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台灣】再談統一
2019/07/09 16:00:53瀏覽74716|回應76|推薦34

上一篇文章隨便談談返臺的一些感想,結果留言欄裏還是有讀者要談統一。我和住台灣的朋友聊天,統一也是無可避免的話題。既然大家都這麽有興趣,我也有好一段時間沒有專門討論這個議題,那麽乾脆把我最新的想法寫在這裏。

當然,所謂的“想法”,仍然指的是純客觀的分析和預測,不含任何主觀的意願或偏好。讀者要參與討論,也必須遵守這個原則。

台灣的地理位置和人文歷史,使其在國際地緣政治鬥爭裏,有若干重要性,因此它的命運和前途,必然是由能管轄西太平洋的世界霸主來決定。因爲自二戰結束至今,這個世界霸主無可懷疑的就是美國,所以台灣的身份自然是以美國利益的最大化為前提,具體的方案就是不統不獨,如此一來,美國得以充分運用台灣為棋子來牽制中國這個地區强權。這個道理,和爲什麽Putin讓東烏克蘭處於半獨立狀態,是完全相通的。

那麽統一和主導西太平洋的霸權換手,就有密切的關聯。因爲國土的統一是中共建國以來的一貫訴求,霸權轉移和台灣統一其實是一體兩面、互爲充要條件。一旦中方覺得時機成熟、開始主動加速統一進程,美方和臺方或許會破罐子破摔,徑行宣佈獨立,但那必然是短暫而無實際意義的。

不過前述的分析,假設所有的玩家都有足夠的理性。如果美方/臺方到達瘋狂的地步,在霸權轉移未成熟、中方試圖繼續維持現狀的前提,仍然堅持要正式獨立,那麽中共即使必須在軍事、外交、經濟和貿易等方面付出非常嚴重的代價,也會立刻進行被動的武統。這在陳水扁任内,是真正的危險,然而當時美國要對阿富汗和伊拉克用兵,沒有興趣配合。隨著中美實力的天平逐漸向中方傾斜,美方對軍事衝突的勝負越來越沒有把握;再加上Trump雖然以非理性著稱,但是對軍事冒險卻有天生恐懼,所以這個可能性也越來越低。

既然中國的總體國力超越美國,只是時間問題,那麽簡單邏輯就可以達成台灣統一也只是時間問題的這個結論。但是統一又分武統和文統兩種形式:武統之後,中共才可以采行新疆模式,亦即由大陸派出大多數政務官僚做直接管理,並對問題份子做監管和教育;如果是文統,就只能依據香港模式做一些修正,例如事先把引渡和愛國條款寫入基本法。

我以前一再强調,這兩個選項的真正差別,在於能否對台灣的政治社會體制做大規模的深刻改革,對台灣統一後的治理和發展有很大的影響。從台灣人的長期利益來看,自然是有徹底的改革最好,把社會上謊言充斥、不講理性的愚昧現象消除,打破政治上藍綠土豪輪流分贓的慣例,才能解放經濟活力,增進底層人民的福祉。然而統一的主動權在中方,所以其形式和時程也必然是以中方利益的最大化為前提。

我認爲中方主動武統有四個要素,缺一不可:

1) 國際環境許可,沒有嚴重打斷國力發展的後果。中方的戰略目標中,只有持續發展國力這一項的重要性和緊急性是顯著超越國土統一的。如果過早出手,美國必然會聯合歐洲和日澳對中國進行嚴重的制裁和圍堵,讓中方得不償失。所以在軍事方面,要求中共的海空軍有明顯的能力將美軍的航母戰鬥群拒止於第二島鏈之外,從而完全消弭美方做任何軍事干預的可能;在外交方面,則要求中國的國際地位和關係,强大到歐洲不可能參與實質制裁的地步。

2) 台灣内部的政治社會風氣持續惡化,完全否定文統的可能性。除了未來選舉的結果之外,這還取決於能否推行教育改革,扭轉過去20年對年輕一輩的洗腦毒化。這個工作當然是很困難的,但是如果台灣人要避免武統,這是唯一操之在己的努力方向。

3) 中國的最高領導階層,在吸取香港的教訓之後,能有大破大立的決斷,以追求長治久安。以往毛澤東和鄧小平都有這樣的決斷,我覺得習近平也有的,但是他的下一任就很難説了。

