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尋香逐味大艽芎
2011/06/06 00:49:37瀏覽1267|回應7|推薦101
尋香逐味大艽芎    3 June 2011   和風細雨



『香光山寺,去不去?』


朋友的一聲吆喚,登時勾起我的美好回憶。


五年前的中秋夜,位於大溪山中的寺院舉辦素烤晚會。素烤?我好食,呃,不,好奇心切,聽聞消息後,賴著友人一同前往見識傳說中的素烤。俺這個『不善又不信』的食客混在善男信女當中,一邊賞月、一邊大啖炭烤美食,青椒、紅椒、香菇、杏鮑菇、茭白筍、百頁豆腐、玉米棒子……更品嚐了各式各樣的糕餅和水果。雖是家常小品,但什麼叫幸福?這就是!月夜宿山寺,幾個人擠一間通舖。躺在木板床上,偷聽窗外的蟲兒碎碎私語,我內心湧起莫名的感動。山裡的蟲聲格外悅耳,不是銳利的唧唧聲,倒像是細幽幽的鈴聲。風聲、蟲聲,時不時間雜一陣陣嗚~嗚~的低嘯聲,也許是湊興的山鴞?


翌日,用過早餐,欣賞寺院附近的風景後,我們辭別常住,沿著大艽芎古道覓路下山。糊里糊塗摸到大馬路,搭車前往大溪老街。頭一遭的邂逅,為我的平淡日子添加一筆不大尋常的變天帳。前年暮秋,我在小乙半激半誘下,迷了心竅,居然點頭參加山寺的禪修活動,打混了三天。從此,對山寺更增五分親切感。





掐指算來,快兩年沒去探訪山寺。所以,『去不去?』嗐,還用得著回答麼?


搭客運下了大溪交流道,改乘計程車上山。一路上,司機以在地人的『全知』為我們介紹當地美食。


『看,那是鼎鼎有名的賴媽媽豆花,排隊才買得到的。』


是嘛?『停!停!』


我立刻衝下車,搶在排隊人龍聚結前買了八碗。買那麼多幹嘛?嘖,到人家裡拜訪,不帶點伴手禮好意思嘛?


沿途景色越發眼熟,終於踏入久違的三合院。





與法師們彼此問安後,我迫不及待取出相機探訪昔日挑兮達兮的所在。觀景台前,翠意愈益盎然,我曾在此繞池經行、





俯眺龍潭與大漢溪、





靜賞月出日落、夜觀獵戶星座。此刻宛若故友重逢,怎不教俺歡喜雀躍!





空氣中不時飄來陣陣清香,也難怪,旁邊就是香草花園。園中遍哉十餘種香草,包括甜菊、薄荷、馬鞭草、迷迭香、艾草、芳香萬壽菊等等。雙手輕拂草葉,立時滿手芬芳。我眼觀鼻、鼻觀身,好在沒有過敏反應。


                                                   迷迭香



                                                     艾草



                                               芳香萬壽菊




『欸,來喝茶啦!』


踏進三合院右廂的知客堂,撲鼻又是一陣檀香。





桌上已擺著園中草葉泡製的香草茶,法師殷勤介紹,香草『擠擠』一壺,馬鞭草、薄荷、甜菊、芳香萬壽菊、迷迭香……交流出沁人的香味。


『你喝喝看,薄荷加甜菊像不像青箭口香糖的味道?』


呵,還真像呢!


閒談之際,志工也準備好了午齋,僧俗各自上桌。乾飯、稀飯、粽子、麵條一樣不少,菜色雖簡單卻可口。哈,俺就曉得,山寺絕不會虧待客人的腸胃的。





飯後,大家分頭歇息或自找樂子,法師陪我們在庭院與附近山林間散步。





相思林,永結無情遊。





我一心二用,耳聽法師談法論義,眼觀四方清景無限。拐進大溪宮步道,抬眼環顧,俱是青蔥之色。天然小徑透出泥土的氣味,落葉與落花更添一分雨後蕭索。





人語暫歇時,四野頓時寂然;偶爾颯颯風過樹梢,花朵落地的聲音『得得』入耳。





『看!這什麼花?』


『得得』數聲,地下又添了幾朵鐘形的小白花。看起來頗似水冬瓜,但我不能確定。『得』一聲,哎唷,肩頭挨了一記。莫非落花罵俺胡說八道什麼『水冬瓜』?





