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力挽洪蘭,何如投「腿」從文?
2009/12/07 20:54:22瀏覽1276|回應10|推薦28

日前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洪蘭,到台大醫學院評鑑時發現,學生上課遲到、啃雞腿、吃泡麵,因而撰文痛批台大醫學院的學生「尸位素餐」,引起輿論嘩然。

 

而受批評的台大醫學院學生們也不甘示弱,發起「力挽洪蘭」座談會,反嗆洪蘭。最後洪蘭教授辭去醫評會訪視委員,而她的訪視成績不列入計算。

 

事態發展至此,實在令人感嘆。何以現代的學生,榮譽感低落至斯?羞恥心何在?而師生關係又為什麼弄至如斯地步?

 

看著洪蘭事件,筆者不禁回憶起一段求學時的往事。就讀專科時,坐的是木製的大學椅,椅子下有一個由木板隔出的空間。而大家也都習慣將一些如衛生紙之類的垃圾,堆放在椅子下面。

 

忽一日,女性班導上課時就說起這件事,許是女性愛潔使然,班導非常不能忍受同學們在椅子下放一堆垃圾。猶記得當時,筆者沒等老師把話說完,也沒管正在上課,起身就將垃圾拿到講台旁的垃圾桶丟。

 

只見我還沒走回座位,全班同學就紛紛響應,將椅子下的垃圾拿出來丟;那情形,若是形容成「投鞭斷流」也絕不為過,頃刻間便將原本空蕩蕩的垃圾桶填了個滿。看得我們班導是一邊點頭、一邊面露「孺子可教」的欣慰神情,批評的話再說不下去。師生之間,流動的是互相理解和體諒的溫情。

 

那個時候的我們,可沒想到要開什麼座談會力挽班導,聲稱自己「行為雖邋遢、但書能念好」云云。

 

是以,筆者要奉勸台大醫學院的學生們一句:力挽洪蘭,何如投「腿」從文?

 

古人班超尚且投筆從戎,而後創下輝煌功業。而今,只不過要你們放下手上的雞腿,好好念書而已,又不是要你們上戰場,何苦搞什麼「力挽洪蘭」座談會徒惹人笑?

 

成熟一點吧!

 

將來你們也會為人父母,恐怕那時再想開個座談會,呼籲像洪蘭這樣子的教授,多多出來教育以及導正自己子女的行為尚不可得呢!

( 時事評論教育文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456852J&aid=3566754

 回應文章

鳳彩翎:阿9公然侮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呵呵!讀書費體力
2009/12/12 00:21

  

請大詩人原諒一下下...

我高中168 大三171(發育3公分)

沒時間約會 肚子時常會餓

很慚愧 我有忍不住上課偷吃東西過

  

小鯊(J456852J) 於 2009-12-12 16:03 回覆:

莫說是妳,我都試過。

既用「偷」字,已自知行為不當。跟大張旗鼓開座談會,鼓吹自己無罪,當然不同。

其實若不是「啃雞腿」的形象,太過惡形惡狀,老師大部份也都會容忍。


時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假如排課在相同的校區或是系館內,可能發生這種事件嗎?
2009/12/08 17:26

>> 小鯊說:學生無法自制是「因」,大啖雞腿是「果」。至於,排課之假議題,亦不過是節外生枝,替自己找藉口罷了!

假如排課在相同的校區或是系館內,可能發生這種事件嗎?

根本就不應該發生「吃泡麵、啃雞腿、甚至是睡覺的事件」,問題就是出在學校跨校區的排課不當。

如果不是跨校區排課,這中間的交通時間都能省下來,輕輕鬆鬆的吃個午餐、休息、加上備課,哪可能發生上課吃泡麵、啃雞腿、睡覺的事件?

假如排課在相同的校區或是系館內,可能發生這種事件嗎?

看得出來 小鯊 您不曾站在學生的立場思考問題。



時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時先生,認不認為:這是在「敗壞德風」?
2009/12/08 13:20

>> 小鯊說:時先生,認不認為:這是在「敗壞德風」?

