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20211202 德國 法蘭克福
2021/12/02 17:58:34瀏覽574|回應0|推薦9

法蘭克福作為德國人口最多的城市又是金融中心,這裡的聖誕市集的規模自然也比較大,聯綿了幾條街的空曠處及步行街。最熱鬧的核心區當然還是在傳統的老城中心廣場。當然這裡許多傳統建築及教堂也在二戰末期受到不同程度的轟炸損毀而重建的。因為總面積較大,雖然也是開市的頭一天,人也不少,但是相對沒有紐倫堡那麼擁擠到嚇人。
大狗曰:
最近全球因為新變體病毒O引發極端的看法,有覺得天要塌下來了的,也有老神在在不以為意的。以美國股市來說,上禮拜五當新病毒消息傳出,黑色禮拜五就真成了黑色禮拜五。禮拜一驚嚇過後覺得是自己嚇自己大家以為安了,股市反彈,可禮拜二莫德納的頭子自己唱衰自己的疫苗加上可能加息速度會快於預期,股市又應聲而倒。然後禮拜三股市本來大幅反彈,一聽說美國本土發生第一件O感染病例而且還是打了兩劑莫德納後的突破性感染,股市聞風立即崩了下去。這就說明大家的心裡就如驚弓之鳥,聽到弓弦繃的一聲自己就從樹上栽下來了。
這問題當然在於即使沒有O這新病毒,光是以Delta病毒來說,歐美疫苗的有效率就很可疑。凡是宣稱要與病毒共存的國家,一旦開放,不論疫苗接種率有多高,疫情必定馬上爆發。大狗說過以歐美疫情爆發的程度來說已經不能賴在不接種人群的身上了。其實不需要什麼病毒專家,就以常理推論,mRMA是用人工合成技術來騙人體的免疫系統對病毒產生抗體。可當病毒突變的太大時,免疫系統已經認不出是病毒了,突破性自然高。反而滅活疫苗因為用的是完整的死病毒,即使變體還,免疫系統或許還可認出是病毒。
不論如何南非現在喊冤說不一定O是出自南非,而是南非最先發現並報告。歐美霉體在這方面明顯的與當時武漢是採取了雙重標準的態度,而且歐美主流妹體也缺乏自省的能力。甚至霉體如彭博,紐約時報及華盛頓郵報之流在報導非洲缺疫苗及老習對非洲要價碼提供十億劑疫苗,其中四億是用捐贈的方式時,還不忘酸溜溜的再抹黑大陸疫苗。歐美霉體尤其是平常道貌岸然,滿口仁義道德的自由派霉體,不去譴責敗燈老頭亂開空頭支票,及追問號稱高效能的歐美疫苗為什麼有如此之高的突破性感染。
以公開的數據來看,大陸對境外提供的疫苗已經有十幾億,對非洲的就有兩億多,而美國雖然敗燈老頭號稱今年要提供全球窮國十億劑疫苗,結果到現在不過是兩億多劑,而且其中近半是給中高收入國家而非買不起或買不到的窮國。這就是美國對非洲的現實面。說的多做的少。
大狗這兩天還看到美國的一個霉體的文章對非洲捐助疫苗如此不堪的辯解是有些非洲國家不接受或退回捐贈的疫苗。聽起來好像美國還委屈了。但是在幾乎同時一篇非洲媒體在討論大陸要捐贈疫苗及非洲疫苗短缺的問題時,提起歐美捐贈疫苗的問題。首先歐美捐贈疫苗是臨時通知,有時不到一天就發貨了。然後拿到的疫苗往往是即期貨!這聽起來是不是非常耳熟? 可人家拿的是免費的,我們則是花錢買效期不到一個月的疫苗還不準問花了多少銀子。
非洲面臨的問題是有些國家是醫療物質缺到連打疫苗的針筒都沒有。加上交通建設落後,即期的疫苗根本無法在效期內打完,所以對有些“捐贈”就乾脆謝絕了!大狗就看過報導,之前大陸支援一些特別窮的國家疫苗時是連針筒一起配置的。這就是一個態度的問題,歐美國家施捨就好像是高高在上,給你就是給面子了,哪裡還敢挑精挑肥。可大陸就會看人家的需要而提供幫助。
現在有些非洲國家乾脆聲明如果要捐贈疫苗,必須至少有十個禮拜以上的效期,否則就不要捐了。我們的大笨鐘聽到了嗎?
本來今天不想再對綠萎家暴之事說什麼,但看看不論是平面,電視還是網路霉體還是鋪天蓋地的渲染。如果我們今天還勉強要自誇是法治社會的話,這是非常負面的發展,與期說是法治,更不如說是批著法治的外衣行暴民正義之實。
大狗昨天就說過,在這案子警檢的表現非常積極,難道在過去的家暴案子警檢都如此積極嗎? 就算昨非今是,從前對家暴案警檢也許馬虎但現今是認真處理。如果如此今後的家暴案子是否件件如此認真? 還是只對這個案子認真而已? 因為被打的是綠萎? 
同樣,我們看到電視許多名嘴替檢警出點子想罪名來對付嫌疑人。家暴把人打傷成如此是該重判,但必須是通判而不是個例。求刑及量刑都不該因人而異。大狗再說一次,台灣每年都有多人死於酒駕,雖然媒體也會報導甚至渲染,但是有像這個案子如此義憤填膺嗎? 我們的法律甚至媒體的態度真的是一把尺嗎?
昨天大狗就批判某電視主持人在前天的節目上幾次叫囂點名要大學堂的校長把這嫌疑人開除。昨天他的節目不但沒有所收斂還變本加厲的呼朋引伴的要來賓一起唱和。在大狗看來他這行為已屬煽動暴民正義。也許有些人也許會覺得對付那種家暴敗類只是剛好而已。但這種思想就是要不得的暴民思維。法治社會是需要一個審判的程序,而不是像那主持人描述的先定好刑期再去找證據。該主持人還不斷叫囂大學堂的校長是念法律的。嘿!就是因為人家是念法律的才不會如此鹵莽。今天看到大學堂的系科發表的聲明無枉無縱,比那主持人的情緒煽動要合法合理的多。
也許有朋友會問,大狗你昏啦,難道不知那個嫌疑人是個綠豬還幫他說話? 首先對大狗來說這事不是綠豬打綠萎的問題。而是個家暴的問題。把家暴問題政治化也是缺乏法治精神。今天如果因為電視主持人認識受害人就可使用煽動言語,明天發生在路人甲身上我們就漠不關心,這哪有法治可言?
大狗昨天還看到電視是有某綠萎很得意的說他太太參與一個幫扶家暴受害者的組織。如果他就停止於此聽起來是不錯,但他得意過頭,接著說一個按例,某婦人被打了,他們就一群人去見打人的先生,在“勸說”後兩人和好。這綠萎說的得意,可大狗卻聽的毛骨聳然,原來我們還真不是法治社會而是大哥社會!
這件事到目前不僅讓大狗看到把法治喊的越大聲的恐怕是最沒法治精神的傢伙,還看到許多所謂的藍綠人物在台面上假鬧,私下卻麻吉的很。那個主持人甚至不忘自我廣告說該綠萎能選上該節目也有功提供了曝光機會等等。難怪現在老共做事根本就不考慮台灣什麼顏色了,因為說穿了都是一塊料。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awPawDog&aid=17072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