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山野夢湖 ( 11 of 11 )
2016/11/10 00:01:07瀏覽889|回應3|推薦70

狂風的浪濤

歷經了 向陽山 嚴重瀕臨失溫的恐怖狀況之後, 站在 7.4K 的矮石壁旁, 即使心裡面依然有些驚魂未定, 只是, 距離自己的車子, 還有將近 10K 的遙遠路程 ( 7.4K 的山徑, 1.6K 的 松濤步道, 以及步道口與車子的距離 ). 況且, 車子距離家裡, 南橫公路 + 高速公路, 大概還得持續開車 500公里....

獨自困在這處四野毫無人跡, 而且又是極端惡劣氣候的環境之下, 一般的安全選項, 當然是撤退回到 嘉明湖避難山屋, 先等待個一天一夜, 等惡劣天候好轉才下山..... 只是, 在與塵世間完全失去連繫的狀況下, 回去山屋避難並非當時自己所能夠考慮的選項, 畢竟, 無故曠職, 可能在公司方面導致非常嚴重的後果, 逾時未歸, 則會引起家人的擔心...

因此, 當時心中只有一個信念, 就是不論如何, 都得設法 " 逃回 " 登山口, 然後回到遠在新竹的家. ( 那裡是台東縣境內的偏遠高山, 距離新竹可遠哩 )

獨自背著沉重的背包, 離開避風的石壁, 開始感覺風勢越來越強勁 ( 陣陣夾雜的雨勢跟冰雹就不提了, 低溫跟冰雹已經不是重點 ), 前方傳來的風聲也越來越淒厲, 從原本站著行走, 變成蹲低姿勢慢慢行走, 再變成跪在地上, 四肢著地, 半趴半跪的辛苦前進....

陣陣狂風持續吹著, 突然間, 來了一道恐怖的狂風, 呈現半趴半跪姿態的自己, 身體瞬間被狂風吹到連續翻滾了兩三圈, 往左側的低矮箭竹叢摔落, 然後側臥在矮箭竹叢中, 哇哩, 身負重裝而且還趴低著的身體, 居然瞬間被吹到翻滾了好幾圈, 無端就變成躺在箭竹叢中的當時, 真的是被嚇到無法形容的境地.

冷靜下來, 檢視自己並伸展手腳, 身體上應該都沒有受傷, 而且更幸運的是, 強風是從稜線上的右邊 ( 那裡可是高達千米的垂直峭壁 ) 往左邊的方向吹, 而非反方向, 否則當時自己早就變成千米高度的空中飛人, 幾秒後就摔成肉醬, 一命嗚呼.

身邊的風聲極為嚇人, 持續在淒厲的呼嘯著, 正常的路徑太過於迎風與裸露, 根本無法通過前面因為地形造成的風口, 冷靜思索之後, 決定離開正常路徑, 設法從路徑左邊十幾公尺左右的低矮箭竹叢中, 勉強往前推進, 把路線往左移個十幾公尺, 萬一來個反方向的狂風, 至少也不會當下就摔下右邊的高聳懸崖而死於非命.

趴在矮箭叢中, 靜靜與仔細的聽著風聲, 持續聽了幾分鐘之後, 發現有點軌跡可尋, 在最強陣風連續吹襲的時間, 似乎帶有某種特定的節奏, 在連續多久秒數的超級狂風之後 ( 即使趴著都完全無法前進的那種 ), 會出現有多少秒數 " 還不至於完全不能推進 " 的稍弱風速空檔....大約抓到狂風吹襲的節奏之後, 早在二十幾年前, 服役年代的野戰基本教練 ( 提槍, 快跑前進, 臥倒, 匐匍前進, 夾槍, 左滾翻, 右滾翻.. ), 在此刻居然能夠用得上.

吹襲的狂風, 就像是海上的波浪, 形成一種 狂風的浪濤, 在每波的狂浪之間, 會夾雜一個大浪 ( 當時還真的沒有所謂的中浪與小浪 )....於是就趴在矮箭叢, 聽著風的節奏, 等待每一個能夠勉強趴著前進的小小空檔, 在每次較緩和的狂風空檔, 大概只能快速往前爬個 3~5步, 往前勉強推進個一或兩公尺, 然後趴著迎接下一個狂風的吹襲.... 期間仍然有很多次, 身體還是被狂風吹歪甚至於吹翻, 不過因為距離懸崖有足夠安全的預留空間, 並不會造成生命危險.

那個恐怖的狂風 " 風切口 " ( 就是隨時都會把人直接吹翻的那一段路 ), 沒有真正估算有多遠距離, 猜想可能五十或是頂多一兩百公尺吧, 在不斷的等待再等待, 以及每次小空擋的勉力強行推進之下, 終於推進到了風勢沒那麼離譜的區域, 也才有心情, 先拍張照片, 許多已經死亡多年的 圓柏 枝幹 

從 7.4K ~ 5.9K, 一公里半的主稜區域, 扣除那個恐怖風口, 其他路段其實也非輕鬆, 依舊不時會被風吹得東倒西歪, 偶爾還必須趴著前進, 反正不管是站姿還是蹲姿前進被吹倒, 跌倒之後就再站起來, 蹲低姿勢繼續一步步的努力前進, 反正當時心中唯一的念頭與意志, 即使全程都得用爬, 也是不斷的一步又一步往前, 直到抵達較為安全的區域為止.

