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母親的閨蜜們
2020/07/28 22:25:19瀏覽1091|回應7|推薦92


母親和葉媽媽的合照(1967年)

母親的閨蜜們

我媽個性很四海,相識滿天下。但親疏有別,能較常聚在一起的仍是少數幾位,以近年來才流行的用語就是"閨蜜"了,從長她十多歲到比她年輕十多歲的都有,其中的首席閨蜜無疑就是"葉媽媽"了。

我媽的個性和葉媽媽幾乎是完全相反的兩種類型。我媽熱情灑脫,精力旺盛,個性衝動,愛管閒事,直到2017年去世前一個月還能唱能跳。葉媽媽則是一位最典型的傳統婦女,個性很內斂,說話輕聲細語,謹言慎行,一世都在為家庭犧牲奉獻。這兩種類型恰好形成互補,使她倆成了一世鐵打的至交,我家如有任何重要的事需要裁決;或發生任何糾紛,葉媽媽都一定會在場。

另一位楊伯伯和葉媽媽都是以往我媽在大陸時的故鄉鄉親,也都比我媽年長,所以我媽將二人視同兄姊,只有這兩位長輩在稱呼我媽時,多年來一直在沿用我媽幼年時的乳名"思琴"。楊伯伯和葉媽媽相繼離世後,我媽往後約10年間脾氣開始有點陰晴不定,與此是很相關的。

我爸年輕時打孩子不知輕重,常把我打傷。我媽幾度離家出走的日子裡,多次會趕來救我的;就是同村的葉媽媽和鄰居陳媽媽了,通常遇到這二位出面,我爸都必須住手,她兩稱呼我爸都喚"老么"。葉媽媽會委婉地勸我爸手下留情,陳媽媽則是怒吼著說︰「你是吃錯藥了麼?哪有打孩子像仇人一樣往死裡打的?」然後奪下我爸手中的"工具",這些工具包括雞毛撢子、皮帶、晾衣服的鋁管,有次甚至把家門口穩固竹籬笆用的粗竹筒也拔起來追打。

其實我從來就不是個會跟著孩子群去惹是生非的小孩,大多時候都很安靜,即使被我爸關門抽得渾身是血印,也從沒大聲叫過一聲。大多時候是弟妹犯了他的忌,他認為這些事;我這個做長子的都應負責。初二那年我留級了,我爸把我打得手腳抽筋,口吐白沫,打完後就去別家上了牌桌。陳媽媽的兒子緊急走告他媽,於是陳媽媽趕來把我送去醫院急救。若不是及時,那時我可能就已一命嗚呼;或者變成阿達阿達了!陳媽媽訓斥我爸時,連我媽也一起罵,他沒讀過書,罵起人來引經據典,從聖經金句到名家格言都頭頭是道,我媽也得服氣,不過她不算是我媽的閨蜜。

我媽在村裡的另一位"闖將"閨蜜姓雷,比我媽更愛管閒事。隔壁農村有位養女常受虐待,冬天被攆到豬圈去睡覺,雷媽媽跑去找主人家理論,不但言語不通,還被轟出院子。雷媽媽不知如何能夠營救?找我媽商量。我媽首先往訪當地最有聲望的耆老和里長,希望他們能出面主持公道。再通知當地管區分局長,這位分局長平時就常來我村和我爸打麻將。在約定的時間,又邀請了幾位會管閒事的農村中年力壯男人,幾路會師後,大隊人馬上門去,那家主人當即就讓養女進屋,並答應以後會善待養女,不過以後的事仍是誰都再難保證了。

