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外交】【經貿】後新冠世界(一)
2020/05/20 09:36:25瀏覽36561|回應29|推薦25

雖然新冠疫情還只進行到第二幕,距離疫苗接種所承諾的大結局還有半年多,但我們已經可以確定它必然會帶給人類社會冷戰後30年來最重大的歷史轉折。我個人估計,如果中方能夠步步爲營、始終采行最佳策略,這個疫情危機將會加速美國霸權衰弱達五年之多。我想寫一系列的分析文章來討論這些挑戰和其應對之策,這是第一篇。

首先我們檢視政經層面的大趨勢。有學者宣傳“去全球化”,但是我覺得這個標簽容易引起誤解,有詳細討論的必要。

世界貿易史上的最近一波全球化浪潮,其實經歷了三個階段:它起源於1950年代西方資本主義陣營為了在冷戰對峙中强化自身經濟實力而做出的互相開放,這個政策方向使這些國家得以從新的技術發明中汲取最大的利益,例如大幅降低遠程運輸成本的標準集裝箱和70年代開始的數位化記錄與通訊。到了80年代,英美的財閥成功扭轉了二戰後的社會主義改革,走上去工業化的道路,將製造業批量外包,國際貿易從已開發國家之間的合作,向新興工業國在中低端產業上擔任供應者地位的局面轉化。1990年前後蘇東集團的崩潰,以及中國的改開政策,帶來了國際市場規模和廉價勞動力的斷崖式增長(Precipitous Rise),使得歐美財團的利潤空間更加寬廣,於是在國際規則和政策上也更加積極地推動高低分工。

從這個簡單的歷史回顧,我們可以看出所謂的“全球化”,其實至少有政治和工業兩個層面:最早二戰後的美歐日自由貿易合作純屬美國政治主宰下的先進工業集團内部的互惠。其後英美因爲國内階級鬥爭的結果,才決定了可以放鬆工業技術的壁壘,對後進國家釋放了中低端產業,將第三世界囊括到國際工業品的生產鏈之中。冷戰的結束,則解除了政治上把國際經貿體系分割為兩個互無交集集團的必要,進一步擴大了自由貿易的紅利,老工業國得到前所未有的利潤,開發中國家則獲得建立自己工業能力的機會。

當然這個進程不可能無限延續:後進工業國不會永遠滿足於低端技術,它們持續發展的結果,是產業升級,而這最終必然會擠占先進國家的利潤空間。尤其中國的政策執行效率遠高於歐美的預期,2001年才被准入WTO,七年之後的歐美金融危機已經凸顯出被中國超趕的危險。

我在2009年就注意到美國開始有系統地對内對外進行全面反中宣傳,這應該是《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和它的姐妹組織背後的建制派政經精英,爲了維護美國的國際特權和經貿利益,未雨綢繆,預先創造對中鬥爭的民意基礎(參見《從Trump的支持率談起》);其目標顯然止於遏制中國的技術、經濟和軍事實力成長,從而容許這些精英繼續搜刮全球。事後證明他們不但嚴重低估了中國,也低估了自已國内藍領階級民粹的怨氣和力量,養虎爲患,在2016年的大選後完全失控,Trump不但要打擊中國,而且把政策方向擴大到要逆轉全球化,這並不是美國政經精英的初衷。

從前面提到全球化的兩個層面來看,美國建制派精英希望扭轉的,是中國在工業技術上的升級發展,以及它所帶來的國力軍力增長和國際地位上升;他們並不計劃要在政治外交上也倒轉時鐘,重新劃分出冷戰式的兩個集團。Trump所代表的民粹則不在乎細分這些差別,要求全方面地回歸80年代之前美國主宰世界的格局。

