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文章數:24
瓜田錯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2017/07/14 10:47:49

          《瓜田錯》

     天氣,一天熱過一天。每到這個季節,那一波波的熱浪,總讓我想起了出生的地方一一「澎湖」一一

夏天,那火灼灼的陽光,可以把人烤出油來。冬天,那裹著一兜砂粒的海風,迎面撲來,就像是一鍋,冒著火星兒的滾燙煤碴,猛的潑在身上,即使透過厚重的衣物,依然能感受到,那火辣辣,針扎似的疼。這就是澎湖,我童年織夢的故鄉。

     曾經,我感慨的告訴妻子:「在我眼裏,那是個,海洋邊陲的苦寒之地!」

但,這苦寒之地,那狂風,那烈日,那沙灘,那仙人掌、林投樹,還有,那無憂無慮,朝著海洋,恣情大叫的孩子。

這一切,就像那七月的熱浪般,不時的在我眉睫間,心坎裏,蒸騰翻攪,揮之不去。

雖然,前些年,曾經回去過兩次,也十分清楚的知道,今日的澎湖,與當年大不相同,人、事、物俱非!

但,只要踏上了這座島嶼,踩在那炙熱的土地上,那感覺,就像是電影「鐵達尼號」,當蘿絲將海洋之心,沉入海底,前麈往事,剎那間回到眼前,那一刻,她是活在其中的!

那種時光倒錯,置身記憶中的感覺,好奇特,好眞實,好令人心動!

     原打算,利用妻子放暑假的空檔,再作一次重溫舊夢之旅,但,家中的五貓一犬,菜園中的農務,在在的縛住了雙腳,動彈不得。

曾經也想過,將這些毛孩子寄放在寵物旅館裏,但,三年前,家中更換地板,為了施工方便,也曾將牠們送至寵物旅館,結果,四天三夜下來,這批小搗蛋,個個得了憂鬱症,悒悒寡歡了好些時日。如今又怎忍心,為了我們的快活,再度讓牠們承受這種折磨呢?

看來,這懷舊之旅,今年又無法成行了。但,那份思鄉之情,卻轉化成了話語,成了我與妻子之間,閒聊時的重要話題。

     這時節,菜園裏,葉菜類極少,瓜類也已到了尾聲。每天到了菜園裏,除了拔拔草,偶爾給瓜兒套上套袋,幾乎無事可做。於是,閒嗑牙成了菜園裏最重要的工作。

每次閒聊,只要話匣子一打開,轉啊轉的,自自然然的就轉到了澎湖上頭去了,而且,一聊起來,總是沒完沒了,渾然忘我。就連那夏日最咶躁的蟬鳴聲,也在這股澎湖的熱潮中,黯然失色!

     那一日,下著細雨,我與妻子到菜園去,準備摘些空心菜、地瓜葉,回去作晚餐。經過小黃瓜架下時,發現其中一個套著小黃瓜的瓜套,居然被裏面的瓜,撐的鼓脹飽滿,幾乎爆裂開來。

妻子看了我一眼,不解的説:「怎麼可能呢?再大的小黃瓜,也無法將這套袋塞得滿滿的啊!」

為了釋疑,妻子打開了套袋察看。結果,奇事發生了⋯⋯

那套袋裏的,那是什麼小黃瓜,根本是顆又大又長,有稜有角的一一「澎湖絲瓜」。

説起這幾棵小黃瓜,可是妻子由種子培育,一路看著它們長大的,其間,也採收過好幾次。它們的履歷、身份,咱倆可是再清楚不過的了。所以,這架子下種的,籃子裏採收的,的的確確、明明白白、如假包換的,就是小黃瓜無誤!可如今,這黃瓜藤上,卻結出了顆澎湖絲瓜,是何道理?

就連飽讀詩書的妻子,一時間,也不免迷惑了。倒是我這粗人,平日駑頓昏瞶,此刻,卻突然變得機伶起來,立刻便給了這,令妻子百思不解的謎團,一個合情合理的答案!

我説:「這小黃瓜,雖是無情之物,但它既然能感受到季節的變化,料想,亦能感知人語。咱倆平時,澎湖來澎湖去,喋喋不休的,談的都是澎湖,那澎湖二字,顯然,早已悄悄的滲透到小黃瓜的基因裏去了。它們由小到大,聽的,感知的,盡是澎湖事,時間久了,早就忘了自己是小黃瓜,而誤把自己當成了一一澎湖絲瓜。所謂,念由心轉,相由心生。如今,長了付澎湖絲瓜的面貌,倒也合情合理,説的通的。」

