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治水無方,水漫台灣誰之過?
2008/07/20 09:11:15瀏覽2070|回應12|推薦28
卡玫基颱風的雨量超乎預期,為中南部帶來巨大的災情,民眾財產與農民的損失難以估計。而對馬政府來說,此次的災情無疑是「屋漏偏逢連夜雨」,為其執政無能再添一筆,人民的不滿和忿怒是可以想見的。

對此,馬英九總統說了重話,「氣象預報雨量減少,結果雨量卻出乎意料,需要檢討。」行政院長劉兆玄也表示,「氣象局低估、誤差比較大。」

所謂「天威難測」。氣象局要測「天上風雲」,又要測「上級臉色」。還得整天提心吊膽,生怕給拿去「祭旗」,當成執政無能的代罪羔羊。這不?總統一句重話壓下來,氣象局能不被刮得東倒西歪、嚇得面如土色嗎?

面對各界的指責,想來氣象局除了感到委屈之外,恐怕也覺得非常無奈。委屈的是預報準,沒人鼓掌;預報不準,有人罵。無奈的是自己不姓「馬」,所以要吃點「虧」,扛責受過有份,推責卸任無門。要怪,也只能怪氣象局長辛江霖,姓「辛」代表「辛苦」,這下子可真是虧大了。

話說回來,治水本來就是一篇很難做好的文章,更是一門學問。在朝野互噴口水、推卸責任,質疑八百億乃至於一千億的治水預算花到哪裡去的同時,鮮少有人就問題的根本來做探討。

治水,古代尚有設治河總督,專職治河,統籌相關事宜。可台灣在「凍省」後,治水淪為中央出錢,交由地方政府執行。也因此形成了「一人一把號、各吹各的調」的狀況,缺乏統籌規劃的治水模式,成效幾近於零。更甚者,因為缺乏監督的關係,治水預算進一步淪為地方政府綁樁的工具,官商勾結分食民脂民膏的事層出不窮。如此治水,莫說是八百億、一千億,哪怕是九萬兆發下去,也得給水沖走,然後台灣依舊年年淹水!

再者,治水向來「功慢而謗速」,也就是說,消耗大而見效遲、功勞小而毀謗快。當初省府因應地方政府要求編列治水預算時,曾就整體評估,將地方政府的計劃擴大,做更完整的規劃,而編列更多的預算。此利國利民之舉,竟導致省長宋楚瑜遭受「要五毛給一塊」的抹黑言論攻擊。而後更因凍省之故,政府治水成效一年不如一年,此乃可想而知之事。

試想,倘若當年不凍省,由行政效率第一的「省府團隊」統籌,大至國土重劃,小至協調、幫助地方政府,推動執行治水計劃。十年下來,今天台灣會是什麼樣的局面?

往者已矣,來者可追。馬政府既然「大方」地「概括承受」了前朝的爛攤子,何妨更勇敢一點?面對「前前朝」所犯下的錯誤,承擔起國民黨造成台灣這十年之苦的罪責,給台灣人民一個交待。宣稱「完全執政」的馬政府和國民黨,不至於做不到吧!WOW,台灣復省,可能嗎?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456852J&aid=2017885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還在推卸責任
2009/08/14 08:59

這次莫拉客颱風引起的災難更甚

馬劉政府還不是這樣的態度嗎?

一切都是氣象局的錯,高高在上的政客怎麼會有錯呢!?


小鯊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筆記》現場是決策的密碼
2008/07/20 17:07
聯合筆記》現場是決策的密碼【聯合報╱林新光】 2008.07.20 04:18 am

七一八水災重創半個台灣,馬英九與劉兆玄一大早就南下勘災,站在現場,親眼看過八掌溪,馬英九提出「標本兼治」的治水構想。「宅男」上任兩個月,終於慢慢摸出「現場永遠是作出正確決策」的道理。

