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科研】流行病的起源(上)
2020/04/02 16:53:37瀏覽56267|回應88|推薦34

新冠病毒在一月成爲人類社會少見的嚴厲挑戰之後,它的起源也吸引了大量的關注和討論。原本這些討論可以是純粹集中在科學層面的理性反思,尤其專注在如何預防未來有其他類似的新病原體在人群中引發流行。但是在三月疫情擴散到歐美之後,反而是最晚面臨新冠威脅的政權,特別是英國和美國,爲了遮掩自己因傲慢和愚蠢而沒有做出合適準備的責任,開始反咬已經為世界爭取了兩個月緩衝期的中國,其中的一條主綫就是要追究中國惹出病毒的“責任”。

我已經在留言欄反復解釋過,正確的官方回應是指出國際上從來沒有追究流行病起源國責任的前例,並且可以利用1918年和2009年兩次流感大流行都起源自北美的事實來直接打臉美國。用陰謀論或科學研究上的不確定性來反駁對方,等於是先默認了這種責任存在,而且可以追究,論戰還沒開始就已經輸了大半。另外這種把水搞渾的辦法,是和歷史的自然進程對著幹:隨著時間流逝,更多的資訊會被研究發掘出來,在輿論戰場上就越來越被動。所以我一再强調,陰謀論頂多可以由非官方的人員來渲染,作爲一個輔助的反擊手段,千萬不能因爲它讓憤青自我感覺良好而喧賓奪主。

很不幸的,中國外交部選擇了這個遠非最優的方案。對西方的愚民來説,原本可以讓他們啞口無言,現在反而更加激怒。對白左的意見精英,原本可以獲得聲援,現在他們只能搖頭置身事外。對華人圈裏關心此事的人來説,原本是一個科學教育的機會,可以提升未來公共事務討論的水平,現在只能又一次印證了我常説的“群衆是愚蠢的”。

我想在這裏澄清一下那句話的涵義,它並不是說群衆成員的智商低於平均。事實上智慧和見識受天賦、經驗和個人努力來決定,原本就遵循統計上的鐘形曲綫,分佈在人類總平均的兩邊,所以群衆成員的智力從定義上就是中等的。事實上能夠並且有興趣參與公共事務討論的,已經是教育和收入程度較高的族群,他們的智商反而會偏向高於平均的那一邊。

所以“群衆是愚蠢的”真正的意思,是一般人在認同加入了群體之後,就會説出原本個人單獨不會說的蠢話,做出自己原本不會做的蠢事。人類是群居的動物,心理上先天就極爲需要群體的認同感,如果身邊沒有合適的群體,甚至會願意花大錢去支持體育團隊或成爲演員的粉絲,即使這些運動員和演員根本不配、不知道也不在乎他們。有了群體的無言背書,人的心態就會忽然轉變,開始肆無忌憚地放棄理性、常識和矜持,不再試圖做獨立思考或自我反省。例如最近歐美消費者瘋搶衛生紙,就是認同了其他搶購者的這個臨時群體,覺得既然別人這樣做,自己也應該跟進。這個心理效應的結果,是群衆的集體思維行動遠低於個別成員智商的綜合水平。

這個效應體現在討論國際事務的公共論壇上,就是一群對世界其他國家的政治、社會、文化、習慣欠缺深刻認識的人,忽然以爲自己擁有完整絕對的領會掌握,實際上是忘記了尊重事實與邏輯的科學態度,把群體共有的主觀喜惡投射誤解為客觀的現實真相,從而扭曲最優可行方案的論證選擇。英美的民粹是如此;台灣的綠營是如此;香港的黃絲是如此;然而自認是與上面這些群體針鋒相對的中國憤青其實也是如此。

