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沒有戰爭,美國就活不下去
2010/09/19 04:56:57瀏覽2069|回應0|推薦7


    戰爭從地面到海洋,再到天空,再到外太空。這是一個沒有多少本土威脅的國家,這是一個總是向全世界發出威脅和制造威脅的國家。這是一個至少有10%的人處於貧困的國家,戰爭的一切成果,不屬於這些國內的貧困者。但是,這個國家是當今世界的領導者,是西方文明的最高成就。它的成就,為一個鐵的規律提供了一系列最有力的證據:戰爭,是西方文明主宰世界的唯一力量;戰爭,是西方文明的生命。沒有戰爭,西方文明的歷史將索然無味。失去戰爭手段,西方文明將魂飛魄散。只有在戰爭的保護下,西方文明才能在每個夜晚安然入睡。

    當戰爭只在乎輸贏,當戰爭只是消耗品的數學計算,當戰爭只是投入和回報的得失判斷,當戰爭的殺傷力與敵人拉開長遠的距離,當戰爭只需要面對著屏幕……戰爭已經像是一場電子遊戲,殺人只是不見血的點擊。戰爭也因此而無關道義,無關良心。死人只是數字,多幾個零少幾個零而已。戰爭已經無需從道德開始,也無需以道德結束。戰爭只需要算算錢而已。本章不打算完整羅列美國的戰爭履歷,只是把美國的幾個戰爭果核敲開,看看里面的秘密。

    一、中國幸虧搞出了核武器

    美國有造武器的嗜好,但它不允許別人擁有好武器。早期的美國還沒有發育成熟,它就禁止印第安人持有鐵器,那時候的鐵器最為鋒利。現在美國禁止朝鮮、伊朗搞核武,符合美國人的歷史傳統。中國當年頂住壓力,勒緊褲帶造出原子彈,看來是對的,從此以後美國再也沒有拿中國下過手。中國有了鋒利的矛,美國的盾沒造出來之前,過幾天安穩日子是有可能的。

    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國家,經常聯手制止某個後起國家擁有核武器或核技術,或者禁止向某些後起國家提供、販運某些特殊武器。這種方式一般稱為“武器禁運”。

     1492年10月12日,哥倫布在日記中記載了他在新大陸遇到的第一批當地人:“他們沒有帶武器,也不知道武器是什麽。當我給他們看劍,他們竟無知地抓住劍刃,割破了手指。他們沒有任何鐵器。”哥倫布為了炫耀自己的力量,在根本還沒有產生反抗和抵抗意識的土著人面前演示發射大炮。大炮的威力使得土著人匍匐在地,印第安人頭領送給哥倫布一個很大的黃金飾品。先進武器在野蠻人面前的作用由此可見一斑。此後,西班牙人在很長時間內,對印第安人的不滿和反抗,幾乎用不到槍炮,威武閃亮的軍刀就足夠了。

     500年前,當印第安人遇到西方人時,他們大多都處於石器時代,武器簡陋。只有少
數印第安部落使用青銅武器。哥倫布到美洲之前,印第安人的武器大多不以殺死對方為唯一目的,而是傷害對方,使他失去抵抗能力或暫時昏厥。印第安人有一類武器是西方殖民者最害怕的,就是毒鏢和毒箭。這類武器原先主要都是生產工具,用於捕獵大型動物或者魚。直到歐洲人在新大陸大開殺戒後,印第安人的毒鏢、毒箭才對準了歐洲人這個新獵物。1536年,190名穿戴盔甲的西班牙士兵打敗了2萬多名用石頭武裝起來的印加帝國勇士,西班牙方面只有一個士兵因為沒有戴頭盔而死亡。一名參加戰鬥的西班牙士兵後來說,在這場戰鬥中的某一個下午,他一個人就砍下了200名印加勇士的手。

    西班牙人在後來相當長的時間內,一直在軍事上保持著對印第安人的絕對優勢。其中一個原因是,最早的一批西班牙殖民者在到達新大陸不久,就制定了一條法令:禁止印第安人擁有鐵器。這可能是現代西方文明第一個武器禁令。但是,也許還不能算是武器禁令,因為它禁止的不是武器,而是鐵器。

    人類歷史上,在地球的每個地方,大大小小的戰爭時有發生。對於戰敗者實行武器管制也很常見。但是,西班牙人到達美洲大陸後,將武器管制的範圍擴大到非戰敗對象身上,擴大到所有的印第安人,擴大到所有非我族類的範圍。要知道,當時的印第安人對西方人是很友好的,他們向最早達到美洲的西方人提供食物,甚至黃金,雙方並沒有處於戰爭狀態。因此,西班牙在美洲實行的這條法令,結合後來發生的一系列屠殺,無疑是在說:印第安人必須讓我們西方文明人隨時輕易地殺掉!這種對非戰爭對象、非戰爭失敗者實施武器禁運的擴大化行為,今天依然存在。直到19世紀,西班牙殖民統治進入尾聲,即將被後來的殖民者取代時,西班牙的法律依然禁止印第安人使用槍炮。

    這條法令使得西班牙人在美洲大陸輕而易舉地以極小的代價獲得了大量財富。西班牙殖民者的殘暴行為終於引起了土著人的抵抗。但是,他們的抵抗是非常有限的。在那個階段,大肆掠奪財富的殖民者10人以上的重大傷亡,幾乎全部都是由於地形不熟,在崇山峻嶺的崎嶇山路上遭遇印第安人的埋伏。為了獲得對頑強抵抗的印第安部落的勝利,西方殖民者除了充分運用武器優勢外,還極力挑撥各部落之間的矛盾,例如,他們收買情報,打聽不同部落之間的新仇舊恨,然後挑動土著部落彼此殘殺。

    西班牙人對於印第安人的武器禁令並不是孤立現象。當羅馬教皇出面為西班牙和葡萄牙劃分了勢力範圍後,今天的巴西被納入葡萄牙懷中。森林是巴西的主要資源之一,為了提高砍伐森林的效率,葡萄牙人最初向印第安土著人提供了鐵刀、鐵斧等工具,但是,這個行為只延續了20年左右,葡萄牙人很快發現自己錯了。因不滿殖民者的殘暴而反抗的印第安人,使用了殖民者給他們的鐵制工具。新的葡萄牙總督立即制定了嚴酷的法令:凡是將鐵制刀具賣給印第安人者,將被處以死刑;凡是告發某人向當地人販賣違禁武器的,可獲得被告發者的一半財產。