我媽最早還有一位閨蜜"謝乾媽",我已忘了她的本姓。謝乾媽是瀋陽人,外型比我媽更亮麗,身材高挺,前凸後翹,眼睫毛天生長似垂簾,外型很像當年的電影明星"張仲文"。早期我揣摩長輩們對女人的評點分類,甚麼是所謂的"艷麗"?謝乾媽一定就是了。謝乾媽個性比我媽更衝,她來我家時,我爸絕對不敢罵老婆,更不敢打孩子,尤其不敢修理我。因為從我上幼兒園小班時,謝乾媽就看對眼要認我做乾兒子,我爸很不喜歡當年眷村中流行的各家互認乾爹、乾媽,謝乾媽不理會我爸,就直接讓我這麼叫了,我爸也莫可奈何。

謝乾媽的丈夫在空軍基地擔任翻譯官,常有機會出國,一回國就帶一堆孩子的衣服玩具和巧克力糖果給我。謝乾媽婚後四年多都沒懷孕,自從認我做乾兒子後,很快就生了個兒子,她認為這個兒子是我帶來的,對我就更加疼愛。所以上小學前我是村裡小孩中最拉風的,那時其他小孩連汽車模型都碰不到,我兒時在玩的是電動小汽車和有聲的進口玩具。謝乾媽一來我家就和我媽點起紙菸對哈,不時還糗我爸幾句,她離開後我爸才進屋裡,電風扇轉到最大風,然後咕噥一句︰「西宮娘娘一來,屋裡就污煙瘴氣!」

謝乾媽和我爸一直很不對盤,我小二時已漸少來我家。大約在我小五時;兩造在一次激烈的口角後,謝乾媽就未再來過我家。在我上初中時謝乾媽一家調去台北,我們見到的時候就更難得了,不久後又聽說她離婚了。有一段時期謝乾媽獨居處離我在南部的部隊較近,還常去看望她,後來她北上和獨子同住後就漸失去聯絡。

我媽在村中還有另一位"陳媽媽"也算是閨蜜,這位陳媽媽是一般家庭主婦,有個特點一笑起來就聲震屋瓦。我媽很會說笑話,有她在場呼應聲效特佳。我媽跟謝乾媽學會打麻將和抽菸後,起初為此還會避著人,那個時代普遍對女人會抽菸的觀感很不好,陳媽媽也是村裡極少數幾位會抽菸的婦女之一,和陳媽媽處熟後,我媽在她家就可以放肆噴煙了。

我爸打麻將十打七贏,我媽卻是十打九輸。不過有件事是陳媽媽常捻來當趣事的話題,我媽早期有胃病,有時還會嘔出血來。有次在牌桌上我媽拿出一疊衛生紙,忽然嘔出一攤血來,其他三家大驚失色,都勸我媽牌局到此為止?我媽率性地把嘔血紙團丟進垃圾桶,然後說︰「沒事,繼續打!」那場牌局下來,一家通吃三家,那可能是我媽有生以來唯一的一次"打通關"。我媽在職場退休後的那年才戒了菸。

早期我媽的另一位閨蜜,是她在市代會的並肩盟友黃阿姨,黃阿姨是本省籍,從我小學四年級起就常把我帶在身邊到處跑,比帶她女兒帶得更勤,我最早熟悉閩南古式建物是在她家的舊式三合院。那時市代會每次會期後都會到潮州鎮的大酒家聚餐,我媽從來不參與這個場合。黃阿姨照樣把我帶去,每次都交代裡面一位小姐來照顧我。

小姐帶著我樓上樓下、門裡門外竄。直到我小學六年級時我媽才感到不對勁了!有一次樓下鬧哄哄,我隨著小姐去樓下看熱鬧,一群酒家女全光著身子在地上打滾,一個日本酒客把啤酒倒了滿地,然後把大把鈔票灑在地上,那些酒家女只要能把鈔票粘在身上的就可自取。當時我看不懂這是啥玩意?回家問我媽,我媽臉色大變,立刻撥了一通電話給黃阿姨,以後我和黃阿姨就絕緣了。