台灣每年飽受風災、水患之苦,原因有些是人為因素,有時是自然界力量的反撲。災害固然引發民怨,但災害也給了政治人物展現應變及治國能力的機會。

過去,宋楚瑜堪稱從災害中學到如何作出決策的佼佼者。他曾說,政治人物只有到現場,才知道問題何在,才知道正確的措施是什麼。

卡玫基輕颱水淹中南部,在台北開會的立法委員已開始在為八年一千一百六十億元的治水預算不見效果,互相指責對方的不是。過去民進黨執政,災情一來,經常是中央與地方相互怪罪。這種不到現場解決問題,只會在冷氣房罵人的戲碼,人民早就看厭。

或許外界還不很清楚馬英九「標本兼具」的政策是什麼,但馬英九勢必看見了現有治水的方法明顯有很大的漏洞。尤其,中央在進行跨縣市的河川整治,經常是治了上游、漏下游;而地方政府在探討下游疏濬問題時,又往往顧不到上游。想必宅男與劉兆玄都從這次災情上了一堂寶貴的課。

平心而論,治水要「標本兼具」,別無他法,就是要把治水的高度拉高到國土規畫全盤審視。官方報告指出,雲嘉南地層下陷急遽惡化,過去要颱風來才會淹水,這幾年演變成只要大潮來就泡水,政府花再多的治水的錢,仍然無法解除雲嘉南民眾的淹水之痛,解決之道,在政府的全盤國土規畫政策。

環保團體「國土規畫」喊了許多年,可惜從中央到地方政府,因擔心大規模的變動引發民怨或反彈,造成選票流失,因此充耳不聞。

馬英九站在淹水的第一現場,發想提出「標本兼具」的構想,是很好的開始。若能更進一步讓沉寂多年的國土規畫議題重見陽光,將是宅男「愛台」的具體展現。

小鯊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治水要抓大方向《 聯合晚報╱社論 》
2008/07/20 17:04
【筆者觀點】:把治水權收回中央,一條鞭統籌處理?

算了吧!就算把治水權收回中央,少了省政府和省府團隊的人力支援,中央有能力執行預算嗎?最後還不是重蹈覆轍,淹水依舊,只不過是把治水預算從地方嘴裡掏出來,放進中央嘴裡而已!中央沒執行能力,只想控制預算大餅,實令人不齒!

===========================================

治水要抓大方向《 聯合晚報╱社論 》 2008.07.20 02:26 pm

馬總統到中南部縣市視察卡玫基颱風帶來的災情,所到之處,被縣市首長抱怨,被災民嗆聲,都是可預期的情景。身為執政者,必須概括承受人民的苦痛,這一點,民選出身的馬英九總統,應能切身體會。更重要的是,他的執政團隊須提出務實的治水政策,一點一滴做出成績。

非常諷刺的畫面是,馬總統注意到雲林民眾自行加裝的擋水牆與抽水機,發揮了不錯的效果,於是允諾要補助民眾裝家戶擋水閘的費用。但是,關於治水,政府花了一堆錢,下了一堆指令,總統卻稱道家戶自力救濟擋水閘、抽水機的效果,不等於承認最後還是民眾的自力救濟最有效嗎?難怪民眾更要嗆聲了。

如果家家戶戶都有政府補貼的擋水閘,當然可能改善個別的災情損失。但倘若政府未能根治水患,那即便家家戶戶都有擋水閘、抽水機,最後會有什麼效果?

想想看,什麼叫「以鄰為壑」?一旦家家都以自保為最高原則,把自家房子隔成一棟棟小城堡,那街衢巷弄的「川流不息」,最終會「放過」民宅,讓災難自行化解嗎?答案是「一定不會」。理由很簡單,家用抽水機抽出來的水,排向街道之後,恐怕只會墊高水勢,導致洪流四處流竄。而每一家的擋水閘,能築高到什麼程度?再高也不會高過提防、高過一層樓吧?用常識想都知道,肯定家戶型抽水機、擋水牆的功效,完全不是治水關鍵!甚且,很可能由於這一個「表面討好」的表態,反倒讓治水盲點失去正本探源的機會!