     500年前,當印第安人遇到西方人時,他們大多都處於石器時代,武器簡陋。只有少數印第安部落使用青銅武器。哥倫布到美洲之前,印第安人的武器大多不以殺死對方為唯一目的,而是傷害對方,使他失去抵抗能力或暫時昏厥。印第安人有一類武器是西方殖民者最害怕的,就是毒鏢和毒箭。這類武器原先主要都是生產工具,用於捕獵大型動物或者魚。直到歐洲人在新大陸大開殺戒後,印第安人的毒鏢、毒箭才對準了歐洲人這個新獵物。1536年,190名穿戴盔甲的西班牙士兵打敗了2萬多名用石頭武裝起來的印加帝國勇士,西班牙方面只有一個士兵因為沒有戴頭盔而死亡。一名參加戰鬥的西班牙士兵後來說,在這場戰鬥中的某一個下午,他一個人就砍下了200名印加勇士的手。

    西班牙人在後來相當長的時間內,一直在軍事上保持著對印第安人的絕對優勢。其中一個原因是,最早的一批西班牙殖民者在到達新大陸不久,就制定了一條法令:禁止印第安人擁有鐵器。這可能是現代西方文明第一個武器禁令。但是,也許還不能算是武器禁令,因為它禁止的不是武器,而是鐵器。

    人類歷史上,在地球的每個地方,大大小小的戰爭時有發生。對於戰敗者實行武器管制也很常見。但是,西班牙人到達美洲大陸後,將武器管制的範圍擴大到非戰敗對象身上,擴大到所有的印第安人,擴大到所有非我族類的範圍。要知道,當時的印第安人對西方人是很友好的,他們向最早達到美洲的西方人提供食物,甚至黃金,雙方並沒有處於戰爭狀態。因此,西班牙在美洲實行的這條法令,結合後來發生的一系列屠殺,無疑是在說:印第安人必須讓我們西方文明人隨時輕易地殺掉!這種對非戰爭對象、非戰爭失敗者實施武器禁運的擴大化行為,今天依然存在。直到19世紀,西班牙殖民統治進入尾聲,即將被後來的殖民者取代時,西班牙的法律依然禁止印第安人使用槍炮。

    這條法令使得西班牙人在美洲大陸輕而易舉地以極小的代價獲得了大量財富。西班牙殖民者的殘暴行為終於引起了土著人的抵抗。但是,他們的抵抗是非常有限的。在那個階段,大肆掠奪財富的殖民者10人以上的重大傷亡,幾乎全部都是由於地形不熟,在崇山峻嶺的崎嶇山路上遭遇印第安人的埋伏。為了獲得對頑強抵抗的印第安部落的勝利,西方殖民者除了充分運用武器優勢外,還極力挑撥各部落之間的矛盾,例如,他們收買情報,打聽不同部落之間的新仇舊恨,然後挑動土著部落彼此殘殺。

    西班牙人對於印第安人的武器禁令並不是孤立現象。當羅馬教皇出面為西班牙和葡萄牙劃分了勢力範圍後,今天的巴西被納入葡萄牙懷中。森林是巴西的主要資源之一,為了提高砍伐森林的效率,葡萄牙人最初向印第安土著人提供了鐵刀、鐵斧等工具,但是,這個行為只延續了20年左右,葡萄牙人很快發現自己錯了。因不滿殖民者的殘暴而反抗的印第安人,使用了殖民者給他們的鐵制工具。新的葡萄牙總督立即制定了嚴酷的法令:凡是將鐵制刀具賣給印第安人者,將被處以死刑;凡是告發某人向當地人販賣違禁武器的,可獲得被告發者的一半財產。

    而且,只要戰爭的另一方給印第安雇傭軍提供稍微先進一點的武器,西班牙人的這種規定便會成為一個笑話。因此,西方武器也通過殖民者這個自相矛盾的做法流入印第安人的手中,最終又成為與西方殖民者作戰的武器。蘇聯當年入侵阿富汗時,美國人為了與之對抗,向阿富汗的抵抗組織提供了大量武器和經費,這些抵抗組織中包括後來與美國為敵的拉登和塔利班。歷史就是這樣重復著驚人相似的一幕。



    美國說伊拉克有違禁武器,所以要打伊拉克。結果伊拉克並沒有違禁武器,但伊拉克真的就被美國幹掉了。事後發現,關於伊拉克擁有違禁武器的情報都是假的,讓人懷疑這是美國故意制造的一個開戰借口。於是,人們自然會有一個假設:如果伊拉克真的有違禁武器,美國還會打伊拉克嗎?還敢打嗎?朝鮮就這麽做了,索性宣布自己擁有核武器,美國至今也沒有向朝鮮動武。於是,伊朗也依樣畫葫蘆,甚至還退讓一大步,只宣稱自己應該擁有和平使用核能的權利,就好比印第安人當年說:我要一把鐵制的刀,只是想殺牛的時候方便一點。但是,西方人的回答是:絕對不允許!你們印第安人以前就沒有用鐵刀殺牛,為什麽現在要用鐵刀殺牛?你明顯就是要用鐵刀來殺西方人!就好比今天美國人說:你伊朗是個石油大國,並不缺能源,為什麽要開發核能?這與幾百年前的行為何其相似!

    從禁止印第安人擁有鐵器,到禁止當今某些國家擁有核技術,西方國家的理由是為了世界的安全。那麽,他們自己做得又如何呢?2007年9月5日,美國軍方證實,一架B-52轟炸機上的6枚巡航導彈,都被誤裝了核彈頭,飛越了大半個美國。被誤裝的 W80-1核彈頭,一枚的破壞力等於當年美國在廣島投擲的原子彈的10倍,6枚就是60倍。誤裝核彈頭的可怕在於,如果這次行動是一次實彈演習,後果不堪設想。幸虧,當天B-52執行的任務只是運送巡航導彈。萬一核彈頭事故真的發生了呢?

    在美國歷史上,誤裝核彈頭事件,並不是最可怕的。自從核武器誕生以來,除了美國軍方繼續保密的內容,公開資料顯示,1950年到1980年間,美國核武器事故多達32次。美國軍方第一次核彈頭事故發生在 1950年2月13日。當時一架正在執行任務的B-36轟炸機發生故障。為確保機組成員的安全,飛機上裝載的一枚MK4“胖男孩”核彈被丟向地面,同時引爆了核彈中的常規炸藥。所幸的是,沒有引發真正的核爆炸。1957年5月22日,同樣是一架B-36轟炸機裝載了一枚氫彈,降落時遇到狂風,機組成員試圖擰緊固定氫彈的保險栓,卻誤抓了投彈柄,氫彈立即脫落。這顆氫彈落地後,炸彈中的普通炸藥觸地爆炸,炸出一個大坑,並炸死一頭牛。萬幸的是,這次事故同樣沒有釀成核爆炸。這兩次核彈事故,美國軍方最後都找到了核彈頭。