這次新冠病毒的起源原本只是一個科學議題,不應該有任何政治性。英美政客要玩雙標,挑動民粹來掩飾自己的無能,直接指出他們的謬誤,拆穿他們的把戲就行了,結果現在反而是中方自願跳進茅坑,在瑣碎含混的細節上硬拗違反常理的論調。這些理論完全沒有佐證,往往自相矛盾,而且違背已知的事實。還記得在一月甚囂塵上的“新冠是只對黃種人有效的生化武器”嗎?又例如把美國電子烟的病例説成是未診出的新冠傳染,然而只有100%無知的外行人才會不懂這兩者雖然同樣在CT检查上都像是肺炎,症狀細節其實差異很明顯,不可能被專家混肴誤判。

事實上,新冠的基因早已被拿來和既有已知的其他病毒做反復詳細的比較,科學家可以確定它絕對不是人造,而是源自蝙蝠、經一系列自然演化的最終結果。它可能曾經在其他動物體内遭遇另一種病毒而交換了部分基因碼,不過這只是基於它一些特異突變所做的猜測。同樣的,鍾南山院士所説的新冠不是源自華南海鮮市場,也是一個猜測,他的根據在於新冠對人類傳染力太强,似乎是有過一段人傳人的歷史,方便慢慢纍積適應人體細胞的多種突變。

不論以上的猜測是否正確,都不影響新冠疫情是於去年底在武漢爆發的客觀事實,這代表著病毒增强人傳人能力的最後一個重要突變(亦即對ACE2受體有極佳結合能力的新版Spike Glycoprotein)必然發生在那個時間和地點。即使新冠在那之前就已經有人傳人的版本,它們也必須是遠為微弱而難以擴散的病原體。換句話説,既然現在傳遍世界的新冠病毒都有著同樣的極强傳染力,這個傳染力又同樣來自武漢那個突變,那麽疫情就和其他的病毒旁支徹底無關。

有些人或許會說,那至少新冠和華南市場的野味沒有關係了。我想指出:

1. 那純屬猜測,目前還沒有證據,所以在科學上不能說;

2. 英美的右翼紅脖子只在乎疫情發源於中國,野味與否無關緊要,所以在國際上不必説;

3. 野味市場的確大幅增加病毒突變造成流行的機率,禁賣是防疫於未然的正確政策,所以在内政上不該説。

【後註一】在整個三月裏,每天上網都會看到《Epoch Times》的廣告,内容還是老套的造謠抹黑,但是製作水平已經職業化。今天(2020年四月3日)居然在信箱裏收到它的印刷版,幾十頁都是拿新冠疫情的責任來做文章。報紙上並沒有我的姓名地址,是由郵局發給每家每戶。這些製作、刊登和分發,是千萬美元以上的費用,《大紀元》顯然在年初得到大筆資金的注入,然後在最近(被授意?有趣的是,除了抹黑中國之外,《Epoch Times》的其他文章基本是為共和黨説話)開始配合美國右翼民粹的宣傳火力。同樣在今天,Fauci這樣的非政治性專家,也(被迫?)復述了疫情責任在中國的論調。

這些宣傳火力的效果已經明顯化。即使在只是談到疫情的客觀新聞報導之下,英美讀者的留言也全是主動指控中國的“責任”。外交部背書陰謀論的錯誤戰術,純粹是火上加油,給予敵人更好的把柄,幫助他們渲染“中國政府撒謊害人”的歪論。現在要彌補這個失誤的惡果,已經來不及了;我希望中國外交部能吸取教訓:正因爲英美把持國際話語權,會對中方的發言進行過濾、斷章取義,中國官方更應該預先謹慎準備好極少數無懈可擊的談話要點(Talking Points),然後一再重複,逼著英美媒體非轉述這些要點不可。在新冠疫情這個議題上,其實就只有兩個要點:“西班牙流感和H1N1的美國責任”,和“南韓+新加坡對疫情的及時準備”;兩者都能立刻Reframe the issue(重新定義話題觀點),轉守為攻。

