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朱古力士多啤梨蛋糕(一)
2005/10/12 17:38:04瀏覽166|回應0|推薦7
  今早上班前Alex的母親已經來了兩次電話,來去實質卻只有那兩句說話:「今晚來吃飯,有話慢慢好說。」

  我說,今晚得留在公司晚一點,改天吧!掛線前她還依依的說著:「來吃......慢慢就好說了。 」彷彿一個人的婚姻會因吃飯吃回來一樣。

  早上會議前老媽也來了電話:「星期六叫Alex跟你一起回來吃飯,我做他最愛吃的醬鴨 。」

  我說,老媽,算了吧!我不想吃!

  放下電話,想對自己苦笑一下,無奈,卻連牽一下咀角都無力。

  一向厭煩於花時間在吃的花款上的我,唸大學時愛吃火雞胸肉三文治,愛它熱量不高又方便,放在冰箱,任何時間取出卷在麵包中就啃。那時 ,母親時常語重心長且隱約帶一點自持的驕傲口吻說,女孩子書是應該讀,但,結婚後會煮幾味好菜式也是維繫婚姻的其中一大殺手鐧。

  有次,我把小櫃頂上的日曆牌放到正在包上海雲吞的母親面前,指著上面的年份笑著對她說: 「媽!你看,是1996年了,不是1906年,女人的殺手鐧再不是煮飯燒菜了。 」從沒吃過人生苦頭的我,有一種無比驕傲感,自信心比那時正午窗外的陽光灼熱!

  「別跟我說年代,1996年跟1906年的女人根本上沒太大的分別,基本殺手鐧還是離不開生兒育女、燒好菜飯、整齊持家。還不就是一頭家 ?」母親理直氣壯。

  正在看包雲吞,皺疊的鼻樑上垂架著金邊老花眼鏡,90歲的曾祖母咧著無牙的嘴天真的笑: 「對呀!就算你是皇宮妃子也得要懂得〈吃〉才綁得住皇帝老子」

  因沒放上假牙,曾祖母的話語就是黏黏答答的糊著一樣。「我們那個年頭的女人要學字比現在難多呢!我父親算是開明的人了,你太婆我也認了幾個字,到頭來還不是輸在不會煮一手好菜上!不然,你太爺甚會整天留在省城那女人處呢?嬸母們都說因她燒得一手好廣東菜。就怪我是給父母疼壞了的......也難說喔......怎麼說我家那時也算是有點財產的人家 。工人女僕的給服侍著,我怎會煮菜呢!到沒家境了又沒能力買甚麼好東西來煮了 。那時鄉下日子很難了呢!他總留在廣東......。不過;要說沒吃的福氣就數你過身了的爺爺和奶奶了,沒法喔!戰後在香港人生路不熟,又得重新撐起一頭家來,你奶奶是省得甚麼也不捨得吃!當年在買這房子前,她跟在你爺爺身邊日夜辛勞的......。」這時;飛機剛又轟隆隆略過大廈上空,話音又有了一個斷層,這是九龍城居民每天都習以為常的談話方式。只見曾祖母她蠕動著兩片嘴唇開合著,又想起她自己那久遠了的故事,聲調隱沒在這飛機引擎吼叫的斷層中,淡薄了的哀痛又藏回那滿佈棕色老人斑點和一溝溝重疊的皺紋間裡。

  轟然的飛機引擎聲過去,然後,她又來了興緻的把聲調一下子提高:「說到這做吃食的你媽最會的了。看!就一家子齊齊整整,一團和氣的」她重新扶正眼鏡去看盤上排著的雲吞。很滿意滿足。

  「年代改變,人的根本不會變,婚姻跟燒菜煮飯也就是一樣,味料醬油該下多少下多少,多了過濃,少了不足,該煮久的你不能少煮。蒸、煮、燉、焗各有各法......。」母親給鼓勵得大發她的〈婚姻煮吃論〉。

  我不以為然。很是抗拒女人的人生意義紏纏於瓜瓜菜菜鍋鍋碟碟中。但我的母親也像其他的很多母親一樣用她們的三大殺手鐧、生兒育女、燒好菜飯、整齊持家,小心翼翼維繫著她們感到自足的婚姻。養育著一如我一般不認同她們的想法的兒女。
 
  午飯前秘書Jenny 送來一角朱古力士多啤梨蛋糕。三角形深朱古力色的蛋糕上放著晶瑩鮮艷的士多啤梨。刺眼得我心絞痛。
 
  「我自己焗的蛋糕,給點面子減肥大計就放一天假好了。明天12月24日是我的honey生日,這個請同事吃的是試驗品,明晚 honey 那個才是主角。」她笑得比桌上的蛋糕甜。幸福得比那士多啤梨鮮艷耀目。
 
  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堆砌面上的笑容,說了點甚麼。她滿意笑著離開。帶上門前不忘給我一句:「Merry chrismax」辦公室的文化多年來已經把我的面部肌肉訓練得控制自如,把應有的表情磨練得沒一絲破綻了吧!
 
  桌上,晶瑩欲滴的士多啤梨蛋糕似在迷起細媚冷眼傲慢地在笑我!



『蔡青樺(心雨)初稿寫於2002年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ainChoi&aid=79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