我們打算前往大艽芎古道,時間不多,行至步道盡頭,便折返山寺。告辭後,慧法師提議陪我們走訪內觀禪林。


出了寺門,循著鄉間小路走幾分鐘,頭寮大池已然在望。小路分隔兩座埤塘,池邊栽種的七里香綴滿白色小花。我不覺歎口氣,今天一路聞香到底了。





我們運氣非常好,碰上細雨霏霏的時候。縹緲的雲霧為天地披上一層薄紗,遮掩了坑坑疤疤,只留下依稀的遠山樹影。原本的灌溉水池彷若煙雨中的湖澤,教人不遐思也難。


左方,便是馳名的水中土地公。根據一旁的說明牌,頭寮大池是座灌溉蓄水池,原本為頭寮溜池,經過桃園農田水利會在民國56年擴大整建,形成今天廣達19公頃的頭寮大埤,和牛角南埤、龍過脈埤、新埤及白石埤等埤塘連結,負有灌溉整個三層地區農作的重任。 





埤崙土地公是頭寮地區的開庄土地公,當年要建頭寮大埤時,村民特別蓋了座華美的福昌宮,要請埤崙土地公搬家,但祂就是不肯答應。據說施工過程中,發生好幾次挖土機一靠近土地公廟就故障的怪事。後來,村民和土地公達成共識,保留土地公廟。施工單位在頭寮大池中央以水泥建了一座圓形的人工島,古樸的土地公祠,幾棵大樹,被池水環繞,從此被改叫『水中土地公』。





挺有意思的。這位土地公顯然頗戀舊,不為村民興蓋的華美官邸所惑。遙望一陣,無船可渡,繼續上路也罷。空中不時傳來烏鴉嘶啞的叫聲『啊!啊!』我們相顧大笑,乾脆湊個『烏鴉幫』,隨之『啊!啊!』大叫回應。


道路旁一派田園風光,一畦畦的菜圃種了各樣尋常蔬菜。


『何不學老圃?』


哎,算啦,老圃也是專業人士,沐雨櫛風,吾不如老圃遠矣!何苦沒事找事兒給自己添煩惱?


不多時,路旁出現內觀禪林的招牌。主人不在,法師引領我們不請自入。園內搭建了若干簡樸的茅蓬,樹高蔭深,其中一方經行道,氣象森然。





林區一面臨近池畔,我們坐在敝陋的亭子內小歇。古人說『水流任意景常靜,花落雖頻心自閒』,恰似眼前寫照。可禪林雖好,我們安於過客身份,起身續遊欸。





步出禪林,法師揮別回寺。山寺有一副楹聯:『五百年前我輩是同堂羅漢,三千界內問誰能安坐須彌?』我目送漸遠的背影,內心感觸頗深。真正的出家人襟懷,畢竟非俺這等凡夫可望而及之。


沿著林蔭小道緩步上行,不過十分鐘,已到馬路盡頭。其實大艽芎古道的入口就在路旁,不須走到底的。之所以來此,別有意味。此處有一間鐵皮搭蓋的土地祠──大艽宮,據一旁碑誌所載,此宮乃清光緒年間由墾荒者所供奉遺傳之古蹟,可惜迭經異主,香火甚稀。後來由地方士紳攜手發起,共同搭建簡陋神舍,供神明以遮風雨,也方便日後善男信女前來參拜。





五年前,我們頭一次造訪時,遇見一位當地長者。閒話之間,他殷切地請我們拈香一拜,為清冷的土地廟增添些許香火氣。舉手之勞,何樂不為?從此,我們每次來訪,必定順道拐上來燃一炷香,聊表不空。不知是否非假日之故,清冷依舊。


