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由華龍一號通過歐洲(EUR)認證看中國核電邁向歐洲
2020/11/11 00:45:08瀏覽619|回應0|推薦19

由華龍一號通過歐洲(EUR)認證看中國核電邁向歐洲


一、      中國核電敲門歐洲市場


    中國通用核電集團於11月10日發布聲明稱,中國大陸的華隆一號第三代核技術通過了歐洲公用事業要求(EUR)的審查,表示中國的核電技術已通過歐洲標準而變得更先進成熟。EUR組織由來自法國、捷克、芬蘭、英國、德國、斯洛文尼亞、烏克蘭、匈牙利、西班牙、荷蘭、俄羅斯、比利時、土耳其等國家的14家歐洲大型電力公司組成,致力於為擬進入歐洲核電市場的核電技術制定一套滿足歐洲核電安全、經濟及環境等要求的通用用戶要求文件,並負責組織專家對潛在進入歐洲市場的核電技術進行與EUR要求相符性的審查和認證工作,為歐洲核電業主進行總體技術把關。通過EUR認證已成為各核電技術供應商進入歐洲電力市場的重要條件。據介紹,EUR文件涵蓋了保證核電站安全高效運行的各方面的超過5000條要求,包括安全、性能、系統與設備、佈置、儀控、運行維護、環境保護、退役等方面。華龍一號是中國自主研發的三代核電技術,其EUR認證於2017年8月全面啟動,EUR組織11家成員單位參與。認證經過了申請、準備、詳細評估和定稿四個階段,在認證過程中,審評方基於中廣核提交的大量審評文件,完成了5000多項符合性分析,華龍一號的技術先進性和成熟性得到認可。

    2015年,中廣核公司收到來自歐洲核電用戶組織(EUR)的函件稱,EUR已同意接受華龍一號EUR認證申請,獲得EUR認證是華龍一號能夠進入歐洲市場的門檻。華龍一號在通過英國通用技術審查(GDA)後將應用於控股的Bradwell B項目建設。英國對核電的監管十分嚴苛且審批流程很複雜,意味著中國核電技術落地英國將是一個漫長和艱辛的過程。中國核電出口已是國家戰略,由中廣核和中核集團自主研發的華龍一號,已經被官方確認為出口的主要核電技術。


二、中國拋棄美國核技術,改採本土方案


    由美國西屋公司設計的AP1000技術曾經是中國第三代核電的基礎,但AP1000之建設問題很多,如今中國擁有許多正在建設或已獲批准使用華龍一號核電技術的第三代反應堆。中國共有12座在建或正在通過審批程序的核反應堆都在使用華龍一號技術。相比之下,十多年來,沒有新的AP1000反應堆獲得批准。在浙江及山東的AP1000於2018年投入商轉。華龍一號技術於2014年通過中國國家審查,並已被多家電廠採用,福建省福清核電廠的第五和第六號機組使用華龍一號設計建造,而漳州核電廠原計劃使用西屋的AP1000反應堆,但已決定改用華龍一號。同時,去年批准的四個機組和9月2日在海南和浙江省批准的另外四個核反應堆也將使用華龍一號技術。中國在2007年發布的核電發展計劃將壓水堆技術作為統一技術,本土核電技術的發展以及獨立建設和運營核電廠的能力一直是中國的目標,西屋公司於2007年與CNNC簽訂供應AP1000的合同,該交易要求中國購買四台AP1000反應堆,並要求西屋公司將包括主泵在內的AP1000技術轉讓給中國,但是由於主泵的維修工作,這些項目被推遲了數年。當這四個反應堆於2018年投入商業運行時,中國華龍一號本土化技術早已可行。由於中美貿易戰可能涉及核電技術被封鎖風險,中國鼓勵核電設備本土化。中國聲稱華龍一號核反應堆的第一台機組的本地化率達到了85%,所以當美國在2019年制裁中國核能集團(CGN)及其三個子公司時,CGN表示影響不大。

隨著對能源安全的擔憂加劇,中國已經從利用美國核電技術轉向國內研發的替代技術。據香港《南華早報》網站報導,目前中國在建或獲准開工的基於本土“華龍一號”技術的第三代反應堆數量多於AP1000反應堆。十多年來,一直沒有新的AP1000反應堆獲准開工。中國電力發展促進會秘書長王迎蘇說,自從中國50多年前開始走上發展核電的道路以來,技術本土化、發展國產核電技術以及擁有獨立建設和運行核電站的能力一直是中國的發展目標。未來會有更多核電站選擇'華龍一號',因為這是中國自主研發的技術,不比AP1000差。AP1000是西屋公司的技術,如果中國想出口到其他國家,可能會受到限制。

 三、第三代核電東風壓倒西風

     中國被稱為基建狂魔,許多西方廠商無法完成的隧道或橋梁都被中國工程師一一克服,高鐵及核電已成為中國科技的名片,由最近新冠肺炎的防疫工作情形來看,東方的中日韓甚至台灣執行能力都比西方的歐美國家好,所以東風確實開始壓過西風了!在核能發電方面,美國的西屋公司是壓水式核電廠的鼻祖,但韓國的APR1400已大幅超越美國,而美國西屋公司設計的AP1000也多災多難,原先有八台訂單,四台在中國,四台在美國,而美國取消了兩台,剩下的兩台可能還得在中國幫助下才能完成,且西屋因為AP1000在美國無限期拖延已致財政破產實在很慘!另一核能大國法國設計的EPR更慘!芬蘭及法國本身建造的EPR機組不只延誤十幾年且造加倍增,讓阿海琺公司賠產且重組。

 

     由於EPR問題很多,近日,法國政府已允許法國電力公司(EDF)將其在弗拉芒維爾(Flamanville)3號機組的商轉期限延後4年至2024年。由于冠狀病毒危機全球爆發,該核電站不得不減緩工作進程。弗拉芒維爾3號機最初預計於2013年商轉,耗資33億歐元。但是由於技術問題導致了嚴重的延誤並且成本上升。施工時間從5年增加了兩倍,達到15年以上,成本也飆升了200%以上,現在達到了124億歐元。在2019年6月,法國核安全局(ASN)要求該小組修理八處不符合破斷排除原則的密閉滲透焊縫,法國電力公司在2019年10月修訂了該核項目的建設時間表,並將估計的建設成本提高至124億歐元。EPR在芬蘭及法國興建都遭遇了嚴重的挫折,只有在中國廣東台山核電廠的兩部EPR再延宕多年後終於商轉發電,這不能不佩服中國的能力。 全球第三代歐洲壓水堆已在中國上線,扭轉了長期拖延和超支的趨勢。在歐洲興建的另外三個EPR機組都已超出預算且嚴重拖延。核能的未來不是EPR,而是更新,更靈活的技術—比如小型模塊化反應堆。EPR造成大規模資本投資帶來了財務壓力,小型反應堆通常在工廠生產,建造規模更快更標準化。在美國、南美、歐洲,甚至可能在中東,大型核反應堆的建設將走向終結。小型模塊式反應堆和大型反應堆的可用性將有助於拓寬核能的應用範圍,如用於小型電網基礎設施的SMR,以及提供過程熱能、海水淡化或清潔制氫。

 

( 時事評論財經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101094880&aid=152638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