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為何命這薄?
2010/10/09 18:25:02瀏覽3447|回應23|推薦88

 

最近加入一家新公司,工作對象是一位俄國裔的物理學家,叫艾理耶索。


艾理耶索是主技處的科學家,有點老,有點駝,略帶口吃,人非常好。他對主技長負責,專門研究公司兩三年後將採行的新科技。我的任務是為他負責軟體方面的研發。


半個月過去了,甚麼事也沒發生。我每天坐在位子上看技術資料,好生煩悶。


兩星期前的週五他跟我說,他將和主技長外出二週開會,拜訪客戶,我們在等的新機器也得下月初才會到,問我願不願意協助樓上的產品部門解決一個難題。


我當然說好啦。“甚麼難題”?我問。


“他們的新板子通不過元件可程式邏輯閘陣列晶片記錄器測試”。


艾理耶索講不出細節,於是帶我上樓介紹認識相關部門人員。


他離開後大家開了一個會,向我說明問題的來龍去脈。


來的人包括一個剛出爐的印度小博士叫“大享”,他是目前問題的主要負責人(如喪考妣),他的老板“平”(灰頭土臉),平的老板“松”(面色凝重)。晶片邏輯設計師是個老美叫“約翰”(表情嚴肅),約翰的老板不知叫甚麼(憂心忡忡),還有板子的設計師(戒慎恐懼),硬體的主管(誠惶誠恐),機房管理小弟“湯姆”(小心翼翼)等人。


問題大致交代完後,我的理解是:測試軟體寫資料到晶片裡,讀回來時資料變了。


我看一干人等嗒然若喪,心想:同事們,我們這是...治喪委員會嗎?怎麼一個比一個憂愁呢?


沒人說話,我只好開始問問題。


“多久發生一次”?


“大約跑兩三天後”,約翰說。


“晶片誰家的”?我問約翰。


“有兩種:一是阿爾特拉,另一家是彩凌”,約翰接著說,“邏輯是我設計的”。


“板子呢”?我問。


“板子也是我們自己的”,湯姆說。


“平臺呢?”


“平臺有兩種:萬國商機的和超微的”,硬體主管說話了。


“驅動器”?


“驅動器是一個顧問寫的,他離職了”,大享愁眉苦臉的說。


“測試軟體呢”?


“是我們寫的爪哇”,平說。


“兩種平臺都發生嗎”?


“是的。超微比較常發生”,松說。


“問題發現多久了”?我有點好奇目前狀況如何。


“已經半年多,一直找不到根本原因”,硬體主管有點尷尬的說。


我明白了。這干人等不知問題出在那裡,找了個聰明小博士來,把整個問題丟給他去解決。難怪大享看起來如喪考妣,其他人也脫不了干係,所以一個個垂頭喪氣。


可是一個問題拖半年,這像話嗎?這家公司的產品是給矽晶片製造商像“臺積電”用的,為當今世界首屈一指的測儀公司。晶片若果如此,機器怎能用呢?這不是在開玩笑嗎?


我暗地裡在算這些人半年來總共領多少薪水等等。


“那麼目前為止找到了甚麼”?我希望省點力氣。


“我們甚麼也不能確定”,平老實回答。


完了,一切都完了。這麼多人找半年,我才剛來,縱有三頭六臂,又如何能破解?


望著玻璃窗外,似乎隱約看見兩個人的身影,一是艾理耶索,一是主技長。

要是我弄不出來,他們會怎麼想?


他們會想甚麼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老婆會怎麼想。老婆會從房貸開始,講到孩子、生活、高爾夫、水電瓦斯、聯邦稅州稅,最後反正都會回到我身上。一切的一切都要...錢!


“好吧,讓我試試看。給我兩種平臺,各插四片板子。我要驅動器原始程式碼,測試爪哇原始碼,機器登入密碼,平臺無時限使用權,硬體設計規範文,還有晶片資料書”,我一口氣全要了。


“只要幫我們解決,你要甚麼有甚麼”,眾人異口同聲說。


回到位子上,捲起袖子開始幹活吧!以遙控的方式,對機房裡的萬國商機平臺開始跑爪哇。一天下來怎麼跑都跑不出問題。趁這段時間把所有文獻讀一遍,又兩天過去了,機器還是沒死。再過一天,把驅動器原始碼四千多行也看得差不多了,機器還活著在跑。這怎麼辦?一星期都快過去了,就算現在它忽然死了,我又能得到甚麼?