     1958年2月8日,美國佐治亞州塞凡納市附近,一架載有氫彈的 B-47轟炸機,完成夜間訓練返回途中,與一架戰鬥機發生空中碰撞,飛行員為機組人員安全,丟掉了3噸多重的氫彈,核彈頭落入一處海峽。事故發生後,美軍搜索了10周時間,一直沒有找到核彈頭。核彈頭失蹤,在美國軍方的術語中稱為“斷箭”。在美軍的“斷箭”清單中,這枚氫彈被列為第11號。此後很多年,當年奉命丟棄氫彈的飛行員多次要求美國空軍重啟搜索行動,但都被拒絕。直到2004年,佐治亞海岸線附近放射指數不同尋常的超標,人們懷疑那枚失蹤的氫彈因腐蝕而發生核泄漏,美國政府才不得不重新搜索,但至今仍然無結果。

     1961年1月24日,北卡羅來納州格斯市上空,一架載有兩顆氫彈的 B-52轟炸機右翼斷裂,飛機在空中爆炸。幸運的是,兩枚氫彈都沒有引爆。事故發生後,地面搜索人員只找到一顆核彈頭,這枚被找到的核彈頭令人毛骨悚然。核彈頭共有6道安全閥,這枚從空中落地的氫彈,5道安全閥已經被打開,只剩下最後一道。萬一呢?在這次事故中,還有一枚氫彈至今都沒有找到。有專家認為,這枚氫彈還是活的,隨時有可能爆炸。美國空軍後來買下了失事區域的土地,並用圍欄將其圍住,至今仍定期對這一地區進行核汙染測試。

     1966年1月15日,美國空軍兩架飛機在西班牙上空相撞,機載4枚氫彈,所幸都沒有爆炸,否則,西班牙可能就完了。統計顯示,全美國境內至少有7枚失蹤的核彈。

     2004年2月1日,巴基斯坦官方宣布:15年來,巴基斯坦核武器之父阿蔔杜勒卡迪爾汗,涉嫌向利比亞、伊朗、北朝鮮出售核技術。卡迪爾汗從此被巴基斯坦政府軟禁在家中。這樣一個嚴重的核擴散事件是如何發生的?美國為何對此沒有采取嚴厲措施?

    說來話長。卡迪爾汗年輕時在德國、比利時上大學,獲得博士學位。1972年,卡迪爾汗就職於一家荷蘭公司。這家荷蘭公司的主要業務是生產用於核能發電的濃縮鈾。卡迪爾汗精通多門外語,成為這家公司的文件和圖紙翻譯,有機會接觸大量資料。從1980年起,卡迪爾汗博士開始在歐洲幾個國家分散購買或委托加工設備零部件。這些設備的零部件全部被運往巴基斯坦。卡迪爾汗博士的這些活動大多數都被荷蘭情報部門所掌握,1980年前後,荷蘭政府曾經打算對卡迪爾汗博士采取行動,但是,這一計劃最終被取消,原因是美國反對。美國為什麽容忍了卡迪爾汗博士的行為呢?

     1979年,蘇聯入侵阿富汗。美國在阿富汗打了一場代理人的戰爭,使得蘇聯連續10年陷入阿富汗泥潭難以自拔。在這場戰爭中,巴基斯坦成為美國支援阿富汗抵抗的唯一通道。正是如此,美國明知卡迪爾汗博士正在為巴基斯坦從事核技術開發活動,仍采取了默認的態度。為了冷戰這一政治目的,美國政府認為,核擴散問題不如冷戰重要。於是,美國不光容忍了巴基斯坦的核計劃,甚至還要求歐洲盟國不要幹涉卡迪爾汗。1984年,卡迪爾汗博士成功提煉出了數量足夠制造核武器的高純度濃縮鈾。美國依然視而不見。阿富汗戰爭打得正歡,美國正通過巴基斯坦,向拉登和塔利班提供源源不斷的支持。1998年5月,巴基斯坦成功試爆了原子彈。卡迪爾汗博士被視為民族英雄,巴基斯坦核武之父。2004年,卡迪爾汗博士的行為被曝光之後,荷蘭前首相說,荷蘭政府曾經打算逮捕卡迪爾汗博士,但由於美國的指示而放棄。有些美國人說,要把巴基斯坦“炸回石器時代”,另一些美國人攻擊美國政府的姑息政策。美國人經常這樣放馬後炮。
 
    這個世界自從擁有了核武器,自從某一部分人掌握了核武器的秘密,人類頭上就一直懸著達摩克斯之劍。1985年,全世界隨時可以爆炸的活躍核彈頭共有6 5萬枚;2002年,全世界隨時可以爆炸的活躍核彈頭超過2萬枚;很多退役的核彈頭只是被儲存或分拆,並沒有銷毀。其實,2萬枚核彈頭與20萬枚核彈頭沒有區別,因為,人類被毀滅一次同被毀滅10次結果都是一樣的。回顧一下印第安人的歷史,再看看今天的世界,我們會有怎樣的心情?中國向世界承諾:絕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絕不向無核國家使用核武器。中國是世界上第一個做出這一承諾的國家,也是唯一一個自始至終嚴格遵守這一自我約束承諾的國家。美國為什麽不向中國學學?

    二、用冷兵器殺人太慢

     在核武器之前,最有威力的是生化武器。二戰期間,日本在中國投放生化武器,美國急了,趕緊研制。1942年美國召集一流科學家開會,不僅研制生化武器,同時也研制核武器。3年後原子彈在日本上空炸響,一顆子彈幹掉了20萬人,二戰閉幕。

     1975 年,在美國的推動下,世界主要國家修訂了1925年在日內瓦誕生的禁止使用生化武器的議定書。明確規定,所有生化武器都是非法的,任何國家不得研制和持有生化武器。從此以後,針對一些國家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指控和檢查開始出現,美國以一種道德姿態,“認真 ”地擔負起世界警察的工作。但是,為什麽 1925年制定的《日內瓦議定書》,美國要隔半個世紀才批準呢?

