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夜來香(完結篇)
2005/10/10 12:10:13瀏覽142|回應0|推薦1

     郭柔如在雲霧中輕飄飄,浮浮游游 ,眼皮沈甸甸地很重,四周白濛濛的發著光,又似只有單純的黑暗。陣陣哭泣 聲的回音,她聽到丈夫周國權的聲音傳自很遠很遠的地方。她掙扎著要看清楚究竟身在何處!然後,她看見一個燈光昏黃的陌生房子。噢!原來是在一間病房中,丈夫抱著她的身體在痛哭,她姐姐嗚咽著,姐夫在一旁擦眼淚。有一兩個護士帶著睡眼進來看看又木無表情地出去了。

  她的心抽了一下!震駭又疑惑,難以想像原來自己正飄蕩懸浮於天花板的泛黃泛白的燈火側。有幾隻飛蟲努力地撞擊著那只燈泡,就像努力要鑽進去一樣。一時,她還沒會過意來, 對自己說,怎麼我又睡著了,是在夢中嗎?她嘗試發聲叫:「老周,別難過我在這裡呢!」

  沒有人聽到她的叫喊......。

  「柔,為何不跟我一起回去?為何要我自己單獨回去呢?」老周在那裡哭叫。「兒女,孫子在等著喔!柔! 」「是我不好,多年來總要你忙著,都是給累壞了的,一定是累壞了的......」

  她一陣震盪恐懼,不,不......不會是真的,怎麼會呢?我在上海姐家裡,剛剛只是胸口有點痛吧了!她明明已經背貼近那天花板了,卻依然一直的往上飄呀飄,天花板已經不存在一樣,她自己也像那燈蛾一樣拼命地掙扎著。看著下面床邊哭泣中的丈夫、擦著淚的姐姐,姐夫。她的心迫切非常而浮游地。手腳輕得 似不存在般的不能自控。頭腦清晰而虛浮。她不自覺地把視線移到窗外那片絕對的黑暗中。

  她看見小時候在外灘和姐姐在比賽誰跑得快,好歡樂。

  她看見和媽媽初到香港時的境況,那一排排的木屋,有點沉悶。

  她看見自己結婚那天國權來接新娘時,大家笑著要開門的喜錢,好快樂。
  她看見大女兒出生時,無限的喜悅。

  她看見自己在麵店中忙著數鈔票,好開心。

  她看見二女大學畢業時一家人觀禮時在拍照,好滿足。

  她看見兩夫婦在旅途中歡笑地拍照留念......。

  一轉,她看見兒子偉望。

  噢!還沒告訴他那些新買的襪子放在那裡呢!她難過地想,你要好好聽老爸的話呀!

  她似乎把視線拉回這暗黃的病房來。再看見他的丈夫。這個每天與她息息相關,他中有她,她中有他的男人。她哀傷地說:「對不起,我竟要先走了!」內心萬般的不捨。 「這不是我的意願,但我還真沒白活了一場,最後這段日子還是在你的溫柔和關懷中離去。」她彷彿找到最後在不捨中給自己的一點安慰。

  「只是我還有很多事沒時間做呢!」一生中她第一次感覺如此傷痛。身體依然在不自控地往上升飄。虛無縹緲地。

  她自己是努力地保持掙著眼睛,把意志力用力集結。多麼依戀噢!

  然後,她耳邊柔柔響起那首老歌《夜來香》。

 {那晚風吹來清涼,那晚風吹來歌聲,月下的花兒都入夢,只有那夜來香吐露著芬芳,夜來香,夜來香}歌聲像回音般從遠方飄來。

  眼前幻化成點點閃爍耀眼的光芒。她一陣驚喜,莫不是 『東方之珠 』那美麗夜景?那晚間的燈火嗎?

  「老周!我們回到家了啦!」她用力叫!用盡努力的抓緊這一刻。就像那撲火的燈蛾。 


                                      。。。。。。。。。。


  從上海飛往香港的航班上,他的妻子就在他的懷中,默默地,冰冷的。他看著漆黑的機窗外想著,這個天究竟有多大?多深?從這裡掉下去要多久才到達地面?會掉落在那個地方?

  他想著這些,不為甚麼,只為有點兒東西可想,可填塞著腦袋,好叫自己沒空閒去想那些傷痛的事。就連想起那些開心的時候他都會感到痛。

  她看著他如此痛苦失落,和那幾個倦極而睡的兒女,她內心有無限依戀和傷痛,而她可以做的只是悲哀無奈的默默地看著他們。

看著她的丈夫,如果可以,她真想就這樣如影隨形的伴著他也走完他的路,直至到......。

  航機上,廣播著將到達香港國際機場的訊息,空中小姐微笑著順著通道走來,禮貌地檢視客人的安全帶是否已經扣好。遠遠的前方放出燐燐點點光芒,東方之珠的夜色。周國權把懷中放著妻子郭柔的骨灰盅的旅行袋更緊地擁著。傷痛地在心裡說,柔,一家人把你接回家了啦!

  前排坐位的兩個女兒回過頭來看看父親懷中的旅行袋,也在心裡默唸,媽,快回到家了!近一星期那剛停了的淚水再度湧出。

  坐在周國權身邊的偉望深情輕摸著旅行袋輕柔地喚,媽!回到香港啦!

(完)(寫於2001年)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ainChoi&aid=78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