星期五,決定開始自己寫個“萬箭齊發”式的平行處理程式。一定是爪哇太慢了,要好久才抓得到蟲。


星期一又寫了一天,總算大功告成。讓它開始跑萬國商機。


我這程式跑一小時大約可抵爪哇半天,等週二來就知道了。


星期二一早上班,一看,還是沒死。把大享找來,說,“我看你的爪哇有問題。你何不集中精神在爪哇上找找看?我是不用爪哇的了”。


大享說,“要不要換成超微試試”?


我想也對,於是換到超微,結果一跑就死了。果然不愧是咱們臺灣製,重鹹重辛,俗挌大碗!


我用自己的程式監控驅動器軟體,並把後者稍加修改,發現超微會讓晶片第零記錄器第零位元無端從零變一,直接就在我眼前生變。我把約翰找來,讓他看。他聳聳肩說,“是超微的,你能怎樣?我把第零記錄器搬到別處,這第零個就讓它玩吧”。


好像也行。“可是還有別的問題”,約翰說。


蛤?還有啥問題?


“等它死你就知道了”,約翰挺灑脫的。


我避開第零記錄器,繼續跑超微。後來發現,記錄器讀取會失敗。

這問題很麻煩,因為你不知道到底是寫進去時錯了,還是讀出來時錯的。

我懷疑兩者都有可能,並且與時間有關,於是將驅動碼一個簡單長讀改變一下:


do {

 reg.val = readl(reg.offset);

 tmp = readl(reg.offset);

} while (reg.val != tmp);


又將相對應的長寫改成:


do {

 writel(reg.offset, reg.val);

 do {

 tmp = readl(reg.offset);

 tmp1 = readl(reg.offset);

  } while (tmp != tmp1);

} while (tmp != reg.val);


之後超微就不死了,跑過一整晚。平和大享非常興奮,過來看。

大享對後面這個有意見,說:“我覺得這樣比較好”:


writel(reg.offset, reg.val);

do {

 tmp = readl(reg.offset);

} while (tmp != reg.val);


我說,“你不能信任那個長寫”。他明白了,不再說話。


平說:“可是你這樣弄系統會剉起來”。


我說:“加個‘讓’不就得了?我這是在找問題,不是要你們照抄”。


“可是萬一出不來怎麼辦”?平又說。


出不來?出不來你不會搞個有限循環啊?


大享不久後也找出爪哇出錯的地方了,大功至此告成,剛好又是星期五。


一個週末過去,主技長和艾理耶索回來。週一一見我第一句話就問:“那個問題怎麼了”?


“解決了”,我說。


這人不喜歡囉唆。你不多問,我不多說。Don't ask, don't tell.


“甚麼問題”?


“爪哇本身一個,超微造成兩個”,我答,“爪哇大享應該解決得了,超微如果我們非用不可的話,約翰得挪一個記錄器,我得改驅動程式碼”。


“別的都沒問題嗎”?


“晶片、板子、萬國商機、驅動器都沒問題”,我很篤定,不解釋萬國商機原來的問題是爪哇的錯。


主技長有點滿意的樣子:“幹的好”。


“任何時候”,我說,“一塊蛋糕”。


像他這種吃硬飯的我很瞭解,只要硬體不出錯一切好辦。吃軟飯的特別好欺負。


艾理耶索過來找我:“我..我們的機...機器來..來了,就放..放你桌..桌上吧”。


兩人紙箱拆一拆,弄來鍵盤、滑鼠、監視器等等。好大一臺伺服器!佔了我一個餐桌大小的面積。


打開電源,那機器“繩~”的一聲,嚇我一大跳,害我奪門而逃。甚麼地獄啊?居然比直昇機還響!


螢幕上大串大串的啟動自測結果飛馳而過,好幾項是紅色的“失敗”,好不嚇人。


最後斗大的兩個字出現了:


“超微”!