    有人把成吉思汗當做世界上第一個使用生化武器的人,但是,成吉思汗只是利用自然界現成的病菌。用科學的方法研制和生產生化武器,源自西方國家。人造生化武器的最早使用,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歐洲戰場上。由於技術條件限制,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歐洲國家使用的主要是化學武器,而沒有生物武器。大戰結束後,歐洲國家決定將廝殺變得文明一點。1925年,世界上的發達國家在日內瓦召開了一個會議,共同形成了一份禁止在戰場上使用生化武器的議定書。參加這次會議的有30多個國家,只有兩個國家沒有批準這份議定書,一個是日本,另一個是美國。

    第二次世界大戰開始後,日本在中國戰場頻頻試驗和使用各種生化武器。1942年,中國政府將日本在中國投放生化武器、實行細菌戰的情況寫成了一份報告,先後送交英國、美國、澳大利亞等國家。英美澳對中國政府的這份報告的答復是:不可能。這個話是說給中國人聽的,事實上,英國、美國已經在悄悄開始研制生化武器,中國政府的報告,使得他們加緊了研制的步伐。

     1942年7月,英國軍方在一個小島上開始試驗炭疽病菌的效果,實驗對象是羊。以前在試驗室里的試驗結果,現在終於在自然環境中取得了成效。英國當時生化武器的研制水平比美國高。但是,英國資源有限,而且被戰爭拖住,沒有能力投入大規模生產,英國便向美國請求幫助。英國的條件是,英國提供炭疽病菌和肉毒桿菌等配方,由美國負責批量生產。1942年12月9日,華盛頓召集國內一流科學家舉行了會議。會議決定,接受英國的建議,免得美國在研制生化武器的道路上耽誤太長時間。美國和英國都知道,研制生化武器將負有極大的道德壓力,因此,這次會議後,所有參加會議的美國人都得到一個警告:如果泄漏會議內容,將坐牢40年!美國、英國之所以對生化武器如此重視,是因為當時還沒有核武器,生化武器是可以看到的、威力最大的非常規武器。

     1944年,幾件事情使得美國和英國加緊了研制生化武器的步伐。首先是德國的V 型飛彈襲擊英國。丘吉爾擔心德國人會用V型飛彈將生化武器投到英國。在美國的太平洋海岸,也出現了神秘的氣球。美國軍方檢查墜地後的氣球發現,氣球上懸掛著炸彈。對於美國人來說,萬一氣球懸掛的是生化武器,後果將極其嚴重。而投放氣球的,很可能是日本人。1944年,丘吉爾向美國緊急預定50萬枚炭疽炸彈,丘吉爾將其作為戰爭的第一要務。慶幸的是,美國的生產能力還是沒能跟上,50萬枚炭疽炸彈沒有到達丘吉爾手中。否則,很難想象,丘吉爾會不會像美國首先使用原子彈一樣,率先投擲炭疽炸彈。

     1945年,美國用於研制生化武器的經費大約相當於研制原子彈經費的1/5,兩者都處於同樣嚴格保密的狀態。為了驗證原子彈的威力,美國在日本投下了兩顆原子彈,戰爭突然結束了。與原子彈相比,美國當時的生化武器水平還到不了大規模生產的水平,因此,當原子彈在日本證明了巨大的威力,美國、英國的生化武器研制開始面臨疑問:還有沒有必要繼續做下去?美國生化武器試驗緩慢的一個重要原因是,當時美國還沒有下定決心采取活人試驗。美國人一共用了50萬只動物做試驗,試驗了十幾種病菌,炭疽炸彈也即將完成。當原子彈暴露在世人面前的時候,生化武器還是一個絕對機密。

    戰爭結束後,同盟國發現,希特勒雖然研制了化學武器,但始終反對研制生物武器,因此,關於德國的生物武器情報,事後被證明是一個錯誤情報。然而,日本的情況令美國大吃一驚。美國發現日本有一支專業細菌部隊,其核心就是731部隊,負責人是石井四郎。石井四郎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之前,曾經到歐洲考察過各國生化武器的研制情況。回國後,便開始推動日本的生化武器研制,並將研究基地設在了中國境內。在731營地,試驗對象絕大多數都是漢人,針對性非常明確。所有的實驗對象全部死亡。原因有二:一是不能留下任何活口,二是要將這些人做活體解剖,建立檔案。活體解剖的目的是讓生物組織盡量保持新鮮的狀態。在731營地,活人試驗和活體解剖的試驗品,總數在1萬人左右。具體數目不精確,是因為731部隊所有的檔案最終都到了美國人手里,至今沒有公開。而在731營地之外,日本試驗和使用生化武器造成中國的死亡和傷殘人數,遠遠不止這個數字。戰後,731部隊的幾位主要負責人供認,如果沒有731的生化武器,日本在中國的戰爭,撐不了8年。日本在中國向平民百姓使用的生化武器種類繁多,包括炭疽、傷寒、鼠疫、霍亂、痢疾等。

    日本瘋狂發展生化武器完全來自歐洲的啟發,其一切技術手段和理論也來自歐洲。同時,731部隊的非人道、反人類行為,與納粹集中營相比,毫不遜色。任何有正義感的人,都應該將731部隊的主要人員處死。但是,美國為了獲得日本生化武器的研究資料,與石井四郎做了一筆骯臟的交易。1947年5月,石井四郎第一次接受美國生化武器專家的審訊。石井四郎提出,以他掌握的人類試驗資料為條件,要求美國撤除對他本人及其下屬的戰爭罪起訴。1948年3月,美國與石井四郎達成了交易。在德國,集中營里的醫生都被判處絞刑。而在日本,731部隊沒有一個人受到起訴,在中國發生的細菌戰仿佛沒有發生過。這和美國獨家獲得了日本731部隊的全部檔案,間接參與了殘害成千上萬中國人的罪行有什麽區別?

    從在世界範圍內禁止生化武器的角度來說,審判日本731部隊是最好的時機,那時候美國為何不做?因為,一旦起訴審判日本731部隊,美國就無法獨享731部隊的試驗資料。而且,全世界輿論一定會同聲譴責這種極為殘忍的反人類罪行。在輿論的壓力下,美國國內的生化武器研究即使依然保持絕密狀態,恐怕也很難繼續下去。為了自己盡快掌握生化武器的技術,美國寧願讓731部隊從人間蒸發。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一段時間,美國研究生化武器的步伐越來越快,甚至到了用活人做試驗的階段。原因很簡單,核武器成本太高,生化武器相對便宜得多。

     1925年,日內瓦禁止使用生化武器議定書形成時,美國和日本兩個國家沒有批準。1969年,美國總統尼克松突然宣布:美國將不使用任何致命生物武器。到了1975年,美國推動國際社會修改了半個世紀前的《日內瓦議定書》,規定一切研制和持有生化武器都屬非法。那麽,美國為何會有如此徹底的轉變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美國以骯臟的交易,獲得了日本731部隊的全部生化武器資料,但是,美國還是不滿意。日本軍國主義研制生化武器就是為了殺人,但是,在大規模投放的細節上,幾乎一片空白。日本人僅僅只是在中國的某些城市隨意投放生化武器後,便等待其效果。因此,美國首要任務是將生化武器的投放標準化。例如,在怎樣的天氣條件下投放;對不同人口規模的城市,如何控制投放量和投放方式等。為此,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國在國內秘密做了很多次無害細菌的模擬投放試驗。投放地點包括五角大樓,以檢驗生化武器對於大型建築物內部的影響狀況;舊金山,以檢驗海岸城市投放生化武器的特點;田納西州某地,以檢驗內陸城市投放生化武器的規律;其他還有在沙漠地區,在遼闊海面等等。

