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如來恆順眾生飲無明水(轉載)
2013/05/10 17:39:24瀏覽174|回應0|推薦0

http://books.enlighten.org.tw/data/book/cover/20130507100029f.pdf

摘錄自《正覺電子報 第90期》〈佛典故事〉

《雜譬喻經》卷1:(一七)[1]

外國時有惡雨,若墮江、湖、河、井、城池水中,人食此水,令人狂醉,七日乃解。

時有國王多智善相,惡雨雲起,王以知之,便蓋一井令雨不入。時百官群臣食惡雨水,舉朝皆狂,脫衣赤裸、泥土塗頭而坐王廳上,唯王一人獨不狂也,服常所著衣、天冠、瓔珞,坐于本床。一切群臣不自知狂,反謂:「王為大狂,何故所著獨爾?」眾人皆相謂言:「此非小事,思共宜之。

王恐諸臣欲反,便自怖懅 [2] 語諸臣言:「我有良藥能愈此病,諸人小停,待我服藥,須臾當出。」王便入宮,脫所著服,以泥塗面,須臾還出,一切群臣見皆大喜謂:「法應爾!」不自知狂。七日之後,群臣醒悟,大自慚愧,各著衣冠而來朝會,王故如前,赤裸而坐。諸臣皆驚怪而問言:「王常多智,何故若是?
   
王答臣言:「
我心常定,無變易也;以汝狂故,反謂我狂。以故若是,非實心也。

如來亦如是,以眾生服無明水,一切常狂,若聞大聖常說:「諸法不生不滅、一相無相」者,必謂大聖為狂言也,是故如來隨順眾生,現說諸法是善,是惡,是有為,是無為也。

語譯:

外國時常有下惡雨,如果這雨水下墮至江水、湖水、河水、井水,乃至下到城池水之中,人們若再飲用這水的話,就會令人狂醉,得要過了七天以後才能消解其毒。

那時有一位國王乃是諸多智慧,而且善於觀察種種因緣相狀的人,當惡雨之雲生起時,國王就知道了,因此便令人在一口井上加上蓋子,讓此惡雨之水不會落入井中。

那時的百官群臣因為食用惡雨水的緣故,因此全國朝野上下都發狂,各各脫去衣服赤裸而行,並且以泥土塗在自己的頭臉上而坐在國王的大廳上。獨有國王一人沒有發狂,所著服裝也是平常所穿的衣服、配戴的天冠與瓔珞,並且坐在本座大床上。一切的群臣都不知自己已發狂,反而指責著國王說:「國王您真是大狂,為何獨自一人穿著衣服、配戴天冠與瓔珞呢?」眾人都互相說道:「這顯然不是小事,我們應該共同思量思量比較恰當。

國王恐怕這些大臣們因此想要謀反,因此故意以恐怖畏懼的樣子告訴眾大臣說:「我有良好的藥物能夠治癒這種病,您們先稍微停息一下,等待我服用藥物,一會兒時間就出來。」國王便進入宮中,脫去自己所著服裝,並以泥土塗在自己的臉上,過了一會兒就還出大廳中。群臣們看見國王這樣都極大的歡喜,對著國王說:「大王啊!這樣的作法才是應該的嘛!」這些臣子們卻都不知道自己正處於發狂之中,而說出這樣的話。

經過七日之後,這些大臣們因食惡水之毒性已退去而清醒過來,對自己竟赤身露體頭臉塗泥的樣子,都深感慚愧羞恥;趕緊回到家中各自穿上正常的衣服戴上帽子來到朝廷集會,國王卻故意保持前七日的模樣,赤裸著身體而坐於王位上。所有的大臣全部都驚怪的問國王說:「國王您平常是多有智慧的,為什麼今天會這樣呢?

國王回答群臣說:「其實我的心是常處於定中,從來沒有變易呀!因為你們發狂的緣故,反而說我發狂。因為這個緣故我就示現和你們一樣,讓你們覺得我和你們一樣都沒發狂;等你們醒悟過來,看到現在的我,其實就是之前的你們啊!你們說我發狂,而我並沒有發狂,我只是隨順你們罷了,因為你們把錯誤的當作是對的,才有現在你們看到的情形,這並不是我真實心中所行。

如來世尊度眾也是一樣的道理,因為眾生服食無明水,因此一切所行常常顛倒發狂,如果聽聞大聖 佛陀常常說「諸法不生不滅、一相無相」的話,必定認為大聖 世尊是狂言狂語。因為這個緣故,如來世尊為眾生說法時,常常是隨順眾生的根器,並且善觀因緣,現前開示說諸法是善法,是惡法;是有為法,是無為法。然諸法遠離善惡、有為無為、非善非惡、非有為非無為;從本以來不生不滅,遠離眾相,無相一相,即是實相。



[1] CBETAT04no.207p.526b20-c10

[2]   音「巨」,惶恐、恐慌的意思。參考網路辭典「漢典」中之《康熙字典》:

( 知識學習檔案分享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ngelabell0118&aid=7607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