

4. 吃野菇,有四不:不生吃、不多種野菇混著煮、不搭酒類食用、不食用煮野菇的水。

 

5. 留顆菇、救一命:煮食與食用野菇時請手下留情,萬一歹運來,才有得循線解毒。

 

6. 野菇學問大:菇類世界是門學科,Shireen只是小有興趣地讀了些資料,所提及野菇種類與辨識方法絕非包山包海,更談不上專業,請別以此為依據。若您希望再多認識點野菇,請教專家與研讀專業書籍才是正確的方法。

  

 

  

更多「野菇的秋天」

 

Shireen小聲說:

別被那些什麼「種」、「屬」、「科」、「目」、「綱」、「門」、「界」的名詞給唬了!Shireen只知道那種菇好吃,其他那些讀起來還有點樣子的都是因為後來發了狠、買了本《野菇入門》來啃,也才有了些基本常識。

 

拍了堆以前從來沒見過的野菇,看著照片,真的是很想知道那些到底是什麼菇?是僥倖躲過我的饞?還是我該慶幸沒胡亂吞下?太多的問號讓我非找本書來看不可。

 

「讀過書之後,總該會辨別毒菇了吧?」

 

說會辨識毒菇,這是大話啦!只是在綜合野菇獵人的密笈與書裡的介紹後有了點大概:若遇到「菌摺」離生且同時有「菌環」或「菌托」的野菇,還是別碰的好。按照這般的大規矩,Shireen發現能被我帶回家的野菇還真是少的可憐。可能「物以類聚」,最毒女人心只有毒菇的機緣。開心找野菇是個好活動,若真要吃,我還是去市場裡找,會比較保險一點

 

「這些『野菇話』是旅行的另一種收穫嗎?」應該是吧。(雖然是個很奇怪的「野菇」主題?)

 

在旅行的途中,相信你我心中都會產生一堆問號,也許問號會在當下的詢問後變成句號,但總不免帶著許多問號回家。我曾說「看書,是自助旅行的第一步」,可看來「看書」不只是旅行的第一步,而是旅行中的每一步,甚至旅行結束、回到家後也還是旅行的延伸。

 

不知你是否也曾有這種感覺?旅行結束後,為了旅行中的問號而閱讀資料的當兒,那種腦中影像清晰與豁然開朗的滿足感?而這些字句給我的印象反而比旅行前的準備來得更深刻。

 

旅行前,我為了旅行而看書;旅行後,我還是繼續因為旅行而看書。我相信旅行帶給旅人們的學習是多樣且持續的──即使與旅行本身無關。

 

.

 

Shireen哈啦啦:

精神病院裡有位老婆婆,每日不管晴天還是下雨,總是不發一語的撐著傘坐在病院門口。醫生們各個都有詢問過老婆婆,但從來也沒有任何一位醫生得到回應,因此沒有人知道老婆婆為什麼這麼做。

 

院裡來了位新醫師,年輕、有抱負的醫師誓言要找出老婆婆為何天天撐傘又不肯說話的原因,所以他決定撐起傘、陪著老婆婆一起坐在門口,希望老婆婆會願意告訴他原因。於是,這位年輕醫生風雨無阻地開始他的問診工作。

 

第一天,這位醫生簡直與隱形人沒兩樣。

第二天,老婆婆沒看見這位醫生。

第三天,老婆婆還是沒看見這位醫生。

第四天,老婆婆連正眼都沒給這位醫生。

第五天,老婆婆依舊眼視前方、動都不動、連個聲響也沒有。

第六天,情況其實就是前五天的綜合,沒有任何意外。

第七天,兩人坐了一個早上後,老婆婆開始有動靜了。老婆婆總算是轉了頭,看了醫生一眼。

 

有理想、有志氣的醫生心裡高興的不得了,心想:「總算有回應了!這下證明我的『融入病人的世界並進而了解病人』的想法是對的,老婆婆終於要開口了……。」

 

的確,老婆婆在天荒地老後開了金口:

.

 

以上內容是道聽來的,只有「圖說」是Shireen自己的。

日耳曼映像集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hireenLin&aid=1369651
 引用者清單(5)  
2014/09/25 01:28 【udn】 我還找到這個網站!犬貓 止血 味道 刺鼻比價
2007/11/15 22:39 【《離家出走》】 深秋三部曲》秋音-秋語呢喃
2007/11/15 22:39 【《離家出走》】 深秋三部曲》秋色-美麗與哀愁
2007/11/15 22:38 【《離家出走》】 深秋三部曲》秋味-葡萄成熟時
2007/11/15 22:37 【《離家出走》】 深秋三部曲》秋味又一章-野菇的秋天(上)

 回應文章

Sg_chen
2016/10/05 17:22
野菇最佳觀賞地點

辣媽 亞薇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野菇
2007/11/16 22:01
我喜歡吃菇類.但是看了妳這些漂亮的野菇.告訴自己不能亂採路邊或山上野菇.還是在超級市場買的較安全.哈哈.........
Shireen離家出走(ShireenLin) 於 2007-11-17 02:42 回覆:
我也是看看就好!既然不會分辨,那還是讓她們繼續留在大自然裡.而要入口的,我還是到超市去獵菇囉!

okayman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這些菇類照片
2007/11/16 12:19

拍的真好,你也獵了不少。

這個「章魚臭角」不曉得北美有沒有?我查這邊資料沒找到,大概因為太稀少,碰到就有好運。

有的菇會不會吃了中毒好像也是因人體質而定,或者受其他食物或酒類影響。

我前一陣也找了書研究,發現識別不太簡單,所以沒有口福,祇好當娛樂。好像孢子印(Spore Print)也是專家判斷重要依據。

Shireen離家出走(ShireenLin) 於 2007-11-17 02:37 回覆:

Clathrus Archeri (「Octopus stinkhorn」,「章魚臭角」)的老家其實還頗遠的,在down under的澳大利亞和他東南邊的Tasmania島。可是這些異形蛋是怎麼「游」到歐洲大陸?這我就不知道了!還是臭蟲蟲這麼會飛,把孢子給走私近歐陸?

忘了在哪看過,北美洲也被異形入侵了喔!只不過好像只有在加州?唉!忘記了,真是過目就忘!

還有,當「章魚臭角」還沒破蛋而出,也就是還在幼蕈時,也是屬於可食用的,反正就是無毒,可據文件記載,雖毒不死,但口感也好不到哪去!

的確,有些菇是不能跟著酒混著吃,例如「傘菌目球蓋菇科鱗傘屬」的金毛鱗傘與翹鱗鱗傘與「傘菌目鬼傘科鬼傘屬」就不能又吃菇來又灌酒.我想應該還有很多種菇都與酒相剋,只是書上寫不了這麼多吧?雖然毒不致死,但可能會很不舒服的生不如死吧!反正以後吃菇時,別喝酒就對了!

說真的,從外觀來辨識真的只能當做種興趣,很多不同的菇,長相都很像,唯一能辨識的就是利用孢子,但我這種吃比研究重要的,也是乖乖地當作培養個其他常識,說不定哪天陷身叢林時,這些常識會救人一命唷!


■♀醫楊曉萍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哈哈哈
2007/11/16 00:10
Shireen很適合說笑話
Shireen離家出走(ShireenLin) 於 2007-11-17 02:00 回覆:
呵呵呵!楊醫師,讓您笑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