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偽陰性和偽免疫力的邏輯
2021/08/10 11:03:13瀏覽1349|回應3|推薦17

最近因為疫情仍然處於緊張氣氛,人們也對疫苗的施打意願一直保有高度興趣,只是很可惜的是:這個一直宣稱疫苗採購已經足夠,甚至認為民間想買疫苗是造成政府困擾的政權,卻一直無法提供足夠的合格疫苗讓人民施打,導致許多民眾苦等疫苗,但是另一方面政府卻不斷宣稱國產疫苗已經準備好,在國民施打意願調查同時已經有選項。只是在這樣匆匆忙忙上路的國產疫苗的操作邏輯下,社會異聲四起,這讓我不禁回想到前一段時間的普篩爭議,如果我們好好對比這兩件事,我不得不說中央疫情中心的邏輯怎麼會這樣前矛盾呢!

 

怎麼說呢?大家回想一下當初的普篩爭議時,政府的反對的主要理由是這會造成偽陰性,導致防疫破口。也就是說,因為試劑都會有不準度,很顯然一定會有一些感染者因為試劑的誤差而被判斷成陰性,而這些潛在的感染者因為自以為沒有得病,所以就放鬆自己導致防疫破口,這也就是代表政府是以一種極端謹慎的態度在處理這件事。當然贊成普篩的人會認為以台灣的國民性,台灣人基本上大多數都是以主動防疫的態度來處理日常生活,所以酒精,口罩是許多人的必備物品,口罩也不離身,所以即使被認定是未感染,一般人並不會因此放鬆,反而可能更加保護自己。所以就這件事上,雙方都是以戒慎恐懼的態度在處理,深恐一個疏漏導致破口,雖然雙法看法不同,但是基本上心態是一致的,也就是以最嚴謹的態度看待疫情作為。

 

但是對於國產疫苗,政府卻來一個華麗的轉身,對於疫苗標準的不斷降低,二期期中解盲就發給EUA,而且標準竟然還是全球唯一的免疫橋接,這種完全沒有風險概念的作法,讓我不禁懷疑起政府是大換血了嗎?為什麼前後心態差這麼多?以往防疫作為是寧可誤殺也不願錯放一人,現在卻是大門全開,然而對比政府對於疫苗混打的謹慎態度,這種對於國產疫苗心態上鬆懈態度實在令人不由得懷疑政府是否有何不可告人的秘密呢?難道就為了國產疫苗能夠順利生產,政府就以國民為白老鼠嗎?這不是真正的政府不仁,以人民為芻狗嗎?

 

我們再以現實面看看這樣的風險有多大,大家要知道,原本三期測試就是要確認疫苗真正的防護力,因為免疫分子生物學的理論當然是有,但是事實上是不是能成功還是要實際做才能確認,你看大學教科書可以把內燃機原理說得很清楚,但是能做出好的內燃機的廠商幾稀!所以既然國產疫苗沒有確效,我們就會遭遇到一個風險,如果很不幸國產疫苗防護率不佳(我當然不希望),那麼就會造成被施打產生自己已經有防護力的假象,根據政府以往的論述,這不是會造成施打者疏於防護而造成防疫破口嗎?為什麼普篩的原則到國產疫苗就不適用呢?這也是為什麼政府雖然大力宣傳甚至用了愛國心,但是一般民眾仍然有疑慮的基本原因,因為政府的作為邏輯根本就是前後矛盾,而在整個防疫過程中,政府事實上是不斷用這種近似恐嚇的模式在告誡國民防疫作為的重要性,同時得到很好的效果,而這種恐懼的心態也深植人心了!而如今卻在國產疫苗完全破功。

 

事實上,我個人認為偽免疫力的風險比偽陰性的風險更大,因為你如果只知道自己沒生病,你反而會更注意自己行為以免染疫,但是如果你認為你已經有免疫力,還需要主動防疫嗎?那你當然會放鬆,因為反正我得病機率很低了!你看歐美的經驗,普篩後還是要求戴口罩,但是只要打過疫苗後就可以解禁是一個道理。

 

