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媽媽的大床
2016/12/20 21:18:17瀏覽664|回應1|推薦26

每到夏末秋初,睡在日漸冰涼的蓆子上時,就會想到媽媽的大床。那張大床是兵工廠用實木板釘的,做工扎實,床上的蓆子是深褐色、帶點竹篾味的軟蓆,右上角有塊以藍布縫補的補丁。大床的床尾跟牆面約有三十公分的空隙,爸爸在上方牆面釘了一根橫槓,當成開放式衣櫃;玩躲貓貓遊戲時,我常把自己藏在衣服堆裡,不出聲絕不會被找到。

自有記憶起,我就跟媽媽同睡在大床上。每晚,她翻閱報紙的沙沙聲伴我入夢;在冬天,媽媽躺在我身邊時總會笑著說被子被我摀得好暖和,果然小孩子體溫高,像暖爐。

三哥大我四歲,有天他跑來跟我們午睡,他躺在床的另一側,有一搭沒一搭地跟媽媽聊天。昏昏欲睡之際,忽然聽見媽媽低聲對三哥說:「不要講話了,妹妹睡著了。」平常她都喊我的名字,或用湖南話叫我「誠妹仔」、「我滿女ㄟ」,很少叫我「妹妹」;在那個靜謐的午後,聽到媽媽溫柔叮囑三哥不要吵到我,我閉緊雙眼,覺得好幸福。

媽媽的大床也是我們的遊戲場,我和哥哥、姊姊時常趴在上頭玩耍。

小學二年級時,我當選校外模範生(民國五○年代,模範生分校內和校外,校內由老師推舉,校外除了要看成績,還要經過同學票選),爸爸帶我去買新鞋和車票,好前往中山堂接受表揚。回程路上,爸爸問我想要什麼禮物?那時家裡剛買了櫻花牌黑白電視,想起電視廣告裡那些可愛的積木小房子,我便央求爸爸買那個。

那些用黃色硬紙筒裝的亞美積木並不便宜,裡面有許多像紅磚的壓克力塊、不同大小的門窗,和畫著屋頂瓦片的綠色硬紙板。三哥常趴坐在大床上,屏氣凝神,按照說明書蓋出一棟棟複雜的洋樓、學校和警察局,然後博得長輩的讚賞。雖然有些不服氣,但我那雙似乎發育不完全的小手只能做出簡單的屋子,就是不像三哥那樣靈巧。

某個假日,大姊把積木全倒在大床上,讓我們統計不同形狀和顏色的積木數量,並一一寫在紙筒上,彷彿這樣就能確保積木永不遺失。誰知隔幾天來了颱風,大水一淹,紙筒先行瓦解,積木泡水發黃,全壞了。所謂人生如夢、世事無常,在這場颱風過後,我領略一二。

大床同時是媽媽養病的所在。有好長一段時間,媽媽因為思念大陸的家鄉而失眠,睡不著的夜晚,便與我們玩猜謎打發時間,猜著猜著,我們都慢慢睡著了。天光微亮時,朦朧中看到上夜班回來的爸爸,掀開蚊帳輕聲問媽媽睡得好不好?見他們這般恩愛相守,讓我心底甜甜的。

無奈在我讀國二時,某天下課回家,發現大床凌亂,家中空無一人,匆忙趕到醫院,媽媽卻已離開。過不久,大床被拆了,木板一塊塊消失。但媽媽的大床,永遠在夢中、心中,任我蜷縮其上,回憶著已逝父母的關愛。

~~以上刊登於聯副家庭副刊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OVETO5788&aid=83074685

 回應文章

多硯坊 (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12/21 14:26

偌大的床上
一如童年獨有的國度

堆滿了無數的夢想與過往 

安安小秋~將心比心 姑嫂情(MOVETO5788) 於 2016-12-25 10:29 回覆:

多同學 一看到有回應  就想到一定是您

不好意思  最近忙  現在才回  怠慢了

回憶小時候 與母親相處的文  總是寫來不可收拾  越寫越多

寫完  很想大哭一場  也許  這就是文字療癒之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