總之, 最終還是平安的通過了那個屬於地獄般的路段, 終於到達了 5.9K, 路邊有一棵 玉山圓柏, 所謂的 向陽名樹 

感覺拍攝方向不對, 反正認為自己應該已經安全了 ( 後面 5.9K 的登山路徑, 都是在山脈的主稜之下 ), 於是, 又繞到樹的對面, 再拍一張 ( 註 : 左下方那根枝幹, 帶有兩支分叉, 就是最低那根, 後來的年間, 因為某些極度缺德的登山觀光客, 站或坐在樹枝上拍照, 先把那根主枝幹坐到斷裂掉, 更後來的冬季積雪重量, 就把整根枝幹都壓斷了 --- 意思就是, 如今的 向陽名樹, 只剩下較高處的那些樹枝, 外觀已經完全變了樣 ) 

離開主稜開始往下, 雖然離車子還有大約 8K 的不小距離, 因為心中已經非常篤定, 自己絕對能夠生還, 沒有了可能會不幸丟掉小命的那種恐怖壓力, 就可以慢慢往下, 偶爾拍照留念了, 主稜下方的幾棵圓柏 

剛從主稜下行沒多遠, 遇到一隻全身濕透的 岩鷯, 一種高山上的常見鳥類, 它看到自己 ( 感覺就是非常狼狽的一個人類 ), 卻都沒有直接飛離, 它在陡坡的路徑下方往下一步一步的跳, 自己則在後面一步步的慢慢跟著 ( 邊走邊幫它拍幾張照 ), 人鳥距離只有一公尺左右, 就這樣子, 它在前面一路相伴, 往下跳了百餘公尺, 才終於飛進樹叢.

神情輕鬆的上山日, 遇上一隻大雞 ( 母的帝雉 ) 陪了一大段路, 劫後餘生的下山日, 則是遇上一隻小鳥陪伴, 感覺還蠻奇怪的, 也蠻湊巧 

雖然雨沒停, 鏡頭每拍一張就得擦拭一次, 下行途中還是偶爾拍照, 樹上的 松蘿 

離開主稜, 獨自走在森林中, 四周都是大樹陪伴, 主要是以 鐵杉 居多 

下行到 2.8K, 空無一人的 向陽山屋, 雖然極其狼狽 ( 上山日的表情就輕鬆愉快多了, 樣貌沒這麼淒慘 ), 還是拍個記錄  

繼續走完這段 2.8K, 到了 0K 的登山口....左上方那裡就是開始登山的路徑 

再走完後面 1.6K 的 松濤步道, 到了 向陽遊客中心, 乖乖, 在地獄般的高山上頭沒有任何人, 遊客中心四周也沒看到人 

邊走邊拍, 再兩張

走到南橫公路邊, 三天不見的車子.....之後, 還有 500公里的漫長開車路程哩, 雖然離家還很遠, 至少, 之前在高山上頭經歷的惡夢已經離開, 身上沉重的背包終於能夠放下, 心裡面的 " 非得生還壓力 " 也終於消失了 

發動車子, 從向陽開始返程, 途中, 望著籠罩在山林高處的雲霧, 未曾親身經歷過的人, 應該無法想像, 在雲霧的上方一千公尺高處, 這兩天會是怎樣的一個不同世界 

 一個山溝, 兩旁山壁的逐漸崩塌 ( 颱風, 大雨 或是小雨地震都可能造成 ), 稱為河川的 向源侵蝕....右上角是當時的 埡口山莊 ( 已經停止營業與廢棄多年 ) 

另一張, 山莊隱沒於一陣雲霧....台灣山區的地質很不穩定, 後來的特大號崩塌 ( 大關山隧道東口那一帶 ), 也是當時未曾想到會發生的 

穿越南橫最高點的 大關山隧道, 再經過 天池....途中, 再拍一張....曾經有那麼些年, 三不五時, 把南橫公路當廚房在跑, 都是跟它一同完成的 

春天, 山櫻花已經長出新葉, 但是有許多花還未凋謝 

笑靨花.... 

回家的路還很遠, 之後幾乎就是直接一路衝了.

早在三天之前, 就知道如果自己決定上山, 可能會面臨到相當惡劣的環境狀況, 不單只是沒有好風景, 過程不會輕鬆甚至於可能很艱苦, 例如濕冷的低溫或是下雪, 反正自認隨身的裝備應該都能夠應付 ( 兩次瀕臨失溫, 算是過於輕忽與大意 ).

