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第一次,啥呀?
2015/05/10 23:03:19瀏覽1314|回應12|推薦101

第一次,啥呀?

格友牛仔3號熱誠拉手,囑俺招供『第一次』。可第一次個啥?俺忘性一流,陳芝麻爛穀子的事兒,從來不往腦袋裡擱,腦勺都快撓禿了,依舊撓不出個正經玩意兒。何況好題目都給人做光了,連小鳥兒的戀愛NG屎,牛仔格友竟也作出令人擊節的精彩文章。所以俺鐵下心腸,獻醜不如藏拙,以拖待變,管它東風吹、戰鼓擂,秦時明月漢時關,俺就不信等不到風向轉變,眾人皆忘俺也忘的那天。

『你真不寫?』

『不寫。』俺捂著疼牙咬牙抗戰。

『人家賞你面子拉你的手,你好意思拒絕?』

『死豬不怕滾水燙,沒啥不好意思。』男子漢堅忍不拔的意志豈是婦人家可以左右!

不料前幾天婆娘翻看訪客簿,[沒事兒翻舊帳幹嘛!]讀到牛仔3號天外傳來的『一篇文』。婆娘嘴角上揚,拋個眼色過來。得得,老夫老妻了,俺意會啦。不言可喻的意思是,人家如此誠心,卻之不恭。嘿,俺眉頭一皺,心底已有對策。

『人情易改,盛情難卻。行,既然要寫,就來寫咱們的第一次。』

婆娘臉色變了:『什麼第一次?不准你提到我!』

『沒有妳,俺跟空氣第一次呀?』

『隨你愛寫啥,就是不准提到我!』

『一個巴掌怎拍得響?俺沒練特異功夫,掰不下去。要不,甭寫了。』

『那麼多第一次的經驗可寫,你非那壺不開提那壺?』

『弱水三千,俺只取那壺飲之。』

多麼情深義重!不等一壺弱水下肚,俺已經自我感動得屁滾尿流。可望著婆娘橫眉豎目準備拿掃把的模樣,俺心頭的小鹿猛可撞了一下。

『那麼晚了,明天再打掃房間吧。』俺展現體貼的風度。

『垃圾不掃出去,我睡不安穩。』

垃圾?婆娘有潔癖,房間向來乾乾淨淨,哪來垃圾?莫非……啊!說時遲那時快,俺靈光一閃,莫非婆娘有意製造第一次的家暴,好讓俺有題材可發揮?[註]用心如此良苦,古人投桃報李,今日佳人投我以帚,俺該報之以啥?

『你再鬧騰!明天自己起來蒸饅頭、買菜煮飯!』

行行,不鬧騰了。識時務者為俊傑,俺好歹讀過三國、水滸。然而,這個第一次該如何善了?驀地,俺耳邊叮咚一響!有了,就寫俺呦呦學舌的第一首西洋歌曲罷。

童年懵懵懂懂,開始學英文時,26個字母嘴巴一繞,往往神龍見首不見尾,中間不知還溜了幾個。那時,家裡有台老式唱機,父親收集了一些老歌唱片,中英皆有。一天,到同學家玩。他家的唱片也不少,隨手放上唱盤,聽著聽著,其中一首歌特別打動我,於是借了回家。唱片封套上有歌詞,除了幾個長相稍微怪異的字母,其他的我倒是認得。一邊聽唱片、一邊跟著嗚啦亂唸,壓根不懂是啥意思。我英文雖然不好,聽了一遍又一遍,怪哉,越聽越覺得不像英文。當時我還挺認真,查了英漢字典,竟然沒有歌詞裡的字兒!後來,同學告訴我,那首歌是西班牙文,他也不懂。喝,忽悠人嘛!