我們寧可馬總統下鄉視察災情後,抓大方向,談治水,而不是談個別家戶的「擋水」。總統應先追問,過去治水預算的錢,地方是如何使用的?有沒有專款專用?如果沒能發揮治水績效,那問題出在哪?是治水的對策出錯,還是有偷工減料之嫌?如果把錢交給地方自行編派,可能導致枝枝節節的效果分散,那是否必要把治水權收回中央,一條鞭統籌處理?這些,才是總統談治水該有的格局吧!行政院長劉兆玄明天將主持會議,檢討治水預算使用的優先順序,重新調整治水工程計畫。此事需要工程專業性和執行能力,將是考驗劉內閣政績的一大指標!

cmucmu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民進黨經部次長侯和雄涉貪求刑20年 350萬交保
2008/07/20 14:32
民進黨經部次長侯和雄涉貪求刑20年 350萬交保
治水工程弊案 侯涉利用職權關說

〔記者謝介裕/南投報導〕南投地檢署偵辦經濟部次長侯和雄等官商涉及「八年八百億元治水」等工程弊案,圖利特定廠商,昨天偵結,侯和雄等六名官商被依貪污治罪條例罪嫌起訴,檢方並對侯求刑二十年,併科罰金五百萬元,宣告褫奪公權十年。南投地方法院昨晚以已無串證之虞,裁定侯以三百五十萬元交保,總計侯自八月八日被收押以來,已在押近四個月。

同案官員張義敏、楊水源求刑14年

此案同時起訴的,另有第二河川局長張義敏、台灣省自來水公司第六區管理處經理楊水源及包商黃燕同、陳顯智、黃清和等五人,分別被求處十年六月至十四年不等有期徒刑。

檢方在起訴書指出,侯和雄涉嫌利用職權向承辦單位施壓、關說,讓工程採「限制性招標最有利標」方式發包,並將工程評審委員會名單外洩,以達到讓特定廠商得標目的。檢方痛斥侯身為政府重要官員,不思戮力從公,竟膽大妄為,一再為圖己私介入工程違法關說,建請法院從重量刑。

起訴書指出,水利署第二河川局(簡稱二河局)今年元月間辦理新竹「易淹水地區水患治理計畫老庄溪排水治理工程委託設計監造」案,經費預算約九百六十多萬元,採「限制性招標最有利標」方式發包,工程評選委員會包括二河局長張義敏在內計有九名。

鼎岳工程顧問公司負責人黃燕同、顧問陳顯智兩人得知後,便向舊識經濟部次長侯和雄表達爭取意願,侯除以電話向張義敏關說外,也將應保密的工程評選委員會委員名單洩露給該公司,黃、陳兩人再登門向委員逐一「請安問好」,三月間開標,果然鼎岳公司被評選為最優廠商如願取得承攬權。

另,起訴書說,自來水公司第六區管理處(簡稱六區管理處)今年三月間辦理的台南「鏡面水庫浚渫管理計畫委託技術服務」案,經費約四百九十多萬元,與侯和雄同為「太平洋海洋科技協會」會員的建國科技大學土木工程系教授黃清和有意承攬,又六區管理處經理楊水源也欲透過侯爭取升任水公司副總經理一職,遂允諾配合,最後也循前案模式,讓黃某如願得標。

此外,侯和雄擔任高市南台灣產業科技推動協會理事長期間,在今年七月間以協會之名舉辦「二○○七電腦軟體應用與產業科技論壇」座談會機會,對外募得一百九十八萬多元經費,侯涉嫌挪用其中三十五萬元,轉匯入其子女侯鵬曦、侯書逸帳戶中。

侯和雄等六人偵訊時均否認有官商勾結,但檢方不採信,在起訴書中特別強調,並非所有工程評選委員會委員都是如此好說話,有極少數委員面對侯某關說不但不給面子,還以「人要有良知」等語回拒,這也是檢方能掌握侯等涉及貪污具體事證的主因。

cmucmu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水患治理特別預算豈容挪用錯用
2008/07/20 14:19
 

特稿/水患治理特別預算豈容挪用錯用/智庫論壇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 胡思聰

http://www.cdnews.com.tw 2007-11-29 08:42:10
     
 行政院於本月21日向立院報告第二階段「八年水患治理計畫」預算規劃,但立法院預算中心指出預算金額高達445億元的第二階段治水經費,已發現有十億餘元明顯違法編列,甚至於有將治水的經費提供給河川局興建辦公大樓的情事,至為不當。《水患治理特別條例》規定,所有特別預算的編列,均應用於地方政府主管範圍的水患治理,不得挪移作為其他用途。