    由於日本的資料已經擁有了大量致命生化武器的檔案,美國幾乎無須再做多少試驗工作。但是,美國又開發了很多非致命性的生化武器,例如兔熱病菌,它能使人患上非常嚴重的感冒,並且傳染性極強,但大多能夠治愈。在這個問題上,人們也許會說,美國研制生化武器新品種顯得比較善良,實際上並不盡然。美國研制非致命性生化武器還有一個重要的戰略意圖。美國認為,致命生化武器造成人員死亡,往往導致對方拋棄屍體,處理比較容易。而非致命性生化武器,會導致對方治療、救治、護理病號,這種情況比直接拋棄死者消耗的資源和人力更大,因此,對削弱對方戰鬥力的作用更加顯著。

    為了試驗這些新的生化武器,美國開始在國內招募誌願者接受人體試驗。大約有2200多名誌願者報名參加。這些誌願者一貫反對戰爭,反對生化武器。那麽,他們為何會成為生化武器人體試驗的誌願者呢?美國軍方告訴他們,他們參加的工作是研制針對生化武器的疫苗,因此,他們聽從上帝的號召,其實是在救人。多年以後,美國很多新的生化武器研制成功,疫苗卻沒有任何影子。而且,美國研制的新生化武器,都是絕密,其他國家都沒有。針對敵對方的生化武器的疫苗,顯然也是一個謊言。到了20世紀60年代,美國作為唯一秘密研制生化武器的國家,其生化武器的技術水平,已經遠遠領先於其他國家。美國對於生化武器的研制成果,很快派上了用場。越南戰爭期間,美國公開違反《日內瓦議定書》,在越南使用了大量化學武器。之所以沒有使用生物武器,我們不該把它想成是美國人的仁慈,而是它要保守軍事秘密。

    美國在越南使用的化學武器叫做“橙劑”,其主要成分之一是現在人們熟知的致癌物質“二惡英”。“橙劑”的後續影響,至今都沒有消失。經過對受害人群的調查,現在已經確認,“橙劑”至少與心臟病、癌癥、糖尿病、新生兒殘疾等多種疾病有直接聯系。美國雖然對越戰使用“橙劑”的後遺癥做過多次調查,但是,至今都不願公布調查的全部研究報告。因為,調查結果一旦全部公開,美國將不得不給本國受害的越戰老兵支付大量的賠償。而且,如果給越戰老兵支付賠償,是不是還要給越南人賠償呢?

    有一個了不起的中國女性叫王選,她收集了大量日本生化武器中國受害者的證據,要求日本政府賠償。日本政府只當沒聽見,因為,當年美國在東京審判時,已經放了日本一馬。日本使用生化武器沒有被國際社會認定,美國早已經給日本打了包票:日本沒有在戰場上實際用過細菌武器。日本對於中國受害者的態度,與美國對於越南受害者以及本國老兵的態度多麽相像!而且這兩個國家都是參加1925年日內瓦會議沒有批準議定書的國家!

  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研制、使用生化武器的主要用意是,生化武器比核武器更
便宜,使用更方便。到越戰的時候,生化武器已經成為美軍戰爭武器庫中的重要一員。但是,越戰使用生化武器後,形勢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美國國內本來反戰情緒就很高,使用生化武器的事實令美國政府異常難堪。而且,國際社會對於美國違反《日內瓦議定書》的行為,也給予譴責。1969年2月,美國軍方生化武器研制基地發生沙林神經毒氣泄漏事件,基地附近幾千只綿羊死亡,美國軍方不得不承認他們確實在研制生化武器。這一事件造成美國國內更大的反對聲浪。正是在這幾種因素的作用下,尼克松總統同年宣布,美國將不使用任何致命的生化武器。這一宣告的直接結果是,人們對於美國在越南使用生化武器的行為不再追究,好像美國已經間接承認了錯誤,事情就此了結。

    對於美國的這個宣告,我們還應該看到更深一層的含義。美國開始意識到,生化武器既便宜,又容易研制,效果又很明顯。美國可以擁有,其他國家也能較為方便地擁有。很多國家可能不具備研制原子彈的實力,但是,擁有生化武器比擁有原子彈要容易得多。一旦其他國家擁有生化武器,並將其用到美國頭上,美國將自食其果,連批評別人的資格都沒有。而且,美國此時已經確信,自己的生化武器技術已經領先於世界,為了保持這種領先水平,以道德的名義禁止所有人研制,是最好的辦法,它將保證其他國家無法在生化武器技術方面超越美國。美國在核武器方面的領先更多只是靠數量,但是,在生化武器上,美國已經擁有了其他國家所沒有的技術。而且,尼克松宣布的內容,只是美國不使用致命的生化武器,而美國人手里,恰恰有很多非致命的生化武器。在這種思想指導下,1969年之後,美國開始積極介入修訂1925年的《日內瓦議定書》。當時的議定書只是明確禁止使用生化武器,但並沒有禁止研制。美國推動修改的結果是,一切研制和持有生化武器都是非法行為。對於美國自己的生化武器,美國宣稱只在試驗室里保存了樣本。沒有人對美國進行調查。到了1975年,美國的願望全部達到,修改後的《日內瓦議定書》,成為國際社會新的法律文件。

    然而,即便新的《日內瓦議定書》在1975年已經形成,薩達姆1984年第一次使用化學武器卻得到美國的默認。因為美國需要用伊拉克來對付伊朗。甚至還有美國議員指出,薩達姆的生化武器,有一部分就是美國提供的。等到薩達姆1988年第二次使用生化武器時,美國已經不需要他了,薩達姆才真的倒黴了。美國人的大棒子重重敲打在薩達姆的頭上,最終要了他的命。而這根大棒子是美國在1975年剛剛做好的。此後沒過多久,一個震驚世界的事件更使美國確信,自己當初對其他人研制、擁有生化武器的擔憂,是多麽英明。1995年,日本邪教組織奧姆真理教在東京地鐵投放了沙林毒氣,震驚世界。1969年美國發生的泄漏事件,也是沙林毒氣。這個線索,一方面使我們看到,美國和日本這兩個沒有批準1925年《日內瓦議定書》的國家,都在偷偷幹什麽?另一方面還可以看到,奧姆真理教僅憑幾個化學工程師,就能夠制造沙林毒氣,可見生化武器的門檻確實較低。對於中國人來說,我們還應該記住一個細節。麻原劄幌對於沙林毒氣,取的名字是“石井”,是731細菌部隊首腦石井四郎的姓氏!那個沒有被美國人定罪的戰爭罪犯,幾十年後,成為日本邪教的膜拜對象。看清楚美國生化武器的發展過程,我們不得不產生一個聯想,美國如今對於其他國家生化武器的大力打壓,總像是在賊喊捉賊。美國有沒有把自己的生化武器都銷毀?誰有能力去查一查美國?

