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山野夢湖 ( 9 of 11 )
2016/10/25 20:02:40瀏覽692|回應4|推薦67

惡夢般的恐怖黑夜

回到帳篷的時間還蠻早, 先把帳篷儘可能的加強穩固之後, 輕鬆的開始弄晚餐, 順便喝杯咖啡....天黑之前, 重要的事都已經做完了.

傍晚 17:15 , 高高的空中, 雲被吹出許多條細細長長, 類似棉絮的外觀...只是不知道那些怪異的外形, 是否帶有任何特別的意義. 

怪怪, 平常都會出現的水鹿, 怎麼今天一整天, 完全沒有任何蹤影, 白天沒看到, 傍晚沒看到, 天黑之後, 也不跑來擠我的帳篷了, 滿山寂靜, 沒有半點動物的叫聲.

天黑之後, 外頭似乎也沒有什麼不對, 溫度蠻低, 大概一到兩度之間吧, 有著濃濃的雲霧, 燈光照出去, 帳篷外只是一片白茫茫.

六點, 七點, 八點....慢慢的進入夢中.

恍惚中, 才剛睡著一下下, 怎麼風勢突然加大了....先是越來越大, 然後更大, 大到離譜的大.

從小到大, 三四十年的經驗中, 歷經無數個颱風, 不管 夏颱/秋颱 或是 西北颱 ( 新竹以北的區域, 最可怕的就是 西北颱 ), 即使在那些颱風正在猛烈橫掃, 家裡停電的夜晚, 那些記憶中的強烈風聲, 居然是, 根本就無法跟這一夜相比.

帳篷旁邊就是高達 200公尺 的巨大城牆, 卻是完全無法擋風, 稜線上, 持續不停的極高速風切聲, 像是魔音傳腦一般, 那種淒厲到無法形容的尖銳風聲, 根本無法猜測到底會是幾級的風速, 心中只是很肯定的, 這種時刻如果在稜線上, 別說不可能站得住, 即使五體投地的趴在地面, 都一定會被吹翻, 稜線上頭絕對是完全的 阿鼻地獄.

稜線底下 200多公尺 ( 紮營處約 3350m, 山頂最高是 3602m ), 高度一公尺多的帳篷, 被吹扁到帳篷頂端的布, 幾乎完全貼到自己的胸口, 只能全身蜷曲並抱著背包 ( 縮小面積, 增加重量 ), 然後盤算著, 自己還能夠再撐多久.

帳篷已經完全變扁, 外頭彷彿有某種狂暴的力量, 想要把帳篷 " 連蓬帶人 " 的拖離原地.....時間一秒一秒, 一分一分的過, 時間似乎過得特別慢, 上頭傳來那種超級淒厲的高速風切, 聽到讓人都快要心跳停止, 帳篷外的龐大無形力量, 又壓得自己幾乎無法正常呼吸, 有形與無形的各種壓力, 壓得人根本快要無法喘息.

就繼續撐吧, 反正頭燈都戴在頭上, 兩支預備燈也在身上, 最壞狀況就是帳篷連人被吹離原地, 心中想著, 即使被吹到滾落下方山坡, 那種坡度應該不至於摔死 ( 灌木蠻多會阻擋, 應該不會摔到太下面 ), 就算是被吹離原地, 大概也不至於會導致重傷.

心意已定, 等到真的被風吹走的時候, 再設法爬到山屋裡面去避難.

就這樣子, 根本不確定夜間是否有睡著, 或是偶爾睡著了多久, 帳篷外頭是劇烈的狂風, 還夾雜陣陣的冰雹, 巨大風聲與霹靂啪啦的冰雹清脆聲響, 較高稜線上的極高速風切, 像是淒厲無比, 徹夜不停的鬼哭神嚎, 被壓扁又激烈晃動的帳篷, 則像是外頭有一群鬼魅, 極力想要把自己拖到山坡底下, 彷彿萬鬼齊鳴的恐怖夜晚, 從深夜直到清晨, 這個黑夜, 以超緩慢的速度才終於渡過的時間, 真的是...無法形容的難熬.