當然,願望是一回事,現實又是另一回事。2001年的911事件和2008年的金融危機,兩次破壞了美國出手絆倒中國的機會,到2020年中國的經濟規模已經顯著超越美國,軍事實力也增强到美軍無法在區域戰爭中獲勝,而全面戰爭又會是兩敗俱傷的地步。美國能力可及的,反而只是拉著最親密的小弟來與中國做出切割。很反諷地,這剛好與政經精英的原計劃相反。

所以我並不覺得“逆全球化”是適當的詞匯,“中美脫鈎”更爲貼切。Trump在年底的大選並無絕對的勝算;如果他獲勝,必然會强力快速地建立以五眼同盟為核心的反中集團,如果Biden當選,則會采取迂迴間接的手段,試圖拉攏更多國家來站隊。

從中國的觀點來看,Trump不擇手段地撕裂中美關係在短期内的衝擊很大,但是中方在外交上反制的勝算也高得多,這是因爲澳、新的經濟高度依賴中國市場,只要及早適度做出提醒,它們内部的經濟利益集團自然會出手壓倒意識形態上的偏見。英、加兩國對美國吃人不吐骨的做法也有若干認識,中方如果能在外交宣傳上少犯些低級錯誤,把宣傳聲量專注在羞辱打擊它們國内反中的民粹力量(例如編纂宣揚這些人自相矛盾的言論),要維持它們的中立並不困難。

Biden政權則會是個完全不同的挑戰:在中美經貿關係上,中方已經無法再信任美國的供應鏈,民主黨主政會給予中國更多的時間、按照自己的節奏來進行脫鈎,大幅減輕經貿政策的難度。然而在外交方面,建制派的“巧實力”手段能動員更多更高階的國外帶路黨,所以中國在合縱連橫上所面臨的壓力也就更廣更複雜。

這裏法國會是關鍵。新冠疫情之中,西方對中方防疫過程污衊得最起勁的,法國是五眼以外之最。這是因爲法國政府固然如同大多數歐洲國家,有對自己執政不力推諉卸責的動力,它同時也是歐盟的兩個核心國家之一,一向視東歐和南歐為自己的禁臠,對中國染指這些國家早有不滿,偏偏又不像德國對中國市場有極大的依賴。再加上法蘭西民族的歷史傲慢,對暴發戶先天極度反感,所以無分官民左右,所有的媒體一致無法接受中國防疫成功的事實,千方百計地要為自己的認知失調(Cognitive Dissonance)來自圓其説。

然而這並不代表法國會心甘情願地站到美國那一邊。美國在法國人眼中,一樣是暴發戶。Trump的民粹訴求,也只有反移民一項在法國有市場。Macron的理想是强大獨立的歐盟,而不是一個跨大西洋的反中聯盟。中國應該好好與他溝通,讓他理解建立大歐盟的真正障礙在於美國而不是中國。如果中國能夠獲得法方的諒解,那麽維持歐盟與中國的經貿關係就會水到渠成。畢竟主動撕裂全球經貿體系的是美方,中國只要在戰術上讓歐洲保持中立,就是戰略上的勝利。

有評論說中國應該順應逆全球化的趨勢,避免繼承美國在國際貿易上的“最終買家”(“Buyer of the last resort”)地位。我覺得這句話既對又錯:對,是因爲美國能維持巨大的貿易逆差,與美元的國際儲備貨幣地位互爲因果,中方在中短期内沒有這個條件;事實上由於中國製造業十分全面,也沒有這個必要。錯,則是因爲這和“逆全球化”沒有什麽關係;中美脫鈎之後,美國製造業不可能大規模回流,它仍然會是全世界的最終買家,中國依舊可以在繼續推行與其他國家貿易自由化的同時,維持進出口的收支平衡。以越南爲例,它可以說是美國眼中最適合取代中國組裝廠的進口來源,但是它所需的零件和原料必然大部來自中國,中方所貢獻的產值比例沒有理由不能持續上升,中國對外貿易的自由化也仍舊是正確的方向。