   三、美國有兩類公司:一撥人負責把人養肥,另一撥人負責宰殺

    美國的兵器制造業很發達,很商業化。為了消化武器庫存,軍火企業只有兩個辦法:第一,策動政府發動戰爭,直接把庫存掏空,制造更先進的武器,賺政府的錢;第二,希望別國發動戰爭,乘機出售武器,賺別國的錢。跨國公司負責把人養肥,軍火公司負責宰殺。



    美國的伊拉克戰爭打到現在,花費了無數的錢,眼看著在伊拉克的錢還要繼續花下去。既然美國國內經濟急劇惡化,為何不把在伊拉克、阿富汗的錢省下來呢?天真的人都會這麽想,但是,有人不這麽想。據美國自己統計,伊拉克的戰爭費用,至少有40%流入了私人公司的腰包,幾千億美元就這樣揮發了。我認為,這個估計是低的,如果把那些造飛機、造導彈的私人公司都算進去的話,私人企業發戰爭財的比例更高。甚至可以說,只要這些私人企業還想賺錢,還有能力賺錢,戰爭就會繼續打下去。

    私人企業中較著名的黑水公司,是一家為美國在伊拉克負責重建的行政機構和行政長官們提供安保的保安公司。這家公司在伊拉克戰爭中賺了很多錢,後來因為殺害伊拉克平民而引起註意,不幸遭到輿論的追擊。但是,在伊拉克戰爭中發財的美國私人公司,遠不止這一家,如著名的阿布格萊布監獄 “虐囚事件”。美國有關報道指出,連收集情報、審訊犯人這樣的國家機密工作,其中一部分也交給了美國的私人企業。企業要賺錢,誰有耐心慢慢等嫌犯開口?找一點立竿見影的辦法吧。而這種辦法,很多就在美國政府的情報機構提供的手冊里。還有,駐伊拉克美軍的後勤大多數就交給了私人公司,包括給美軍士兵提供每日三餐、洗衣服、送郵件、上網、其他物資的運輸等等。

    美國一直提倡這樣一種觀點,私人企業的效率比國有機構要高。我們不去爭論理論問題,我們只想知道:連國家戰爭行為都可以由私人企業承包的話,會發生什麽呢?黑水公司殺害伊拉克平民,虐囚,這都是臭名昭著的事情。駐伊拉克美軍的一頓快餐,比美國國內貴好幾倍,連餐盒都貴好幾倍。或許有人會說,美軍的夥食都是從美國運去的,並不能算貴。然而,駐伊美軍喝的可樂,可都是在中東地區生產的。在伊拉克美軍士兵衣服很容易臟,洗衣服不可避免,但是美軍在伊拉克洗衣服的費用,比在美國本土貴30倍。為美軍運輸物資的私人企業,它們與美國政府的結算按照貨車行駛里程結算,於是,大量的貨車司機被要求開著空車到處跑,美軍還必須保護它的安全。而且,這些貨車不用備胎,出了小毛病也不修,直接買新的,一輛好幾十萬美金,都是美國政府出錢。

    美國私人企業在伊拉克戰爭中大發戰爭財的現象,在美國本土也有反映。只要拿到與美國政府簽訂的戰爭承包合同,該企業的股價就會大漲。美國本土輿論曾經針對一家私人承包商的費用開銷提出質疑,認為其虛報了近10億美元的超額費用。當然這只是一家私人承包商,各家加起來的數字,沒法統計。小布什總統面對輿論質疑,曾經義正詞嚴地說:如果有誰多拿了美國政府的錢,我們會讓他吐出來。到如今,這句話已經沒人會記得了。美國政府有可能讓這些私人公司把錢吐出來嗎?

    先看看這是一些什麽公司。黑水公司是由美國軍方和情報部門前官員創辦的,給政府官員捐過不少錢,因此,美國政府對它也就是說說而已,不會真拿它開刀。承包商中最著名的企業之一哈利伯頓,美國前副總統切尼,做過這家企業的CEO。人們很奇怪,自從伊拉克戰爭以後,哈利伯頓的業務範圍,從過去的能源擴展到了百貨和餐飲,幹起了為美軍提供夥食的生意,以及其他很多新生意。隨便找一家美國在伊拉克戰爭中的承包商,都會發現,這些私人公司的老板,都是來自五角大樓等美國政府機構。退一步說,離開美國政府機構,創辦一個企業,與政府內部的老熟人、老部下、老長官合作做點生意,也說得過去。但是,美國不是號稱提倡自由市場經濟嗎?不是認為自由競爭能夠自動實現最好的結果嗎?然而,這些從美國政府拿到戰爭承包合同的私人承包商,要麽沒有任何競爭,要麽搞一個假的招投標,因為參加投標的公司只此一家。

    美國軍隊留在伊拉克,說是要幫助伊拉克重建。如果真的要幫助伊拉克重建,為何不把這些承包合同交給伊拉克人,讓伊拉克婦孺有口飯吃?難道伊拉克廚子不會做飯,伊拉克婦女不會洗衣服?當然,有人替美軍的安全考慮說,伊拉克人恨美軍,交給他們做一些後勤工作,美軍可能有危險。理由倒是很充分,但是,伊拉克人為何恨美軍?因為美軍來了以後,他們的生活徹底被毀掉。反過來說,美國政府花了好幾千億美元在伊拉克打仗,對美國老百姓有什麽好處?不知道,大概算拉動需求、刺激消費吧。

    伊拉克的重建經費,相當大一部分也落入類似與副總統切尼關系密切的私人公司。這還不算,2008年初,有消息說,美國政府重建伊拉克的經費,至少有500億美元不知去向。數名美軍駐伊拉克高級軍官和美國國防部官員,卷入了欺詐、貪汙、洗錢醜聞,涉案金額高達1250億美元。實事求是地說,這筆錢如果真的用來重建伊拉克,也許能夠蓋上百棟樓,現在,卻不知道去了哪里。發動伊拉克戰爭,誰最賺錢,也許可以從中找到一點答案。美國的伊拉克、阿富汗戰爭會不會結束,也能從這里找到一點答案。伊拉克戰爭已經成為小布什的朋友們分吃的美味蛋糕了,奧巴馬的朋友們要再插一手,難度有點大。所以,奧巴馬將目標轉到阿富汗了。阿富汗的戰爭規模以前比較小,現在把它擴大化,正好多花錢。看看花在誰身上吧,反正不會花在阿富汗人身上。看看伊拉克戰爭和阿富汗戰爭,就很容易理解為何有人說私有化好處多多了。