4) 在時機成熟的時候,出現武力衝突的導火綫。這是最不確定的一點,它可能是台灣内部發生嚴重金融危機(例如因爲大保險公司或退休基金破產),或者有重大的暴亂(例如大規模示威受到鎮壓),或者菲律賓選出一個親美的無腦總統,在南海挑起戰事,或者美國決定對伊朗或北韓發動全面戰爭。

我在2015年曾說過,在2025年之前,中方不可能主動進行武統,主要考慮的是第一點。後來Trump當選總統,倒行逆施,自行破壞與歐日的盟友關係,至今後兩者都已經開始被迫采行獨立的外交政策,不再自動跟隨美國對中方做打擊。如果Trump能在2020年當選連任,則必將完全消除歐日因武統而對中方做實質制裁的可能。即使是民主黨人當選,隨著中共軍力和經貿實力的進一步加强,2025年仍然會是一個轉捩點。

既然如此,台灣2024年的總統選舉就是一個關鍵;如果深綠候選人,如賴清德當選總統,那麽武統的機率將大幅增加。相反的,如果有遵循實用主義的總統在2020年就開始改革教育,重建理性社會,那麽武統的機率會大幅減小。

我在前文《談中共修憲》的正文和留言欄討論中,曾經做過結論:習近平之所以要修憲取消任期限制,原因在於他不放心在中國實力超越美國霸主的這個渡河過程中途換馬,尤其是内部改革反對者眾,如果只有十年的固定任期,必然會有普遍的以拖待變心態。取消任期限制能消弭陽奉陰違的消極態度,倒不是他真想要做終身總統。我個人的猜測是有超過一半的可能,他會在2027年卸任。如果真是如此,那麽習近平很可能也不放心把統一這樣重要的工作留給下任,假使外部的時機也成熟了,他只需要有合適的導火綫就能出手。

綜合以上的分析,我覺得2026年前後是一個很重要的關鍵時刻,中共有大約50%的機率會主動發動武統。如果因爲以上的四個要素沒有齊全,台灣拖過了這個關口,那麽武統的機率就會大幅降低。到了2035年以後,局面又將會有很大的變化:這時中國的外交地位應該已經明確地在國際上獨占鰲頭,但是内部會有新的嚴重挑戰。

首先,領導階層沒有經歷過文革的苦難,心態會與老一輩完全不同。與此同時,少子化和過度城市化會對整體經濟發展帶來阻力,尤其是小城市和鄉下會有嚴重的衰退壓力,從而加劇地域之間的貧富不均。整體的GDP成長率一旦下落到低於5%,就會少於大資本不勞而獲的尋租利得,那麽不可避免地會使階級之間的貧富差異成指數成長。換句話説,中國内部將面臨與現在的歐美類似的中產階級無法維持既有生活水準的問題(這也是爲什麽我一直把貧富不均列爲21世紀人類的頭號難題)。要從這些可預見的變化來推論台灣的前途,所需的假設(亦即邏輯層次)太多,沒有什麽意義;例如領導階層心態改變後,對戰爭是排斥還是輕率,内部經濟問題會使動武更困難還是更容易,兩個方向都有可能,我們還是等到2026年再來討論吧。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engyuanWang&aid=128020354

 回應文章 頁/共 8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SirChen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6/07 18:19

在近期香港國安法推動和台灣超高票數罷韓之後,王先生提的四個條件中第2和第3點都已具備,待到年底若Trump大統領連任(個人很看好)則第1點也具備了,接下來就等東風起(第4點)了。 但對於武統我仍有一個疑惑未解:就是雖然解放軍對美軍在台海作戰有很大優勢,但出了岸邊一千多公里後就是美軍的天下,我若是美軍必定不會硬救台海,而是運用我全球部署優勢採用遠洋破交策略,斷了中國大陸的貿易航線和石油原材料等的取得,慢慢絞死大陸,只要玩上半年一年就會對大陸經濟造成極大傷害,整個巨大的工業機器就必須停擺。放眼未來10年,解放軍應該還沒辦法在遠洋和美軍一戰,這樣去武統難道不會冒極大風險嗎? 還是有什麼原因能讓美軍無法使出遠洋破交戰法或是使遠洋破交戰法失效?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6-08 02:06 回覆:
這是我以前提過,局部戰爭和全面戰爭的差別。如果要遠程封鎖,不但必須徹底撕破臉,而且會是持久戰,這兩個條件也代表著對美國本身的嚴重傷害。美國在二戰之後,對外出兵幾十次,在阿富汗的泥淖中更是掙扎了十幾年還無法脫身,但從來沒有事先就明知勢均力敵、而且無法速戰速決的例子,和擁核强權直接對戰更是不可思議。如果歐日積極鼓噪要一起出兵,還稍微有那麽一點點可能,但是歐洲的態度已經轉向了,所以未來歷史學家回顧,2020年必然會被認爲是中國崛起的轉捩點。
Trump再瘋狂,權力也是有限的;一旦觸及財閥的核心利益,就必須打退堂鼓。上月談賴掉國債,本周說要大規模部署軍隊來鎮壓示威者,都是很快就灰溜溜地夾著尾巴回頭,假裝從來沒有發生過。和中國打全面戰爭,比這些例子還要嚴重至少一個數量級,自然更加不可能。