“去全球化”這個標簽的另一個負面作用,在於誘導大家很自然地拿“戰間期”(Interwar Period)來做類比。但是這裏有幾個很重要的差別:首先,當時的世界貿易分裂為許多個幾乎完全獨立的山頭,而目前我們面臨的是美國針對中方的定向切割,所以這次的分裂不是多元,可以只是二元的。其次,當年的工業技術集中在歐美少數國家,現在有若干工業能力的國家普遍得多,供給和需求散佈得更廣,要依托這些政治外交上基本中立的新興國家來維繫國際自由貿易體系,其可行性遠非100年前所能想象。最後,上世紀一戰前的所謂全球化,主要是水平方向的分工,在產業鏈的垂直方向,遠遠不及今日的互相依賴程度;所以任何主動拆解這個國際分工體系的企圖,都會有更大的效率損失,而在中美脫鈎的前提下,盡可能維護效率增益的動力,也就絕對不容忽視。

【後註】今天(2020年五月25日)消息傳出,歐盟的外交部長(Foreign Affairs Chief,參見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0/may/25/asian-century-marks-end-of-us-led-global-system-warns-eu-chief)在對德國外交部給演講的時候,說出“...the end of an American system and the arrival of an Asian century. This is now...”“美國體系的終結和亞洲世紀的到來,現在正發生在眼前”。

歐盟的有識之士已經準備好要和美國脫鈎,以便從中美衝突中脫身,謀求最大利益。這實在是中方在外交上主動出擊的絕佳機會,在氣候變化、自由貿易、取代美元、節制美國長臂管轄上都大有可爲。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engyuanWang&aid=136194045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路哥哥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9/03 17:02

我看到多个中国科技型人才在美国被捕,深感痛心。美国政客也说要禁止中国留学生学习科技。想请教王先生:

1.目前的被捕的是针对中国人的强加之罪?2.中国科技型人员,是否应该避灾避祸主动撤离美国,避免越来越烈的打击?3.美国政客说的将禁止中国科技类留学生,是否会落实?若成真,是小损失,还是大打击,该如何应对?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9-04 00:33 回覆:
不能一概而論,有真想把雇主的技術偷走的,也有無辜被愚蠢的FBI探員强行加罪的。
Biden如果勝選,逮捕華裔科技人員的事應該會稍有緩解,不過華人在美國的生活還是會越來越不舒服,這主要來自兩個方面:1)美國民意的仇中態勢不會改變,所以華人必須面對美國民衆自發的敵視行爲,不但紅脖子要想動粗,日常生活中被有意無意的背後插刀,可能根本就無法知道;2)在黑命貴運動之後,黑人必須獲得進一步讓利,這主要會從華裔的權利裏割出來。

yyhyplxyz
等級:1
留言加入好友
未来的中俄关系
2020/08/27 02:47

王先生,您好。

我曾见到一个观点,认为trump连任虽然会令中欧走得更近,但也会令中俄的结盟关系动摇乃至破碎。他的逻辑是trump对俄非常友好,而且近四年来在白宫扶持亲信,对权力掌握越来越高,最近美国内部也有反思对俄政策的声音。如果trump连任后的四年大搞美俄友好,那中国会腹背受敌,崛起更加困难。个人觉得有理有据,附上全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_ewiDa1YfvmtXwNeEYPfLQ,不知道王先生如何看待这个问题。trump连任后真的有这个能力扭转美国长期以来反俄的政策吗?感谢您的回复。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9-03 08:13 回覆:
以前回答過了:Putin不是傻子,不會和美國真正和解。

