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碎片化的世界 碎片化的台灣
2020/01/06 13:58:45瀏覽412|回應0|推薦8

薛承泰/成見、偏見、歧視

2020-01-01 00:48聯合報 薛承泰

看到有老人家頭髮凌亂穿著不整齊趟在公園椅子上睡覺,一般人直覺認為這是一位遊民;如果躺在椅子上的是一位年輕男子,儘管頭髮也凌亂且連上衣都沒穿,有人會認為他在享受陽光。我們不知他們真正身分,卻會根據自己生活經驗產生直觀的判斷,那叫做「成見」,至於是否偏頗而為「偏見」,會因不同人與經驗,或受到主流文化的影響。

有人認為「選不上市長的人怎麼可以擔任部長、院長」、「沒結過婚的人不懂照顧幼兒的辛苦」、「沒有擔任過重任的人怎麼可以出來選總統」、「見過中共高層的人會賣台」等這類話語,基本上都是一種「成見」,頂多可批評為「偏見」,但還不能算是「歧視」!

「歧視」和「偏見」最大的不同在於前者具有較明顯的動機與目的,會有較強的排他性;後者較不明顯,所以仍可透過接觸、互動、新資訊而調整改變。在日常生活當中,人難免會不經意說出不當之語,所謂的成見不僅存在於朋友之間,連親人間也不例外;於是就有溝通、學習、教育的產生,使人們有機會跳脫出自己的經驗,懂得去包容或改變自己,社會也因此得以穩定發展,於是和其他動物有了很大的差別。

筆者曾在公車上遇過,有媽媽帶著小孩,小孩哭鬧不停,媽媽哄不了只好對小孩說:「司機叔叔會罵人」、「司機叔叔會生氣」…我相信,司機若聽到媽媽這麼說,心理可能不舒服,但司機並不會去和媽媽理論,因為他知道媽媽是希望孩子不要哭鬧,以免干擾到其他乘客,這就是人性的善!馬路上開車按人喇叭也是常見的例子,有人認為是適度的提醒,卻有人感到不滿而引發紛爭。按喇叭是一種認知與判斷,如果解讀成挑釁,就是把自身的認知極度擴大,發展出較強的防衛心,這就會顯露出人性惡的一面。

蔡英文在電視政見會上直指大陸正在利用九二共識掏空中華民國。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台灣有多少政治人物會認為民眾按喇叭是在提醒他呢?特別是在野黨按了喇叭,執政者會不會跳出來興師問罪呢?這個現象在大選期間最為常見,例如嘴巴說民主多元,卻從他人談話中找碴,甚至去創造假消息帶風向,接著就是戴人帽子。更惡劣的是,透過網軍把他人的話斷章取義以建構「歧視效果」;其步驟就是「先入為主」、然後「眾口鑠金」、最後催促人們「從眾依附」,浸潤其中的人們即可能進入陶醉的狀態。

一再出現在政見發表會上的「掏空台灣」與「消滅台灣」之說,似已成為民進黨選戰主軸,也瀰漫在網路中,就是個典型例子。筆者呼籲民眾,想想「掏空」或「消滅」的主詞是誰?是中共、美國、執政黨或在野黨?如果習近平可以投書台灣,他會說,每年台灣對大陸貿易順差達台幣二兆元以上,是誰在掏空誰?川普不就是這樣說中國,才進行貿易大戰嗎?難道要習大大也來學學川普?

另外還有一個可能,就是老闆或重要幹部掏空自己的企業,國家也一樣,最可能的就是執政者及其團隊;看怎麼「用人」與「用錢」就知道可能性有多高了!總之,「成見」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利用網軍來進行結構化所形構的「歧視」,那是在滲透人性,會令這個社會崩解,尤應列為「反滲透法」的首要對象!

