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朱古力士多啤梨蛋糕(八)
2005/10/22 14:06:33瀏覽196|回應0|推薦4

     我沒回家。對秘書 Jenny 說我感冒了。感情路上我又何止患了重感冒呢?給我這雷暴電擊般痛擊的是每夜同床共枕的至愛,和我曾經認為是最好的密友。驟然發覺生命中沒有了另一個肩膊可依附,生命似突然給甚麼吞噬了一個大缺口,靈魂是那樣飄飄忽忽的。今日之前的千百個認為是忙碌而充實的日子也變得飄忽而不真實了。在黃金海岸租住了三天的酒店。吃不下。不大會流淚。只痴痴聽著沙沙浪聲,呆呆的看海。感到喉乾舌苦,頭重腳輕,胸脹心慌。難過得好像五臟六腑都在體內腐爛。感情的利刃,細細碎碎把我的心魂切割。

     我不斷重複的想著,我是個不合格的女人嗎?原來愛情也得計分數?原來婚姻只是一場考試!是一場猜測的遊戲!事先得小心配合題目。付出適當的答案。婚姻的試場也滿是競爭對手,你得事先學習,甚至虛擬考試練習 ,適應熟習試場氣氛環境,學習猜測試題。沒幾分把握又何必下場去碰運氣呢!試場上沒有錯的人,卻總是碰上沒準備過的陌生題目吧!

  為何發覺不再愛我時才說我不合格呢?為什麼要到移情別戀時才說出心內渴望呢? 我再次質問自己,是我一直自以為是地疏忽了他曾表達過的渴望? 我很想多恨自己一點,好叫我別痛恨他太多!

  愛只是在祈待祈望中的收穫嗎?還是只是互相配合著祈望呢?

  原來;世界上沒有一擊即中的幸福愛情!

  原來;愛情還是需要在顛簸跌撞中考驗的!

  女人總是能盲目地相信愛情而勇敢結婚?

  男人結婚卻是打算收穫他〈祈望〉的結果嗎?

   我胡思亂想的為自己找一條體面地離開婚姻試場的出路!

     想起我的曾祖母,我的祖母,我的母親,我自己。四代的女人都曾經住在九龍城那間寬闊光亮的樓房中。那間,我祖父努力地掙回來安頓他的至親骨肉的產業。那個 ,我母親依戀之極的廚房。那間頭頂不斷間歇性轟隆隆地略過各式飛機引擎,把人的談話切割成一次次的斷層的樓房。我在那個溫暖的窩中,自少聽著前面幾個女人的故事和教誨。從前,我總以為那只是古老時代下女人的悲涼或無奈的平淡故事。 卻原來;無論那個時候,女人還是會因為給男人劃成〈不合格〉而悲痛下淚的。原來生命是在給分割成一次次的斷層中體驗出來的。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ainChoi&aid=86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