説到這,止不住一陣得意,悄悄的望了妻子一眼,只見妻子凝眉聆聽,默然無語。直覺的認為,妻子對我的推論,必然是心悅誠服,佩服的五體投地,所以,無話可說了。

     之後的幾天,連下了幾天大雨,好不容易盼到雨小了,我舆妻子撐著傘,來到菜園探視。只見那顆,長的像澎湖絲瓜的小黃瓜,長的更大了。拿尺一量,居然超過了五十公分,料想已經成熟了,於是取出剪刀,將它剪了下來。並拍照存証,以驕親友。

     這顆奇蹟般的瓜,在我們那個休閒農場裏,可是惟一,也是最大的一顆瓜。當我將它展示在其他農友面前時,每個人都咄咄稱奇,瞪著一雙牛眼死命的瞧,直瞧的眼珠子都快蹦出來了。那種既羨慕又忌妒的表情,明顯的刻在臉上。可見這顆瓜,的確不同凡響,説它是奇蹟之瓜,倒也不為過。

     生命裏,經常會遇到一些挫折、困頓,或不如意的事,但,偶爾也會有一兩件,賞心悅目,令人開懷的意外驚喜,就看你用啥心態去看它了。

     那一日,雨霏霏,豆棚瓜架雨如絲,不談瓜,談啥呢? 

 

最新創作
瓜田錯
2017/07/14 10:47:49 |瀏覽 58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
          《瓜田錯》      天氣,一天熱過一天。每到這個季節,那一波波的熱浪,總讓我想起了出生的地方一一「澎湖」一一 夏天,那火灼灼的陽光,可以把人烤出油來。冬天,那裹著一兜砂粒的海風,...
思母
2017/05/14 22:07:12 |瀏覽 106 回應 0 推薦 1 引用 0
~~思母~~ 浪花像情人的手,輕柔的滑過沙灘,又悄悄的溜走! 日裡,夜裡,只為那哭鬧的孩子,低吟着催眠曲。 一天天,一年年。 浪啊!浪啊!你為什麼走的如此匆忙?却將那波痕,留在了母親的臉上。 風,來了...
那一把土
2016/10/14 21:55:35 |瀏覽 148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
          《那一把土》     記得的事越來越少,忘記的事越來越多,這是老年人的悲哀。耳順之年的我,正處在這様的境界。慶幸的是,當記憶力潮水般退却時,一些該記得,值得記得的事,依然清晰記得!...
兩個小故事--煙花
2016/07/09 14:42:37 |瀏覽 115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
《兩個小故事》  故事(二)一一煙花     「你在我身邊,我不用再回頭望了。」有一次,Peter這樣對我說。我問他何出此言?Peter說:「你是我背後的眼晴,有你在身邊,我不用擔心別人在背捅刀子了。...
兩個小故事—信任
2016/07/07 23:39:32 |瀏覽 138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
《兩個小故事》 故事(一)一一信任     卅年前,一件荒唐離譜的錯誤,因為一份信任,讓那錯誤變得美麗又難忘---     卅年前,也是秋季,好友小余終於決定與相戀多年的女友結婚,喜晏就設在晚上。也許...

精選創作
那一把土
2016/10/14 21:55:35 |瀏覽 148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
          《那一把土》     記得的事越來越少,忘記的事越來越多,這是老年人的悲哀。耳順之年的我,正處在這様的境界。慶幸的是,當記憶力潮水般退却時,一些該記得,值得記得的事,依然清晰記得!...
兩個小故事--煙花
2016/07/09 14:42:37 |瀏覽 115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
《兩個小故事》  故事(二)一一煙花     「你在我身邊,我不用再回頭望了。」有一次,Peter這樣對我說。我問他何出此言?Peter說:「你是我背後的眼晴,有你在身邊,我不用擔心別人在背捅刀子了。...
滿滿的一天
2016/05/15 22:33:04 |瀏覽 128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
       《滿滿的一天》     一天24小時,你是如何過的?我的如下一一    過午方起,灑掃庭除兼用餐。餐畢,遛貓一小時。遛完貓,接著遛家中小犬。遛完小犬,老婆大人恰巧也下班了。依慣例,必須陪...
最後一張底片
2016/05/11 23:24:03 |瀏覽 144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
~~母親的百寶囊~~  《最後一張底片》     每年的3月13日,是個難熬的日子,2004的3月13日上午11點28分,我親手闔上了母親的雙眼。     如果人生是台老式的相機,你會將最後一張底片留...
慈母吟
2016/04/05 23:38:10 |瀏覽 127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
~~母親的百寶囊~~      母親有兩樣法寶,豐富了我的童年。一是母親的故事。另一樣,我稱之為 「慈母吟」。      母親經常用她那獨特而又温柔的聲音,為我們吟誦一些詞句,這些詞句,非歌、非曲,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