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觀自在不拘身色
2020/08/02 14:58:07瀏覽1074|回應12|推薦69

觀自在不拘身色

要讓不同宗教信仰的人接受對方的教義,對"有堅定信仰"的人而言,可能比殺頭更嚴重!可要讓我只選擇一種宗教終生信守,則也有事實上的難處。

從小我對宗教的態度就很"狗腿",客隨主便。有不同宗教信仰的朋友,他們邀我去教堂、教會、佛寺或廟會,我都去。讓我和他們一起唸經,只要有經本,我也跟著唸,敬禱的儀式我盡量跟上動作,但要我入會我就婉謝了。除了伊斯蘭的聚會所非信徒不得入內外,其他各種宗教的信仰場所我都進去過。只有一些神壇,非必要情況我是不想進去的,但仍有一次例外,卻也是最令我震撼的一次經驗。

那位只有點頭之交的"乩童"主動找上我,我沒和他交談過,他也沒去過我家,但對我家的事說得很清楚。我讓他和幾位法事工作者去了我家,之後發生的事;幾乎可以用"白娘娘水淹金山寺"的陽春版來形容,其"超現實"的程度只有電影上才能看得到,屋牆大震,把左鄰右舍全都嚇得衝出門來。

也不知哪來那麼多水?一大股水柱從我家二樓浴缸裡直沖天花板,發出很大的轟隆聲,又順著樓梯暴灌而下。一直沖到屋外馬路上又淹一片。"她"離開後復歸平靜,仔細檢查浴室裡,沒有任何一處爆管或漏水。事後他們個個滿頭大汗離去,卻拒收分文也讓我感到很奇怪?!

但乩童"陰陽兩界不相合"的"神觀",和我現實生活裡的真實感受仍有很大一段差距。在那之前我家很祥和,身體都健康,正逢我在部隊最受長官器重之時,一切看來並無不祥之處。還有離奇的是那時女兒剛出生不久,彷彿有位無形褓姆在照顧,一爬到危險處邊緣就會被一股無形力量給擋回頭,整個襁褓期間都是一覺到天明,足月就自然斷奶一天不多,從未半夜哭鬧過或跌下床。事後其實我很後悔;竟把那位看不見的"超級褓姆"給請走了!我也無須誰一定要相信此事。

各種宗教都不缺所謂的"神蹟","神蹟"無論在宗教典籍或信眾現實生活裡,都左右了信或不信的很大比重。我這一生遭遇過多次千鈞一髮會要命的事,偏偏每次類似"神蹟"中,把我拉回現世的"神"都不同。而兩次肯定是"頻死經驗"的過程中,我卻反而沒有見到任何神祇,當我看到那具遭難已失去呼吸功能的軀體時,身旁沒有別人,但我並未感到孤獨,反而盡情去很多光怪陸離世界遨遊。回來時才感到,身體是這麼沉重!氣候是多麼不適!可惱的人際糾葛多複雜!

我不輕易否定別人的宗教信仰,除非那人的信仰已明顯具有侵害和危險舉措。曾經有位女同事聽說在虔修佛教的"觀音法",嚴守戒律吃素,連蔥蒜都不沾,凡事都用佛教經典做為釋義,雖然脾氣溫和到怎麼罵都不怒,但大家都覺得她很煩人!而且她老是對人說「你(妳)身上好臭"!」弄得後來一見她走近;人就走避。大概因我是少數一二位會有耐性"聞法不驚"的人,她較常找我聊天,聊完後我的觀點結論「維摩詰居士行於鮑魚酒肆而不聞其臭,因見者是佛,皆為平等身。」

我沒有修為或本事可以說法論教,自知此身仍不淨,和那些仍浮沉於萬丈紅塵的俗人;以及仍未歸主的迷途羔羊們無異。我不忌別人在這裡討論不同宗教觀點,但盼不要有宗教岐見的爭執或太武斷的批判。說我在"胡說八道"也無妨,但我還須顧慮到其他格友的感受,這裡還有一些各自不同信仰的人。