我媽還有一位長年閨蜜也是本省籍,比我媽年輕了大約有10歲以上,原是那時隔鄰農村的女孩,早年常往我家跑。她婚後嫁到較遠處的另一農村,偶而仍會和我媽保持聯繫。1990年後正當李登輝主政時代,有段時期拉開了一段距離。本來民間省籍歧見已接近消失,相關議題又忽然在社會上炒熱,而後這位阿姨又歸屬於最深綠的一邊,有幾年沒有往來。我媽從眷村遷居到國宅後,在一個老人活動中再相遇,才又恢復了舊日交情。

我媽在世的最後幾年,她所有的老閨蜜們都已不在世了!最後就只剩下這位農村阿姨還時常見到,也是我媽最後還能約得到的幾位牌搭之一。在我媽屋裡,每當這位阿姨在場,所有人都避談社會政情,電視裡如果在談藍綠政爭,我們會立刻轉台。她可能也是我媽那棟國宅裡;唯一常在出入的墨綠客,大家都知道;但大家對她仍很尊重。我媽去世時我有想到應該通知她,卻不知她的住處,但我知道,對於我媽的逝去,她肯定會是最感悲傷的人之一。
我媽的閨蜜們還有其他幾位,因無特別故事可述,就沒有提及。


三歲時的我

毋忘我_Yu-Sheng

(我媽生前常唱歌曲之一)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AESI15&aid=145327114

 回應文章

盹龜雞~ 花東世外桃源 - 池上鄉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31 20:26
令堂大人明眸皓齒 不輸電影明星呢 , 閨蜜們也都是  秀外慧中 一時之選 吧
李孟秋(PAESI15) 於 2020-08-01 13:22 回覆:
村裡的人來自中國各族,從海南島到泰緬,到新疆、蒙古都有。我這一代美女也不少,如果選秀,陣容賽得過電影上的"十"二金釵。可惜早年很少人有相機,沒有照片可以回顧,而且大家都老了!人面桃花掩柴扉,朱顏不再。

*Susan*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29 22:29

大哥小時候很可愛  我覺得你們是父子相衝  令尊才會如此狠心下手  你好冤喔!

另外看您敘述日本鬼子用錢糟蹋人的行徑  讓我很生氣 

若以因果論  那種人下輩子一定會窮困潦倒  受人唾棄  (我猜的)

李孟秋(PAESI15) 於 2020-07-30 00:44 回覆:
看過前一回應後,妳就會知道,早年"打孩子像打狗"的種情形並不鮮見。怪的是;多年後守在父母病榻旁的,多半仍是幼時挨打最多的那個。

在聲色場所,"灑啤酒粘鈔票"是日本酒客在台灣最喜歡玩的勾當,直到1970年代,我在台北還聽說過有這種事。後來台灣有些有錢人也開始在玩,再後來台商紛紛登陸後,聽說這套又傳去了大陸。烏雲飄過

和煦秋陽(但願人長久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謝謝分享
2020/07/29 21:55
那年代的父親 都是不苟言笑
打起孩子都是狠狠的 老大都比較倒楣
天天微笑容顏俏 七八分飽人不老
相逢莫問留春術 淡泊寧靜比藥好
李孟秋(PAESI15) 於 2020-07-30 00:42 回覆:
我還不是最慘的,那個時代無分省籍,有些人家打小孩;是吊在樹下或房樑下在抽打的。
做父親的要去上班。做母親的;即使在外沒工作也未必輕鬆。做一頓飯要兩個鐘頭,洗一大盆衣服更會超過兩個鐘頭,接下來的時間就都在搖頸、搥背,搥腿。
讓長子去管理其他小孩,這種情形那時並不少,長子就像帶兵打仗的帶兵官,要為弟妹負成敗責任,所以,挨打機會多多,並非只有我家才這樣。

意樵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對不上
2020/07/29 19:28

張仲文那張照片剛好說明,那年代為了穿旗袍好看,連身內衣都做成飛彈胸,比例很奇怪,也不好看。

至今,沒幾個人的旗袍照漂亮,。

審美觀隨著年代而趨於自然。

你小時候的照片和現在.....出現了太平洋一樣的距離!!

