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金融】【戰略】後新冠世界(二)
2020/05/27 05:36:26瀏覽56374|回應35|推薦31

美國財閥在70年代開始佈局準備重新奪權的時候,宣傳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在經濟上推行Milton Friedman的絕對自由主義,政治上則强調政府是萬惡之源,與此同時,還要在歷史敘事上美化既有體制和傳統,包括開國元老、憲法和普選投票(雖然開國元老一直認爲憲法必須不斷與時俱進,直選民主則不可信任,這是美國有選舉人團制度的原因)全都被徹底神化。其後果,在知識界是引發了自信爆棚的白左思潮和以福山爲首的“歷史終結論”;對一般群衆,則使懷舊成爲右翼民粹的基本信仰教條。Trump的競選口號是“Make America Great Again”,這裏的重點其實是“Again”一字。

當然,財閥灌輸對舊美國的懷念崇拜,除了方便迎合愚民之外,實際目的是要排除任何對他們獨佔國家資源利益的威脅,從而確保階級固化和財富集中。只要人民心目中把富裕强盛和美國例外論幻想出的歷史劃上等號,那麽任何試圖適應現實的理性論證和改革方案就永遠不會有市場;相反地,改革的動力會被轉移到追尋更加極端的自由市場和愚民分權上,結果自然是越改越糟糕。

真實歷史裏的美國體制,隨時代不同在左右之間有過劇烈的搖擺。我們熟悉的美式自由主義,其實是在Reagan之後才成爲文化正統。他的一系列政策和理論,除了對官僚體系有著絕對的腐化作用,在經濟上也脫實向虛,不但將製造業空心化,即使是難以外包的零售服務業,也普遍殺鷄取卵,犧牲員工和組織的既有經驗和知識,通過金融炒作來一次性地榨乾企業價值。

一個典型的手段是Leveraged Buyout(LBO,杠桿收購):藉著企業債市高需求/低老練度的特徵,自已不必出什麽本金,基本全凴借貸來收購現成的企業,但是負債人不是金融巨鰐,而是這些剛被收購的公司。如果運氣好,公司經營順利,那麽多賺的盈利屬於股東;如果經濟下行,生意失敗,則賠錢的是放貸的銀行和基金。

像這樣有賺無賠的好事,金融巨富們還覺得必須花費精力認真經營幾年,實在太辛苦,所以很快地發明出改進版,就是挑選正處在低潮的公司,賤價買入,遣散員工,然後把資產分割零售。美式經濟學的教授們被雇傭來美化這種掠奪性的行爲,把這叫做“建設性的摧毀”,說它是提升效率的必要過程和自由市場的正常運作。實際上是把很大的負面社會成本丟給員工、顧客和供應商等等弱勢族群,只計算炒家的賬目所得。

如果這家目標公司的資產總量不足以玩上面的拆分游戲,但是生意穩定、有可靠的現金流(Cash Flow),那麽LBO一樣可以玩得轉。這裏的巧妙在於一旦獲得股權,就拿現金流和資產(典型的例如地產和商標)為抵押,盡可能借貸更多的企業債,然後轉頭便將所有手裏的現金對股東發放紅利,完全合法地放入自己口袋。當然公司本身資金枯竭,還欠了一屁股債,除非生意環境忽然大幅好轉,否則苟延殘喘上幾年之後很自然地必須破產重整,但這完全在股權人的計劃之中;他們早已無中生有、為自己“創造”了一筆新的財富。至於其他Stakeholder(利益相關者)的巨大損失,則被美國政府、媒體和學術界完全忽略。

美國人這樣拼命作死了幾十年,政策和文化也越改越歪,爲什麽還能一直有相對漂亮的GDP成長率?爲什麽還能大幅投資進高科技?爲什麽有餘力霸凌全球?新冠疫情下的美國經濟展望提供了很好的示例。

我從一年多前就預測美國這一波經濟危機的震央會是企業債市。新冠疫情把衰退放大了至少四倍(單季GDP成長率原本會比長期走勢降低3.5%,現在則是14%以上),那麽這個因債務違約而必須破產重整的浪潮,除了我已經一再分析過的頁岩油業和航空業之外,其他行業也都無法幸免。再加上前面討論的LBO炒作早已為美國經濟内建了許多資金周轉困難的企業,例如電影院、餐廳、百貨公司等等,它們在疫情下剛好又首當其衝,所以即使新冠疫苗能在年底順利量產,商業破產仍將在2021年餘波蕩漾,而且在美國會比歐洲普遍得多。