不過我最想說的還是一句老話,很多政府政策是有一些限制的,所以不一定都能精準地符合需求,但是政府主管官員一定要記得兩件事,一是政策一定要自洽,不能前後矛盾,如果有矛盾需要修改,那就道歉並告訴國民為什麼要改變!(大家可以去看看佛奇最近的一些言論就可以知道),而最壞的作為就是:施政邏輯前後矛盾,不僅不道歉而利用國家的意識形態來綁架國民,這只會不斷損耗政權的公信力和合法性,長期而言,是百害無一利的。當然對於政權擁有者,反正我只有短的任期,只要任內不出事,選舉能贏那有甚麼關係!只是這種後果卻是大家要承受的!而且可能是長期的問題!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MC3242&aid=166319224

 回應文章

綠蟲們
2021/08/17 03:29
它們連道歉都不肯講死那麼多無辜生命

安心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8/10 19:18
https://www.storm.mg/article/3761574
國產疫苗用免疫橋接取代3期?醫揭德疫苗3期失敗被踢出歐盟EUA慘況
郭怜妤 2021-06-19 18:12
國產疫苗高端日前宣布2期解盲成功,有可能不做第3期試驗直接申請緊急授權,但此作法引發爭議。萬芳醫院身心內科醫師潘建志指出,近期德國CureVac藥廠的CVnCoV新冠疫苗跨國收取的4萬個個案第3期解盲,保護力只有47%不到5成,無法取得歐盟緊急授權。而我國若要以第2期免疫橋接技術闖關,這種「水溝蓋跑法」,恐怕最後「拓海變填海」。

潘建志18日在臉書發文指出,CureVac疫苗是mRNA技術,用未經修飾的mRNA。第2期中和抗體GMT的數字非常好,相比有症狀新冠康復者血清的抗體水平,達到100%。測量兩種抗體,包括S蛋白抗體和殺病毒的中和抗體都達標。不過,第3期實驗還是無情地失敗了,讓幾億美金化為烏有。

CureVac公司表示,半年來實驗組對照組共收134受病毒感染個案,全部做基因定序,99%是變種病毒,是第3期失敗主因。潘建志指出CureVac藥廠有緊急加做變種病毒對動物的中和抗體實驗,濃度也不錯,有信心,可是第3期硬碰硬的保護力還是不到50%無法過關。

「認為第3期太貴,一開始就只做代工就好」
CureVac藥廠的資金來源,潘建志打趣地指出「沒有拿川普曲速行動的錢」,而是由德國國有銀行入股成為最大股東。他提到,美國、德國都「一秒鐘都是幾十億上下」。而做新冠疫苗,不具備財務規模和風險概念,管理上根本不夠格。認為第3期太貴,那一開始就不要做研發,只做代工就好。



至於台灣食藥署以200個接種AZ疫苗的部桃醫護人員血中抗體來比較高端的第2期抗體濃度,潘建志認為,從CureVac疫苗失敗的經驗來看是不可靠的。他指出,AZ疫苗國外研究引發的中和抗體濃度,還不及康復者的水平,只有70%,比CureVac疫苗100%還低。高端就算贏了70%的AZ,也無法証明保護力超過50%,「連贏了100%的CureVac都不行啊」。

「說歐盟接受2期免疫橋接的,都是假消息」
潘建志認為,免疫橋接技術不成熟,國際沒有共識。全世界只有34家疫苗藥廠做完2期實驗,「只有台灣在盧洨免疫橋接」。他指出,其它要就放棄,不然就再拼3期,至於說歐盟接受2期免疫橋接的,都是假消息。美國FDA也不可能接受,沒在美國本土收案做第3期,不能申請美國EUA是常識,更遑論要美方接受第2期免疫橋接。

潘建志指出,和CureVac失敗一樣,台灣也正面臨英國變種病毒威脅。AZ疫苗包在腺病毒載體的DNA、高端合成的S蛋白,以及中研院P3實驗室拿來測中和抗體的活病毒,3組基因都還停留在中國武漢原始病毒株。「拿武漢測英國,用明朝的劍來斬清朝的官,當然不行。」

而用舊技術加偷吃步,潘建志形容是「賭疫苗在真實世界的保護力」,開打後賭盤開始慢慢統計,很可能就是中國科興在智利狂打6成後,確診數死亡數曲線不斷上升的慘劇。

路過
2021/08/10 17:17
說得好!(none@non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