守口如瓶


塵!! 細細的飄飛每個地方 ~ 緣!! 淡淡的遊移無所不在~
李孟秋(PAESI15) 於 2020-07-30 00:40 回覆:
眷村裡面地方狹小,女人更衣沐浴大多不會避著小小孩,所以我大約知道一點情況。
1960年代之前,還有很多婦女是用一長條布來束胸。1960年代之後,胸罩才開始普及,但一般婦女大多是請裁縫師用棉布縫製,有些人會在棉布內再加上一層塑形的薄海綿。1970年代,品牌胸罩才開始普遍在商店中見到。
"砲彈胸"是從好萊塢傳過來的,只在香港演藝界流行過,的確很不勻稱,大多用在西洋時裝,台灣演藝界並不時興。"張仲文"是港星。
尤其穿旗袍不能內襯砲彈胸,眷村裡應是從未出現過。只有束腰有些人會常用,但都是穿著較寬鬆時束在裡面。穿旗袍是不能使用束腰的,我媽製作旗袍很拿手,這點我較清楚,旗袍是貼著身體曲線在量身,如果胸罩的剪裁稍有褶紋;或內有束腰,穿旗袍會很難看!那時會打扮的女人,應是不會這樣搭配。
小時候......到現在,所以我已將近10年未照相,如果現在照相給妳看,恐怕會把妳嚇昏!奸笑

月光邊境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29 11:44

我看了二樓對大哥的稱呼

一時不知該留下什麼大哥稱號大笑

大哥的媽媽真的很美

和葉媽媽最大同在於眼神吧

您媽媽的眼睛就是很有看法的眼睛

大哥您小時候太太太可愛了

換成我也想認乾兒子害羞

您爸爸真的很有問題

但想想

誰沒有問題

看來看去正常的人真的不多

(應該是我也很不正常

所以覺得正常的人不多)

謝謝大哥的分享

祝平安 

李孟秋(PAESI15) 於 2020-07-29 19:17 回覆:
我媽年輕時只要一聲吆喝,就會有一老票壯漢,不為什麼仍願跳出來隨她去抗議;甚至打架。
只有我老爸似乎完全無感!
我換過好幾次名稱,十年前還曾有女生稱呼我"季北"。只有本姓"李"沒有換過。妳怎麼稱呼都無妨,如果叫"老李"應是怎麼都跑不掉的。
小時候我的行情的確是蠻不錯的,阿姨和大姊們輪流抱著,我爸和我媽抱在手上時反而少多了。小時了了,大時未必。上初中後就完全沒行情了!Fox哭哭

段小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腰!
2020/07/29 08:33
季非,你好~

那個腰...以錢的人好像都要麼細
穿旗袍才好看;還有,季非小時候的鼻子很好看
五官也很清秀-小青
李孟秋(PAESI15) 於 2020-07-29 19:08 回覆:
1970年代前,較時髦的女人流行"束腰"。我見過謝乾媽穿一次"束腰"就要費好大工夫,腰兩邊的盤扣幾十孔,以現在醫學觀點認為對健康是很不利的。
談到鼻子!其實多年來給過我不少困擾,直到頻繁進出醫院那十多年,我才發現原來我的嗅覺和別人可能有點不同,我可以在近處憑氣味辨別來人。醫院裡充斥各種病氣,尤其我爸臨床有人要掛掉的前幾天,那股臭味薰得我整天頭昏腦脹!有時會衝到外面水溝邊去嘔吐。
後來疲倦重症使我的嗅覺逐漸遲鈍,卻換成了不定時敏感性鼻恙,經常噴嚏連連;或流鼻涕。反正人來世上就是難免要吃苦的。

Flying Eagle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28 22:59

先睹為快!

從這篇文章中尋找父母親那輩的影子,不勝唏噓。


李孟秋(PAESI15) 於 2020-07-29 19:06 回覆:
那輩人才會發生的故事,後面還會有不少可寫,敬請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