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味道如何?
2011/05/18 14:00:14瀏覽1110|回應10|推薦80
味道如何?



 『不管下雨不下雨,我都要去吃!』


 嘖,好氣魄!這句『名言』出自哪個傢伙的大嘴巴?不是俺,那麼,準定是大老饕耷麻。每次他一來台灣,啥事兒不急,先忙著找餐廳大快朵頤再說。哥們兒仨聚在一塊,無事不談,淨愛比無聊。譬如,比誰的『腹中氣魄』較強悍。這時,旁觀戰局的小乙自然不得不裁而判之。煩惱的是,這小子一張口、或一提筆,指東打西,棉裡藏針,實在教人防不勝防。


舉個例子吧。2007年的二、三月間,我們結伴旅遊印度。在婆娘的堅持下,我們在號稱『全宇宙的瑜伽首都』──Rishikesh 山城待了近十天,參加當地的『國際瑜伽節』。瑜伽沒啥不好,反正彎來折去的是別人的骨頭,俺純觀光,恕不奉陪。令俺為難的是,Rishikesh 竟然是一座素食城!雖因西方旅客與登山背包客不斷湧入,也有極少數餐廳提供葷食,但基本上,各國餐廳的菜單、甚至路邊攤,概以素食為主。我手中有一本 Lonely Planet,特別介紹了可以嚐葷的所在。我在上頭畫圈加槓,還悄悄跑去張頭探腦了幾回,終究忍了下來,沒有『偷葷』,直到那一天……



東風吹,戰鼓擂。Krishna 親自為大英雄 Arjuna 駕馭戰車(出自印度史詩 Mahabharata),蓄勢待發。




那一天到底發生了啥事兒?小乙的變天帳這麼記錄:



  論腹中「氣魄」,耷麻與粲子確是一時瑜亮。茲舉一事以襯粲子之威。


  Rishikesh 乃素食福地,罕見吃肉者。Lonely Planet 窮究吃喝玩樂之道,遙指一處葷食天堂。拘於入鄉隨俗的虛禮,粲子往來探勘,動心忍性始終未曾「染指」,直至,咳,旅程的最後一日。


  話說那日粲子不知遭受那門子刺激,枵腹頂著炙熱的陽光,死活非上 High Bank 拜訪傳說中的葷食天堂不可。


  「餐館這麼多,隨便找一家搪搪肚子就行了嘛。」


  「你行,俺不行!」


  行行!難得領導同志展現無比驃悍的氣魄,除了唯唯響應,實無他法。粲子毅然決然領頭走過 Laxman 橋,逕奔西岸,轉往蜿蜒而上的馬路。不喊熱,沒叫苦,想毛主席再世亦無非如此。


  山不轉路轉遶了半個多鐘頭,來到 High Bank 腳底。撞著兩個無禮的西方女子問路,粲子好脾氣細加指點,渾然忘卻涕泣哀嚎的腸胃。此等義風善舉豈可任其湮沒如路邊雜草?


  皇天不負善心人,果然教他摸進了天堂──Bhandari Swiss Cottage Restaurant。等了近一個鐘頭,香噴噴熱滋滋的鐵板雞終於溫暖了粲子幾近結冰的面孔。


  「欸,味道如何?」



恆河流貫 Rishikesh 這座小山城,兩座吊橋(Jhoola)維繫東西兩岸的交通。較近上游的橋名叫Laxman Jhoola,我們住在橋這頭的東岸。每天睜眼出門,看橋過橋。




味道如何?!這件事回想起來,只能說不堪『回味』。俺那天為何火氣旺?到底怎麼回事?請聽俺細說從頭。


當時有一對荷蘭夫婦和我們住同個旅館,俗話說見面三分情,何況天天見面?我們一起租車上山逛印度廟子,在恆河邊散步也不時打照面,反正 Rishikesh 就那麼一點小地方,躲都躲不過。這對老夫妻很和善,熱情推荐一個叫做 Sacha Sangha 的靈修院,還帶我們過橋親身體會。


那天下午,靈修院的上師 ShantiMayi 不巧身體不適,活動取消。老先生 Andre 連聲抱歉,我倒沒啥遺憾,這種事兒隨緣就好。他又提供情報,說每天清晨七點有火供,可以過來開開眼界。


七點火供?我心裡竊笑,小乙這個重度夜貓子不到中午壓根起不來,而我對這類活動向來不大積極,說了也是白說。於是乎,禮貌地謝謝他們善心介紹。


不料,第二天小乙一大早就不見人影,快中午才瞄見他一臉詭異笑容出現。原來他還真跑去見識火供、還有什麼 Satsang 的。他比手畫腳興高采烈描述,主持火供儀式的人叫做 Suryia,居然是瑞典人。我有些好奇了,北歐人跑到印度玩火?小乙又說火供人氣太弱,那天只有他和另外一位長相酷似 Sean Connery 的老先生捧場。冷冷清清好淒涼哪!行行,看他講得那麼好玩,明天我也去見識見識湊個熱鬧。婆娘想參加 ShantiMayi 的 Satsang,不想跟隨主力部隊,那就兵分二路吧。


次晨六點多,天色灰濛濛,我們頂著颯颯寒風過橋。風從喜瑪拉雅山的方向直掃過來,真沒料到清晨的風如此強悍!