    四、“要麽是美國的朋友,要麽是美國的敵人”

    美國政府“非左即右”的二元思維,使得政府權力得到強化,先虛構一個敵人,然後以保護民眾為理由,獲取更多的權力。二元思維是美國式的政治腐敗,為了權力而欺騙美國民眾。消滅薩達姆,就是其中的一例。



    有一種思維方式,我稱之為二元思維。舉例來說,凡是美國的必好,凡是非美國的必壞。只有美國代表了人類最美好的一切,批評美國就等於與美國為敵,就等於是要維護人類最落後的一切。小布什總統在對伊拉克開戰之前曾經對全世界說:“要麽是美國的朋友,要麽是美國的敵人。”這個表態是美國二元思維的典型,它依靠自己的強權,極大地限制了他人的自由。不幸的是,許多中國人也嚴重沾染了美國這種二元思維的惡習。

    那麽,美國的二元思維是如何產生的?

    二元論思維產生於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20世紀50年代,其出發點是對美國自由主義的批判和反思。當時美國的一些思想家發現,自由主義思潮中,包含著西方世界自我毀滅的因子,它會導致虛無主義,導致精神的自我矮化。在自由主義強大思潮中,人們無所禁忌,任何事情都可以做。在懷疑一切的觀念中,所有神聖、莊嚴的事物都消失殆盡,一切價值觀和精神真諦都成為取笑、逗樂、咒罵的對象,社會的共同價值觀不復存在。當時美國一些思想家意識到,這樣一個自由主義泛濫的世界,沒有信
任,沒有信仰,沒有凝聚力,美國社會將在這樣的自由主義中慢慢腐爛。

    自由主義所導致的虛無主義,在小說《紅樓夢》中就有體現 ——要麽追逐眼前的快樂和現實利益,要麽看破紅塵遠離塵世。當然,《紅樓夢》中的態度,並不是中國古代社會應對自由主義的主流態度。但是,《紅樓夢》至少提供了一種解決自由主義自我腐爛、自我毀滅的方案,那就是宗教。中國的宗教與西方的宗教不同,基本上是出世的,所謂剪斷煩惱絲。而西方的宗教對世俗生活的控制和操縱很大。雖然啟蒙運動後,西方宗教地位大大降低了,但其思維方式並沒有徹底消失。於是,美國的一些思想家針對自由泛濫的局面,提出了一種類似宗教思維的解決方案。

    這種方案就是把美國,或者擴大一點,把西方社會當成人類進步的唯一代表,而反對西方的,就等於是落後的、野蠻的。他們從西方理論中抽象出自由、民主、法制、科學幾個概念,仿佛這是西方獨有的,非西方社會只有專制、獨裁和愚昧。這樣的一種觀點與現代民族主義(國家主義)思想結合後,落實到美國,便形成了美國式的民族主義國家神話——美國肩負著抗擊全世界一切邪惡的重任,美國就是一切正義、善良、美好的化身。之所以說這種二元思維與西方宗教一脈相承,是因為它建立了類似西方宗教里正統和異端的鮮明區別,以人為的思想概念劃分界限,並且自我制定劃分的標準。界限兩邊就是敵我雙方,只有你死我活的關系。

    在西方宗教中,一個宗教的內部只有虛幻的美好,所有的邪惡都是宗教的敵人。演變到美國式的二元思維中,美國自己在一個虛構的世界政治體系中,自我任命為一切光明的化身,在善惡兩極化的世界里,仿佛美國驅逐了一切惡,還必將戰勝一切惡。宗教體系中偶像崇拜的耶穌、上帝,在二元思維中變成抽象的幾個概念,恰如法國啟蒙運動時要建立的“理性教”,抽象的概念代替了具象的耶穌,抽象的概念坐上了絕對正確、至高無上的信仰寶座。

    美國這種二元思維,最初成果是制造了一個冷戰。但是,冷戰有一個明確的敵人,因此,其抽象概念的絕對神話還沒有充分體現,反而被冷戰的具體對抗所掩蓋。然而,美國的民族主義國家神話已經因冷戰而確立了。之所以說這種非此即彼的二元思維是站不住腳的,是因為任何一個社會一個國家都會犯錯誤。在冷戰期間,美國二元思維遭受的最大挫折就是越戰。越南戰爭之初,美國政府、思想界、輿論界開始營造的氛圍都是美國要拯救世界。而事實上,隨著越戰的進行,美國拯救世界的神話徹底破滅,包括美國人自己都清晰地看到,美國非但沒有拯救世界,反而是制造災難的元兇。我們現在可以說,20世紀60年代,隨著越南戰爭的進行,美國的二元思維遭遇了最大的失敗。自由主義重新蔓延,反戰、性解放、吸毒、嬉皮士運動緊密結合,自由主義再次成為美國社會動亂的代名詞。二元思維中空洞的正義失去了對民眾的欺騙魔力,個人主義的信仰自由,公共道德的喪失,人人追求個人利益的最大化,社會如一盤散沙,內部蘊含嚴重沖突的因子。

    如果說世俗社會二元思維是美國的創造,那麽,在美國政治領域,還有一個古老傳統,這就是國家利益至上,也稱為民族主義、愛國主義。當二元思維破產、自由主義重新蔓延的時候,國家利益至上的原則走到了美國政治的前臺,其代表人物就是基辛格。他不在乎意識形態的差別,不在乎非此即彼的對立,只遵循一個原則,就是美國的國家利益。因此,基辛格願意同中國改善關系,願意同蘇聯緩和,願意同伊拉克發展合作,極力推動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的和解。與基辛格的現實主義政治相比,二元的美國思維,其實就是一種幼稚的理想主義。然而,正是基辛格冷酷無情的現實主義政治,緩和了自由主義泛濫的危機,也掩蓋了二元思維的失敗,使得二元思維得以東山再起。

    如果說基辛格的現實主義政治是要維護世界的平衡和穩定,以便美國保持其最大的現實利益,那麽,當穩定的世界關系使得美國的現實利益難以有重大突破時,二元思維便又有了市場。它可以利用沖突、制造沖突,而打破美國利益的瓶頸。里根時代是美國二元思維再次大行其道的重要時期。里根時代的二元思維還有一個重要的標誌,原先美國極端保守的宗教團體,都號召信徒反對美國現實政治的墮落,拒絕參加政治投票。但是,自里根時代以後,美國最保守的宗教團體開始號召信徒投票支持某一位候選人。這種現象一直延續到小布什總統時代。如果說,在伊斯蘭世界原教旨主義開始擡頭,並發揮重大影響的話,與此類似,美國的基督教原教旨主義也開始走到了政治的前臺。