SirChen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07 12:47
乔良将军:我们不应该跟着美国的节奏跳舞

https://bau.com.hk/2020/05/41653

「超限戰」作者喬良將軍的最新電話採訪稿,其中提到武統的看法跟這裡的討論遙相呼應,他認為現在抓住一個所謂的戰術機會貿然武統很大可能會得不償失,打斷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進程。詳細論證在此處不貼了,原文很詳細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5-07 15:46 回覆:
戰術考慮不能凌駕戰略條件,何況是次要的目標?

苟利国家公园
等級:2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07 01:05

接 SirChen 的讨论。

国内高层的底线思维应该对蔡在520可能的冒险做了准备,就我对几个国内官媒的社交媒体观察,整军备战气氛很浓。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5-07 03:48 回覆:
每隔四年的例行公事。

SirChen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03 23:03

請教王博士: 新冠疫情會對兩岸統一進程造成什麼影響?

先說說我粗淺的想法: 由於美歐在應對疫情方面荒腔走板極為糟糕,很需要中國作為甩鍋的對象,肉眼可見西方主流媒體紛紛加強了抹黑中國的宣傳戰力度,尤其是美國川普由於選情低靡更是需要以仇中恨中煽動民粹來勝選,在這種情形下美歐大力干預武統的可能性我覺得反而是因為政治需要而大大提高了,不會受到疫情和經濟衰退打擊而退縮; 反觀大陸方面今明兩年要經濟療傷,要完成扶貧攻堅的任務,還要全力準備應對後疫情時代可能出現的美歐聯合圍堵,幾乎不可能再去考慮武統的事情,除非台灣主動跨紅線.

另一方面,台灣主動跨紅線的場景原本我覺得機率很低,但受到疫情影響我猜測機率變高了,一是美國為了自己遏制中國的戰略需要可能會威逼利誘台灣去跨紅線,二是台灣獨派可能基於上一段所述的理由認為現在是突圍的好時機,三是蔡靠著煽動反中仇中民粹連任成功,疫情過後民粹膨脹到無法控制推著他向火山口前進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5-04 08:04 回覆:
你的擔心是有一些道理的:Trump今年大選民調落後,已經越來越有狗急跳墻的架勢,雖然戰爭對美國自己也很不利,這樣自私、愚蠢、瘋狂的人難保不會破罐破摔。還好民進黨不見得會急著配合,畢竟他們在今年選舉裏以大勝結束,下一場還有兩年,期間各種執政“紅利”已有保障,現在真的閙獨立,豈不是無端去冒損失這些紅利的危險?要閙也應該是選舉之前閙,尤其是2024年的大選;不過届時國際情勢會有很大的發展變動,中國説不定還希望他們鬧大些。
其實比起鼓動台灣獨立,Trump還有許多稍稍不那麽完全瘋狂的選項,例如三天前被《Washington Post》泄露的,要賴掉中方持有的美國國債。不過因爲這些國債並不是可以隔離開來單獨處理的雙邊貸款,而是全球美元貨幣架構的通用基礎工具,賴債就是Default違約,而從1944年開始的國際貨幣交易系統,是建立在美元國債永不違約的假設上的。如果一意孤行,不但美國金融界會受重擊,連美元的地位都可能因此立刻被顛覆,所以金融財閥才會授意大衆媒體提早暴露消息,以便聯合力量對Trump政府施壓,結果是一天之後他們就慌忙地否認。我想台灣獨立引發中美直接軍事衝突,對許多國際財閥的影響更大,所以機率也就更低。

