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喪假行程報告
2018/10/12 15:13:40瀏覽1042|回應0|推薦0
喪假行程報告 /做仲學

10/1(一)下班後到7-11的ibon 機台購買從新竹到板橋的高鐵車票,票價260元再加上透過ibon機台購票的手續費10元。10/2(二)早上五點起床,洗臉刷牙吃完早餐後騎著機車到新竹轉運站,搭乘新竹捷運第一班車6:17從新竹到六家,票價是16元,於6:37抵達六家站後轉乘高鐵,高鐵入口閘門在6:50才開放,因此大家先在閘門口前等候,可以通關後,在月台等候6:57北上的高鐵列車,我買的是對號車位,位置在第八列車第八號座位,不到半小時的車程於7:21抵達板橋車站。

高鐵車票新竹到板橋


再坐計程車花了125元的車資到板橋區長江路一段30號,這是一家佛教禮儀公司名稱叫做上品蓮。到了之後和舅公聯絡,舅公已經在裡面跟著法師助念,我到達時穿上黑袍,也隨行入內跪拜助念。

上品蓮


現場有兩名女師姐跟著法師在一起,這三個人像合唱團般同時念經,此起彼落抑揚頓挫,時而和聲,時而敲鐘,感覺念的旋律和聲音比唱得好聽。我和舅公及另一名阿姨則在後方助念。(此阿姨是阿嬤娘家那邊的姊妹)差不多一個鐘頭後,終於把經唸完。我抱著神牌位跟著法師、兩名師姐一起離開屋子,走到放在戶外阿嬤的棺木,舅公和阿姨則在我的後面跟著走,然後聽著法師邊念經,大家邊繞棺木三圈。

這是上品蓮的工作人員,替阿嬤安置牌位準備






然後由法師開著廂型車,禮儀社的員工將阿嬤的棺木抬上後車廂,我抱著神牌位也跟著坐在後車廂,舅公和阿姨則坐在前座。

車子發動前往三峽火葬場(三峽昇華園,地址位在三峽區介壽路三段260巷1號),一路上每過彎時法師就跟往生者(阿嬤)說:「現在要往右彎,到哪裡了?」如此不斷的報給往生者知道。大約上午九點半抵達三峽昇華園,禮儀社的員工將阿嬤的棺木抬到室內,安放在火化入口處。

說明:以下的照片是來自三峽火葬場官網所提供

三峽火葬場室外



三峽火葬場之昇華園1



三峽火葬場之昇華園2



火葬入口處1



火葬入口2


我跟著法師到火化入口處的後方,法師做了對往生者火化前的儀式,我則長跪在地上,雙手拿著香,面對棺木及放在上面的阿嬤肖像敬默聆聽法師的念禱,十分鐘後起身將手裡的香插入一個壇內,然後走到休息區。算是簡式餐廳,可以喝咖啡用餐的地方,法師坐在另一張桌子獨自滑手機,我和舅公及阿姨則坐在另外一桌聊天。

三峽火葬場餐廳


因為火化的時間需要九十分鐘,從上午九點半開始,一直到十一點結束。園方人員通知我們後,來到一個屋子,桌子放著兩盤,一盤是身體骨頭,另一盤時頭顱。園方請我們每一個人用鑷子夾取其中骨塊放入骨灰罈內,所以我和舅公及阿姨象徵性的用鑷子夾取已經燒成白色的骨塊放入骨灰罈中。接著由火葬場的工作人員負責將盤中所有的骨塊放入,最後是頭骨的部分放在最上方,再將骨灰罈封起來。

我以為火化後的骨灰是粉末狀的,結果是一塊塊打成碎塊狀的骨頭,我猜應該是沒有細打成更小的碎片,或用機器打成粉末狀,就這樣把塊狀的骨頭放入骨灰罈內。

骨灰罈外面裹著黃絲布然後掛抱在我的胸前,就這樣我抱著骨灰罈走在前面,然後安放在另一個室內,上面放著鮮花素果。這時法師又開始念經,念心經還有觀世音普門品。我則和舅公及阿姨站在後面,聽法師的指示,有時要跪拜,再起身,鞠躬,再站立著拿著經文,眼睛跟著法師念的地方移遊。我發現法師念心經及觀世音普門品的各種經文都沒有看稿,就是非常熟練的默背唱誦出來。

這個儀式做完之後,我就抱著骨灰罈跟著法師上廂型車,這次我坐在前副駕駛座的位置,舅公及阿姨則坐在後面。然後離開三峽火葬場前往三芝鄉,現在改為三芝區,到北海福座安放骨灰。(地址:新北市三芝區北新莊店子里9-2號)

北海福座


約莫上午11點半抵達,在B1的地方安放,工作人員安排儀式,又是念經捻香祭拜,跟著法師做,接著辦完相關行政手續,中午12點多我抱著骨灰罈搭電梯到9F,將阿嬤的骨灰罈安厝在一個方形的框框內,終於讓阿嬤走完這一程了。