*本篇為前一篇"不經一事不長一智"內文中;有關個人對宗教觀點的補充說明。

增補後記~

●宗教的可能源起

所有宗教的核心,其實不在於善惡之辨,善與惡的觀點;常會因人所處立場而有所偏離。宗教的核心在於回應生死大事的問題。

有宗教信仰的人,宗教提供了生命存在的根源、依據與目的。死亡是人類宗教的催化劑,因為人要克服死亡的恐懼,於是產生宗教。沒有死亡,就沒有宗教。現存世界各大宗教包括基督教、伊斯蘭教、佛教、道教、猶太教、印度教等都是在社會生活領域發生重大危機時期形成和發展起來的。

從埃及3500年前的"聖啟"古蹟發現,很可能就是目前世界各大宗教的源頭(中國的道教除外)。聖啟故事相同的情節,相同的死而復生,"摩西的十誡"是最新一個版本。其他各自教義的延伸,又添加了後人的筆墨。宗教戰爭其實比我們很多人所以為的時間更早得多,從地質學的意外發現,3000年前可能就已經發生過了。

有一項考證說明了各大宗教的創始者(包括道教),在創教之時都不立文字。先知們可能早已考慮到,文字相較語言,離實相又更遠了些。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AESI15&aid=146694942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意樵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長期困擾
2020/08/19 20:54

親戚裡有人是創傷後的癲癇。

30年了,越老越糟,常說身邊有誰跟誰坐在一起吃飯,他說的人我們都不認識,甚至是已離世的遠親。

也說自己是三太子轉世,他能貫穿陰陽差遣小鬼辦事!!

一下說家裡淹水,過兩天又說家門前有河,要鋪腳板買來許多木條和鋼板。

硬拖了就醫,醫師診斷是精神分裂+癲癇+中級失智。

最近更麻煩了,說鬼門開了,很多陰間的朋友找他請客,他花光一個月的薪資,買了很多貢品堆在某個道觀神壇,說是請他陰間的朋友吃的。

現在開始記不得人了,把他自己的大姊當成過世N十年的媽媽,還到處找已離世的爸!

他女兒緊急的介入,為他辦理退休。

目前已限制行動,住在醫院的療養病房治療中........

我去探視他,他已不認識我了!!

天啊  天啊  天啊


塵!! 細細的飄飛每個地方 ~ 緣!! 淡淡的遊移無所不在~
李孟秋(PAESI15) 於 2020-08-20 00:49 回覆:
精神病和氣場受損情況有別
癲癇症或其他幾種腦部傷害的病症,都會造成和"精神分裂症"同樣的症狀。病患的神經迴路堵塞或部分記憶細胞壞死,對外界的反射機能就會混亂。下判斷時只能就現存的有限功能去反應。反射機能仍是以他過去的生活經驗和吸收到的知能為基準。
西洋病患看到鬼,不會和陰曆七月扯上邊。虔誠基督徒不會看到佛陀;除非他以往也接觸並吸收過佛教文物。這是最簡單又合乎現實觀點的解釋,精神科醫生都可歸類於"思覺失調症"的範圍。
但以我過去觀察經驗中的一點小心得,上述看法都仍侷限於"器質性傷害"的可視區塊,其他還有不可視"很大區塊"被現有醫學觀點自限了。精神病患者所見所說是否都完全不可信?且舉兩個我生活中遇到的例子。
岳母生前失智已十多年,去世前有一天,忽然用清醒的表情和清晰的話語,說出了她幾十年來省吃儉用留下的錢,全都藏在好幾個暗處,還有一堆藏在夾牆裡的陳年信件;不可給其他人過目,必須我單獨去焚燬。事情一交代完,問我是否都記住了?我點頭後,她就立刻又回復癡呆狀態了。
家父發生的事更神奇!家父在2000年時就已車禍傷腦,處於癲狂狀態。2001年9月11日,美國發生了"911恐怖攻擊事件",兩天前是星期日,一家人帶他去佛光山逛了一轉,看護不慎還讓他從輪椅上摔滾落地,不過那天他逛得很高興。次日星期一晚上,晚餐後他就連續幾句大叫︰「不得了!美國挨揍了!」誰敢又誰能揍美國?全家人都不禁大笑!以為他昨天逛得太高興,又胡言亂語了。再過一天,晚上的頭條電視新聞出現了,大家相顧愕然?啞口無言!家父很生氣地說︰「看嘛!昨天說了你們都不信,看嘛!美國挨揍了!」。