『香事』已畢,回頭走幾步路,便是大艽芎古道的登山石階入口。雨後苔滑,泥土地面不免濕濘,我們不急著趕路,索性放慢腳步隨興賞景。來得晚了,油桐花的季節已成追憶。無妨,眼前山香蕉抖擻簇立,給人更多美味的期待。





走到溪石亭前的岔路時,迎面走來一位腳穿雨鞋、腰掛百寶袋的老者,精神矍鑠,露出笑容招呼說:『我是山大王,你們要去哪裡?』


山大王?赫!我打量對方瘦削的身材,忍不住呵呵大笑。有意思!湊興陪他亂扯幾句後,不再睬理,跟上同伴一起到溪石亭觀景吹風。不料老者隨後出現,嘴裡嘟嘟嚷嚷,聽不懂他說啥,只見他逕自走進亭子旁的廁所。我以為他進去小解,可沒一會兒,又出來了。到底搞啥名堂?


橫豎無事,我又跟他聊了起來。原來他是去檢查廁所有無需要清潔修護之處。我以為他是公家單位派來的,再一問,原來是志工。我最佩服這等人物,當下收起慢心,不敢再亂開玩笑。老者也收起嘻皮笑臉,自謂年已八十八歲,每天行走山林間盡力照護一切。怪不得自稱『山大王』!


我衷心讚佩他神采昂揚,一點兒看不出快九十歲了。山大王很高興,當場翻起筋斗!


『好!再翻一個!我幫您拍照。』







結果,他一翻再翻,好讓我拍幾張較清楚的照片。面不紅氣不喘,強哉!是翁也!


露了一手後,山大王意有所指地講了一些道理:


『千萬別跟老天爺打官司!人再怎樣厲害,也贏不過老天。』


『不要急,早熟的果子先落地,慢熟的果子才甜。』


我問他:『貴姓?』他一再稱說:『我跟你同姓。』朋友湊過來,不管誰問,他的回答都一樣:『我跟你同姓。』好一個眾生同『性』啊!


我不但收起玩笑心,更添十分敬心。大夥結伴下山,山大王往大艽宮方向騎摩托車回家,我們則返回山寺搭便車到大溪。再返山寺,山犬優雅地坐在路中央,一副『紅塵是非不到我』的模樣。





此時天空又飄下毛毛雨絲,暮色漸沉。古人是斜風細雨不須歸;俺是俗人,不但須歸,還得先到大溪老街買些豆乾、嚐些美食不可。


大溪和平老街的盡頭有一家『渡船頭咖啡吧』,簡餐味道一般,但飲料不錯,地點更好,面窗而坐,可俯瞰大漢溪溪谷。店門外貼了一張告示,〈女性顧客再送店長性感寫真照一張〉。莫非店長是帥哥或猛男?







進門點了飲料,向美麗的女服務生探問,換來的是一個神秘莫測的微笑。沒一會兒,服務生提著一個籃子返轉,笑著答說:『店長在這兒。』





我們瞪大眼珠,忍不住開懷大笑,哈哈!果真性感!


一日又過,再添一筆流水帳。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ysendesikh&aid=5293319
 引用者清單(1)  
2014/09/25 04:49 【udn】 我還找到這個!供奉 臥香 老山 檀香比價

 回應文章

天涯孤鴻 ·· 跨年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不簡單
2011/06/30 18:37

一個大漢子,心思如此細膩

能靜聽蟲音,能分別七味

能素中取樂,有悟性,有佛性

眼睛中能見禪意

尋常人家(Lysendesikh) 於 2011-07-01 00:11 回覆:


孤鴻姑娘,您再這樣誇下去,俺非得出家去也!到時,世間可又要多出一個大塊吃肉大碗喝湯的魯智深啦。


筆記阿本~ 踩著虎尾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好文 讀後通體舒暢
2011/06/12 02:19

再次拜讀  依然咀嚼再三

這古道桐花  今年有幸 已拜訪一回

尋常人家(Lysendesikh) 於 2011-06-12 23:52 回覆:

其實我六月初前往大溪之前,已拜讀過您對大艽芎古道桐花的兩篇介紹,前後讀了兩三遍,想確定您走的路線與我昔日走過的是否同一條。看起來前半段是一樣的。見您拍的滿地落花如雪,心想,又錯過桐花了!我對不少花過敏,大概潛意識中刻意避開吧;但您的精彩圖文越發堅定我再遊的心念。


據山中老先生所言,從溪石亭右上方的岔道走下去,約兩個鐘頭,可通達石門水庫。那兒有客運可搭。真令人心動腳癢!待秋涼時節,再抽空入山一探欸。




沉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尋香逐味
2011/06/11 08:38

尋常 兄好雅興。

這兒,貓慵懶沒什麼,稱「性感」才真「性感」。
連狗狗都可以有那麼優雅的神情和姿勢。

最絕的當然是,那九十歲老人家的俐落身手啦。

只能說,尋常兄擅捕捉瞬間神韻。

尋常人家(Lysendesikh) 於 2011-06-11 23:47 回覆:


沉潛,你這一稱讚,俺臉紅了。那隻『店長貓』根本懶得動,那條『修行狗』行立坐臥都一樣地優雅緩慢,我都快碰到牠了,還是如如不動。至於那位老先生,強!真沒話講。他翻了至少三次跟斗,我才拍到比較清楚的畫面。真對不起人家!


俺五大三粗慣了,拍山拍水勉強湊付,反正山水跑不掉。但其他就不行了,溫雅細膩之處遠遠不及你。


週末,放輕鬆點兒,講兩則哥們兒間的笑話讓你開心一下。


Man quits smoking because of will power.

He quits drinking because of will power. 

But he quits womanizing because he has the will but no power. 


^;^ 


Signboard outside a prostitute's house: 

Married Men Not Allowed. 

We serve the needy, not the greedy.



依凡斯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I'm here.
2011/06/08 01:34

那隻山犬的姿勢真的很優雅呢!至於「店長」,怎麼會渙散成這樣…,真是顛覆了我對貓與狗的印象。

順道看了兩則笑話,家祭翻跟斗的一則,幾年前看過不同的版本,結局是「翻不停」,沒想到現在已經進化成「翻到死」了,實在隨著時間變得愈來愈淒慘啊…!


【銀河新夢】最新文章:愛之奴 (Quel gran pezzo della Ubalda tutta nuda e tutta calda, 1972)
尋常人家(Lysendesikh) 於 2011-06-08 22:38 回覆:


所以啊,依凡斯姑娘,怨不得俺大歎江河日下、人心險惡!連笑話也放不過,楞是不讓人平平安安翻下去。

不管世道如何,笑話照講。這幾則聽過了嗎?


Man: I know how to please a woman.
(我挺懂得如何討女人歡心。)

Woman: Then please leave me alone.
(那麼,滾吧。)

Man: I want to give myself to you.
(我要把自己奉獻給你。)

Woman: Sorry, I don't accept cheap gifts.
(抱歉,我不收廉價禮品。)

Man: If I could see you naked, I'd die happy.
(假如能看見你裸裎的玉體,我會高興死了!)

Woman: Yeah, but if I saw you naked, I'd probably die laughing.
(喔,假如我看見你的裸體,我八成會笑死!)


酸柳丁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逐味大師
2011/06/07 10:01

羨煞死那片香草園的芳香,還有被你喝進肚肚的花草茶。

唉呦!真是福地福人居,還是要有福氣的人,才能至此與
他們結緣呢!

尋常人家(Lysendesikh) 於 2011-06-07 23:16 回覆:


少了丁丁的芒果奶酪,福氣缺了一大團呀!

俺只好強顏歡笑,忍著不圓滿的遺憾講個笑話。 


 一位先生因車禍而喪生,他的老婆透過靈媒與他進行陰陽之間的溝通。

 老婆:老公,你在哪裡?你聽得到我說話嗎?

 老公:是的,親愛的,我聽到妳說話了。

 老婆:喔,親愛的,你現在住的是什麼地方啊?

 老公:這裡呀,天空總是清澈湛藍,還有柔和的微風,漫山遍野充滿著鳥語花香。

 老婆:那你們整天都做些什麼事呢?