【後註二】剛剛看到《德國之聲》的英語新聞節目,討論中國援助歐洲是居心叵測,唯一拿得出的實證就是“中國外交部高官趙立堅的無恥謊話”(參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rEQ8urhuVQ)。這個失誤的層次之低、影響之壞,真是令人咂舌。

【後註三】最近兩天,Trump和歐洲若干國家的執政黨勢力開始將宣傳火力指向WHO,這是一石兩鳥的甩鍋手段:一方面又多出一個背鍋俠,另一方面也預先消滅中國利用WHO的客觀評論來反駁的公信力。其實我也預期了這會是一個問題,所以我所建議的論點,用的是南韓和新加坡,而沒有WHO。WHO這群傳染病學專家顯然對公關論戰也很稚嫩,正確的反駁是指出WHO反應的遲緩謹慎是2009年H1N1之後受美國逼迫而更改作業標準的結果;不過我不預期他們能夠或敢於説出這樣的實話來。

【後註四】第一篇有系統地利用基因碼來回溯新冠病毒的演化和擴散歷史的論文,剛在四月7日發表在期刊《PNAS》上(參見https://www.pnas.org/content/early/2020/04/07/2004999117)。這種Phylogenetic Network Analysis(譜系學網絡分析)以往主要應用在演化歷史的研究上,尤其是人類的演化。這基本是把我過去兩個多月用目測來做的定性分析,交給電腦程序來做嚴謹的統計研究。

他們的結論,是把目前已知的所有新冠病毒歸納為三代:A、B和C。其中A(估算起源為2019年十二月6日)對應著一個多月前中國研究論文稿所定義的S,是目前已知最早的人傳人版本,從武漢傳遍中國之後,還渡海到華盛頓州,造成美國最早的社區傳染病例群。B(起源在2019年十二月10日)對應著以前所稱的L,在武漢後來居上,成爲當地的主要病毒變體;二月初進入英國,然後向西歐其他國家有若干程度的傳播。但是大部分的歐洲病例,屬於從B分支出來的另一個變體C,這個分支點大約在2020年一月8日發生在上海,經由德國傳入意大利和瑞士的滑雪度假區,然後一發不可收拾,成為二月底在南歐疫情爆發的禍首,美國東岸的大流行則是更晚從歐洲間接引進的。

【後註五】英美媒體對新冠的報導焦點,又轉移到野味市場;這裏他們的目的似乎是要再一次應用長臂管轄,藉以建立支持以國内法來“治理”世界的民意基礎。在這個議題上,建制派和民粹有著共同的利益,所以媒體不論左右都努力發言,而且沒有一個提到中國已經自主禁掉野味買賣,導致民衆的評論仍然集火於中國。更可惡的是,報導中摻雜了各式各樣蝙蝠被販賣的視頻和圖片,又故意不標出來源,所以又一次誤導他們的民衆、醜化中國。

英美的假新聞,如同所有批量生產的謊言,必然有自我矛盾(例如野味和武漢生化研究室,或者封城太極端和死亡有少報)和可以簡單證僞的細節(例如中國市場和蝙蝠)。這些謊言,才是適合外交單位主動正面駁斥的議題;不過駁斥不是單純“嚴正否認”,而是要針對英美媒體的有意撒謊誤導來做文章,從根本來消除他們的公信力。外交部如果要繼續積極對應國際上的宣傳抹黑,引進專業的公關人才刻不容緩。

【後註六】這裏是我們讀者群中,一位行内人對新冠疫情的評論(參見https://www.facebook.com/notes/chi-kun-tong/%E5%9D%A4%E7%9A%84%E6%97%A5%E8%A8%98-4172020/10157933708300661/?notif_id=1587131036099554&notif_t=feedback_reaction_generic),大家可以參考。