我的觀點︰
因腦部器官損害會造成病患的"幻覺",此說殆無疑問。但"器質性傷害"造成幻覺,與"超現實現象"接觸到的"幻象",仍不宜混為一談。
人體有肉眼看不到的"氣場",凡能完全進入"定境"的人都可以看得到,但畢竟這個情形只有很少數人曾經體驗到,無法以腦波化作影音來具象驗證,所以堅持"科學實證"者無以共享此經驗。
"器質性傷害"患者能夠接收到外來訊息很淺窄,只限於過去的殘留記憶,但他仍是封存在個人氣場中,和其他空間現象無關。但也有一種情形,患者的氣場在腦部"器質性傷害"前;氣場就已出現破洞或滲漏,亦即,他的空間意識早已和其他超現實空間產生了交錯,並且處於現實和超現實的混沌狀態,是有可能和很遙遠的現實世界偶然接軌的,這就是家父會預言"911事件"的原因。
至於岳母的情況,我認為是迴光返照時,某處神經信號忽然接通了正確記憶位置,仍屬於現實世界的情況。
重度憂鬱症也有可能惡化成精神分裂症,但在此之前,我認為該類患者的問題出在"氣場出現破洞或滲漏",該類患者如能放下過去,翻轉成海闊天空的樂觀思維,氣場的破洞自然會修復,那些奇奇怪怪的視覺影像和思想也會自然消除。
兩種肇因可能仍有方法可分辨,文已太長,就不多說了。

黑冷小姐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12 00:13
很多人家裡擺供桌,他們自認供奉的是神明呦,您說是鬼?小心來翻您桌喔!若是奉祖先,結果祖先靈還飄蕩在人間,也不是什麼好事!尤其遊魂處處在人間,都可附在木頭佛上,所以不拜,不進廟,不拿香。

她在你家7年,結果你請法師趕走她,她生氣了啦!

一堆靈纏在您身邊,若您法力夠的話,或說修行好的話,帶他們解脫,多好的功德啊!
凡是有思考能力的人一定會反對所有的殘酷行徑,無論這項行徑是否深植傳統,只要我們有選擇的機會,就應該避免造成其他動物受苦受害。—史懷哲
李孟秋(PAESI15) 於 2020-08-12 20:09 回覆:
即使發現不對勁了!如果是陌生人;我當然會選擇"不說"。
最後一句回應文;已經有三位修行人對我說過,但我但我還是沒有選擇"收留"。
小鬼出逃
http://blog.udn.com/PAESI15/15160375
以上這篇小說已表明原因,對一般常聽到的"因果論",我雖還有不少存疑處,但其實我是最怕因果的!

黑冷小姐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11 22:26
我第一個念頭就是希區考克導演的「大法師」,厲鬼附身在孩子身上,以各種法術跟法師鬥法,幼小心靈看那樣的影片,非常恐怖。您家水龍頭大水用噴的,發出很大聲響,我直覺是-有冤屈,這可能是我看電影還是電視累積的印象。不知您府上自此就平靜了?

曾經去梨山一位客戶家作客,盛情難卻,在不讓主人為難情況下,吃了鍋邊素,自己很明白吃素修心,初心為何?也以物種正義的立場來勸素,這是再正確也不過的事,不是嗎?吃素是一回事,做人是另一回事,那位老指別人身上臭的行為,應該是家教的問題,跟吃不吃素無關,人很複雜不能用二分法來界定。