不懂西班牙文不打緊,我照樣聽得起勁,隨意囫圇哼唱,唱錯詞也無所謂,反正沒人懂。事隔久遠,我完全不記得唱這首歌的人是何方神聖[俺的童年記憶不行啦],歌詞內容一樣不明白,惟有旋律縈迴難忘,不經意間,常在不同的場合聽見。

某年冬日,獨自在巴黎蒙馬特一帶漫步,耳畔突然傳來熟悉的旋律。循著樂聲走去,只見一個中年男子在寒風中瑟瑟彈著手風琴。滄桑的容顏、滄桑的曲子。

後來,哥兒們齊聚在邈哥奧斯陸的家中,邈哥取出一張CD唱片,放給大夥欣賞。音樂一出,我忍不住笑了。Bésame Mucho,又是這首歌!天南地北長相隨呵。小乙在場,他是語言癖,不但愛追根究柢,更是好為人師。終於,我明白了這首歌的意思。

既然是第一次,俺勤快些,查了維基。據悉 Bésame Mucho(Kiss Me Much)是墨西哥女作曲家 Consuelo Velázquez 寫於1940年。由於歌詞感人,旋律動聽,深受歡迎,成為眾家歌手傳唱的經典名曲。

義大利盲眼歌手 Andrea Bocelli 的版本[西/英歌詞對照]

[結束後,居然亂入幾句 Alex Ruiz (Chingon) 唱的 Malagueña Salerosa。哈哈!]

在邈哥家聽的是 Cesaria Evora 唱的版本,她的歌聲帶股熱帶小島的慵懶味道,令人很放鬆。俺們都挺喜歡這位赤腳唱歌的大嬸,可惜2011年底走了。

[以下中文歌詞是俺對照英文亂翻譯的。如有會錯意,恕不負責。]

Bésame, bésame mucho(吻我,一吻再吻)

Como si fuera esta la noche la última vez(彷彿今晚是最後的一夜)

Bésame, bésame mucho(吻我,一吻再吻)

Que tengo miedo a perderte perderte después(因為我害怕會再度失去你)

Quiero tenerte muy cerca(我要你長伴左右)

Mirarme en tus ojos(看見你眼眸中有我)

Verte junto a mi(看見你在我的身畔)

Piensa que tal vez mañana(想著,或許明天)

Yo ya estaré lejos(我可能已在遠方)

Muy lejos de ti(與你天各一方)

[請自動重復唱來唱去。]

吁,可以交差了。今晚咱們伴著 Bésame Mucho 入夢吧。哈哈…...

險些忘了加個小註:婆娘雖然個性剛烈了點兒,但她絕不會訴諸暴力,頂多武力相向而已。俺用了誇飾法,增加鬧劇笑果。悄悄透露一點,她有個怪毛病,常常在洗澡睡覺前掃地或拖地,因為她喜歡一早起來,踏在乾淨的地板上。噓!

( 休閒生活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ysendesikh&aid=22988868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阿鍾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5/28 14:25

阿鍾哥到此一遊 !

今夕是何夕啊。~得意


筆記阿本~ 我同情亞美尼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15/05/22 00:15

實在是風格秀異有趣有料的"第一次" .


牛仔3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聽了兩個版本
2015/05/18 21:37

Andrea Becelli歌聲清亮自有他的情懷

然而 Cesaria Evora的低沉嗓音較攫住這歌的靈魂,我以為.

沒想到尋常兄也經歷唱盤時代?

我幼時家中就已經有個三歲孩童高的唱片機,大抵是古典音樂和兒歌

那種規格較小型的唱片讓我愛不釋手,說實話,九成九忘了啥曲子

倒是上了國中,看到英文學的不怎麼樣的同學竟然會唱英文歌曲

便從同學處借來唱片回家放,跟著哼...寶貝得很呢

這算是我英語歌曲的啟蒙吧!

尋常人家(Lysendesikh) 於 2015-05-20 00:53 回覆:

俺對音樂種類的喜好與時俱變,從小到現在惟一不變的是,再怎麼學樣嘶唱,依舊是……五音不全。不但如此,無論英文、中文、嗚啦文,兒歌也好,情歌也罷,歌詞丟三落四,沒一首唱得全。厲害吧?所以,俺最喜歡哼唱那些沒人、或只有少數人聽得懂的歌曲,讓大家聽得…… 崇拜 尖叫

譬如以下這首尼泊爾的傳統民歌 Resham Firiri,俺至少會唱前兩句!哈哈!