【後註七】受上面所提那位在Columbia做生醫工作的行内朋友推薦,去觀摩了他們機構本月的幾場網絡討論會(參見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VsbtZLMOHe4qLhT-M1HsKw/videos),裏面有一位研究病毒譜系學的專家,介紹對新冠病毒最新的演化歷史定位,我從他獲得了幾點新的知識。首先,新冠和非典大約是在1997年左右分道揚鑣的,當時兩者應該都還是蝙蝠的病毒。其次,這兩者在2010年左右,又交換了一些RNA片段,尤其是新冠獲得了來自非典的Spike Glycoprotein,代表著同樣能跳躍物種到人類的潛力。這種基因交換,發生在同一個細胞有兩種病毒同時試圖複製自己,所以那時新冠和非典可能是在穿山甲或其他中間寄主體内遭遇的。然後到了2019年年底(十一月底或十二月初),新冠跳躍到人類。

【後註八】剛剛讀到法國政治/外交家Charles Maurice de Talleyrand-Périgord的幾句警言,值得中國外交部參考:The best diplomats are people lazy and intelligent.(最好的外交官必須既懶散又懂事。)Mistrust first impulses; they are almost always noble.(要懷疑自己第一時間的直覺反應;它們幾乎總是過於高尚。)Above all, not too much zeal.(尤其重要的是,不要用力過度。)

【後註九】美國最新的陰謀論來自匿名的所謂Intelligence Leak(情報外泄),說中方有意隱瞞疫情,以便囤積防疫器材。雖然這擺明了就是隨口編出的謠言,連證據都懶得假造,但仍然被所有的主要英美媒體反復引述(例如https://www.foxnews.com/politics/five-eyes-dossier-chinese-coronavirus-coverup-u-s-findings),隨即也遭到一般美國民衆的一致歡迎,留言欄充斥著“這不是太陽從東邊出來那樣的廢話嗎?”之類的評論。

我想再一次指出,Trump團隊爲了卸責,固然由官方對中國發動各式各樣的虛假污衊,但這築基於他們的國際輿論話語權之上,不是中方可以對等模仿的。而且即便美國有絕對的宣傳優勢,他們也沒有忘記玩陰謀論的正確方法,也就是背地裏發動“中立的自由新聞媒體”來散佈毫無實際内涵根據的假話。上月民主黨也把假新聞僞托給情報單位,請大家好好體會其中的妙處。150多年前,林肯把美國政壇的謊言稱爲“用餓死的鴿子的影子煮成的湯”(“the homeopathic soup that was made by boiling the shadow of a pigeon that had starved to death”),到21世紀,鴿影湯已經成爲美國的頭號名菜了。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engyuanWang&aid=132337217

 回應文章 頁/共 9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贞曜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6/01 08:57
美国政府向巴西提供了200万剂羟氯喹,用于“协助巴西的护士、医生和医疗保健人员免受病毒的侵害,并将用于治疗巴西的冠病患者”,并将同巴西政府联合开展包括“随机对照临床试验”在内的研究项目。

无话可说。相比之下,欧洲关于在非洲进行疫苗临床试验的声音都无比人道了。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6-01 10:23 回覆:
兩周前我提起美國的Tuskegee Syphilis Experiment,今天《觀察者網》的頭版有專文介紹,你可以去參考一下,瞭解美國人向來就有多麽殘忍、野蠻、無恥。

magkey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26 08:54

https://www.guancha.cn/politics/2020_05_25_551714.shtml  

最新的消息是,可能华南海鲜市场未必是最早的病毒起源,有可能是变异发生在其他地方,然后通过其他途径(比如水污染,我不清楚这个是不是可能)感染了华南海鲜市场附近的人,最终导致了病毒的爆发。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5-26 10:11 回覆:
Absence of evidence is not evidence of absence.