 老公:我們天亮起床,用過早餐後,就和千挑百選的對象幹那碼子事兒,一直到中午,享用大餐。飯後,繼續幹,一直到晚餐。晚餐後還是一樣地幹。然後我們就睡覺、休息。第二天醒來,換一個對象,繼續幹那碼子事兒。

 老婆:哇,老天,難道天堂就是這個樣子?

 老公:天堂?誰說我在天堂?我現在在台糖!我現在是一頭種豬。


仙劍_驚夢奇談_解夢說(1)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11/06/07 02:45

好棒的境界

美景+美食+清幽+禪意+奇人

真是五色俱全

您老是誘惑俺出遊,俺快受不了了

真想去和那88歲的老先生一起翻跟斗了,而且還要翻好幾翻

尋常人家(Lysendesikh) 於 2011-06-07 23:11 回覆:


仙劍不是前一陣子就嚷著要上山學劍、呃,不,上山嬉遊嗎?怎還沒出門?

山中奇人多,你若是碰到那位八八老先生,一齊翻跟斗,沒準一個跟斗雲就飛到如來神掌中。

講一個『翻跟斗』的笑話,你若是聽過,也要假裝第一次聽到。


有一戶潘姓人家,長輩過世。家祭時,請來了一位鄉音很重的老先生當司儀。

訃聞是這麼寫的:


   孝 男:潘根科

   孝 媳:池氏

   孝孫女:潘良慈

   孝 孫:潘道時


但這位老先生老眼昏花又發音不標準。當他照著訃聞唱名時,凡是字面上有三點水的、或左邊部首,都漏掉沒看到。於是他唸成這樣子:


「孝男,翻……跟……斗……」

孝男一聽,直覺得很奇怪,但又不敢問,於是就翻了一個跟斗。

接著又說:「孝媳,也……是……」

孝媳一聽:「我也要翻啊?」於是孝媳也翻了一個跟斗。

再來:「孝孫女,翻兩次。」

孝孫女一聽,想想爸媽都翻了,我也翻吧!於是就翻了兩個跟斗。

此時孝孫心想:「老爸、老媽都各翻一次,姐姐也翻兩次,那麼我要翻幾次?」

心裡想著想著,就開始緊張了:「怎麼辦?」

只見老先生扯開喉嚨,大聲唸出:


「孝孫……翻……到……死……」


柔怡~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為什麼一定要寫標題!
2011/06/06 15:34

糟了好多個糕啊,好多疑問在心裡轉啊轉的

本來想發問,但覺得很蠢,還是算了(腦筋打結中)

樹林夾道和水色空濛的照片好美喔

您看那狗狗的美姿美儀,微笑的嘴角和無辜的眼神還真含羞帶怯呢

還有,薄荷+甜菊再加一點迷迭香,香草茶的氣味會更芳香喔

啊,還有,吃粽子了嗎?祝您和親愛的老婆大人佳節愉快!

尋常人家(Lysendesikh) 於 2011-06-06 21:47 回覆:


柔怡,端午快樂!

今天太熱了,不想吃粽子。到坪林吃茶餐,看雲捲雲舒。

沒錯,『薄荷 + 甜菊再加一點迷迭香,香草茶的氣味會更芳香。』寺裡的香草茶是由花園現摘的馬鞭草、薄荷、甜菊、芳香萬壽菊、迷迭香……泡製而成的,我嫌太香了,只淺嚐一杯。於是法師告訴我,甜菊加薄荷混起來,就是青箭口香糖的味道。

那條山犬簡直不像狗,優雅極了!尤其趴著地面舒展四肢全身的時候。牠跟著我們走了一段山道,不疾不徐,看來是『修行狗』。

啥事兒糟糕了?你要是不好意思放聲大問,只管悄悄小聲問。放心,俺皮厚,不怕拷問的。

〔至於『為什麼一定要寫標題?』哈!這樣一來,才曉得回應者是不是存心『掛羊頭賣狗肉』啦。啥?冷颼颼?是嘛?大暑天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