請參考時和的回應:

時和 老老實實的回答 時和 的感受,那次的榮團會溝通得很成功。第二天,九點半不到,連上就送來點心,弟兄皆大歡喜,從此不必再花冤枉錢,也從此沒有弟兄向小販買東西吃;小販也就從此從工地消失了。

這事件讓 時和 領悟到很多事,規矩是死的,狀況卻是視大環境而定。吃飯時間當然應該準時,但是假如體力透支太多,是不是就應該補充些點心,好讓體力恢復。

所謂規矩不知變通,通常就變成「苛政猛於虎」。假如碰上天災,還要求老百姓繳糧,那就變成了「逼老百姓上梁山」。這時來責怪老百姓不守法,那真的是倒果為因的大錯誤了。

已經被逼上梁山了,還談什麼敗壞德風?

跨校區排課,要求學生趕時間,不給學生充分的時間吃午餐及休息備課,您希望學習能有什麼品質?


小鯊(J456852J) 於 2009-12-08 13:32 回覆:

時先生說:假如碰上天災,還要求老百姓繳糧,那就變成了「逼老百姓上梁山」。

問題是,既沒有天災,老百姓糧食也很充足,還能夠大啖雞腿,但卻拒不繳糧。時和看:這是不是「刁民」?

學生無法自制是「因」,大啖雞腿是「果」。至於,排課之假議題,亦不過是節外生枝,替自己找藉口罷了!


時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倒果為因:前提已經不對了,何能要求後果?
2009/12/08 12:19

>> 小鯊說:以前常聽老一輩的人講,為了求學,得走上幾十公里的路去上課,連飯都沒有得吃。他們是不是更有理由抗議?甚至乾脆申請國賠?

也許是 時和 的經驗,讓 時和 對這跨校區排課事件有不同的認知。

時和 當年服兵役是當工兵,當時要建武器實驗場地,必須做道路工程以及邊坡整修。我們部隊早上六點半吃早餐,七點上工,中午十二點吃中餐。看起來和平時的訓練、甚至是新兵訓練中心大概都是一樣的。

但是輔導長及連長馬上就發現,連上的弟兄 向 來工地販賣的小販買食物吃,當年我們的薪水並不多,連長及輔導長三申五令都無法禁止,班長甚至也在掩護。

在每月一次的榮團會上,連長及輔導長又再次三申五令的要求連上的弟兄不得買小販的食物吃;他們並詢問 時和 在工地的狀況。

當時的工程並沒有機械機具的輔助,完全得靠人工,人工挖掘、人工搬運、人工操盤拌水泥,人工灌漿等。說真的,看到弟兄這麼的認真,工程一點一滴的完成。但是 時和 也注意到了,弟兄體力的透支,九點過後肚子就餓了。

真的,對於體力付出的人來說,早上吃的饅頭豆漿早就消化完了。弟兄是真的受不了肚子的餓,才向小販買食物裹腹。

時和 老老實實的回答 時和 的感受,那次的榮團會溝通得很成功。第二天,九點半不到,連上就送來點心,弟兄皆大歡喜,從此不必再花冤枉錢,也從此沒有弟兄向小販買東西吃;小販也就從此從工地消失了。

這事件讓 時和 領悟到很多事,規矩是死的,狀況卻是視大環境而定。吃飯時間當然應該準時,但是假如體力透支太多,是不是就應該補充些點心,好讓體力恢復。

所謂規矩不知變通,通常就變成「苛政猛於虎」。假如碰上天災,還要求老百姓繳糧,那就變成了「逼老百姓上梁山」。這時來責怪老百姓不守法,那真的是倒果為因的大錯誤了。

--------------

整個問題出狀況的原因是跨校區排課讓學生趕時間。學生無法好好的吃午餐、無法休息、無法備課,整個上課的品質當然會打折扣。

到現在似乎還是很少人論及「如何改善跨校區排課」,這問題的根本源頭不改善,難保下次還會有人誤踏到地雷。

這狀況真的如同『碰上天災,還要求老百姓繳糧,那就變成了「逼老百姓上梁山」。這時來責怪老百姓不守法,那真的是倒果為因的大錯誤了。』

假如能改善跨校區排課銜接的問題,那整個出狀況的事件根本就不會發生。現在跨校區排課時間安排的如此緊迫,小鯊 您認為:這是不是「逼老百姓上梁山」?