兟絲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5/18 00:20

尼泊爾.奧斯陸都有你的哥兒們,社交圈可廣啊

尊夫人這潔癖,使貴府一塵不染,太令我羨慕又敬佩

數十年來,這歌應深植許多人的心底,尤其是首句歌詞

而你更是和它結下不解之緣,所以才樂於獻出你的第一次

尋常人家(Lysendesikh) 於 2015-05-20 00:42 回覆:

掏心說,俺其實頗自閉的,社交圈頂多就像台北國父紀念館的烏龜池,呃,翠湖,非常淺的。所幸幾位知心好友分散各地,時相往來,所以造成『交遊廣』的假象啦。

謝謝您的美言!害羞


樗於廣莫之野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5/14 04:07

怪毛病?時時灑掃勤拂拭,為那樁?惟憐君子過敏苦。

歎世間,巧妻常伴拙夫眠。獃漢子!人在福中不知福。

利、衰、毀、譽、稱、譏、苦、樂。八風習習,戒慎之、恐懼之!



尋常人家(Lysendesikh) 於 2015-05-14 13:26 回覆:

俺了。面饅頭、思己過。 哭哭




樗於廣莫之野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5/14 04:02

Gone with the wind are those beautiful old souls.

Manitas de Plata (1921 - 2014)


Ibrahim Ferrer (1927 - 2005)

尋常人家(Lysendesikh) 於 2015-05-14 13:38 回覆:


水 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一個讚字
2015/05/14 01:30

尋常人家不尋常呀

文章棒英文頂瓜瓜

給您按讚

 

 

讚

 

尋常人家(Lysendesikh) 於 2015-05-14 13:23 回覆:

水羚姑娘,您這一讚,俺越發無地自容啦。 害羞

文章是信手胡謅,英文則是粗通而已。您寫的佛陀故事,則則發人深省,文雅圖美,那才真是好文呀。




老頑童上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5/13 22:39

嗯!我老頭兒還不知這兄弟洋文竟然可以唬得我一愣一愣.

唉!以後不敢跟您[撐]兄道弟啦!

尋常人家(Lysendesikh) 於 2015-05-14 00:06 回覆:

頑哥兒,俺只不過識得幾個英文字,連婆娘都唬不了。因為這點兒洋涇浜,您就『休』了咱們的兄弟情誼?這、這、教俺情何以堪、情何以堪!

您年長,俺稱您一聲哥兒,應該的。頑哥兒量大能容,別說撐兄,撐船也沒問題。別跟兄弟開這種玩笑啦! 我好可憐哦




天涯孤鴻 (今天吃什麼?)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呵呵
2015/05/11 23:38

您還說呢,哀家英文很菜,有一次傻楞楞站在錄影帶店中皺著眉頭

兒子趕快來把我撈走:媽媽不要看,西班牙文啦!懷疑

尋常人家(Lysendesikh) 於 2015-05-12 01:05 回覆:

俺英文更菜。年輕時第一次到倫敦,在書店買書,店員問俺要怎麼付錢,現金或信用卡什麼的。俺一緊張,沒聽清楚,以為他問俺打哪兒來的,脫口答說:China。用中國來買書?!店員全笑傻了,俺也呆了。哈哈……


多硯坊 (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5/11 14:15

第一次的西洋歌曲比兄台簡單多了:
Oh my darling,Oh my darling,Oh my darling how are you...
小時候在後院對著樓上女生連唱三夜
第一次嚐到被送花的感覺

只是她忘了將花從盆中刨出來  得意

尋常人家(Lysendesikh) 於 2015-05-12 00:49 回覆:

您唱的該不是那首美國西部民謠 Clementine 吧?(若不是,下文隨便看。)

假如是,請留神囉。婆娘說她小時候也唱過,不過,版本可能不一樣。她說,假如她是樓上那個女孩,絕對不會丟花、盆的。[瞧,多有『氣』度!]她絕對拿起桌上的硯台,使出大絕式『飛燕歌喉』,呃,『飛硯割喉』,直取唱歌者的咽喉,教他多硯坊變成破硯坊![俺早說了,婆娘絕不會訴諸暴力,頂多武力相向而已。]

為啥施展如此狠辣的招式?婆娘自然有道理。她說,那首歌裡的 My darling 就是 Clementine,她趕鴨子時淹死了,而那個口口聲聲唱著 Oh my darling 的男子在 Clementine 死後,吻了她的妹妹,從此就忘了 Clementine 啦。

兒歌版:(歌詞改了些。婆娘嘆曰:兒童不宜。)


正經版:[請聽後半段男子唱的]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