踏進靈修院大門,拐到恆河岸附近的火供場地,只見五個人圍著一個小火盆坐在沙地上,嚇! Andre 和他老婆竟然也在場!另外還有一位老太太和那位酷似 Sean Connery 的老先生。主持儀式的瑞典人一身僧袍打扮〔註〕,光頭上戴頂毛線帽,大概看我一臉傻兮兮的模樣,露出溫和的笑容要我拿個墊子坐在他旁邊。


Sacha Sangha 的庭園一角。Suryia 在這裡舉行清晨的火供儀式。





小乙已經告訴我大概的情況,我純粹抱著看熱鬧的心理,人家說啥我幹啥就對了。整個儀式進行一個鐘頭,Suryia 給我一張印滿咒語的紙,會唸就唸,不會唸聽人唸就是了。大家一起開始唵嗡嗡起來。雖然都是英文字母,我還真唸不出來。唸誦的過程中,Suryia 雙手可忙得很,一邊唸唸有詞、一邊點火供油供米供花供這供那的。唸著唸著,咦!居然出現藥師佛咒和般若心經咒,小乙教過我這兩個梵文咒語,我趕緊『疙得疙得叭惹疙得』幫腔疙瘩一陣,聊表自己不是打白坐的。


總算唸完最後一道咒語。這時 Suryia 拿起一個盛了水的小盅,用手指沾了一些火盆裡的黑灰和水調拌,接著在每個人的額頭點上黑乎乎一團。這些我全理解,代表祝福的意思嘛。我在尼泊爾被點過紅色和黃色的 Tika,黑色不算什麼新奇事兒。


我以為就此結束,不料,這時 Andre 的老婆猛然合掌跪下,向火盆拜了一拜,伸出食指沾了盆裡某團燒成黑灰的玩意,再把沾滿黑灰的手指往自己的舌頭上一抹!


這、這是幹啥?就在我狐疑不定的當兒,Andre 和另個老頭兒也跟著照作了。小乙沒合掌也沒跪拜,伸出指頭輕輕一抹那團漆黑物事,迅速地往嘴裡一畫。我不曉得他真抹假抹。事後,我認為他肯定虛晃一招做個樣子罷了,可他死活不承認!另外一個老太太朝我望了一眼,害羞地一笑,也是舉棋不定的模樣。最後,她勇敢伸手一抹,再往舌尖一點。


只剩我了!我、我……Suryia 突然抓起我的手,倒了一些水在我的食指上,拉著我的指頭沾上黑灰!大家全瞪著眼珠看我,俺、俺能不往舌頭上抹嗎?


火供儀式總算結束,我開了眼界,可心裡老覺得不踏實。那團燒成黑灰的玩意絕不是木頭,這點我十分篤定。那麼,到底是啥東西?我不放心,非打破砂鍋不可。


小乙瞇著眼露出一貫的賊笑,神秘兮兮回答:


『牛糞。』


牛、牛、牛糞!!


我猛可想起來了,沒錯!就是牛糞!印度人把牛糞加點青草和在一起做成的餅狀燃料!


俺、俺、俺竟然嚐了牛糞!噁!噁!噁!


不管怎麼安慰全沒用!我的身體、我的心靈都受傷了!什麼吃素不吃素俺不管,俺非得吃點兒肉補償補償受創的身心!


味道如何?哼!去問那個死活不承認扮戲的傢伙吧!這廝賊小子卻使出見風轉舵的本領,說啥:『在印度,牛是神聖的,所以牛糞也算神聖的。印度教的某些儀式中,甚至把新鮮牛糞視為神聖的供品。你吃了牛糞,等於沾了神聖的光,俗人能沾上神聖的邊,還有什麼好抱怨?』可、可俺壓根不想沾神沾聖呀!