小鯊(J456852J) 於 2009-12-08 12:50 回覆:

是非之不分,何以妄說因果?

排課之事純屬假議題。

事實上,潔身自愛的學生大有人在,可惜時和無法體查,也無法洞見。放任做錯事的同學去影響潔身自愛者,鬧事擴大事端。

時先生,認不認為:這是在「敗壞德風」?


‧新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_*
2009/12/08 11:08

小鯊說的好!

小鯊(J456852J) 於 2009-12-08 11:37 回覆:

嗚嗚‧‧新月~

我的作業又要遲交啦!


時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聽聽學生是怎麼說的吧
2009/12/08 11:01

>> 小鯊說:跨區排課問題,不是沒遇過,天地良心,那時我們可沒人啃雞腿。呵~

聽聽學生是怎麼說的吧:

洪蘭批台大醫科 生:應全盤考量
潘迪智解釋上課遲到、進食的原因。從台大校總區到醫學院區需要通勤約半小時,使得學生沒有足夠的吃飯時間,距離也造成許多同學遲到,且醫學院的座位會造成坐在中間的同學出入不便。所以若有人晚到,二側的同學便要先走出去讓他就座,才會看來有些混亂。

洪蘭批醫學生/院長:校方一定改 嚴格規範 2009/11/9
楊泮池解釋,醫評會至校內評鑑時目睹的上課情況,是當天1點多的一堂通識課程「醫療與社會」,由於上一堂課比較晚結束,下午又有課,許多學生來不及吃午餐,所以才會有人帶著雞排、泡麵等食物進入教室。

洪蘭批醫學生/尸位素餐? 醫學生:以偏概全 2009/11/10
台大醫學系會長鄭喬峯指出,洪蘭教授當天訪視的課程是醫學系大二通識必修課「醫療與社會」,每周都是不同老師上課,當天由台大社會系教授上課,因為教室地點在台大醫院旁,學弟妹必須從校本部公館搭校車抵達,又剛好該堂課是下午一時,同學可能都是買了午餐後進教室。

台大醫學系副會長劉子弘補充,學弟妹說當天教授上課前半段看影片,才導致有學生一邊上課一邊吃午餐,

----------------

當天是吳嘉苓教授上醫學系大二通識必修課「醫療與社會」,上課時間是下午的一點二十分(13:20),根據網友 鋼鐵鯊魚(台大醫師)的說法 中華民國九十八年,學生能不能有理由? 醫學系大二學生早上在羅斯福路校本部上共同科目到12點,接著必須各憑本事趕到仁愛路一號台大醫院上「醫療與社會」這門必修課。

怎麼樣看起來都是 跨校區排課 沒考慮到時間太趕的問題?

從教室走到公館撘車要多久?

什麼時候能吃中餐?

在〝趕時間〞下,中餐能不能坐下來吃?有必要那麼的虐待學生的〝胃〞嗎?

假如是小鯊,您會怎麼安排這段趕車的行程呢?您會有額外休息的時間嗎?

--------------

如果不是跨校區排課,這中間的交通時間都能省下來,輕輕鬆鬆的吃個午餐、休息、加上備課,哪可能發生上課吃泡麵、啃雞腿、睡覺的事件?

上課之所以會吃泡麵、啃雞腿、睡覺,那是因為沒有休息,跨校區排課造成學生無法休息,又怪學生上課會吃泡麵、啃雞腿、睡覺?小鯊 您認為這合理嗎?

台大校地廣大,在趕車的過程中,學生只怕走路都超過三十分鐘,中午吃不好、又沒休息,要是 小鯊 您能不趴在桌上睡覺嗎?

