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距離
2020/07/12 06:52:05瀏覽306|回應3|推薦19

2020711  星期六

 

Tina做的瑜珈墊掛架(yoga mat rack)昨天完工,昨天只是上膠,製作前天就做好。

一路都小心翼翼,先在廢木上做實驗,測試斜孔角度,試一個斜孔角度就要一天,一共試了兩天。

開始鑽孔,所有的斜孔都必須同向,竟然一時疏忽,鑽了一個反方向的孔,前功盡棄,這是大前天(8日)的事。

第二天(9日)去重新買一根木頭,不貴,才2.7元,當天鑽完孔,10日上膠。

今天(11日)Tina會來上油漆,等乾了,我去釘在719的牆上。

 

Tina已經開始在自己的健身房授課,感覺非常振奮。

 

瑜珈墊掛架是今年第二個工作,第一個工作是幫馬先生後院做一個梯子,通往他的菜園。

梯子他很滿意,我只讓他付材料費,不收工錢。

這是我的性格,幫朋友、熟人、同事,就只是幫忙。

在德國唸書時,有一回,一個德國同事請我幫忙搬家,搬了一整天,他要付我工錢,不收,他很意外,只好送我一瓶酒。

後來工作時,有一次幫陳教授翻譯一篇德文文獻,他的研究需要用到,翻完他拿著酬勞來,說是研究計畫中有這筆預算,但我怎麼能收呢,兩人爭執不下,在辦公室門口像是打了一架。

甚至,有一個畢了業的研究生,寫電子郵件請我幫忙解說一篇德文文章,有關太陽能、風能電池對環保的負擔,我最簡單的做法就是全文翻譯,他問要怎樣付我酬勞,我好像說,你從這個研究所畢業,就享有母校老師的無條件支持。

世上巧事很多,那個研究生竟然是小學同學珍美的公子,後來在嘉永的農場,珍美還帶他來參加同學會。

來到北國後,有一回,有對熟人夫婦買了個投資房,準備出租,需要在地下室安裝一個配電箱,我去幫他們裝了一個,後來女主人做了糕餅點心送我。

幫馬先生、馬太太做菜園木梯也是一樣,木梯工期兩天,在74日完工。

免費,不收工錢,他們很意外,馬太太只好用別的方式,先是託稱米買多了,送我一包米,接著又送我一份叉燒。

送叉燒是79日,當天體重61公斤,晚餐吃了叉燒,第二天,10日,體重62.5公斤。

叉燒好吃,禍害卻很大,要怎樣才能弄掉這多出來的1.5公斤?

但是真正讓我感覺不好的,是馬太太變得愛來講話,我在前院工作,她會走過來跟我話家常,每次都是近距離,大約只有一米,或不到一米。

Cesar不會近距離跟我講話,Hugo會,馬太太也會。她來按了幾次門鈴,一開門,幾乎面對面,距離不到一公尺。

給我極大的心理壓力,這是SARS-COV-2病毒期間,怎麼可以近距離講話?但是是鄰居,無法不讓她靠近。

SARS-COV-2是百年一遇的瘟疫,雖然死亡率不高,但傳染力,及對人類內臟器官的損壞,都史無前例。

即使戴著口罩,病毒也會落在眼睛上。口罩、眼罩、手部消毒,必須嚴格貫徹。

一個菜園木梯,造成鄰居老是靠近,或上門來講話,讓我感受極大生命威脅。

歐洲一個國家在疫情稍緩後,解封紅燈區,但是禁止男女面對面性交。

新冠病毒,應該是永遠改變人類的行為,從此人類不再能夠近距離、面對面交流,連性交,都從此不可以面對面。

但是,為什麼幾乎所有的人,都沒有這種覺悟?