藉由您的靈異體質看到人間遊魂飄蕩,可憐的他們無從解脫,也無從修行,如何不變成他們,如何升級到更高等級,去到舒服光亮的地方?這真的是窮一生追求的答案。
凡是有思考能力的人一定會反對所有的殘酷行徑,無論這項行徑是否深植傳統,只要我們有選擇的機會,就應該避免造成其他動物受苦受害。—史懷哲
李孟秋(PAESI15) 於 2020-08-11 23:39 回覆:
即使水管爆裂,也不可能衝出那麼多水來,這是我至今無解的一個大疑問。師公問我︰「"她"已經跟了妳七年,你都沒感覺?」我搖搖頭。事後再仔細回想,其實很多現象早已存在,我一直沒當回事。
回溯起始點應起自婚前;我下部隊的第一年。首先在山上的老屋裡,從我睡的床鋪下挖出一具女性骨骸。在山上另一處駐紮時,一株樹蔭廣大的樹下,有一座日本女人的古墓,上面有一處平台,很涼快!午餐後常去那裏睡午覺。接著海訓時,附近海面上撈起一具浮屍,竟是幾個月前我常在營區旁見到的一位女孩。而後,在一位長輩告別式後,一陣風把旁邊一位年輕就過世的女孩供桌吹翻,我幫忙扶起再整理好才離開。
以上這些遭遇似乎都有可能,但又過幾年後,我已從陸戰隊調到海軍去,又遇上了這種事!有位據說有陰陽眼的大男孩,一起給我解答,當時剛碰上的這位是所謂的"鬼",至於多年前的那位不是"鬼";而是來自海裡的"精靈",鬼還會餓需要供養,精靈是不需要吃飯的。這說明了我家並沒有擺供桌,"她"仍能待得住。退休後天天待在家裡,就沒再碰上這種事了。得意
李孟秋(PAESI15) 於 2020-08-11 23:58 回覆:
如果說家裡一直未平靜過的事,都是因為老人的照顧問題會起爭執,兩邊都擺不平,在這之前和之後沒有明顯差別。之後的次年我去了海軍,一年多出入都在工地,累得半死!是另一段連神明都不眷顧的日子!

靜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04 04:30

宇宙之間包羅萬象,人類的觀點看這世界之事,只是某個限度的空裡高度,所以你我皆由觀感、知識、常識、喜好、經歷等元素,來描述自己對事情的看法。

差別只是在高度、廣度、深度的不同而已。我沒經歷過的,沒有體驗因此講不出來,比較極端的講法就是~那個不存在或不是那樣。甚至很尖銳的態度。

比較開放的態度是,保持觀察、學習、探索的心態…

當然,每個人都可以表述自己的看法,截段式的講法就顯得負面。

宇宙存在很久了,人類的文明只不過幾千年,人的一生知識學習最多也是幾十年,真的沒有很厲害。

宗教的確是人所創立,裡面的元素跟原始要傳遞的精神已偏頗或相去甚遠。

最後落到每個人各自解讀,各自解讀也不打緊,不要荒腔走板就好。自己說的話都要自己負責的,這才是一個正面的態度。宗教裡有個重點~持戒,有些人因為不想受戒,所以選擇不入宗教,那也是個人選擇,也無需去攻訐來合理化自己的觀點。

台灣社會的宗教算是五花八門,也讓一些有心人士拿來荼毒社會,目的是滿足自己的私慾,這是讓人悲傷的事。

每個人身上都有氣場,是正氣比較多,別人歡喜接近你,還是邪氣比較多,相信多少都能感受到,騙不了人的。胡作非為的人身上肯定的邪氣多,他自己導向自己往某處污穢走去,無關信仰哪個宗教。反之,善氣充滿的,就會往磁場祥和之地而去。