我從椅子上跌下來。


小命這苦呀?咋又是超微的?


艾理耶索說:“超...超微便...便...便宜”。


人生至此...算了,回家吧。一路上邊開車邊想,這碗飯咋這難吃啊?


打開車庫門,魚子醬笑臉迎人,問:“今天怎麼樣”?


我說:“今天把兩星期來寫的交給樓上”,“共兩百多行”。心想,真正需要的不過十行。


魚子醬依舊笑容滿面,“唷,挺好賺的嘛!每天二十行。你打字快,記得以後多寫點,嗯”?


我愣了一下,想起今天月底剛好發半月薪不是?


多少人以為咱這行是照秤的...哦?


為何命這薄?


( 心情隨筆男女話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olfNut&aid=4484540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柔不茹剛亦不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Pls try again, I click it from your blog, it works.
2010/11/02 14:52

http://blog.xuite.net/hw585818/blog/23800887

or try copy an paste to internet explorer 

GolfNut — 無心的邂逅(GolfNut) 於 2010-11-04 12:53 回覆:
這次成功了,謝謝您的堅持。很多事就是得這樣才有希望。我瞭解你的用心。披頭四是我青少年時期的最愛。那時每晚聽警廣,男主持人説,“各位親愛的朋友,Beatles' Yesterday”,我就內心激動不已。

柔不茹剛亦不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ENJOY BEATLES MUSIC, GIVE UR BRAIN A BREAK
2010/11/02 05:03

http://blog.xuite.net/hw585818/blog/23800887

Enjoy.

GolfNut — 無心的邂逅(GolfNut) 於 2010-11-02 09:22 回覆:
謝謝 VJ 的 link。然則不知何故 browser 打不開該連結,想就是命薄哱!等會兒再試試:
“Safari can’t open the page”.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interesting and well-penned
2010/10/21 14:17
.
GolfNut — 無心的邂逅(GolfNut) 於 2010-10-22 01:14 回覆:
Sci-Fi 不見八十幾天近三個月,環遊世界去啦?

GolfNut — 無心的邂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blog.udn.com/emptytraveler/4408713
2010/10/18 01:36
上空兄【存在的焦慮】文打屁。

看完空兄這篇文章,竟一時語塞,不知如何是好。
不過我這“無言”的程度、水準與夫子相去甚遠。夫子是“感悟”,我是“傻住”。
自來只知,人類有求生本能,因此對死亡有種自然而然的焦慮。個人更以為,所有一切宗教信仰無非都是人為求逃避死亡所做之無謂、不果、又一廂情願的掙扎。
在我簡單的腦海裡總以為,既然無人害怕出生前自己的那種不存在狀態,畏懼死亡後(理論上應與出生前並無二致)的同種不存在狀態可謂庸人自擾。
可是萬萬沒料想到,現在連中間這個存在也有人在煩惱。
難怪有一部片子名叫 “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Being 有甚麼好 unbearable 的呢?
活著,是件快樂的事情。之於我個人而言,所有一切人為的事物都是無謂的,譬如“意義”、“價值”、“身份”等等;只有天然的事物才“有所謂”,例如“快樂”,“滿足”,“愛”。
換言之,人類以外別種動物不在乎的東西我也不在乎,而且理應如此。
當然,如果人人都與我相同這世界可能會天下大亂。天下不大亂表示多數人與我不盡相同。
不過我有我自己的觀點,而此觀點並不普遍。
人,不論出生之前或死亡以後,乃致包括前述之舉凡人為或自然事物,一切的一切,都不出四種東西:一是上夸克,二是下夸克,三是電子,四是力。
我們宇宙的絕大部份(幾乎全部,包括人的精神、意志、思想等抽象物)就是這四種東西而已,絕對無有他物。因為這四種東西合成宇宙幾互全部的物質與能量,而宇宙除物質、能量外只有時間和空間,除此無他。
所以存在或不存在,焦慮或不焦慮,乃至生或死,我們還是兩種夸克,一種電子和力合成的,與萬事萬物沒有絲毫不同。你我身上有上下夸克、電子、力,路邊的石頭也有上下夸克、電子、力。你我有思想,思想不出上下夸克、電子、力的範圍;石頭沒有思想,它的“沒有思想”也不出上下夸克、電子、力的範圍。
甚至焦慮,不論是之前、之後、還是中間那個“存在的焦慮',仍不出上下夸克、電子、力的範圍。
我們,無論在時間或空間上,都只是宇宙極極極其微小的一部份。
而宇宙本身,就目前理論推斷,來自無中生有。而那個“無”,不容易想像;那是物質、能量、空間、時間四者俱無的“無”。
如果我不知道這些,我想我不會“傻住”。如果孔老夫子知道這些,我相信他也會“傻住”。
因為我傻住,所以不焦慮,大概是這樣吧?