這正是爲什麽這次美聯儲撒錢救市的焦點,不像12年前放在銀行業,而是直接下場去買企業債。但是波音這類名義上還被標示為投資級別(Investment Grade,波音目前屬於投資級別的最低一級)的公司,固然因此而大幅受益,可以簡單從債市獲得幾百億美元的資金,從而有了拒絕聯邦入股的底氣,其他因疫情而剛剛落入投機級別(Speculative Grade,又稱Junk Bond,垃圾債券)的公司(叫做“Fallen Angels”)也是美聯儲救助的重點,但是美國還有近2000家中大型企業向來都算是垃圾,它們是過去十年經濟泡沫的糟粕,許多是LBO壓榨後的殘渣,所以連美聯儲這樣可以憑空印鈔票(第一輪收購企業債總額就高達7500億美元)的機構,也不願意直接出面為這些公司買單。

本周有媒體估計在2021年底之前,會有400家這類的垃圾公司無力償還利息;這可能還是很嚴重的低估。不過即使有1000家中大型公司面臨違約,也不會對美國經濟有立即的重大打擊,這是因爲美聯儲在今明兩年至少會注入五萬億美元的流動量(Liquidity),這麽龐大的現金供應保證了任何財務受困的企業都能夠間接得到相對慷慨的資金來源,不論是發債、增股、出售部分資產、或是整個公司轉手,仍然會是有秩序的重整,不至於引發連鎖恐慌。換句話說,雖然美國產業沈厄積重難返,單凴可以無限轉嫁成本的美元印鈔權,就能阻斷經濟衰退的正常機制,即便在百年一見的危機下,依舊可以規避幾十年來治理不善的惡果。

我反復提過,美國的霸權建立在軟實力、美元和美軍三個支柱上。Trump在外交和經貿政策上的一意孤行,在全球樹敵無算,最近在新冠疫情襯托之下,更將自己的無能和無恥暴露無遺,這都是在自行閹割美國傳統的軟實力優勢,主動放棄主導國際治理的權責,其結果就是全世界都渴求獨立於美國之外的新運作規則和機制。

但是只要美元依舊是國際儲備貨幣,美國就能兵不血刃地搜刮全世界的經濟生產成果,從而避免自身錯誤政策的天然經濟後果,並且在財政上繼續支撐對外侵略顛覆的企圖。一年前我曾在受訪問時,估計美元的地位要到2030年前後發生的下一場經濟衰退才會動搖,但是新冠極度加劇了今年的這場經濟危機,迫使美聯儲放棄一切矜持,全力消費美元既有的權威地位,只求平安度過當前的困難。如同上一篇博文討論的中美經貿脫鈎,這也可以是中國崛起的機運,而要抓住這個機運的樞紐也同樣是法國。

歐盟由德法兩國主導,中國尋求更深入的合作,德國較容易因爲雙邊經濟的互相依賴而能做出理性的反應,法國卻經常基於非理性的情緒因素而有所排斥。其實在後新冠世界中,中法雙方的利益高度重合,在氣候變化、伊朗去核、國際秩序、多邊組織、有序貿易等等議題上都有共鳴,在限制美國長臂管轄和提升歐元地位上,法國更是最積極的歐洲國家,而這些剛好也是中國亟需合作夥伴的戰略目標。

中方推進人民幣國際化,已歷多年,雖有進展,但距離取代美元依舊遙遠;歐元才是國際上排名第二的貨幣。然而在2010年的希臘金融危機後,歐元的市場額分反而大幅倒退了。與美國相比,歐元區的GDP成長率更低,沒有統一的財政同盟,甚至沒有完全一致的金融法規。拉丁系國家的赤字,普遍纍積到傳統財政理論認爲不可持續的地步,而日耳曼系國家卻不願意出錢補貼幫忙,這使得歐元區瓦解的可能性始終如Sword of Damocles一般懸在頭頂。再加上歐洲的主要銀行過去十幾年因爲在美國的諸般交易而虧損纍纍(部分來自美國政府的制裁和懲罰),國際市場額分大不如前,也減弱了歐元背後的推動力量。

俄國早已嘗試過助推歐元,以減低美元在長臂管轄上的殺傷力,但收效甚微。中國的經濟體量遠大於俄國,在國際金融界的分量卻仍與歐元有量級上的差別,即使采納同樣擁護歐元的政策,勝算依舊不大。

這並不代表歐盟不是美元替代戰綫上的必要成員,只不過説明了美元的地位非常鞏固,要推翻它非得有中國加上歐盟、專注而堅決的協同努力不可,至於用來替代美元的新國際貨幣,是歐元、IMF的SDR、還是中歐聯合發行的新數字貨幣,反而是可以由戰術方便來取決的細節,不必事先鎖定。