婆娘聽說後,現學現賣瑜伽動作,非但不替俺仗義執言,反而胳臂外彎,冷嘲熱諷說:『牛吃草,牛糞也算素食,燒成黑灰炭化後,細菌微生物都變成燒烤食物,吃進肚子不會出什麼大毛病。當然啦,心理毛病因人而異。哼,這絕對是借題發揮藉機凹肉吃!』


藉機凹肉吃!雞肉已經落了肚兒,俺、俺……百口莫辯。


最後,小乙更搬出老和尚的話亂打機鋒:『此味如何?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噓!莫教佳人知。』


去!


俺的肚子裡添了這一道直衝牛斗的『牛糞氣』,您說,這氣魄誰比得上!




〔註〕




來自瑞典的 Suryia 看起來挺憨厚的,執行火供儀式一絲不茍,很認真地念誦21道咒語。額頭上那團黑黑的玩意是啥?哈!牛糞灰與恆河水和在一起,往額頭一點!據說是極高的祝福。


Suryia 不是僧人。之後,我們通了幾封 E-mail,他坦白說:


I have been doing pujas (prayers) for a long time but I am not a monk. 
(我薈供做了很長一段時間了,但我不是出家人。)

I just appear as one.
(我只是外貌看起來像個出家人而已。)

Form may be deceiving and changing.
(色會騙人,變化無常。)

It is a protection and support to be a monk or a nun in samsara, but who knows who you are?
(在輪迴中扮演僧尼,是一種護持;但,誰曉得你的廬山真面目?)



這些人哪,談玄道怪,比誰都行!




〔後話〕


Ram Jhoola 是較下游的吊橋,旁邊有渡輪,深受懼高症之苦的人不須哆哆嗦嗦過橋,搭渡輪也行。五分鐘左右的『航程』,就算掉進水裡也不怕,正好洗個『聖水浴』。




當然也混雜各式各樣的小船,那個光著上身的男子才剛從河裡爬上船呢。




恆河東岸,抬眼望 Ram Jhoola。從 Ram Jhoola 往上游散步到 Laxman Jhoola 有兩條路。這條小路挨著河邊,景觀較清淨,不時還可看見光溜溜安享河浴的人。




恆河畔,一夥人快活地享受日光。




流水嗚嗚滑過,岩石隨緣任運靜靜躺著。我喜愛這分寧澹。




Satsang with ShantiMayi。Satsang 差不多是『與道/上師/善知識共聚一堂』的意思。不分種族宗教,各方人馬自由入座,一家人似的一起唱歌、發表高見、向 ShantiMayi 提問。挺溫馨、也挺熱鬧的。ShantiMayi 是美國女士,活躍現場的人士也多半來自歐美地區。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ysendesikh&aid=5226474

 回應文章

捕光捉影 ♪ 答案揭曉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嘻…
2011/05/28 09:15
看來繼開導 Arjuna 幾千年後,Krishna 要再度下凡來為尋常大哥說「法」,長度應為之前的兩倍,再續博伽梵歌~~~




捕光小學上作文課,同學有這麼一句話被老師挑出來點評:「走過鄉間小路,突然看到牛糞,讓我大吃一…」

尋常人家(Lysendesikh) 於 2011-05-28 14:05 回覆:

不要不要!敬謝不敏!Krishna 很賊的。

誰要是來給俺說法,俺準叫他沒法說!當初在婆娘的威逼食誘下,花了三個多月才啃完 Mahabharata 那部書。故事雖然有趣,但我始終搞不清那些饒舌的印度名字,誰跟誰啥親戚關係、誰又打誰……

謝謝捕光姑娘的牛糞笑話,有點『吾道不孤』的安慰感。哈哈!

回送您一個印度笑話:


Lady: Is this my train?

Station Master: No, it belongs to the Railway Company.

Lady: Don't try to be funny. I mean to ask if I can take this train to New Delhi .

Station Master: No Madam, I'm afraid it's too heavy.


酸柳丁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開心一下---
2011/05/25 17:18

我也來貢獻一則,同樣的也請你都當第一次看到喔!

開心一下---猜猜看
 
一隻兔子重 2公斤

寄出去到美國時變成 3 公斤 .....

猜 "八仙過海 "神仙之一 名字!
 


答案是...............
 
    


猜好了沒 ? 不要急於偷看 答案
 
 
 
 

答案是 ...............


韓湘子 (含箱子 )


 


不要打我 .... 我也想粉久~~

尋常人家(Lysendesikh) 於 2011-05-26 00:23 回覆:


呀!丁…丁姑娘!(慘!來不及掩門了!)您帶了蝗蟲弟兄們殺上門啦?


俺先自招,冰箱的糧草全被俺啃光了,真的!那包鼓得快爆出來的絕不是饅頭包子!旁邊那兩盒裝的也絕不是大福!不不,底下那包不是松露巧克力!蛋糕全落進螞蟻窩了,丁點不剩!真的!