以上與您分享。

李孟秋(PAESI15) 於 2020-08-04 15:01 回覆:
靜若的回應和我的看法較接近。宗教第一個要給人回應的主題是"生死大事"。第二個主題是"如何解決生存環境的衝突問題"。
基督教、猶太教和伊斯蘭教都發源於中東,猶太人和巴勒斯坦人都源於同一祖先,而且曾是真正的親兄弟,後來演變成無休止的互相爭奪和殺戮。所以這三教的教友間都習於互稱兄弟姊妹,耶穌對他們的教誨,原是希望他們把陌生人也當成兄弟姊妹一樣愛護。
有些監獄裡的囚犯最後選擇受洗成為基督徒的原因,因為他們認為「信主得救,就可上天堂。」但耶穌也說過「駱駝穿過針的眼,比財主進神的國還容易呢!」。我推論,"財主"一詞有可能是早期成為文字時,在用字遣詞上未夠周延之故,
原意可能是"那些欠了眾人債的貪婪者"。
佛教源於印度,印度的種姓制度是一種對低端人口的歷世壓迫,所以佛陀最強調的是"平等身",就連動物都當作"平等身"是佛教勸人吃素的原因。有些佛教徒見人就只會說"輪迴轉世",其實佛托說的是"當你覺悟到超脫人世一切糾葛後,以後就不必再來了",整部「金剛經」要表達的就是這個。

意樵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最後一聲祝福
2020/08/04 01:03

從我進入醫護工作開始,就接觸許多生命消逝的人。

不一定是病,狀況很多。

我仍清楚記得第一個送走的年輕生命,才22y,還來不及看清這世界已消逝。

在部隊裡隨意打人,最後犯眾怒被圍毆,送來時已昏迷,那一夜總共急救了三次,仍無法挽回,走時七孔流血。

那單間急救病房,在醫師宣布急救無效後,即刻要撤除整理急救用品。

那一年多從照顧到送走的傷病患,我已記不清了。

內科ICU都是重症和危急的傷病患,前一分鐘和我說再見,後一分鐘他就走了。

也曾有在我懷裡斷氣的。

藉著照顧生病的爸爸的理由,我離開那個近兩年的工作單位。

之後轉公衛去衛生所,原以為會少遇見,結果還是送走許多人。

其中還記得有個"許爸爸",突發性猛爆肝炎,一個虔誠的佛教徒,我在急診室裡拉著他的手要他安心,他還答應我會好好的,前一秒還對著我笑,我才放下他的手,他就走了。

醫師急救時,我在外邊候著。

他的猛爆肝炎有些曲折,讓我至今想不透,也無法挽回。

我送走太多太多的生命,眼見太多的生命從我眼前消逝,每送走一個,心就會痛上好幾天,在心痛的時候,默送最後一次祝福。

這10多年來,耳邊常常響起,ㄚ頭呀!!家裡飯菜香,趕快回來呀~要開飯囉!!

現實中很清楚的知道,這些聲音都不是我爸爸。

夢裡出現的人,很多是我曾照顧過的人,甚至是我送走的人。

本來想離開照護崗位的,卻又不知哪條線亂了套,我被拉回來。

一回來就照顧檢查出來是漸凍人的好友,我在醫院抱著他難過好久!!

