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懸疑小說][上海古屋謀殺案:俄國夫人的魅影](5)[俄羅斯夫人的畫像-2]
2017/02/28 20:22:23瀏覽352|回應0|推薦8

俄羅斯夫人參考模型:南茜·威徹·阿斯特,阿斯特子爵夫人(Nancy Witcher Astor, Viscountess Astor

引用處:

https://en.wikipedia.org/wiki/Nancy_Astor,_Viscountess_Astor#/media/File:Nancy_Viscountess_Astor_by_John_Singer_Sargent.jpeg


[第二章](2)


這是我的祖父母,那是我的曾祖父。

 

秦南的曾祖父畫像年約三十幾歲穿著民國時期的西裝唇上留著短短的胡髭, 雖然沒孫子們俊美神情卻相當自信。

秦南說當年曾祖父從內陸古都西安來到十里洋場發展

一開始是雜貨店夥計由於常和外國人接觸學會英語法語開始當起華人與洋人間的翻譯

爾後投身商業開始從事茶葉與紡織貿易最後成為富商。

 

我們有今天的生活要感謝曾祖父呢。

 

琳曦微微點點頭。即使只是畫像她仍可以感覺韓曾祖父對自己白手起家的成就相當自豪。

 

這是我的曾祖母。

 

琳曦轉身一瞧不覺睜大雙眼──眼前是一幅面積頗大的肖像畫琳曦猜測大約二米長一米寬掛在離地兩米處所以必須仰望之。

上面繪著一名美麗的西方女子同樣三十來歲在這群華人和中外混血的畫像中 顯得格外突出。

她的黑髮梳成高聳的龐巴度髮型身體側身向左雙手稍息在臀上。

秦南的曾祖母有著藍色的深邃眼眸高挺的鼻粱紅潤的雙唇嘴角微微彎出一抹似有似無的笑意。

她穿著白色的歐洲禮服身材苗條臉龐則朝向正前方與觀者對望。

雖然只是一幅畫像且歷經近百年但琳曦彷佛感覺出這名俄羅斯貴族的氣息仍流連在這座屋子裡。

 

令曾祖母的名字是?

 

娜塔莎(Nathsha)──一個很普遍的俄國名字。

 

她是如何跟你曾祖父認識的?

 

曾祖母是名男爵長女原本住在聖彼德堡。1917年革命後舉家西流亡至哈爾濱後來又遷徙到上海法租界。由於財產多半留在俄國為了生計曾祖母在洋行找了份秘書工作。她本來就會俄文法文英文, 德文在中國又學了華語所以能與各國人士交流。曾祖母是在某次商場宴會認識曾祖父的由於業務關係兩人時常接觸不久曾祖父愛上她向她求婚。曾祖母的條件是──如果要她嫁給他, 那曾祖父必須負擔她一家十來口的生活。當時曾祖父事業已有穩定基礎便答應了她兩人便結為夫妻了。’

 

在那個時代中俄婚姻不是很普遍吧?

 

的確稀少聽說曾祖父的母親──也就是我們的高祖母也不贊同但曾祖父仍堅持娶曾祖母。不過這段婚姻對曾祖父幫助很大由於妻子是俄國貴族, 讓出生平凡的他彷佛鍍上一層金提升他在社交界的地位。加上曾祖母能說多國語言在洋人界有許多朋友對丈夫拓展事業也幫助頗大。

 

所以中國王子與俄羅斯公主從此過著幸福的生活?

 

秦南頓了幾秒鐘才遲疑開口:也不儘然……

 

怎麼說──喔!如果你不方便說不用回答畢竟這是你們的家族私事。

 

沒關係啦都好幾代前的事了。我們高祖母是傳統的中國婦女對外國人一直有偏見。兩人生長背景也差太多:高祖母出身農村社會不識字曾祖母是俄羅斯貴族還上過大學──這在當時相當罕見──所以沒有共同話題。雖然曾祖母努力想討好婆婆但高祖母始終不喜歡這名俄羅斯媳婦。還有曾祖母只生了兩名女兒 不孝有三無後為大觀念濃厚的高祖母來說更不可原諒因此要求曾祖父娶妾──而且一定要中國人以便傳宗接代。

 

然後……

 

在母親的壓力下曾祖父終於在婚後十年娶了一名上海女子為二房但安置在公共租界的一座住所而非法租界的儒億館。曾祖母雖然無奈只能接受。曾祖父為了以示公平輪流在兩名妻子住所各住一個月。

 

結果呢?二房有生兒子嗎?

 

秦南點點頭。二房生了一名兒子只不過孩子五歲便夭折了。之後二房沒再懷孕曾祖父認為自己命中註定無子不再強求。後來兩名女兒便以招贅的方式沿續韓家的香火。大女兒沒有子女二女兒就是楚楚嘉理跟我的祖母。祖母育有一子一女前者生了我父親後者生了楚楚母親。

 

原來背後還有這麼多故事……琳曦將視線轉回畫像從娜塔莎夫人的表情似乎看不出為丈夫娶二奶傷感的蛛絲馬跡。這幅肖像應該是畫于令曾祖父娶二房前吧?

 

是啊請英國畫師繪製的。

 

琳曦凝視著畫像神情安詳的娜塔莎夫人大概想不到數年後丈夫會因為中國傳統觀念娶進另一個妻子吧?這對習慣西方一夫一妻制的她應該難以接受的。

 

那令曾祖父娶了二房後你曾祖母的生活有何變化嗎?

 

我聽我祖母提過每當曾祖父到曾姨祖──我們是這樣稱呼他的二房太太的──那邊住時曾祖母就會不是在二樓或三樓的窗前眺望期盼曾祖父會突然回來──只是這種情形從來沒有發生過。

 

琳曦在心裡歎了口氣這是以前許多妻子的悲哀吧!好在娜塔莎夫人已經解脫了。

 

就跟以前的歐洲貴族一樣這位俄羅斯夫人非常喜歡肖像展示廳內至少有十張她的畫像除了剛才那張白色禮服還有身著黑黃等色且型式不一的服飾。

至於她的表情總掛著一抹若有若無的笑意不知是刻意擺出還是畫家個人添加的效果?

 

琳曦繼續流覽展示廳其它搜藏由於秦南接到電話必須出門一趟所以導覽中止。

琳曦隨著秦南離開在跨出展覽廳時她又回頭望了娜塔莎夫人的肖像一眼卻猛然怔住──因為那張穿著白色禮服的娜塔莎肖像正在對她微笑!琳曦眨眨眼睛──畫像中俄羅斯夫人的雙唇又回復原來若有似無的弧度。

 

怎麼停住腳了?秦南問。

 

 我只是想再看一眼這邊的搜藏……

 

放心你作客這段期間可以隨時來看──當然儘量避開公館開放給遊客參觀的時間免得興致受到影響。

 

, 謝謝……

 

秦南離開主宅琳曦往二樓走去。

 

奇怪,”她內心喃喃自語:是我看錯了嗎?

 

琳曦決定回展示廳再瞧一眼。只是這回娜塔莎夫人的肖像十分正常並沒有出現方才的特異現象。

 

一定是我眼花了!

 

琳曦再度離開展示廳只是她卻沒發現畫像中的娜塔莎夫人嘴角卻又悄悄彎了起來。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OrientExpress&aid=93561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