嘩?原來您不是帶蝗蟲團來掃冰箱的?哈!早說嘛,一切好說。


猜謎是不?行。這道謎題俺沒看過。八仙,嗯,線索很多。俺蘋果才啃了一半,靈光一閃,韓湘子!一對答案,哈!果然如我所想,含箱子,賓果!


謝謝您饒過俺的冰箱,還給俺帶來如此開心的一刻。無以為謝,(您府上的美食可比美天堂呢!)這麼著,請您看一段影片。(假如您看過,就算裝笑,也請哈哈大笑幾聲。)



柔怡~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我贏
2011/05/24 13:42

村姥姥才出一道題您都答錯了

現在反倒出六題考我啊

我只答對第二題

17:0    我贏

杯杯,不煩您囉

尋常人家(Lysendesikh) 於 2011-05-24 23:55 回覆:


蝸牛角上爭何事?

行,你贏!


柔怡~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印度
2011/05/23 17:33

謝謝尋常杯杯詳盡的回覆。

我家老爺一聽我想去印度,頭搖得跟波浪鼓一樣。

他要我先到大陸玩玩再說(鄰居組了一團昆大麗,可惜在六月中,我無法出去)

而且我旅遊最重視安全與衛生,衛生是很奇檬子的事情,衛生不好,整個旅程都很不舒服。加上十月無法成行,七八月太熱,因此我決定不去印度了。

謝謝您告訴我這麼多訊息喔。

尋常人家(Lysendesikh) 於 2011-05-24 00:40 回覆:

太陽底下好玩的地方玩不盡呢,不去印度,其實也沒啥遺憾。

柔怡,下面這些問題你看過嗎?假如沒有,嘿,考考你!不行先偷看答案。


(1)牛小時候叫犢,那兔子、烏龜小時候應如何稱呼?

(2)陰間和陽間的中間在那裡?

(3)避孕藥的主要成份是什麼?

(4)放煙火時為什麼不會射到星星?

(5)我國文化源遠流長,唐代有詩,宋朝有詞,元代有曲,明清是小說,那麼民國以後是什 麼呢?

(6)一個離過很多次婚的女人,該怎麼稱呼她? 
 

 
答案:

(1) 兔崽子, 龜兒子

(2) 太平間

(3) 抗生素

(4) 因為星星會閃

(5) 參考書

(6 ) 前公盡棄


酸柳丁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想開點食物鏈過程
2011/05/23 11:28

哈哈~~你若不那麼追根究底,要弄清楚你舌頭尖劃過的是什麼東東,
或許心理也不會那彆扭了,入境隨俗咩...


尋常人家(Lysendesikh) 於 2011-05-24 00:37 回覆:


謝謝丁丁姑娘的寬慰。送你一則笑話,就算聽過或看過,也請當作頭一回讀到,放輕鬆哈哈大笑。


早上十點是上英文課,全班最用功的阿力坐在老師面前第一個位置。

老師教:「SUSPECT,嫌犯」。阿力立刻在筆記寫上「鹹飯」 。

老師不小心瞄到阿力的筆記,但又不忍讓他難堪,就提高音量:「SUSPECT,嫌疑犯!」

只見阿力遲疑一秒,似有頓悟提筆將「鹹飯」改成「鹹魚飯」。

老師再完後差點暈倒,於是提高音量說,是「犯人的嫌疑犯!」

阿力聽了覺得很有道理,於是再加上三個字「飯冷的鹹魚飯」。因為阿力聽媽媽說用隔夜冷飯炒出來的比較好吃。

老師再也忍不住了,用惡狠狠的眼神盯著阿力,我說是「有一位嫌疑犯!」

阿力用顫抖的筆跡慢慢寫下「魷魚味鹹魚飯」。

老師只好走到阿力身邊, 手按阿力的肩膀說,是那種「罪大惡極要死的嫌疑犯!」

正值青春期滿腦想著食物的阿力怯怯地塗掉先前所寫,然後改成「嘴大餓極要食的鹹魚飯!」


哈哈!八成是老師的發音有問題。這位老師『追根究底』的拗勁兒比俺還強呢!