所以中國必須下定決心,要能不畏美國必然會有的激烈反應,雄心勃勃地進行替代美元的工作。Trump在過去兩年的諸般敵對行動,反而是把美方能采納的反制措施預先耗盡,給予了中國很大的行動自由。例如對外援助和貸款一律改用美元以外的貨幣:最近美方要求中國豁免非洲國家欠債,就可以順水推舟,減免一定百分比之後,將餘額改爲人民幣或歐元。所有的大宗商品進口,尤其是原油,也應該完全去美元化;美國和沙特的關係已經有明顯的動搖,改用歐元或人民幣定價並非遙不可及的夢想。

與此同時,中方應該積極與歐盟對話,通過金融上的讓利,取得政治上的共識,共同推動雙方合作選定的新國際貨幣。這將是後美國世界的起點,也是新冠疫情能為人類帶來的最大正面貢獻。

【後註一】德國將在七月1日接任歐盟高峰會(European Council)的輪值主席,所以預先發佈了政見大綱,標題是“Gemeinsam. Europa wieder stark machen”“Together. Make Europe Strong Again”“手牽手,讓歐洲再次强大”。再次强大之後的歐洲,應該會有興趣和中國深化合作。

【後註二】有朋友私下聊起美國現在風起雲湧的示威活動,博客讀者可能對我的評論會有興趣,節錄於下:

Inciting protests to destabilize undesirable foreign governments is the oldest trick in British and American hegemonic playbook. There was even a quantitative study by Brits which concluded that just 3.5% of enthusiastic support and participation for the protest is normally sufficient to force regime change. Of course, this does not apply to Britain and the US themselves because 1) the CIA and MI6 are not funding the protests, nor is their mainstream media advocating escalation; 2) they both have a 35% core of right-wing fanatics that will always counterbalance any demand for real social reform.

【後註三】英國在二戰後失去霸主頭銜,但倫敦改爲美國銀行在歐洲的橋頭堡,一直能夠維持與紐約並列世界金融中心的地位。現在Johnson無協議脫歐的陰謀即將圖窮匕見(本月底是延展過渡期的最後期限,否則明年一月1日起,英國與歐盟徹底分道揚鑣;當然我的讀者在一年前就已經知道Johnson從來不準備簽什麽自貿協議,因爲歐盟絕對會根據“Level Playing Field”原則而要求同樣的反避稅條款),英國的金融和實業馬上要摔下斷崖,正是美國人落井下石的好時機,所以美聯儲剛剛宣佈(參見https://www.forbes.com/sites/jasonbrett/2020/06/03/federal-endorses-ethereum-backed-alternative-to-libor/#3aa2b13d69f3)要以AMERIBOR來取代LIBOR(London Inter-Bank Offered Rate,倫敦同業拆放利率,原本就因爲一連串的作弊醜聞而必須在2021年底換招牌)做爲國際利率基準(一般估計有350萬億美元的金融資產使用LIBOR為基點;大家沒有看錯,是350萬億美元,相當於四年多的全球GDP,參見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0-06-04/how-the-transition-away-from-libor-is-actually-going)。

我相信法國人是寧可用EURIBOR(巴黎同業拆放利率PIBOR在法國改用歐元後的接班人)來接手LIBOR的生意;這適合放入中法、中德和中歐的外交討論議題之中。人民幣的流動性還遠遠不足以插足這場競爭,支持歐元金融體系和美元抗衡正是正文中建議的戰略方向。

【後註四】今天(2020年七月21日)消息傳出(參見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eu-summit-idUSL5N2ES0EV),經過五天馬拉松式的談判,(European Council)歐盟高峰會通過7500億歐元的新冠援助法案,這正是兩周前我在留言欄所預測的:“那些北歐小國鬧幾天是可以的,到了表決日還是得支持全票通過。

【後註五】三個月前寫這篇正文的時候,第二季才只過了一半,季度經濟表現還有極大的不確定性,我做出“單季GDP成長率原本會比長期走勢降低...14%”的預測時,原本是依托這個顯而易見的背景,沒有明言會有若干程度的誤差這個可能。最近公佈的官方數字是同比降低了10%出頭(許多媒體專注的“-32%”是外推四個季度的結果,沒有實際意義),這和去年第二季度的2+%成長率相比,是12-13%的落差。這麽精確的預測結果,固然有些運氣的成分,但是和無數所謂專家滿天飛的胡猜相比,我自己還是很滿意的。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engyuanWang&aid=137116293

 回應文章 頁/共 4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路哥哥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2020/11/16 04:13