照你的邏輯來思辯我回來照護工作的原因,你可能會說冥冥之中有條線牽著我回歸崗位,我很清楚這和所謂的"冥冥"一點關係都沒有。

病房和太平間,再到告別式現場......不論甚麼宗教,我都來去無牽絆。

陰陽兩界,我無殤。


塵!! 細細的飄飛每個地方 ~ 緣!! 淡淡的遊移無所不在~
李孟秋(PAESI15) 於 2020-08-04 14:57 回覆:
我接觸過的這種事應該沒有妳多,但更貼近的情況可能會更多點。從小學時我就常照顧並送走過幾位父親的單身同事。村里有哪家發生這種事,大多都是母親在協助處理,我做小跟班。在陸戰隊那幾年,又幾度受命去處理災難現場,面對的是更恐怖的破碎肢體。我對他們說的都是「你的身體已經壞掉了,趕快離開!離開就不痛了。」我相信他們會聽到,這點認知來自我個人的"經驗",但這點"經驗",無法用現實世界的影像讓另一個人理解。
很多人認為肉體死亡後就一切消失了,正因為很多人都如此認為,因此就我所知,人在停止生命跡象後,"他們"大多都會感到非常驚恐無助,有些人的下一站就有可能會因此"跑錯住所"。
如果妳還有機會接觸到這種事,可以去注意觀察,每具大體變色的速度其實都不同。不到三天整張臉就已完全烏黑的,我可以斷定他"離開"的速度會很慢,因為他還有很多俗事牽掛未了,但他已無能為力了!從冰櫃拉出來,整張臉只呈淺灰未變黑的,這個人的魂魄"走"得最乾脆。
至於人會不會有"來世",這和臨終時的心念很有關係,人帶著自己曾相信的"離去",老天就會給你你曾相信的,即使沒有宗教信仰的人,也會有他自己的另一片天。不過禍福相倚,喜悲仍然同在,無論你有沒有信過什麼宗教。只有完全超脫人世牽念的人就不必再來了。
宇宙大千一直在轉動新增,一切又怎麼會說消失就完全消失了呢?我認為只要來到世上,任何在身邊發生的事,無論識或不識誰人,都有一線牽著,誰都逃不掉受環境的影響。此話說來太長,就此停住。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03 19:27
發大水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李孟秋(PAESI15) 於 2020-08-03 23:25 回覆:
那時是我在陸戰隊的最後一年。居處在自來水供線末端,有時水量會很微弱,所以我在浴室放了三分之一盆水,還沒放好水;師公就來了。打算在師公做完法事後,我就去洗澡。直到那一行四人慘白著臉揮汗離去時,我仍對他們所說有點懷疑。
可是上樓一走到二樓浴室門口,就開始"發水"了!搥牆聲可比工程車的鐵球槌擊,一大股水是直直上沖天花板,而且持續了好幾分鐘,我嚇呆了!頻頻對著浴缸說抱歉!門外鄰居也在大聲叫︰「怎麼回事?這麼晚了還在施工?」
水忽然停了,我站在樓梯口望向一樓紗窗,"她"憤怒回頭的面容只一秒就消失了。走出門外,門口小水溝仍湧滿了水,路面還沖出一大灘水。我只能抱歉地向鄰居說︰「水塔故障了!」其實抽水馬達動都沒動一下,即使抽水故障也沖不出那麼多水,整個一樓都淹到腳踝上了,我也想不透那麼多水是從哪裡來?那年冬天我和老婆同乘一輛機車,又闖到日據時代去了!隔年我就去了海軍。

意樵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乩童也有訓練班
2020/08/03 19:16

非正信宗教,其立足點和出發點已有偏差,已無討論的必要。

你有你認定的宗教觀,我有我的宗教信仰。

誰也沒資格批評撻伐誰。

而有一群醫學工作者甚至是研究生物學的工作者,在面對宗教時,會加入醫學和生物學的基本研究想法,我和kirk也是這樣的立場。

生物體在接近衰敗亡故前,臨床表現都一樣,與個人的信仰無關。

不會因為你多了觀自在,就會異於他人,也不會長壽於信其他宗教的人。

我卻可以確定,吃素者到了更年期以後,衰敗會加速。

更年期之前沒衰敗嗎!?有,只因細胞還沒進入完全老化,還能撐上10數年。

婦女吃素超過20年,提早更年期的比比皆是,她信的佛怎沒讓她青春不老!?(歪樓了)

吃素婦女在更年期之前就有不多不少的病症,只是不知道她身上的病與她吃素有關而已,男人也一樣。

不管任何宗教,都是人為創造出來的。

烏雲飄過


塵!! 細細的飄飛每個地方 ~ 緣!! 淡淡的遊移無所不在~
李孟秋(PAESI15) 於 2020-08-03 23:23 回覆:
"沖大水事件"後我才開始覺得,世間還有很多事是我不能理解的。不理解也不要太快否定,要設法自己去找答案。"衝大水事件"我至今仍沒有找到答案,但對於這類事的其他方面,我覺得又更多理解到一些。乩童當然有訓練班,在求知過程中,我又見過其他乩童,但都是在他們正常清醒狀態下。乩童和其他職別的人一樣,也各自有不同的性格和心態,我很慶幸;只那麼一次直接接觸,遇到的並不是"神棍",他守誡律不騙人的嚴格程度,其實遠超過一般人。
我必須說一點和妳觀點完全相反的,人在斷氣後的游移方向,和他生前的信仰非常有關!這裡所說的"信仰"也包括了非宗教的人生觀。
信或不信什麼?都會在個體的氣場中攜帶了以往所有的資訊和密碼,足以影響他的下一個"去處",我深信不疑。但個人經驗無法用文字或語言傳送給別人,此點在各宗教文獻裡應都有相關述及。