不過, 在沒有颱風的春天, 居然會有瞬間就把人吹翻的極端風勢, 倒是真的完全沒有事先料想到. ( 更後來的許多趟高山獨行, 則又再增加了比狂風還要更嚇人的大自然現象

只能說, 台灣的高山氣候, 不光只是變化多端而已, 在某些山區與特殊日子, 不只環境艱苦, 甚至於可能會非常的要命, 人, 千萬別去跟 老天 拼命, 否則萬一不幸拼輸了, 付出的代價可能會很慘重, 預估天候會變差的一些日子, 千萬別前往高山地區.

本系列完, 謝謝收看.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affchiu&aid=81165075

 回應文章

多硯坊 (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11/17 10:34

回撤與否的天人交戰後
甚幸通過暴風雨的挑戰
看了驚魂甫定的自拍照 

恭喜回到人間  得意

楓之谷(Maffchiu) 於 2016-11-17 19:28 回覆:

每個人的生活環境與背景都不同, 有人可以繼續混個兩三天都無妨, 畢竟安全第一..... 只是在當時的情境 ( 與外界完全失聯 ), 撤往 嘉明湖山屋 避難, 是 " 毫不考慮 " 的選項, 或者說, 自己當時自認有 98% 的把握, 能夠克服那種極端的氣候狀況吧 ( 另外 2% 算是由 老天 決定, 像是萬一突發高山反應或是身體不適, 可能就真的下不來了, 那就得不幸陣亡於半途, 主稜那裡 3480m 的海拔高度, 其實任何事都可能發生 )

高山獨行 本身就已經有蠻大的風險, 選擇惡劣天候, 更是險上加險 ( 有許多同伴相互照應的隊伍在當天都不幸出事, 獨自一人卻能逃出....有時候, 山上的事真的很難講 ), 基本上還是, 最好有經驗不差的隊友互相照應, 還有, 壞天氣絕對別上山, 畢竟大自然終究才是立於不敗的那一方.

週四愉快開心(ㄏㄏ、ㄎ、哈)


繽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11/11 00:48

終於從驚險當中放鬆心情,想到還得開車500公里,也不輕鬆捏!

我自認沒有爬山的體力,一定也會有高山症。

高山美景,幸蒙您拍攝回來讓我神遊。

楓之谷(Maffchiu) 於 2016-11-11 19:19 回覆:

台灣的高山景觀, 真的蠻特別, 在有時間與體力的條件下, 真的應該去各處多走走.

歷年來, 政府對於山林就是處處限制, 禁山禁海的, 台灣是海島, 多數民眾跟海洋卻很疏遠與陌生, 台灣很多高山, 實際上過高山的人, 卻只是極少部份的比率.

即使到了當代, 封閉與限制的舊時觀念, 也沒改善多少 --- 很多山林與路線, 依舊還是動輒封閉, 有些甚至於一封就超過十年.

因此, 如果有機會, 就該多多把握.

週五愉快開心(ㄏㄏ、ㄎ、哈)


梅琪仁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11/10 11:37

被強風吹到匍匐爬行,不就是海陸的天堂路?
再往下瞧,服役時果然有野訓經驗,這下不用教官,自己老老實實地演練,保命要緊。

您的「廚房」南迴,今年被多個颱風、大雨摧殘得柔腸寸斷,真的「難回」呀。

楓之谷(Maffchiu) 於 2016-11-10 17:26 回覆:

早年所曾經歷過的士官訓, 倒是沒有所謂的 天堂路 啦, 重點算是磨練人類的意志, 某種必須堅持到底, 永不放棄的信念..... 八月的酷暑, 三十七八度氣溫, 炎熱太陽下的滾燙水泥廣場 ( 地上還有滿滿的碎砂石 ), 整天就在那種燙死人的地上爬過來滾過去,  兩隻手肘跟大腿與膝蓋永遠都是血淋淋, 佈滿被地面劃傷的紅色苦難痕跡, 每餐飯, 舉著碗筷的雙手, 永遠都是抖個沒停, 因為都已經爬得累到手完全無力....

不過, 那些都已經是歷史了 --- 後來的所謂軍人, 氣溫超過三十度就不能到戶外操練, 以免有人受不了或是發生狀況, 像是照顧嬰兒.

或許, 親身經歷過一些苦難, 可以讓人的心靈更加成長吧, 呵.

台灣的高山, 某時候確實帶有某程度的危險, 甚至於非常危險 ( 因此應該儘量避開不好的氣候環境, 千萬別以為自己有多強, 大自然永遠才是不敗的一方 ).

說到南迴, 南迴最高才 460m 左右 ( 壽卡 ), 長度一百公里左右, 前陣子有因為颱風受災, 故事中則是 " 南橫 ", 最高點 2722m ( 大關山隧道 ), 而且長達 208公里, 爬升高度則比南迴高了大約六倍 --- 向陽 是在里程 154k 左右.

另外, 南橫公路已經中斷了超過七年...2009/08/08 中斷至今, 而且修復日子依舊未知.

不過, 去高山, 好日子還是所在多有啦, 雖然沒有天天過年, 至少也不會每次都那麼倒楣, 哈.

週四愉快開心(ㄏㄏ、ㄎ、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