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朱古力士多啤梨蛋糕(七)
2005/10/21 16:30:13瀏覽159|回應0|推薦4

    「我從小學開始讀寄宿學校,週末和假期沒運動集訓就回母親的家。我母親總會小心翼翼地跟我說話,用心為我準備一些她認為是我愛吃的。我後父永遠對我也客客氣氣的和善,從沒教訓過我一句,盡管我有對與不對的地方。我是這樣有距離地小心地給照顧著......。但我需要的不這樣的家。父母的感情事我無能為力去理,因此;我努力工作,並不急於草草結婚。我小心地找尋等待一個屬於我的家,一個我認為會是溫馨、親密、平實、齊整的家......。」他說來哀涼。

  我知道他的生父因販毒入獄而後不明不白的死於獄中。他的後父是一個海鮮批發商。他大學修讀工商管理。熱愛運動。決意自己開一間運動用品店。我所認識,他的背景、履帶在腦海迅速飛轉。那時,他像是談著 自己的一篇平淡歷史課題一樣。我卻從沒察覺到他曾經隱藏的哀傷。他也從沒說過他所渴望的。 他有向我展示過嗎?還是,我一直幼稚得只踏著幸福的雲彩?粗心大意地浸淫在自我塑造的美滿中?

  「那......既然選擇了我......而且我們不是已經有一個家了嗎 ?」我終於開口說了話,勇氣和憤恨如火山缺口湧溢。灼燙得可毀滅一切。

  「也許美麗的女人有時會叫男人不安。那時,我覺得薇薇是一種捉不住的〈動〉,她活潑的背後是一個需要安慰孤獨的心。然而,我那時 卻很自私地只渴望需要一個平靜的家。而你,正是那種談話和相處下來都感平淡自然,叫人很安心的一種純。你一家子人的平和親切親密也吸引著我。我一直想像,將來我就是會擁有那樣的一個家。沒想到你安靜平靜的背後是沒完的事業心。除了萍姐的老火湯,我們不是各吃各的,就是街外飯 ,不然就是叫外送 Pizza。甚至是微波爐的叮叮食品。我們的二人時間越縮越短越少。你好像在趕在生兒育女前完成你的夢想,但你的野心 卻越追求越擴大。對於你,生兒育女是額外的負擔,是對我的額外獎賞吧?」他一口氣的這樣說 。竟傾出如此這般的積怨來。

  「實在,薇薇才是真正柔順需要安撫的羊,她跟我一樣需要的只是一個安穩的家。她願意好好的為所愛的人做他愛吃的。為她所愛的人生兒育女......。原來 ,我們需要的不能單從表面接觸而透視的!」

     我想起在毛線店裡他們的對話和選毛線時的親暱甜蜜神態。如電擊一樣地,我突然醒覺那是第一次榮升父母時給寶寶選定毛衣色樣時的喜悅。我痛恨得頭皮發麻,傷痛欲絕。

  憤怒如山洪暴發。發出如七級地震的咆哮。「喔?原來選中我只是以為我可以是個受過教育的煮飯婆? 是隻配合你要求的純良母羊?你的愛就是找你的需要,然後發現不對時,就一句對不起嗎?我只是你一個錯誤的決擇嗎? 」我每個字音都是震顫的吐出。回蕩在冷氣車廂內。落淚。

  原來,女人碰上這種時刻還是會淚流滿面和叫得撕心裂肺的。

   「也許,我們的愛都是自私,只是一味的想著對方配合自己。也許,大多數以為是相愛的人都是這樣子的,自以為是,認為找到愛, 卻一直只是在尋找可配合自己的......。」他加緊用力抓著呔盤。

  「原來你從一開始就只是選擇著,好了,到發現選擇錯了又隨意的重新再來一次。那我呢?我可以有選擇嗎?難道在取與捨之中我都只可以被動的嗎?還把你失敗的結果說成只因是我不合格一樣。Alex 你不單只很自私,而且很殘忍。我很難相信和接受,我託付終生的男人原來是這樣的!」我內心的痛楚更大的來自要否定從前那一切的幸福和美好。難以接受和面對。

  「對不起」他哀傷地說。

  「不要說對不起!你沒說對不起的資格!」我歇斯底里地哮叫!

  「停車!停車!」我失控地尖叫。亂抓呔盤。

  車失控的給剎停在路中間。我推開車門。毫不理會馬路上的車陣。車子都給按得始起彼落的怪叫起來,一下一下尖銳的剎車聲叫得撕裂心肺。人的驚嚇聲和叫罵聲喊得驚心動魄。我忘命的在車和車之間走。似一隻受傷的動物。想一直奔逃到天涯海角去。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ainChoi&aid=85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