貓靈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17 22:11
關於清潔劑風波,當初我帶十歲的兒子去理頭髮時有看到相關的電視報導,我兒子的直接反應是:這幫人連幼稚園都沒畢業嗎?請教王兄:美國境內這種毫無思考能力的垃圾人口的數量有多少比例?會不會整個右翼都是這種德性?令人搖頭.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5-18 04:28 回覆:
我以前説過,美國相信太陽繞著地球轉的佔人口的1/4。認爲清潔劑或魚缸消毒劑可以内服殺病毒的必然更多;畢竟生醫類的實驗結果總是比較含混,以致到了21世紀,每個國家仍然堅持相信它們自己的偏方,不是嗎?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10 03:33
最近中方外交部改善了與美方打嘴仗的方式,好處立馬顯現。先生提過的中左派意見領領袖 Jeffrey Sachs 和 Fareed Zakaria 紛紛出手抨擊白宮那群右翼,形成左右之爭,情勢完全按先生分析的方向發展。我想中方不少的外交與媒體精英應該也上了一課。本博客曾因一時意氣而質疑的網友們,不妨好好復盤一下。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5-10 06:55 回覆:
是的,他們在三周前忽然改弦易轍,效果立竿見影。我當然是希望自己在過程中有貢獻,不過如果他們是自行醒悟,我也樂觀其成。 搞正面的公關其實不難:第一步先決定核心聽衆是誰,第二步是分析這些目標聽衆既有的道德標準和利害關係,第三步則是選擇適當的Frame。在這次論戰中,由官方搞陰謀論是從第一步一直錯到最後一步,當然是餿招。Trump和Pompeo願意當衆撒潑,是中方展示全球領袖氣質的天賜良機,很難想象有比跟著他們胡扯對駡更糟糕的對應策略了。

magkey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01 23:16
今天在推特上观察了一下舆论风向,似乎确实没有太多媒体关注这件事,虽然人民日报自己在推特也发了,但是基本上没太多人关心。另外也要感谢trump,trump被问到是否有证据说病毒来源于武汉p4实验室直接说了yes I have,关心阴谋论的人(不论支持或反对)注意力都被吸引到那边去了。现在似乎可能不会有太多严重后果,就是怕日后什么时候被其他媒体翻起旧账。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5-02 03:56 回覆:
Trump胡説八道、招搖撞騙了幾十年,沒想到在清潔劑風波下終於翻船;這對美國的信譽,可能也是量變到質變的轉折。

dsadsa858
等級:2
留言加入好友
人民日报
2020/05/01 10:49
西方应该注意不到人日的,赵是在推特上发的,所以才会引起轩然大波。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5-01 11:54 回覆:
很難説。中國國内外,帶路黨、砸鍋黨太多,很多直接就為西方媒體工作,難保不會有人去告密邀功。

MAXWELL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回复
2020/05/01 09:13

人民日报(简称:人日)可是当年毛泽东钦定的“二流报纸”,阴阳怪气,不接地气,连中国网民有时候都看不起他,而偏偏他又是政府的喉舌。当年未成年人杀害女童案,我看人日的小编扯了一堆大话,说:“降低未成年人刑事责任不能因为个案而修改,而且单纯降低刑责年龄也非周全之策,降到任何年龄都可能存在漏洞。更该探讨的是,悲剧何以预防!”然后还说预防未成年人犯罪要从家庭社会入手。但是现状就是未成年人成熟早,甚至有的已经意识到了自己是未成年人可以从轻发落而故意犯法,我个人认为固然应该全社会发力,但是可以降低刑责年龄,防小人不防君子。

大陆的宣传方式实在乏善可陈,有点战斗力的共青团中央还因为偏民族主义被批判为“义和团中央”,我看了网上很多的自媒体做得都比这些官媒好,一个局座张召忠和政委金灿荣胜过一众官媒,可能只有等现在的80后,90后,00后年轻人上台了局面才能得到较大改善。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5-01 11:53 回覆:
其實共青團回歸教育群衆和宣傳的老路是件好事;改開的前幾十年,它成了升官的終南捷徑,對中共内部的整體官僚文化,不太像有正面的影響。
《人民日報》的水準問題是中宣部整體的一小部分,這也是老話題了。

magkey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01 06:33
若是国内有知识分子领袖,愿意公开发声,指出人民日报的谬误,至少否定其中“病毒可能是人造”的这一部分,可能尚且可以挽回部分声誉。但我觉得大部分人都囿于各种原因做不到这一点。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5-01 07:19 回覆:
有的,《觀察者網》的科技編輯一直在默默地發表這類理性的聲音,但這對外沒有效果,因爲外媒本來就在選擇性報導,民營媒體的分量又和官方喉舌差距太大。