 立法院預算中心指出的「八年水患治理計畫」預算編列缺失有十多項,更指出有三項編列違法。譬如「台鐵林邊溪鐵路橋改建工程」七億三千四百四十萬元的編列。台鐵林邊溪橋改建,縱然有防洪的需求,但該改建工程是交通部鐵路改建工程局應辦理的工程事項;交通部挪用治水預算,不但於法不合,經濟部越廚代庖也超乎職權。此外,水利署的特別預算用途,還編列二億九千萬元準備建置三處「水情中心」,計畫項目名稱是「防救災指揮應變中心暨防汛救災倉庫建置工程」,實際上是要興建三個河川局的辦公大廈;這項預算編列也是違法的。

 這些現象說明了行政院當初假藉水患治理,要求立特別法、編特別預算、脅迫在野黨不能不通過的真正意圖之所在:既有大量資金可以恣意撒錢綁樁,復可規避立法院監督。日昨遭求刑20年的經濟部前常務次長侯和雄,便是利用水患治理特別預算的執行督導職務之便,做出操控工程標案與索賄貪污等諸多違法惡行;讓國人看清事實的發展果然不出所料,也坐實了「災難資本集中說」(disaster capitalism)受人為操控是絕對會發生的弊情。

 「災難資本集中說」(disaster capitalism)是加拿大籍著名的「反全球化」作家Naomi Klein首先提出的觀點。簡單的說,「災難資本集中」現象就是指利用災難的救助與重建的龐大資金,創造出特殊的利益供輸體系,使得本來要彌補缺失、使所有人群受益、塑造社會團結與公平的構想;本來要保護弱勢族群、搶救災害重建家園的美意,反而因為資金過度被「集中化」、「私有化」(私相授受)而成了少數特權或集團公司的禁臠,造就貪污及黑金富豪產業,以致於質變為帶給國家社會人群更大不公不義與貧富差距的根源。


cmucmu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民進黨夭壽喔!連治水錢也要A!
2008/07/20 13:41

民進黨夭壽喔!連治水錢也要A!
王昱婷的部落格 瀏覽519|回應2|推薦17
 
2007/11/22 17:01:27
 
立法院本週審查8年治水預算,立法院預算中心發現治水預算浮濫使用,發現政府有很多跟治水無關的建設,其中高達10億元經費屬違法編列,甚至遭到挪用去蓋辦公大樓,全部被拿來編列在治水預算裡,連山上的「涼亭造景」都編入治水預算,對此,張俊雄於立院接受備詢時,辯稱這筆錢是用來興建「水情中心」,監控淹水及水情變化,一切都是外界扭曲;我不禁想問張院長或是經濟官員,目前的水患問題當務之急是需要特地蓋一個辦公室,才能解決現狀嗎?


行政機關將800億治水預算濫編,把人民當白痴!有些計畫連母計劃都沒有,然後就有預算,且各鄉鎮大家都來要,這就是我們現在8年800億的現象,咱們小老百姓的納稅錢,說是政府要拿去「治水」,結果卻是在山上蓋「涼亭」。


今年父親節時才爆出經濟部常務次長侯和雄涉嫌利用職權介入「八年八百億元治水」等工程,圖利特定廠商,檢察官於8月8日已收押侯和雄。南投地檢署主任檢察官吳祚延表示,檢調追查此案已一年多,發現侯和雄涉嫌在任內利用職權,要所屬單位將發包工程切割在百萬元以下,再上網招標,然後由內定的廠商找幾家陪標廠商投標,最後由遴選委員配合,讓特定的廠商出線。


如今政府又被發現大花人民的治水防災救命錢,花蓮壽豐鄉這個高度400公尺的地方會淹水嗎?根本不可能淹水的地方,現在卻要花1300多萬來做一些人們看起來很奇怪的工程,包括四座涼亭觀景台;花蓮吉安鄉一處河川工程,相片顯示護坡堤上植被都長出來了,現在又要編列一千多萬作護坡堤,根本浪費錢。