銀正雄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說的是
2010/10/17 18:37
這有點像紅樓夢中的那個味道了,呵呵。

銀正雄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反省
2010/10/17 17:44
我這人素來笨嘴笨舌,以是很少推薦人或事,就怕一個不好,反倒弄巧成拙,如今果然也,哈哈。
GolfNut — 無心的邂逅(GolfNut) 於 2010-10-17 18:10 回覆:
大哥啊~
咱們這把年紀該戒之在甚麼,連我家小狗都懂。
不瞞您説,我當初也是衝著“秀外慧中”過去瞧瞧的。SCF 也是。
即使現在,我也還覺的確實“秀外慧中”沒錯。
只不過找到的比秀外慧中更多。
無妨,人都有缺點,秀外慧中當然也有。
給點時間吧。誰能一出生就功德圓滿呢?
我也記得自己以前秀外慧中時的德性。

銀正雄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謝謝大嫂
2010/10/17 16:26
已拜讀,呵呵。

DJ 魚子醬
民意論壇: 讀者投稿的專欄
2010/10/16 02:03
我想Golf Nut說的是這篇:

談後現代藝術
http://blog.udn.com/ctiao/3971807
GolfNut — 無心的邂逅(GolfNut) 於 2010-10-16 11:13 回覆:

  熱門關鍵字:樂分享 | 拍照高手 | 十月折扣 | 美女廚房
最新 | 發燒 | 哇新聞2010.10.16 02:52 am
民 意 論 壇
聯 合 徵 稿

<<聯合報系海內外媒體聯合徵稿>>歡迎來稿(投書或漫畫),文章經採用,將同時刊登於民意論壇版及聯合新聞網(udn.com),並收錄於聯合知識庫(udndata.com);本報系海內外各報相關版面得選用轉載。

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業、通訊地址及戶籍地址(包括區鄰里)、聯絡電話(白天及夜間)、銀行帳號(含分行名稱)。

請勿一稿數投;本報系對來稿有刪修權,不願刪稿請註明;請自留底稿,原則上不退稿。五日未刊,請自行處理。

來信請寄(22161)台北縣汐止市大同路一段369號4樓聯合報民意論壇;或傳真(02)86925822。電子郵件:udnip@udngroup.com


銀正雄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謝謝告知
2010/10/15 06:51
哈哈,了解了。

銀正雄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推薦
2010/10/14 20:04

聯網有位刁卿蕙老師,不知衲兄去過沒?沒有的話,不妨去看看。這人秀外慧中,大有可觀。

http://blog.udn.com/ctiao/4494419

GolfNut — 無心的邂逅(GolfNut) 於 2010-10-15 03:44 回覆:
大哥啊~
此人應嘴應舌,決不認錯,即便是黑白分明的錯別字也要硬掰,實在受不了。
還有就是將自己的所知所能拉扯到幾乎極限(不免時而破裂),以及太誇大自己的“勳績”。一封美西世界日報讀者投書被刊出來也要照相,然後在自己的部落格張揚。我投遞與該報的文章從未被退稿,刊出後留底的報頁幾年來厚達一寸,要用最大型長尾夾才勉強夾得起來。
看看她的作家簡介(也有錯別字),比較比較我的,就知道意思了。
不自然。
每個人在網上都像一本書,大家彼此互相翻閱。她是一本卡漫,簡單易懂,誇張有趣。
頁/共 3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