    二元思維在美國現實政治中的一個重要結果,就是軍事力量的強大。為了反對自己制造出來的敵人,美國必須擁有全世界最強大的軍事力量。相反,基辛格所代表的美國現實主義政治,則開始了裁軍、限制核武器等政策。到了里根時代,現實主義政治隨著尼克松的醜聞而遭遇挫折,二元思維重新擡頭。以星球大戰為標誌的想象中的世界大戰,導致了一場新的軍備競賽。而里根時代的一個重大事件,徹底強化了二元思維的勝利,這就是蘇聯的瓦解和東歐的劇變。

    柏林牆倒塌似乎意味著美國二元思維最重大的勝利。蘇聯和美國,曾經被描繪為一個是天堂,一個是地獄;一個是上帝的所愛,一個是魔鬼的溫床。蘇聯的瓦解使得美國自我標榜的正義形象迅速高大起來,一掃越戰失敗所造成的陰霾。蘇聯的失敗就等於證明了美國二元思維的勝利。從此,美國被虛構成一切美好和正義的化身,便有了一個最重要的例證。美國的政客和媒體連篇累牘地宣傳美國所肩負的拯救人類的使命,而且,只有美國才能拯救世界,只有美國才是世界未來。這種宣傳深刻影響了美國民眾以及美國之外的很多人,也包括很多中國人。里根時代以後,這種二元思維又有了新的發展,一直延續到今天。

    二元思維的起源是美國部分思想家對自由主義的批判,但是,在二元思維中,也有“自由”這個概念,這該如何解釋?很早以前,美國有一個名叫李普曼的媒體專家,寫了一本名叫《公眾輿論》的書,該書成為媒體傳播研究者的必讀參考書。在書中,李普曼明確指出,大眾的民主是不可靠的,美國的民主只能是精英民主。大眾由於對社會事務缺乏必要的了解,因此即使在一個國家內部,普通人對於國家事務也只能是局外人。大眾所獲得的信息都是精英們挑選過的,因而也是由精英代理和掌控的。且不說李普曼的觀點對於現代媒體造成什麽影響,至少有一點是明確的:美國社會大眾與精英是分開的。因此,我們就能理解前面提到的問題:批判自由主義泛濫針對的是大眾,而需要“自由”,“自由”不可被剝奪的是精英。也就是說,美國的精英們向大眾宣傳的,與他們自己所信奉的不是一回事。

    落實到二元思維的現實,以伊拉克戰爭為例。美國政府和輿論向大眾宣傳,戰爭目的是推廣民主自由,打倒獨裁專制,打倒威脅美國的最大敵人,美國大眾開始真的相信了。但是,戰爭發動者的真正目的並非如此。人們終於發現,戰爭是為了石油,為了利益。精英內部毫不避諱赤裸裸的利益,只是與一貫向大眾宣傳的正義形象不符。二元思維的自我美化正好起到利用民主欺騙大眾的作用,這是一種現代愚民。雖說美國大眾已經發現戰爭並非為了正義,反戰潮流洶湧而起,但美國政府改變他們的既定方針了嗎?

    至於戰爭的理由,小布什政府為了美國的正義形象,編造了虛假的情報,連美國的中央情報局(CIA)自己都不相信。早在里根時代,美國就開始編織全球恐怖網絡的神話,CIA為何不信?因為這些所謂恐怖網絡存在的證據,很多是CIA為了中傷別人而捏造的。CIA是為了現實政治利益而造謠,所以才會有不允許在美國國內廣播“美國之音”之類的事情。也許有人不信這種說法,還是堅信美國政府所稱全世界有一個攜手聯動的恐怖網絡,那就看看關塔那摩。在那里關押了美國認定的600多名恐怖嫌疑分子,審訊這麽多年有什麽成果?可以說,審訊出來的情報全是捕風捉影。這不是因為恐怖分子太頑固,而是根本沒有美國政府所宣稱的全球恐怖網絡。恐怖活動的確存在,但絕大多數都是獨立自發的。美國發生的恐怖活動與西班牙的、英國的以及印度的,沒有那麽密切的聯系,並非同一個組織所為。美國所宣稱的散布於全球 60多個國家的恐怖網絡根本不存在,美國也從來不能提供它存在的充分證據。



    但是,二元思維的美國政治家,把這種對外的造謠變成哄騙本國百姓的工具,把自己的造謠和中傷變成強化美國正義的證據。蘇聯瓦解後,美國的二元思維者為了繼續保持美國正義的高大形象,不得不樹立一個更強大的敵人,而這個敵人,所謂全球恐怖網絡,其實只是美國虛構的產物。這再次應驗了前文說到的規則:精英是否相信無關緊要,關鍵是讓大眾相信就行。而美國大眾確實相信了。即便鮑威爾後來承認情報不準確,小布什也承認情報不準確,又如何?美國軍隊還不是依然留在伊拉克?名義上還是推行民主、反對獨裁這樣的漂亮口號。有沒有人統計過,美國軍隊到達伊拉克,死難的無辜平民數量,與薩達姆殺害的人相比,哪個更多?至少,從美國發動海灣戰爭到伊拉克戰爭,伊拉克老百姓的平均生活水平,遠不如薩達姆統治時期。要知道,當時的伊拉克,是聯合國推薦的發展中國家的樣板。

    二元思維不像基辛格的現實主義政策那樣,赤裸裸為美國的利益服務,它借用正義之類的道德外衣包裝它的國家利益。因此,它也經常由於正義、邪惡對象的轉換,造成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窘境。例如,當初把蘇聯當成邪惡勢力,反對蘇聯的阿富汗“自由戰士”就成為美國道義上的朋友。等蘇聯這個“邪惡”不存在了,阿富汗的抵抗組織便與美國產生了沖突,這些昔日美國支持的自由戰士,便成了美國口中的恐怖組織。美國再也不願提起當初自己是如何無條件地給錢、給武器,讓這個恐怖組織壯大起來的。伊拉克處境的變化也同樣如此。二元思維的著名人物之一,美國前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曾經為拉攏伊拉克反對“邪惡”的伊朗而訪問伊拉克,並給予伊拉克大量金錢和武器的幫助。難道當初的薩達姆與後來的薩達姆不一樣了?再比如藏獨勢力,美國曾經給錢、給武器,還特地在美國找了一塊與西藏地理條件類似的地方訓練藏獨武裝,後來為了同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ONHER&aid=4425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