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朱古力士多啤梨蛋糕(六)
2005/10/19 14:44:26瀏覽186|回應0|推薦6

     這年的夏天,Alex 又充當了幾組的水球運動的教練。曬得一身的朱古力色。他少了說話。正確點說他少了跟我說話的機會。我忙轉在計劃書和公司的會議間。享受著這種由忙碌而來的充實感。陶醉在從每一個〈完成〉和〈成功〉的滿足間。在喘息的期間,領會著這種追逐遊戲的快樂!我怎能停下來呢!更不想停下來。Alex的忙碌和默默的體諒不正是在給我打氣嗎?

     十月初的這一個傍晚,我想起萍姐說她妹妹在家做著代織毛衣的兼職,想起最近忙得沒過九時不回家的自己。真有點歉疚。決心選一種上好毛衣料送Alex一份貼心的禮物,靜靜和他享受一個浪漫晚上。我正在仔細翻看毛線店內雜誌中的樣式,背後傳來一把沒料到在這裡可能聽到的聽音。

  「看這個天藍色多柔美!」

  我在瞬間的驚奇和喜悅中轉身。又在一秒間的震撼中凝固。

  Alex 指著架上的藍毛線笑著說,眼中是一種我曾經接收過的溫柔,我知道這溫柔的含意。

  薇薇指著另一面的粉紅色毛線說:「我喜歡粉紅,女孩子穿來好看。 」多麼嬌媚,閃著還沒退去的朱古力色的膚色。紅唇豐潤。烏黑齊面的直髮在毛線店的射燈下閃亮,微笑著。

  我腦中飛閃著我應有的反應,卻沒能選中一種我認為是適當的。

  他們圈著手轉身。看見了我。我難以猜測自己面上的神情,卻看到他們面上同時同樣擁有的面容神態。我頃刻萬箭穿心卻沒能感到痛。有一秒或更久的時間,空氣、和面部肌肉都僵住。然後是一種電流流過全身後的虛脫。我看到Alex兩片唇對薇薇開合著。薇薇的背影安靜地消失在一個小側門間。我不能記起是如何坐上Alex的七座位旅行車的。他默默地用力握住呔盤。

  我默默地只盼望會得到一個不是自己意識裡的事情的答案。

  可以嗎?

  不可以!

    夜還沒退盡。城市的光已經急不及待的鑽出來。店舖的燈光、亮麗的櫥窗燈飾、耀眼的招牌光、路燈、在車窗外迅速流動退去。今個傍晚,在這還沒退盡日色的藍灰天幕下,似乎所有燈飾都份外地刺眼艷亮。淒艷。如美夢的尾巴。 而我,已站在這夢的尾巴中搖搖欲墜,乍一驚醒。就會連夢都沒有了。

  Alex 彷彿是個早準備好計劃書的部門主管一樣,平靜、平穩的說:「無論如何,我仍然要說句對不起!」

  我無故有種心虛得不敢責問一下,就連接上口說一句都唯恐事情會一發不可收拾一樣。他卻還在那裡繼續。

  「我跟薇薇在這個夏天開始了......。」

  「事實上我們早開始過的,只是我選擇了你,一直認定你是我終生的女人。」

   「那次她說病了,苦苦的說要我去看她。我......在那裡過了一日一夜。往後的兩天,我躲在家中痛苦地掙扎,最後,我還是決定選擇了和你在一起......。」

  噢!我記起來了,那是第一次薇薇給我們做朱古力士多啤梨蛋糕。她幽幽的說那是她鮮紅的眼淚。薇薇早就暗戀著他嗎?然後,他失蹤了三天。我如夢初醒。原 來......當我自以為是幸福的白雪公主時,我最愛的男人,我最好的朋友,已經背叛了我。

   我曾經演著一個多麼滑稽的角色!

  我一直以為女人在這一類的突發事件中大多數應該淚流滿面或撕聲叫罵的。卻沒想到原來同樣可以驚惶失措得不懂張口說話。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ainChoi&aid=84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