MAXWELL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13 10:24
现在全世界很多国家的货币政策都已经捉襟见肘,而中国还有不小的政策空间。高盛公司最近的报告声称:如果全球经济再次下滑,拯救世界经济的希望再一次落在中国身上。昔日金融危机中国购买了很多美国国债,而且作为世界工厂压下来通胀率,但是后来美国人缓过劲就搞亚太再平衡来整中国,这次中国不应该承担什么振兴世界经济的责任。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8-14 01:21 回覆:
哪裏有不小的政策空間?一個新興工業國家怎麽能引用夕陽西下的金融帝國的負債標準?
如果其他工業國今年(指未來的那5個月的同比數字)的成長率是-4%,那麽中國完全可以接受5%。如果中國能進一步選擇自己成長4%而他國是-6%,絕對也是划算的。

MAXWELL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25 22:49
叨扰王兄,马克龙去年说出北约正在经历“脑死亡”,那么这次新冠疫情之后,欧洲态度转向,不再对美国亦步亦趋,北约这个原本就不牢靠的联盟今后还能走多远?还有特朗普是一个不理性的人,如果他今年落选后在下一任总统宣誓就职之前的这段时间他有无可能做出一系列极不理智的举动?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7-26 06:08 回覆:
北約對德法來説,是一個重要的國安保險,也沒有什麽嚴重的負面代價。Macron的抱怨,指的是北約沒有更積極地照顧歐盟的利益,但這個問題並不急迫,也沒有簡單的解決方案;美國若是要重演出兵伊拉克(例如南海),德法再拒絕一次也就罷了,所以他們沒有理由急著退出。
等到Biden上任,歐盟自然會和美國談北約的未來演化。

乌鹊南飞
等級:2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20 07:10
我还是好奇欧盟说的systemic rival究竟是多大程度,现在欧美在分道扬镳,中欧暂时可以只谈经济,但是到了中国压过美国一头的时候,欧洲是否又会倒戈呢?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7-20 10:09 回覆:
歐盟現在對中國親善,一個主要的原因正是從經濟發展和治理能力上對後者刮目相看(去年我曾經建議靠載人登月來做這類廣告,結果新冠給了更好更快的機會)。那麽一旦中國實力進一步上升,歐盟怎麽會想要倒戈?

MAXWELL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20 00:09
欧盟之前宣布了7500亿美元的够债计划,欧洲央行计划扩张资产负载表,他们打算发巨额债务,中国也有外汇多元化的需求,中国可以趁这次机会抛售部分美元资产换成欧元资产以打击美元体系。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7-20 00:46 回覆:
光是一方出手沒有用,因爲1)中國仍然必須有足夠的美元外匯儲備來防範金融打擊;2)只要美元還是霸主,它就會比歐元强勢。從數學的觀點,美元霸權是一個局部最優解(Local Optimum),要過渡到全局最優(Global Optimum)必須先通過一個很大的障壁(Barrier),只有大家約好,一同發力,才能成功。