我們的政府官員頭腦不知道都裝什麼?治水問題的輕重緩急都分不清楚,需要辦公室的話,之前不是建了很多蚊子館擺在那怎麼不用,現在又編預算建大樓,你們的居心到底為何?根本是想從其中坑油水吧!?就算蓋好,我們還是懷疑那只是另外一棟蚊子館的誕生,而且這樣水就不會淹了嗎?現在連高度400公尺的地方,也列為易淹水地區!?這樣分明就是把人民當笨蛋在耍!視民如傷又於何處?


cmucmu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民進黨夭壽喔!連治水錢也要A!
2008/07/20 13:41

政府官員頭腦不知道都裝什麼?治水問題的輕重緩急都分不清楚,需要辦公室的話,之前不是建了很多蚊子館擺在那怎麼不用,現在又編預算建大樓,你們的居心到底為何?根本是想從其中坑油水吧!?就算蓋好,我們還是懷疑那只是另外一棟蚊子館的誕生,而且這樣水就不會淹了嗎?現在連高度400公尺的地方,也列為易淹水地區!?這樣分明就是把人民當笨蛋在耍!視民如傷又於何處?


當初民進黨吵著要「八年八百億元」拿來治水,最後我們國民黨甚至加碼到一千一百四十億元,讓治水預算通過,為的不就是希望盡快把問題解決,但現在事實證明,治水預算儼然成了許多政府單位的A錢工具,許多建設只要扯上「治水」兩字,錢就能輕鬆入袋。身為小老百姓的我們,只能無奈感嘆納稅錢,到底都被政府治到哪裡去了?所以在野黨委員們的有絕對義務監督民進黨政府的作為,加上現在選舉將至,豈可讓八年八百億治水預算成為謝長廷總統大選的殂上肉?


八百億元治水預算是「百姓保命錢」,不是民進黨選舉綁樁的「走路工」。我在此呼籲執政黨,別在把人民當做白痴在騙,那些防災救命錢是用來就災就命的,不是代表可以浮編亂編給其他的工程建設費用,況且沒有計畫就虛編經費是一件嚴重違反預算法,請政府機關應更謹慎為之,不要再浪費人民的血汗錢。
 


cmucmu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藍營:當局搞"入聯"搞瘋了 宣傳挪治水費250萬
2008/07/20 13:35
藍營:當局搞"入聯"搞瘋了 宣傳挪治水費250萬

2007年10月09日08:37 來源:人民網-海峽兩岸頻道


  人民網10月9日電 強台風“羅莎”侵台,造成島內農業重創,國親兩黨昨天抨擊扁當局挪用治水預算大搞“台灣入聯”,“閣員”還在防災中心呼呼大睡,農業損失補助也被批為門坎過高、金額過低、動作過慢。

  據台灣《聯合報》報道,國民黨日前質疑台灣“行政院”挪用巨額預算推動“台灣入聯”活動,國民黨“立院”黨團昨天再批連“經濟部水利署”的“河川海岸及排水環境營造設備投資”預算,也有兩百五十萬元被挪用搞“入聯”案,黨團書記長郭素春大罵民進黨搞“入聯”搞瘋了。

cmucmu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立院預算中心:違法編列10億 治水預算濫編 挪去蓋大樓
2008/07/20 13:32
立院預算中心:違法編列10億 治水預算濫編 挪去蓋大樓
中時電子報╱林諭林、王莫昀/台北報導 2007-11-21 03:34 調整字級:

行政院長張俊雄今赴立院報告第二階段「八年水患治理計畫」第二階段,但立法院預算中心昨日表示,預算金額高達四四五億元的第二階段治水經費,已發現有十億餘元明顯違法編列,甚至將舉債治水的錢,拿去蓋河川局的辦公大樓,建議將該預算全數刪除。

經濟部水利署長陳伸賢則指出,不論是鐵道路橋防洪瓶頸的改善或是興設防災中心、健全水情防災通報系統,都是治水工程重要的一環,只是相關經費究竟應編列在公務預算或特別預算是有討論空間。