意樵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初心不變
2020/08/03 18:46

人心是自由的   宗教是寬廣的

沒有任何一人可以隨意批評其他的宗教和信仰。

各自尊重,各自暢意,各自美麗,各自追尋

至於教義裡的要求只能要求自己,不能要求自己以外的人,哪怕是夫妻朋友,父母子女,兄弟姊妹,親戚親族。

除己之外再要別人遵循他她認定的教義,那就太過了。

******

法國宗教戰爭發生在1562年至1598年間法蘭西王國國內的內戰和民眾騷動事件,內戰雙方為忠於聖座的天主教徒和胡格諾派(屬於喀爾文宗)新教徒。

打了36年,都未必能誰服誰。

隨意批判他人殺生見血不信佛不吃素,就要他人聽信他,他是哪來的自信。

乩童都有訓練班,他光痞痞嘴皮就自許高大上!?別逗了!!

身邊好友吃素已無法多說甚麼,網路世界也這樣因不吃素就必須遭受撻伐,誰允許他有這樣的權利,我可不鳥他。

彼此尊重才有路可走,不是嗎??

天啊


塵!! 細細的飄飛每個地方 ~ 緣!! 淡淡的遊移無所不在~
李孟秋(PAESI15) 於 2020-08-03 23:18 回覆:
有關宗教戰爭的歷史,我已在本文後面增加了後記,不再贅述。
我常見到的一些朋友中,信各種宗教的都有。有只吃肉邊菜的佛教徒,也有因健康理由在吃素的基督徒。我們會聊到社會是非,但不會聊到宗教是非。有默契就不會有這方面的衝突。我不會認為在吃素的朋友,對我在吃葷是一種"不禮貌",他們如果質疑我在吃葷,也許就沒有下一次的聚會了。OK!這就是朋友間的默契。
基督教、佛教或道教的一些經典,我都產生過一些疑義,但我不會用這些疑義去和信教的朋友對辯,有問題我自己設法去找答案。本文後面的"補充後記"就是我努力去找到的答案,不過我也不認為這就一定是最後的答案。

小學時我曾被乩童身後那座小神轎嚇到過,因此很長時期裡我對"乩童"和神轎是非常排斥的。因為,那天夜裡我看到朝我面前衝過來的小神轎上,坐著的並不是"神",而是我曾經見過;不久前才在村後河裡淹死的一個小孩。(這段妳可以再度"天啊"天啊!)我微笑。微笑

家裡發生"衝大水事件",是在乩童和法師離開後才開始的。原來我一直告訴自己屋裡有些奇怪現象;是否是我的幻覺?一股"過山香"的氣味時常瀰漫在屋裡,連老婆和岳母天天都感覺得到。早已超過了一般人所說的"眼見為憑"範圍,而且已經持續了七年,期間還搬過一次家,前一住所有位鄰居女孩撞見過"她"還被我笑。大水沖完後的那最後一秒,我才終於看見"她"了。(這段妳也可以再度"天啊"天啊!)我微笑。奸笑

Sir Norton 解語花+跳繩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03 13:13
果真硬要擠出點宗教,那就是,人要樂觀快活,而且是獨樂樂的那一種。🤓
不信那些個眾人虔誠信仰的東東,是人本之始。
李孟秋(PAESI15) 於 2020-08-03 14:04 回覆:
相信自己的靈魂知道該往何處去,也是一種信仰的方式。

旭日初昇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03 10:48

個人對各種宗教也是抱著開放的態度,

幾乎未曾參加過宗教活動,但只要不是太極端、邪門、詭異的宗教,

都可以容忍接受。

李孟秋(PAESI15) 於 2020-08-03 14:03 回覆:
會投入異端邪教懷抱,多因妄想得到非常態的獲益。生死大死交給"代理人"去主導,連靈魂都可能會失去自由。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