王先生说过因为资本的收益过高,所以产生贫富差距问题。这是21世纪的最大问题之一。

那么请问,如果中国提高国有资本参与金融收益的比例。那么一定比例资本赚的钱就是国家赚的钱,国家的钱再分享给全民。这是否可以一定程度上解决贫富差距问题?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1-01-20 06:21 回覆:
小程度上有幫助,但不足以解決問題。自由市場先天是贏者全拿,像是馬雲這樣憑著運氣和不完全合法的手段,迅速纍積了極大的財富,不但普遍,而且處理起來是很棘手的。

Zundoko
等級:1
留言加入好友
德国拉拢38国在联合国抹黑涉疆涉港问题:
2020/10/08 02:49

https://www.guancha.cn/internation/2020_10_07_567368.shtml 

再次验证了您的话“這裏最大的問題在於他把重點放在德國,但是德國一直是白左的主要基地之一,媒體和智庫又被美國人徹底滲透,所以中德外交不能高調進行,否則必有反彈;”。像这种战术上的错误是否应该归责于智库?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1-01-20 07:15 回覆:
戰略失誤,完全是智庫的責任;戰術不足,執行單位也必須反省。

路哥哥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9/28 20:36

翟东升的一篇文章:https://www.toutiao.com/w/a1678971457725453/

最后写道:“有一位大师级的老教授跟我这样解释英文中的“establishment”建制派这个词:这个群体的外层是达官贵人富商名流,但是其内核只有两个群体,一是修道院里的僧侣,二是大学里的教授。尘世间的功名利禄盛衰荣辱,其实都可以追溯到他们中某些人头脑中的灵光一闪。

这句话是否有道理,与王先生谈到的西方是被资本力量操控的是否有冲突?

另外王先生能否就此说说中国目前提倡的国内外双循序,这是否意味着未来世界经济格局的重大改变,是否有利于改善个人福利?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9-29 02:29 回覆:
這位“大師”的説法和我的經驗認知南轅北轍。當然我只在20、21世紀的美國住了30多年,既沒有時空穿越和無中生有的能力,也從未在修道院呆過,如果他討論的是14世紀的歐洲我無法置評。
國内外雙循環是應對美國經貿脫鈎的政策方案之一,另一個反應是對美國高科技產品做針對性的替代;這是我多年來反復預警的事,Better late than never。

路哥哥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9/15 18:24
中国同意欧盟代表团去新疆调查,这种被污蔑后毫无意义的自证清白的行为,作为一个中国人深感屈辱。之前bbc就去过,然后通过剪辑和变色以及语言技巧,展现出的是阴暗压抑和强力管制。想请教王先生,这次同意欧盟去是否有意义?前几天澳大利亚搞了一个记者不许提问时,不许提有倾向性的问题的政策,中国是否可以参考。欧盟的政客是因为看自己的媒体,真的这样认为,还是说知道真实情况只不过将这个问题作为一个抓手?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9-17 11:27 回覆:
《RT》和《Grayzone》沒有一手資料,明明懷疑新疆的事兒來自CIA的操作,也無法插嘴。這次有外人目擊證據,就算白左事後繼續扭曲誣衊,至少有與之對抗的英文媒體會因而獲得題材和論點。中宣部太無能,也只就能這樣幹了。

路哥哥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9/04 21:25
王先生你好,如何看王毅外长这次访问欧洲五国的?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9-05 04:36 回覆:
大戰略上是對的,但是在戰術上沒有選擇最優。
這裏最大的問題在於他把重點放在德國,但是德國一直是白左的主要基地之一,媒體和智庫又被美國人徹底滲透,所以中德外交不能高調進行,否則必有反彈;果不其然,德國人現在出來評論說他們“不願當超强爭霸的玩物”,要修改亞洲政策,“分散風險”。中德關係原本自有經貿作爲錨碇,法國人才是喜歡玩合縱連橫的民族,所以我一連寫了好幾篇文章强調外交重點應該放在法國。
有關白左對中國的抹黑,倒不是外交部的錯。香港的事西方擺明要搞雙標,並沒有回擊的好辦法。但是新疆基本是兩三個造謠核心(即世維會和澳洲的一個智庫,都明顯是CIA資助的組織)經過偏頗媒體不斷共鳴放大的結果,像是《Grey Zone》就能很簡單地把他們的底挖出來,一個14億人大國的中宣部,沒辦法順籐摸瓜,把整個假新聞的演化過程整理出來,交給外交人員用來反擊,實在是匪夷所思。