NJ過客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suryia
2011/05/19 21:00

他可能很有和尚的型

不過整個過程  好像是道士做法  喝符水


尋常人家(Lysendesikh) 於 2011-05-19 23:26 回覆:


抱歉,俺沒說明清楚,Suryia 不是佛教的修行者,比較接近印度的婆羅門教。婆羅門重視祭祀念咒等等儀式,不少行事作法的確挺像此地的民間道教信仰。

我在印度、尼泊爾轉了一圈後,赫然發覺他們的儀式與節日之多之繁,簡直令人應接不暇。或許日子過於艱辛,生命過於無常,讓印度人不得不把命運託之於神吧。



沉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味道如何?
2011/05/19 14:28

尋常兄切莫自尋煩惱。

人間一切食物,一經火烤,管他葷素,都成碳水化合物。
所以,牛的米田共 和 雞鴨魚鮮,一落入肚,轉入五穀輪迴處,
皆宜視若虛無,決非阿屠……

還是洗耳恭聽嫂夫人智慧之言為是。

尋常人家(Lysendesikh) 於 2011-05-19 23:18 回覆:


沉潛,你太不夠意思了!三番兩次往『夫人派』那邊靠攏,放著俺人單勢孤飽受欺凌。你於心何忍?換作是J,絕對不會棄俺不顧的!

咳,〔低聲〕婆娘耳提面命,要俺千萬別忘記替她說一聲:『沉潛慧眼慧心,真是個善男子真丈夫!』

〔啐!婦人之見呀!〕


柔怡~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不太懂
2011/05/19 12:52

那個Suryia不是正統出家人,是神棍嗎?

您們算被騙了嗎?

尋常人家(Lysendesikh) 於 2011-05-19 23:13 回覆:


Suryia 不是神棍,我們沒受騙。薈供(Puja)的材料都是他自己準備的,我們空手來去。出發點很單純,為眾生祈福罷了。想來便來,愛去自去,沒有任何義務或拘束。嚐牛糞一事,我嘴巴嘀嘀咕咕,但沒真生氣。那是儀式的一部分,是俺自己少見多怪。事後回想,還真有趣,忍不住大笑呢。

Suryia 穿扮成僧人的模樣,我猜想多少是圖個方便,因為扮成僧人,比較不會受到『打擾』,譬如拉皮條等等。小乙在尼泊爾山區旅行時,有時也會以僧人之貌與喇嘛混在一起,隨喜借住廟子。他們這類人雲裡來風裡去,順性率真,往往比出家人還更出家。(這是另一位出家人的感慨。)

至於掛羊頭賣狗肉的正統神棍,欸,就甭浪費唇舌了。套句耷麻(他是南傳比丘)的話:別以為穿上制服(僧袍)擺幾個姿態,就是出家人。


柔怡~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味道如何?費疑猜!只有您明白!
2011/05/19 12:48

是啊,那到底味道如何呢?

嚐不出來吧,都烤過了,只是心理層面不舒服而已吧!

有位對印度風土民情很熟的老師要帶我們去玩八到十天

可能暑假或十月,可是我很猶豫,不太喜歡去印度

但老師是學有專精的人,不跟去又十分可惜

您這格子用黑底本就十分刺眼(很傷眼啊!)

樓下那仙劍還用藍字

是想把人搞瞎是不是啊!

尋常人家(Lysendesikh) 於 2011-05-19 23:08 回覆:


印度絕對值得一去再去!撇開安全與衛生顧慮,其文化底子之醇厚、山川景色之壯麗、民俗物種之豐富,地球上少有其他民族可與匹敵。當然啦,一般講來,印度人過於精明,旅行時得步步謹慎,千萬別輕信人言!

除了近喜瑪拉雅山的省份以外,印度夏天普遍高溫,俺個人偏好秋冬的季節前往旅行。不過,北方冬天非常冷,你可能吃不消。十月,挺好的。

文字顏色傷眼?欸,是喔?沒法子啦,俺喜歡黑色的『底子』。

(((仙劍,你是藍軍嗎?沒事幹嘛用藍色?看,柔怡姥姥嘀咕了!你打算把她搞瞎是不?)))

行了,柔怡,俺替你向仙劍嗆聲了。夠意思了吧?啥?始作『黑』者是俺,該被亂箭穿心,呃,太慘了,該被亂嗆穿眼的應該是俺?別這樣啦,俺替你念〈除眼障經〉補補眼睛,請您大發慈悲別再追究啦。



仙劍_驚夢奇談_解夢說(1)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11/05/19 01:10

每次都好羨慕您豐富的閱歷

也感覺您好像與火很有緣喔

但是最後...吃到...哇哩咧...

尋常人家(Lysendesikh) 於 2011-05-19 23:04 回覆:


掏心說,所謂的閱歷是被逼出來的。俺挺羨慕你沒事找事逗魚兒、或該說,被魚兒逗的閒情逸趣呢。

俺這兒火大,謝謝仙劍適時送來清涼的水氣滅滅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