cmhshirley
等級:2
留言加入好友
一直无法发留言
2020/07/14 02:41

你好,一直有关注您的文章,自认愚笨逻辑不行,一直不敢提问。我去年博士毕业后在美国大学做教职工作,二月份以来的心情从担心害怕,到慢慢麻木,同时由于缺乏社交,我和朋友们普遍心情状态不太好,现在又开始担心,特别是trump最新针对留学生的政策,导致我原本自愿的online+in person混合教学,变成了强制性online+in person教学,以方便一些留美留学生注册。昨日和隔壁国内进修来的医生(武汉某医院的,知道很多内部信息和实验数据)聊了一会儿,因为秋冬病毒传播比夏天增强太多,他要赶在秋季之前带着一家老小回国。如此发展下去,疫情结束遥遥无期,美国若是到了20%30%的感染人数,我们岂不是难逃感染一劫?那时的社会还会和现在一般么?经济不会奔溃吗?我们除了调整好心态,锻炼身体,注意防护,努力工作,手持现金,还能做些什么应对这越来越严峻的形式呢?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7-14 05:06 回覆:
你不用客氣;Dunning-Kruger微笑曲綫的最低點,其實一般就在博士班程度;換句話說,在拿到博士學位之前,學得越多,對自己的無知認識越清楚,要當上教授之後,才能慢慢重建自信。
我覺得美國體制先天效率很低,但是穩定性很高,出現社會秩序完全崩潰的機率很小。疫情如果繼續惡化,真正須要擔心的還是經濟。美聯儲能做的都已經做了,Trump也不吝於花費公帑來刺激消費,但是一方面新冠對經濟的打擊是全球性的,另一方面美國的GDP太依賴零售,所以五月和六月的復蘇趨勢基本不可能長期持續。我認爲有儲蓄的中產階級所面臨的最大危險還是就業。
在公共衛生方面,Trump的確是在向瑞典式的群體免疫策略靠攏。還好目前維生素D對免疫的重要性已經被一系列雙盲實驗反復確認,甚至在新冠的季節性和黑人易感性上都很可能有重要影響,我建議你開始每天服用,輔以抗氧化劑(如NAC)和抗凝血劑(如Aspirin),並且保持睡眠充足,應該可以把家人的生命危險降到最低。
至於高等教育的因應措施,我其實一直在很密切地注意著。知名大學最擔心的,是如果全部改爲網課,許多新生會申請延一年入學,那明年基本不用招生了。所以很普遍的一個方案是只讓一年級新生進駐校園,高年級生才以網課爲主。Trump政權原本要求留學生的網課不超過3學分,幾天後就退讓為有3學分不是網課;我想這已經很容易繞過去,大部分的留學生不會因此而停學,只是教書的要辛苦些。

游客 越雷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13 21:16
王先生,您在三月底说因为新冠疫情导致屠宰场关门,美国的肉制品价格上涨了不少,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顺便说一句,我一直认为媒体应该花些时间“追踪”报道这些“小问题”,是可以吸引些人的,毕竟最多一半人会像特朗普和白左一样会积极为自己偶像投票。
举个例子,我一直记得当初英国有个新闻“中国游客去某城市游玩时会特意在某个小镇玩大半天,可是这个小镇没什么景点”当时这个新闻热度不小,类似三月美国肉制品涨价和美国人抢购卫生纸(现在也没有新闻追踪美国人抢不抢草纸了),结果十几天后观察者小新闻栏有英国新闻“原来中国人去那个小镇玩大半天是因为中国游客不喜欢某个景点,又想拍几张照片,所以就去那个小镇了”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7-13 23:32 回覆:
最近已有緩解,豬肉的價錢開始趨近半年前的水平,其後雖然鷄蛋和牛奶先後漲價,不過整體來説,沒有達到危機的程度,中產階級可以承受,真正受損的是底層民衆,不但消費額明顯上升,而且必須冒險上工的也是這些人。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中美脱钩无非是吓吓小孩子而已
2020/07/13 07:33

您认为,中美会脱钩吗?

我认为,无论是去全球化还是中美脱钩,都不准确。全球化浪潮真正兴起于冷战结束后,之前最多算作要素的区域性、局部性流动,文中已经提到。美苏冷战,苏联没输在军事,却输在了经济。此后的全球化其实质是西方资本在全球范围内瓜分“冷战红利”,通过要素的自由流动、产业链的全球性布局,最大限度的提升资本回报率,割其他国家的“韭菜”,而美国是最大的赢家。

中国的崛起是“体制内”的崛起,是在美国主导秩序下的崛起,本质是中国将自身巨大的“人口红利”的绝大部分让渡给美方资本,而回报,仅仅是希望进入“体制”。就这样,中国做到了全球第二。

美国擅长收拾老二是出了名的,过去的老二都是他们自己家里人,日本、德国等,这些国家一无主权独立,二无经济独立,三无军事独立,收拾起来得心应手,只需政治施压,外加经济制裁,足矣,军事恐吓都多余。中国如今也做到了老二,但中国在以上三个方面全部自主,美国尽管在三个方面都在用力,但香港闹事、贸易战、疫情后,双方无非相互确认了对方的强大。

那么去全球化和所谓脱钩可信吗?我认为无非是说出来吓唬人而已。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有综合素质最高的产业工人和最全的产业链,应该说是资本回报率最高的地方。特朗普一声令下让美国资本回家,无异于将冷战赢来的利润空间拱手相让,无论是中资还是欧洲资本早已垂涎三尺,只要你敢走,他人就敢迅速补上。只要美国敢在全球真正收缩,他让出来的地盘,中国不会跟他客气!