分隔線 ----

========================================================

似夢似醒之間, 隱約覺得, 恐怖的狂風與陣陣的冰雹似乎停止了, 外頭一片寂靜, 鑽出帳篷, 早上剛好 06:00, 東面的天空, 居然帶著一抹紅暈 

東面的雲層很厚, 06:04 , 只勉強看到 " 一點點 " 的太陽, 然後, 整個身邊與四周, 又開始濃霧迷漫 

恐怖的大風既然已經停止, 天也亮了, 昨晚被搞到幾乎沒睡, 於是又鑽進帳篷, 稍微補一點眠.....然後, 起來吃點早餐, 收拾已經濕掉的帳篷 ( 變重了, 雖然少了一些食物的重量, 濕掉的帳篷又剛好補回那些重量, 根本沒變輕, 唉 ), 準備下山了.

早上 08:38, 從紮營處, 望向 避難山屋, 早知道昨晚的情況會那麼慘的話, 昨天傍晚應該拆掉帳篷, 去那裡住才對 , 獨自享受一大棟的建築物, 應該也蠻舒服....可惜, 昨天做錯了選擇...

以為最壞的狀況已經過去, 下山的路程應該沒特別的問題 ( 至少不像上山那麼累, 要負重爬陡坡, 即使重量相同, 下山也會比較輕鬆 ), 因此, 全部收拾好了之後, 即使毫無風景可以拍, 還是在山屋附近四處閒晃.

大概 09:50 才背起沉重的背包, 準備離開..... 10:07, 拍了這棵樹, 一棵已經枯死的圓柏, 另外幾棵還活著 

10:19, 濃霧中, 一棵孤單的圓柏....蠻像此時的自己, 隻身一人, 在這四野無人的時刻 

滿山依舊還是時濃時淡的霧, 只能趁著霧沒那麼濃的時候, 偶爾拍張照 

圓柏之門, 迎風的方向都是紅色的 ( 樹幹濕掉的顏色 ) 

別小看這些樹, 它們應該至少超過千年的樹齡 

彎曲的枝幹, 上千年來, 它們承受過無數的強風與冰霜, 甚至於曾經多次受傷然後緩慢復原, 看著這些枝幹的彎曲或是裂痕, 真的很佩服它們那種頑強的生命力, 代表一種永不屈服的堅強意志. 

陣陣的風 ( 不算強風, 蠻普通的風速而已 ), 不停的雲霧, 偶爾夾雜的雨絲..... 獨自走在路途上, 周遭唯一的陪伴, 就是那些歷經千年風霜的圓柏, 自從平安的渡過昨晚之後 ( 以為最壞的狀況已經過去 ), 也感覺已經安心了, 即使四野完全無人, 四周只有濃霧與雨絲充斥, 倒也沒有感覺孤單或是害怕.

因為當時不知道, 真正該怕的事, 其實還沒有到來.....

待續....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affchiu&aid=78978437

 回應文章

茉上盛開。泉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10/31 14:29

那些彎曲的樹幹照片,看著有被震撼到的感覺! 尖叫

楓之谷(Maffchiu) 於 2016-10-31 19:46 回覆:

它們在惡劣環境下, 撐過了千年的冰雪風霜, 這絕不是生活在舒適環境中, 只活了幾十年的人類, 能夠去理解的.

只是, 任何屬於 " 活 " 的東西, 都遲早會面對 " 離開 " 的一天.....只是, 即使它們離開之後, 卻還能再繼續熬過後面的幾十年甚至於百年, 還是很讓人尊敬

週一愉快開心(ㄏㄏ、ㄎ、哈)


神仙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10/26 22:24

我老家住甲仙,南橫都没走過何況登3000多公尺的高山。

真的很佩服楓之谷,但登山申請時不是要有人帶隊嗎?一個

人真的很危險。我有一位同學百岳己登80幾個,有一次就

因高山症被直昇機運下山,不過,休息一陣子又腳養了,後

來只好改登比較矮的山。

楓之谷(Maffchiu) 於 2016-10-27 11:50 回覆:

甲仙, 蠻不錯的山區鄉鎮.

之前有那麼些年, 經常必須長駐於 高雄 或是 台南 的日子, 偶爾的一天空檔, 就老是開車去南橫, 從台南善化, 玉井, 翻越到高雄甲仙, 桃源, 然後上到 天池, 大關山隧道東側出口, 最遠到台東向陽, 簡直把 南橫 當成自家後院. ( 幸好那些年努力跑, 已經封閉超過七年無法正常通車了 )

民國六七十年代, 政府的思想封建, 處處管制 ( 長期的 封山/禁山, 幾乎每個山地鄉的交界處都設有入山管制哨 ), 那時候的限制, 確實比較多 --- 要有 嚮導 帶隊才能上山.