---------------------------------------------------------------------------
其實“黨同伐異”是人的天性之一,努力尋找跟自己意見、觀念或是意志相同者的認同與支持是幾千年來就有的人類行為,同樣地對於那些不認同者或是想法有差異者給予各種殘酷打擊的行為也同樣延伸了幾千年。
舉例來說,也不需要講到太大類的”認同差異所產生的暴力行為”,英國的足球迷與美國的籃球迷每年因為比賽勝負而產生的打架鬥毆事件就層出不窮!(英國的足球流氓是全球都知道的)
最近網紅們會用一個新名詞【尋找同溫層】來包裝“黨同伐異”這樣行為只不過是一種“譁眾取寵”的說法而已,簡簡單單地就能從「產品愛用者」與「政治支持者」等不同品項角度中把大家的認同做出了極為清晰的劃分,所以手機使用上可以分成【果粉】或是【米粉】;而在政治上也可被簡單區分為【韓粉】或是【英粉】或是【賴粉】。
我個人認為:生活在現代人和過去的人在這種「認同行為」上出現的主要歧異在於“網路”這項科技的出現。
因為“網路”有強大的「便捷收集資料性」與「即時性」及「匿名性」等特質這些都深化了人類天性中另外二種惡劣性-“好逸惡勞”與“窺人隱私”的極大化。
加上如臉書、推特這類社群媒體的蓬勃發展,這讓每個人都大幅縮短了「接觸彼此與了解彼此」的時間,很輕易地就能在廣大網路空間裡找到-【那些投射自我認同感的對象】甚至在沒有實質面對面的接觸交談下,就願意付出自己的感情甚至是金錢,於是進一步產生了很多”網路詐財騙色”等各式各樣過去聞所未聞的「犯罪行為」。
這一點可證明在網路與社群媒體的高度發展與連結下,人類在「自我思考」這一優異特質上產生了一種【高度的鈍化現象】!(所以我們會看到每次被網路詐財的那些受害者被郵局或是銀行人員阻止時都會很生氣的辯解說:他們(詐騙者)是好不容易才找到的”真愛”,拒絕接受自己受騙的事實!)
也正因為透過這些社群媒體大家可以輕易找到“產生認同感”的投射對象所以更容易產生出“結黨的狀況”!所以發生每當街上發生各類暴力衝突時,雙方瞬間就能透過網路呼朋引伴找到一堆人來助陣打群架,讓警方的快打小組疲於奔命。
加上網路上讓資料取得太多也太容易,更”不會”讓人願意多花時間思考一下其中的「真僞」,於是各式各樣的議題都有“懶人包”出現與瘋傳現象,於是網路也變成了「謠言與假新聞」的溫床。(所以我們會看到一群網軍透過鍵盤的帶動話語權而逼死了一名資深外交官的詭異狀況!)
透過這些各式各樣的「網路特質」,我們的社會正處於一個【不斷地碎片化】的走向趨勢中,30年前我們會用「代溝」這個名詞來形容不同世代間在觀念上的差異,表示雙方雖然有差異但還是以「世代」(10年為一期)為單位來做為劃分的基準。
但如今大家觀念與行為的差異性早已經不能用「世代」來概括了,任何人都可以在行為與思惟上「被細分」成為更小的類別族群,換言之,我們都「被碎片化」了!
而「被碎片化」這一點「特性」就成了執政者非常好的操作工具,這也說明為何當年大選過程中川普可以在不被看好下光憑著他不斷地在推特上發表激進又煽動性十足的推文就能主導美國與論界的風潮?也因為他的激進言論與形象讓他很容易地就掌握到屬於自己同類族群的一大批人,而其他族群也因為他所丟出的爭議性話題而變得更加「碎片化」!
表面上如今的我們依然生活在一個【民主制度的社會】中,但事實上透過網路上可收集到所有人的“行為選擇大數據”與“不必思考懶人包的積極散布”與”網軍”以及“收買知名網紅”來帶動話語風向...等各種網路招術讓上位者都可以輕輕鬆鬆地操控著所有人的意念,不但可以輕鬆集結自家大軍也更容易分化不同意見者的群聚力量。
要知道,不管古今中外那一個年代或是那一種社會與民族,人類永遠是呈現「金字塔形狀」來分佈的-那些掌握著權力、資源與工具的「菁英」(也就是-【操控者】)永遠都在金字塔頂端,相對的而那些沒有工具也沒有資源的「死老百姓」(也就是-【被操控者】)則永遠都處於基層位置,而那些還有一些自我思考能力則是散佈在中間的區域。
問題是:當網路與社群媒體的出現後,中間這個族群加快了掉入「不願思考」與「不想花時間思考只想看娛樂爆料消息」的屬性之中,這樣的特性則製造了更多屬於【被操控者】的基層,當基層人民變得更加的「碎片化」後,自然不會產生【權力挑戰者】,當大家的觀念如此分歧時,自然而然無法形成有效的反對力量,於是身處上層的高位者不論如何赤裸裸的無恥與貪婪吸取這個國家的生命力,也都不用擔心有誰能挑戰她的權力。
現代人還有一個普遍性迷思是:大家以為當我們生活在一個【民主制度的社會】中,理所當然的我們就不會再碰到所謂【威權】的出現了;當然也不該再碰上所謂【恐怖迫害】的出現。
如果你也是屬於這類想法的新人類,我會建議你去翻翻歷史書,了解一下當年在二戰前的希特勒是如何透過「民選」這樣的機制進到德國議會裡;他又是如何透過「一步步的不斷立法」去箝制了人民的自由與思想;再進一步透過「私人武力的暴力威脅」與「控制法院」等手段來把自己推上了「神聖德意志帝國」第一人的寶座!
如果你有研究歷史,你會發現所謂【威權】絕對不會只限於那些「封建時代」中,更落後的部落文化也有【威權】,而當今開口閉口滿口人權的美國警察對付自家人民的手段又何嘗不是一種【威權的展現】?
如果你還不相信,不妨好好看看德國人拍的這部電影-【浪潮】。
看完後,麻煩在對照一下以下這支"美國人自己製作的新聞評論短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CMw-0-UloE

川普接管共和黨 

美國政治走向裙帶威權|

你可能會發現其實這些"控制思想與行為的政策"離我們一點都不遠!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amziro&aid=1314896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