工业化无非是资本、技术加产能三者的结合,美国有前二者,却因全球布局失去第三者,中国有一三却在第二点稍显不足,但很显然,中美竞争时间站在中国这边。这么看来,跟中国脱钩就是跟利润脱钩,跟中国脱钩就是跟未来脱钩!因为没有资本可以放弃14亿人和960万平方公里。这是我最近想明白的道理,也是我真正对中美博弈自信起来的根源。

中国只要自身不出现战略误判,稳扎稳打,脱钩也好,去全球化也罢,无非是美国企图借此迅速拖垮中国,然后为重新进入中国获得超额利润做的宣传而已。特朗普也好,拜登也好,其他什么人也好,没有能力改变历史趋势,特别是新冠疫情后,和平演变、颜色革命那套把戏看起来更像自取其辱!说不好美国自己先来个“美国之春”!目前最大的风险点可能就在于台湾了吧,台湾要真敢铤而走险去配合美国,中美可能会全面摊牌。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7-13 08:46 回覆:
你這是“中美夫妻論”的一個變體,内含好幾個錯誤假設:美國執政集團是理性的;美國企業主管是理性的;美國追求的利益最大化是自我絕對而不是人比人相對的;美國企業能獨立決定國家政策;美國沒有全國性的洗腦動員;如果有宣傳洗腦,也可以隨時修正轉向;美國要保留在華銷售額就不能使陰招。事實上,歐美原本就是靠壓榨剝削原材料供應地和工業品市場而發跡的,因爲中國發展出一個大市場就指望美國會心甘情願好好共處,實在太過天真。
Biden上臺後,會換一套手段,但肢解打壓中國的終極目的不可能改變。

caspase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31 05:01
今天有两则非常重要的消息,一是默克尔拒绝下个月到华盛顿参加G7峰会,二是习近平将于9月14日到莱比锡出席欧盟峰会。默克尔提前表态中欧关系是本次峰会的优先议题,未来六个月内将为中欧关系定调,强调欧盟必须有统一的对华政策。
这段时间新冠和种族暴乱之下,TRUMP倒行逆施的恶果正在被无限放大,任何一个脑袋正常的政治家都能看出美国加速衰败已经是进行时。我隐约感到习近平访德将是一个堪比尼克松访华的重大历史性事件。所谓欧盟对华统一政策,其实说白了就是德法不满中国在东欧和南欧挖他们墙角,届时肯定会要求习近平让步,保证德法独享欧盟的特权,以换取共同抗美的共识,习近平肯定是乐意奉陪的。趁它病要它命,这真是千载难逢的天赐良机!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5-31 14:38 回覆:
希望如此吧。
歐洲人心思變越來越明顯,我已經寫了多篇文章和評論來提倡中歐聯盟;但是如果我是習近平的幕僚,其實會進一步建議簽署中方對歐洲完全開放服務業以交換歐盟對中國開放工業品進口的全面自貿和合作協定。中國從美國的服貿進口接近600億美元,來自香港的超過1000億美元,加起來剛好彌補歐盟對中國的貿易逆差。
不過不論中歐能馬上談出多少協議,我想中芯的光刻機在習近平訪歐之後會有轉機,畢竟歐盟和美國切割、向中國靠攏,Trump限制半導體生產設備外銷,等同是自我割喉,AMAT、KLAC的股價要完了。
頁/共 3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