對内則淹沒在網民的自嗨狂歡之中;畢竟群衆的非理性,不是歐美台港的專利,尤其一知半解、胡扯亂編的僞科學態度,在中國還有根深蒂固的中醫教來做示範推廣。結果是不論多麽知名的意見領袖,都不可能在這樣的背景下,扭轉陰謀論的狂潮,重建理性的討論環境。例如張文宏醫生說了一次要多吃蛋白質,居然也引發爭議;其實每餐應含至少20克蛋白質是現代醫學界已經確立的基本常識,這有著扎實的實驗證據;反對者大可以去重做實驗,但你看媒體上幾十萬個外行一樣空口白話吵翻天。

magkey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4/30 23:41

最近人民日报直接发了“这10个追问美国必须回答”,里面全是各种阴谋论,意图将这次新冠和禽流感、美军生物实验室和美国的普通流感联系到一起。内容可见下面链接

http://news.xmnn.cn/xmnn/2020/04/30/100715020.shtml

倘若说赵立坚的言论还能说理解为发言人的个人行为,那这次人民日报的事情就是直接落人口舌的最好证据。实在不明白为何在这个时候还搞出这种幺蛾子。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5-01 06:02 回覆:
唉,外交部學乖了,中宣部馬上出來再把所有的地雷重新踩一遍;真是一點國際輿論鬥爭的基本概念都沒有。

陰謀論不能由官方搞,而《人民日報》全世界都認定是官方的喉舌。尤其是這麽離譜的胡扯,絕對必須由表面上八竿子打不着的來源來發,就像民主黨建制派要造謠,是交給《ABC》。再説現在Trump正因爲清潔劑風波而成爲全球笑柄,這正是中方擺出道貌岸然模樣的大好時機,結果卻是急著表明自己和Trump同樣是胡説八道的一丘之貉。這麽離譜的Unforced Error真不只是笨,已經到了疑似有意背後捅刀的地步。現在只能希望外媒沒有注意到,否則必然會被拿來如同趙立堅的發言一樣大肆宣揚。

GUI-龟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关于耿爽应对追责论的回应
2020/04/22 23:43
最近耿爽回应追责论的依据是H1N1和2008金融危机都是美国惹出来的祸,美国都没有赔偿,中国为什么要赔偿。这也是王博士早早提出的解决方案。今天看了一个节目讨论到了这段(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h_53JDZK0A 14分20秒处),共和党嘉宾说耿爽这么批评美国是在帮川普助选,理由是“川普说我是总统,中国在不断批评美国,我会保护美国,请你把票投给我。这个说法比拜登说总统被中国批评,所以你要把票投给我更政治正确”。美国铁杆川粉都是一群极端自私愚蠢的人,中国这种应对真的会帮川普催票吗?或者说在反中已是政治正确的大背景下,美国大选会不会有一种“敌人反对,就说明我们选对了”的效应(有点类似于台湾选举,中国越强硬,绿营得票越多)?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4-23 00:02 回覆:
我不是已經説過很多次,右翼民粹不管你説什麽、做什麽都沒有用,因爲他們太蠢,完全無可理喻。至於激起他們的投票熱情,我想除非真的有軍事衝突,否則中國在美國選情上,還排不上號。這和台灣是不一樣的,因爲後者的政壇説來説去就只有統獨一個議題。
頁/共 9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