無論怎麼說起來,只要改善跨校區排課,整個問題就可以迎刃而解。

根本就不應該發生「吃泡麵、啃雞腿、甚至是睡覺的事件」,問題就是出在學校跨校區的排課不當。

台大應該要徹底改善跨校區排課,不要讓學生背了黑鍋。


小鯊(J456852J) 於 2009-12-08 11:24 回覆:

是了,您說出了重點。

給了你足夠的吃飯時間,接下來就要再給你足夠的睡覺時間,

給了你足夠的睡覺時間,接下來就要再給你足夠的清醒時間。

可惜,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時。

應該再開個座談會,「力挽耶和華」,神啊!請多給我一點時間~

一切問題當能迎刃而解!哈里路亞~阿門~

以前常聽老一輩的人講,為了求學,得走上幾十公里的路去上課,連飯都沒有得吃。他們是不是更有理由抗議?甚至乾脆申請國賠?

你可以找出一千種理由來為自己的行為辯護,但永遠比不上一個實際的行動有效,那就是改變自己!


時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即使是排課也得考慮學生的用餐時間
2009/12/08 10:10
 「力挽洪蘭」座談會選在晚上六點舉行,晚上六點是用餐時間,所以系學會準備了雞腿、披薩等食物。系學會要傳達的理念應該就是:即使是排課也得考慮學生的用餐時間

「力挽洪蘭」學生會後決議出四大共識,分別是建立學生及校方課程制度溝通平台、成立醫學院公共空間規畫小組、試辦醫學教育自我評鑑制度、呼籲評鑑參考美國作法,納入醫學生代表。

時和 猜想,第一條「建立學生及校方課程制度溝通平台」或許和改善排課有關。

台大醫自省 頒上課規則 2009/12/1
不吃不睡 醫學生訂自律公約 2009/12/2

小鯊 有沒有注意到,學生表達出來了他們的看法,就看學校會不會解讀了。


小鯊(J456852J) 於 2009-12-08 10:21 回覆:

自制問題罷了,

老師要求學生注意清潔,要不要考慮垃圾桶是否距離學生太遠?是不是要一人發一個比較方便?

跨區排課問題,不是沒遇過,天地良心,那時我們可沒人啃雞腿。呵~


時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整個問題出狀況的原因是跨校區排課讓學生趕時間
2009/12/08 08:22

當天在台大醫院分部是吳嘉苓教授上醫學系大二通識必修課「醫療與社會」,早上在羅斯福路校本部上共同科目到12點也是必修課。所以這很明顯的是排課問題。

整個問題出狀況的原因是跨校區排課讓學生趕時間。學生無法好好的吃午餐、無法休息、無法備課,整個上課的品質當然會打折扣。

到現在似乎還是很少人論及「如何改善跨校區排課」,這問題的根本源頭不改善,難保下次還會有人誤踏到地雷。

請參考 跨校區排課 ── 也談 洪蘭批台大醫學生事件


小鯊(J456852J) 於 2009-12-08 10:04 回覆:

問題在於,「力挽洪蘭」座談會的主軸,並不是邀請洪蘭討論「跨校區排課」問題。

而是現場準備一堆披薩、泡麵和雞腿,然後當場「吃」給你看。

由此看來,學生們根本不認為上課吃東西,是錯誤的行為。

所以,相信就算沒有跨校區排課問題,那些學生在上課時,也還是會啃雞腿。


* 六月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不可思議
2009/12/08 08:04

那些「學子」的反應真的很不可思議。

小鯊(J456852J) 於 2009-12-08 09:49 回覆:

真的‧‧很不可思議。

不知那些學生的家長,作何感想?


J教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如你所言
2009/12/08 01:57
問題的解決,其實沒有那麼複雜
小鯊(J456852J) 於 2009-12-08 09:32 回覆:

學生受教與否的問題,

當一方拒絕受教,另一方基於責任感又非教不可時,就變成現在這種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