南山臥蟲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1/14 20:35

//不過在對台港策略、宣傳和教育這幾個項目上,顯然他沒有得到正確的建議,難免讓人看得心急。//

王兄勿慮,習近平可用的精英+心腹實在有限,在極關鍵的節點上沒有出大錯就很行了——畢竟,這麽大的國家,悠悠萬事,先後緩急,只能相信他們了。

而且,他們已經幹得很不錯了,例如,在王兄推薦的網頁中,剛看到一文,其中就談到:

(从半导体光刻胶的停售说开去)

//美弟动用国家力量压制HUA为乃至整个大陆科技界:今(去)年5月29日的禁令,霸凌伸手涉及到半导体光刻胶这样一个小小的角落;。而我们,何尝没有动用国家力量支持HUA为和整个大陆科技界:一年前的项目验收,展现出备胎的准备也囊括到了半导体光刻胶这个不起眼的小小原料。//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1-14 23:28 回覆:

其實在半導體產業的發展上,中共的政策作爲也不高明,事倍功半,過去15年浪費了很多時間和金錢給美國企業的馬甲和帶路人。Trump發起貿易戰,總算讓他們知道美國公司不可靠,但是投資對象仍然沒有絕對優化。

這件事不是我在放馬後炮;5年、10年前就有不少批評的聲浪,但是中央一直放任地方政府去胡搞,補助美國人來打壓自己的民族企業。我在Trump上臺之前也寫過文章討論此事:引進先進技術,不能靠地方政府和市場運作,必須是像高鐵、核電這樣統籌規劃;汽車、半導體搞了幾十年還沒有成效,就是因爲投資的效益都被帶路黨騙走了。現在小汽車正在電動化,這是百年一次的技術更新、後來居上的絕佳機會,千萬不能錯過。半導體則還沒有到摩爾定律失效的地步,所以紫光、中芯等少數真正做硬核技術的企業暫時只能艱難前進,看是否2025年大環境能好轉。


Submarine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1/14 07:13
党内把习的功绩定位为拯救党和国家的事业本来就事出有因。举个例子,陈书记去任新疆之前,新疆的局势已经到了近乎无法挽回的地步,整个基层基本上瘫痪,恐怖袭击四起,政府内部反贼遍地里通外国,教科书被修改成反国家而基层教师的举报反馈根本无用。就算到了这种地步,之前习要在新疆有所作为也是困难重重,党内的阻力和滞力极其之大。

说起习的上任和任期修改也有很多故事,不过胡的鼎力相助也是至关重要的,而且江也同意。习要再做一段时间,一要致力于整顿内部和改革,二要避开80年代的大学生成为国家主席,三也是要为国家统一做好内部的准备(现在这种状态还不行)。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1-14 08:55 回覆:
習近平的反腐,已經是遠超我預期的偉大成就了,所以他個人的能力和理想毋庸置疑;一帶一路是高明的戰略,説明做最上層規劃的幕僚也很有水準。不過在對台港策略、宣傳和教育這幾個項目上,顯然他沒有得到正確的建議,難免讓人看得心急。

Submarine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1/12 23:06
不得不说,民进党这次的大获全胜可以说是符合预期(虽然票数有点超过个人预期),香港事件之后我就觉得武统的概率已经超过50%,这次选举之后两岸兵戎相见的概率已经紧贴着100%。不过我认为就算未来真的有不忍之事发生,道义也会在大陆一侧(对于中华民族而言),至于其他的就继续看事态发展吧。另外,对于在台湾的统派或者一小部分蓝营来说,大家可以改变目标了,要真正为统一之后的台湾做一些事情,因为要扭转整个社会风气和国族认同所需要的时间和努力会是一个挑战。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1-13 00:40 回覆:

其實對台灣態勢的正確評估和處置,我從這個博客剛開始就反復解釋過了;四五年前的文章,現在回去看,哪一篇不是仍然切題相關?但是台灣的體制正是被設計來保證蠢人當道,再精確的分析、預測和建言,對台灣的政治、經濟、社會一樣毫無效果。沒有被本土臺獨迷昏的,已經是少數,偏偏主要還堅持國民黨建制派的那一套。其實只要馬英九、龍應臺那批人還有市場,本土臺獨就會不斷持續壯大。