預算中心提出的「八年水患治理計畫」預算評估報告,臚列十多項預算編列缺失,更指出三項預算編列已經違法。

評估報告指出,這次特別預算編列「台鐵林邊溪鐵路橋改建工程」七億三千四百四十萬元,預算中心表示,台鐵林邊溪橋改建,縱然有防洪的需求,但該改建工程是交通部鐵路改建工程局辦理的工程計畫,交通部挪用治水預算,不但與法不符,且明年度預算原僅需一億六千多萬預算,卻編列二億元,更浮編了三千六百多萬元。

預算中心還表示,水利署打算利用特別預算,建置三處「水情中心」,但此舉卻缺乏法律依據,且經查預計花費二億九千萬元興建的三處水情中心,真正計畫名稱是「防救災指揮應變中心暨防汛救災倉庫建置工程」,實際上是要替第一、第二及第六河川局,蓋自己的辦公大樓。

評估報告指出,水患治理特別條例規定,所有經費均應用在地方政府主管範圍內的水患治理,不得移為他用,「水利署以建置水情中心名義,趁機偷渡所需經費,至為不當,」建議立院將該筆預算二億九千萬刪除,以免違法。

cmucmu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九萬兆被颱風打醒 綠營罵無可罵
2008/07/20 13:26
九萬兆被颱風打醒 綠營罵無可罵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08-07-19 00:38:47  


原本被在野黨批評末梢神經麻痺的“劉內閣”,已經打通任督二脈。(中評社 康子仁攝)
 中評社台北7月18日電(記者 康子仁分析報導)卡玫基(海鷗)颱風過境,帶來的豐沛雨量,在台灣中南部造成嚴重災情。劉兆玄領軍相關官員急奔災區,發布紓困措施,對於岌岌可危,處於信心危機的馬政府來說,具有不少加分作用。

  6月初馬政府剛上任的時,南部接連豪雨,劉兆玄因“立法院”總質詢走不開,一直到假日才下鄉勘查災情,不僅被民進黨“立委”罵到臭頭,就連國民黨“立委”也不諒解。更不用說,包括油價飆漲、綠卡爭議、聯合號海釣船被日艦撞沉、馬達加斯加外海8台商失蹤等案件,馬政府危機處理,都讓人不敢恭維。

  根據台灣TVBS最新民調,劉兆玄滿意度跌破3成,在沉重的壓力下,“政院”上下這次因應風颱都不敢掉以輕心。卡玫基颱風來襲,周四深夜和周五早上,劉兆玄12個小時內,2度到中央防災中心視察,眼見中部雨勢越來越大,昨天早上第一時間決定,立即驅車南下台中,一連視察台中縣市、彰化和南投7個地點。

  民進黨“立委”昨天上午10點40分開記者會,磨刀霍霍準備要大罵馬政府救災慢吞吞,劉兆玄此時早就出發,在趕往台中的路上。“劉內閣”這次的危機處理,看在國民黨“立委”眼中,也不禁豎起大拇指肯定“終於學乖了”

  除了劉兆玄親自前往中部勘災,“經濟部長”尹啟銘前往台南和高雄、“農委會主委”陳武雄到彰化溪湖和雲林西螺了解蔬菜受損情形、“原民會主委”章仁香視察南投原住民鄉鎮,“中央防災中心”則是由“內政部長”廖了以坐鎮指揮,和救災有關的部會首長,幾乎全員出動。

  經過一整天的勘災之後,劉兆玄晚間回到台北,先前往“立法院”感謝“立委”這個會期的辛勞,隨即親自上陣,在“行政院”召開記者會,公布相關的救助與紓困措施,雖然內容了無新意,但是看到劉兆玄風塵僕僕,辛勞了一整天,感覺得到,“內閣”從上到下,已經開始動起來。

  經歷2個月的震撼教育,可以看得出來,馬政府開始擺脫新手上路的生澀,原本麻痺的末梢神經也已經恢復知覺,“劉內閣”彷彿打通了任督二脈,在野黨想要見縫插針,恐怕得花更多工夫。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