cmhshirley
等級:2
留言加入好友
-
2020/08/28 04:43

您预测的GDP降低12%,若是除去其中虚拟经济占比的增长,实体经济部分岂不是惨不忍睹?Robert reich说stock market is not economy。我感觉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在没有干预的理想情况下应该是强正相关(相关系数靠近1),但在现实社会中的外界干扰下,两者只显示相关性,没有强正相关。我猜想当两者相关性逐步从正相关扭曲到负相关后,走向极端,系统最终会奔溃,然后重回正相关。我可能有很多逻辑问题,请指教。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9-03 08:12 回覆:
股票市場試圖預測的,是公司未來一兩年的盈利,這已經和經濟的長期健康狀態不完全吻合;波音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上述理論的隱性前提是,投入股市的資金總量被控制在理性平衡值,這基本上從來不可能實現。現在的情勢,只是美聯儲史無前例地防水,把那個前提完全推翻,所以股市自然和經濟徹底脫節。

Zeroy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25 10:38
王先生,大陆今天的主流媒体报道了一个香港的二次感染病例。该病例3月底感染,4月中出院,最近再次在欧洲确诊,两次感染病毒毒株有24处不同。如果一个人可以被多个不同地方的毒株感染,那之前部分西方国家所宣扬的群体免疫最终岂不是要变成无限反复的常存式病毒。疫苗研发恐怕也需要考虑多种毒株,从而大大延后。“后新冠时代”可能要变成“新冠时代”了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9-03 08:26 回覆:
幾乎所有的傳染病都有可能二次感染,問題在於其機率大小。個別特例沒有意義,要等進一步研究統計出這個現象有多普遍才能斷言其後果。

desertfox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25 00:08
https://www.donaldjtrump.com/media/trump-campaign-announces-president-trumps-2nd-term-agenda-fighting-for-you 今天中時三立和美國之音中文版都刊登川普競選團隊為他競選連任所準備的政見。其中的第三項是與中國在經濟上脫鈎,裡面分例幾個做法最後還加上一條要中國為散佈新冠肺炎到全球負責。 還別説,提出這點我覺得蠻雞賊的,在川普民調落後的情況下,這種破罐破摔的甩鍋說不定對他連任有助益。事實上21世紀的人類並沒有比之前的人類聰明多少,而人類的天性在遭遇困難時牽怒他人幾乎是頭一個反應。而 COVID-19 確實在全球範圍內造成巨大的人命和財產損失。這一條的提出在第三項裡面排序最後當然是說給美國選民聽的。但是我擔心如果這一㸃被渲染成風造成全球效應,那中國如果應付不好,恐怕會造成不小的麻煩。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9-03 08:35 回覆:
歐盟的民粹還沒有嚴重到英美的程度,所以執政者明白這類説法有多蠢,也有能力忽略愚民的欲望。
説來説去,這是英美澳的媒體財團爲了削弱理性政府力量、確保資本利益,在過去50年全力鼓吹民意的神聖性,不論出了什麽問題,總是把更直接的反應民意拿來當萬靈藥。連很深刻的政治劇,如《Yes,Minister》,都貶低職業官僚而吹捧民選政客。兩代人被洗腦的後果,就是現在英語世界的窘態。

乌鹊南飞
等級:2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04 11:47
直接强买强卖抖音,阿尔斯通还要调查几年呢,美国在特朗普的带领下往天下之人不敢言而敢怒的暴秦又前进了一步。现在就等中欧能谈出啥了,希望欧洲佬要价别太高了,到时候又横生枝节。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8-04 13:57 回覆:
三年前我就已經預言美國不會有道德底綫,當時沒人相信。我一再解釋,唯一能阻止美國得寸進尺的方法,是馬上對等反擊;你看Trump關了休士頓領事館,中方對等處理,他們就不敢在同一個議題上繼續升級。
現在抖音的麻煩,追根究底,還是從中興到華爲,然後尤其是貿易戰,中國官方和智庫全部誤判局勢,對美國持有幻想,沒有立刻對等反擊,拖了兩年被迫簽下不平等協定,才讓他們食髓知味,不斷無中生有創造新的索求。換句話說,現在的這些麻煩,是在為幾年前的錯誤還債,沒有快速而理想的解決方案。

興中居士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28 19:57

战略上的联德稳法,可自原定参加的9月14日欧洲峰会因疫情原因推辞后,在战术上的机遇不来着实令人着急。美国大选将至,Biden上台将会重新安抚盟友,届时引导欧洲中立的大战略必然受到更大阻挠。

我想请教一下,王先生是否有中国能在战术上主动制造机遇的见解。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7-30 03:03 回覆:
中歐正在進行部長級的自貿協議討論,我一直强調應該以對歐盟開放金融市場為籌碼,加速加深協議的内涵。這是近幾個月已經多次討論過的議題,請自行復習。
頁/共 4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