台灣的前途,在馬英九白混了八年之後,早已沒有任何台灣人所能左右的餘地。現在只能看中美折衝的結果。每次我看到大陸的一些極左派SB說出“大内自有能人”這種話,就想到中聯辦、國臺辦、中國教育部和中宣部在過去2、30年的胡搞;大陸的對臺政策是否能展現出智慧,並不是一個可以確定的未來。


oboe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1/12 00:21

蔡英文連任、韓國瑜敗選,雖然讓我覺得失落遺憾,與期盼相違,但是卻覺得合理。此次投票後,先生所說的四個要素之中,第二項已經無可逆轉的確定了。今夜見到蔡英文充滿自信的對大陸喊話,台灣的主流民意已經赤裸裸的呈現在此,剩下的就是「歡喜做、甘願受」。

早年,各式媒體常說「藍大於綠」,藍營40~45%、綠營30~35%,但那是二十多年前的狀況!

我在台北工作,會接觸到許多17~18歲的年輕人,我個人統計他們的政治傾向:十五年前是60%獨、15%統,近年則是80%獨、0~5%統,未表態15~20%的其實也是獨。2000年之後成年的500萬人之中,絕大多都只認同自己是台灣人,排斥(甚至痛恨)中國人的身分。

韓國瑜不是不夠努力或者犯了某些錯誤而慘敗,而是藍營的基本盤僅剩如此,未來隨著人口的消長還會持續萎縮。

「寄希望於台灣人民」這句話已經淪為口號,沒有實際作用了 (當然,適當的口號有利於未來的治理)。

請問,此時把手邊的動產轉為對岸的不動產,是否明智?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20-01-12 03:17 回覆:
其實我也早有這樣的感覺,最近看到一些藍營評論員(如雁默)對選舉的樂觀預期,就一直搖頭。不過我對台灣政局的瞭解,來自一些内部深層的人士,反而不方便在博客上公開討論。

馬英九改正課綱是台灣扭轉命運的最後一次機會,但是那個蠢蛋的八年都白混了,所以我在《八方論壇》上說蔣經國過世前後,台灣對美國過於崇拜,已經種下了禍根。

總之這次選舉並不是意外,沒有什麽好震驚的。而且即使韓國瑜當了總統,也不見得能有正面的改變,反而有一些可能的負面影響,也就沒有什麽好懊悔的。我這幾句話,有其深意,但是如上所説,必須保護信息來源,不能進一步解釋。

你如果能換到好工作,就搬到大陸去吧,否則不要意氣用事。我必須以家人爲先,自己的安危禍福倒不是特別重要。

OVL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2/26 09:14
回覆江南一片葉網友,當初討論之時小弟也有參與到一些,記得當時七公給出的建議是,就個人的選擇最好就是離開這一是非之地,不過若你跟小第一樣,上有老下有小兒跑不了,也就只能提早做好心理準備了吧...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19-12-26 15:18 回覆:
我更慘,必須搬回去,還已經實名說了好幾年的實話。

江南一片葉
等級:1
留言加入好友
請教
2019/12/25 23:10

台灣本質上是美國的經濟羈縻州,統一如同王師揮兵北伐,我所擔心的是美國(或曰其代理人)在撤離的過程中給予經濟上嚴重的破壞。

綜觀蘇聯解體前後慘劇,不由心中發寒,在此請教王先生與各位讀者,能否對於台灣最糟之情況以及準備進行大概預演?無論是貨幣的大幅貶值導致購買力下降、依賴退休金的族群衣食無著、社會環境惡化、弱勢族群的求救無門,我想這是所有台灣讀者都十分關心的議題。

也許歷史終究要如此進行,但是預先做好思想準備也是很有必要的,希望能請王先生及各位願意思索這個問題的讀者,為這場終將在台上演的金融動盪做個推演。


王孟源(MengyuanWang) 於 2019-12-26 02:34 回覆:

這件事,以前在留言欄有討論;確實是個危險,但是基本無解,只能寄望台灣人民能止於“愚蠢”,而不淪落到“瘋狂”的階段。

我不是不明白“危邦不入、亂邦不居”的道理,但是父母尚在,人子的責任無可推卸。

頁/共 8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