應該是八九十年代吧, 開始接受一些 " 先進民主 " 國家的管理方式 ( 自由/民主/人權 ), 就沒有強迫需要 嚮導 才能上山了.

不過, 官方的管制依舊處處存在, 動不動就是封這裡封那裡的, 很多條路線都因此無法前往 ( 真正想去的只能 爬黑山, 違法偷跑 ), 只能說, 台灣的政府, 舊有與封建的思維還是深深存在, 距離真正的民主觀念, 其實還有很漫長的路.

品田山, 3524m, 台灣的 十峻 之一

週四愉快開心(ㄏㄏ、ㄎ、哈)


多硯坊 (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偌大的空山屋
2016/10/26 15:36

放棄獨自包場的機會

看來真是失策了

帳蓬都吹扁到胸口了

還有真正更可怕的事

太嚇人了

楓之谷(Maffchiu) 於 2016-10-26 19:48 回覆:

台灣的高山, 真的不可以用 " 平地觀點 " 去判定, 尤其是在一些特殊天氣的狀況下.

惡劣氣候, 真的會很可怕.....另外嘛, 有些會飛的昆蟲, 也極為可怕 ( 前幾天, 新竹關西的 石牛山, 海拔六百多吧, 屬於小山, 又有人被 虎頭蜂 叮死, 花蓮還有一頭 水牛, 也被叮死 )

有時候只能說, 走往高山, 除了要看 老天 的臉色, 甚至於是 老天 的決定, 到底最後會是 判生 還是 判死.

基本上, 如果還背得動, 個人還是比較傾向睡自己帳篷啦, 山屋裡面, 有很多時候可能是 摩肩擦踵, 連翻身都有困難 ---- 或者旁邊徹夜的 鼾聲震天.

因此, 此行程過後七個多月, 自己又跑去 獨行奇萊主北, 依舊還是背帳篷, 睡自己帳篷, 共睡了三個夜晚 ( 附近不遠處有 成功山屋, 也沒去睡 ), 獨自紮營在當時早就沒有牆壁的 成功二堡 遺址上. ( 頂端倒是還有遮蔽, 可以幫忙擋雨 ).

其實, 獨自 ( 或是幾次帶兒子 ) 剛好有山屋, 甚至於獨自或者兩人 " 包場 ", 也有過不少次啦.

某次獨行 雪山翠池 ( 要翻越雪山, 到稜線背後的下方 ), 因為是 " 強烈梅雨鋒面 ", 走往翠池當日沒人, 次日也沒人, 第三日還是沒人, 從 三六九山莊 往返 翠池 的那三天兩夜, 沒見到任何人影, 就是獨自包場了三天, 睡了兩個夜晚....嗯, 其實是獨自被狂暴的大自然 在當地, 根本回不了家, 哈.

週三愉快開心(ㄏㄏ、ㄎ、哈)


梅琪仁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10/26 11:11

水鹿算是當地的「原住民」,應已嗅出氣候巨變,老早躲起來了。

該怕的事還沒到來?還有更恐怖的?莫非真的被吹飛了起來?

楓之谷(Maffchiu) 於 2016-10-26 19:19 回覆:

或許也只能說, 較早的先前都沒被真正 " 嚇過 ", 或是被狂暴的大自然, 狠狠的 " 教訓 " 過.

嘉明湖, 心裡面想說沒有特別的危險地形, 因此即使要面臨南部平地低溫只有 13度 的 " 強烈春天鋒面 ", 因為空檔機會難得, 因此還是決定 鋌而走險....

萬萬沒想到, 強烈鋒面到來時期的高山, 根本就不是人類該去的地方 ---- 去的話, 真的叫做玩命. ( 春季鋒面/強烈梅雨鋒面/颱風侵襲時....這三種天氣, 千萬別去高山 )

不過, 許多 " 親身經驗 ", 都是拿命去換回來的, 代價真的很高 ---> 同一天, 東北部的山區就有某隊伍造成重大憾事, 五個人, 一死三凍傷.

台灣的高山, 好天氣像天堂, 如果遇上惡劣氣候, 很多地方都會變成地獄, 要非常注意.

週三愉快開心(ㄏㄏ、ㄎ、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