然後在北海福座的一樓吃午餐,再搭上品蓮禮儀公司的廂型車,在回板橋的路程先到板橋車站讓我先下車,舅公和阿姨則跟著禮儀公司的車子抵達上品蓮後,阿姨再搭舅公自己開的轎車回家,我則坐15:19從板橋到新竹的高鐵車票,因為不是選擇自由座,所以車資貴了10元,票價260元。15:45抵達新竹六家後,我再搭新竹捷運從六家到新竹車站,票價是16元。我從後火車站新竹轉運站出來,走到停機車的地方,發現被貼上一張機車停車費的單子,在回家的路上經過全家便利超商時繳了20元的停車費。總算結束了一天的行程。

高鐵車票板橋到新竹



機車停車費收據



後記:

北海福座的工作人員說之後的法會可以集體參加,如果要單獨做的話另外要收錢,因此像頭七(還沒到北海福座時已經做過了)、二七、三七、四七、五七、六七到七七,我們都會幫往生者做,家屬可以過來參與。另外每個重要民俗節慶,都會唸經超渡,每次都要收費。

我的天啊!不是買了靈骨塔位安厝骨灰之後就沒事了,私人經營的靈骨塔就像房東一樣,只是住的是往生者,每個骨灰安放的格子就是一個房間,這要繳房租的。三不五時還要給這些房客念經回向,這又是一筆費用。

基本消費就是三年,看是年繳還是一次繳,年繳只是買了往生者可以入住靈骨塔的年費,另外配合時節有各種法會活動助念,那個要另計價錢,就一次列出來給我們看。舅公覺得麻煩,問可以刷卡嗎?工作人員說當然可以啊,然後又拿出一張彩色印刷很漂亮的,活人可以選擇的未來往生時要用到的產品型錄,從一樓到九樓,不同格局造型,有不同的價碼,說現在若先預訂再打七折,從二十萬到五十萬都有,就買一個將來死後安厝的靈骨塔位啊!

難怪我從網路上看到報導北海福座這幾年的營收達到新台幣八百多億,所以若是沒錢的話,還真的死無葬身之地。阿嬤生前自己就先規劃好,還選了一個白玉很漂亮乾淨的骨灰罈給自己用。

回頭我想想阿嬤在日據時代能活九十六歲,在大陸的奶奶歷經文革,爺爺是地主,被鬥爭,幾個兒子都被鬥死,只有我爸逃到台灣來,等蔣經國開放可以大陸探親之後,奶奶仍然健在,活到九十七歲才過世。奶奶歷經國共內戰,顛沛流離的日子,還遭遇喪夫,兒子全部一個個被紅衛兵鬥爭而死,流下多少眼淚,還能堅強的活下來,一直等著當初委託隔壁鄰省來自陝西的哥哥,帶著我爸坐著火車逃離家鄉,終於盼到我爸從台灣回到遙遠的北國,奶奶就撐著這一天的到來。父親的老家仍然住在黃土高原的窯洞內,住在山西省窮鄉僻壤的榮河縣。自從中國共產黨接收之後,在地圖上早就沒有這個縣了,改成了萬榮縣。父親最後如願的看著許久不見的老母親,奶奶得以瞑目的安享九十七歲高壽,家父在家鄉為他的母親造墳以表孝心,然後返回台灣,不再回大陸。

如今家父虛歲九十一,身體竟然越來越好,每天還能在山上的階梯上上下下,而且步履輕盈,健步如飛,簡直是在練輕功。我跟老媽說,老爸活到一百歲都沒問題,所以要老媽加油,免得妳先死財產變老爸的。

但我煩惱的是,雙親的父母這麼高壽,我的父母也同樣高壽,這遺傳的基因,對我而言可能會是個晚景淒涼的警訊,因為我跟舅公說,很好笑的一件事情是本來大家擔心勞保會倒,結果討論到最後先砍軍公教人員的年金,輪到勞保年改時卻不敢動,但還是偷偷地改,越改越緊,不改又不行,可是改了之後最後是每月最多兩萬元,但大部分的人平均值是一萬多元,以後還會再改,可能只剩下一萬元不到,若不這麼改的話,勞保一定會倒,頂多領了幾年就沒錢了。

所以活得太久,退休的錢都用光了,勞保倒了,月退沒了,就只能當下流老人,如果是這樣的話,政府應該要有完善的配套措施,那就是趕快通過安樂死,其中一個符合的要件是自覺老後活得沒有尊嚴,生活在基本水平之下,可以申請自我了斷重新投胎計畫,這是比較符合人道的方式,也是替廣大勞工族群著想。

接著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轉頭跟舅公講:「搞不好我自己還沒往生,中華民國比我先翹掉,這是有可能的,就是被對岸統了,如果是這樣的話更慘,什麼年金都沒了,都完了!」

舅公說我想太多了,以後的事情以後再煩惱…

回頭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webStudy&aid=117712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