我必須冷靜思考,或許,應該不顧一切的戴上口罩,得罪人也在所不惜。

否則,我的生命可能終止在2020年。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egel53&aid=142731799

 回應文章

黑冷小姐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14 21:44
您自己的家,怎麼會不好意思進去?他是房客,您是房東,當然可以要求封啊!他帶回病毒的機率很大。

未來疫情會加劇,師父說將死3、4百萬人,尤其空氣中也會傳染,我準備買護目鏡備用,可是邊框有縫非密閉,護目鏡都這樣的嗎?
凡是有思考能力的人一定會反對所有的殘酷行徑,無論這項行徑是否深植傳統,只要我們有選擇的機會,就應該避免造成其他動物受苦受害。—史懷哲
Hegel(Hegel53) 於 2020-07-15 03:09 回覆:

也有像蛙鏡那樣的護目鏡,但是一般護目鏡就有防護作用,邊框敞開不要緊,甚至,帶個近視眼鏡,都有用。有個案例,幾個戴口罩的人在同一場所被感染,唯一沒被感染的人是個近視眼,帶著眼鏡。推測近視眼鏡就有一定防護作用。

病毒在室內靜止空氣中能懸浮三小時,在室外被微風傳送,可以更遠,達百公尺,強風可以達一公里,那些散步、跑步的野外小徑的空氣中,都測出懸浮病毒,除了口罩外,必須戴護目鏡,任何護目鏡,都行。病毒從邊縫落入眼睛的機率少,即使落了,數量少,可能不起作用。

有防護跟沒防護的差別巨大,有了防護,防護良窳的差距就不那麼大。用個手帕當口罩,可能就能救自己一命。


黑冷小姐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13 23:25
如果您的生命終止在2020年,那我要趁您還活著的時候留言,因為至少還會有回應。

Ceaser回來要隔離,或您在家得戴口罩防護鏡防他。

您的手作給您大讚!居家一切都自己來,這樣的男人,帥!


可見他們怕新冠病毒多於愛滋。
凡是有思考能力的人一定會反對所有的殘酷行徑,無論這項行徑是否深植傳統,只要我們有選擇的機會,就應該避免造成其他動物受苦受害。—史懷哲
Hegel(Hegel53) 於 2020-07-14 00:39 回覆:

感謝留言。

Cesar除了有工作外,自己有個公司,夏天幫人清洗窗戶、維護草皮、清運大型垃圾等,昨天他還去附近的小鎮,替一個狗的收容所當義工。在這種情況下,我其實每天曝露在風險中,因為這裡的房屋設計,是會由各房間抽氣,送回空氣循環管道,我提前把地下室的抽氣口封了,但Cesar的房間我沒封,因為不好意思進去,我是不是真有可能命喪2020年呢?但要我居家24小時戴口罩,似乎很難,我生性節儉,不願意浪費口罩。而且,24小時戴口罩,實在不容易。

愛滋病的傳染途徑比較侷限,新冠病毒卻是廣泛傳染,所以新冠病毒比愛滋病毒為患更烈。


司空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12 18:28
戴口罩可能要成為新常態,因為飛沫和氣溶膠到處都是,只有口罩才能提供最起碼的防護。戴口罩不但可以保護自己,其實也是尊敬別人最具體的表現。外國人遲早會明白這道理,但願為時不晚。。。無奈
Hegel(Hegel53) 於 2020-07-14 00:28 回覆:

在1918年西班牙流感(其實起源於美國)時,當時的西方人已經知道戴口罩,時至今日,他們的認知變成生病的人才戴口罩。SARS-COV-2初起時,美國、加拿大都充滿仇恨戴口罩的氣氛,華人家長要孩子戴口罩上學,被老師責令回家,澳洲華人女生戴口罩,老闆要她回家,至於戴口罩被罵,甚至被打,更是普遍。




SARS-COV-2初期時,我去採購,也不敢戴口罩,自己安慰自己說這樣省幾個口罩。




以當時的氛圍,美國或加拿大可能會通過法律,禁止在公共場所戴口罩,台灣的官員與大學教授也開始宣傳口罩無用,記得有個大學的院長就呼籲大家不要戴口罩,還好病毒傳染兇猛,還來不及形成立法氛圍,就必須戴口罩了。




鑑往知來,等SARS-COV-2銷聲匿跡,過個幾年,或幾十年,西方人又會恢復不戴口罩的文化,因為她們的教育就是那樣,




台灣喜歡依附美國,在台灣的官員與大學教授呼籲不要戴口罩時,其實台灣也有人去買口罩或戴口罩被罵。或許在未來,台灣的教育也會慢慢轉向反對戴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