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Traveller in Space 空行母--性別、身分定位,以及藏傳佛教
2012/08/11 00:42:57瀏覽2523|回應3|推薦115

  所謂的「空行母」,英文名稱是 Traveller in Space ,梵文為 Dakini,也就是跟喇嘛雙修的性伴侶,又叫作「明妃」或是「佛母」。

  作者 June Campbell 曾於1970年代,在印度的難民社區學習藏傳佛教,並於印度、歐洲,以及北美洲擔任藏文傳譯員;她受邀擔任卡盧仁波切一世修行無上瑜伽時的空行母很多年,並曾遍遊喜馬拉雅地區,綜合她對藏傳佛教的深入瞭解,以親身經歷寫下這本《空行母》。

  西方人對西藏的直覺印象,如同英國作家詹姆斯.希爾頓 James Hilton 在1933年的暢銷小說《消失的地平線》中,認為西藏地區如同世外桃源一般地美麗而寧靜。也許就因為這樣,一般人在聽到西藏這名詞,想到的是遼闊的高山以及神秘的佛教寺院。因此,對西方人而言,西藏地區代表著神秘、純淨、安寧,以及理想的歸宿,等同於世外桃源。(事實上,從青鐵路開通後,才開始逐漸改善西藏原本殘酷黑暗與落後的政教合一農奴社會制度)。也許是這樣的因素,作者June Campbell 早在十歲時就決定要去西藏旅遊並立志成為一個佛教徒,並在1968年蘇格蘭邊境的第一個西方西藏宗教中心,歸依為一個藏傳佛教的教徒。

  Campbell女士希望藉著這本書的議題--性別、身分定位以及藏傳佛教的議題--攤於公共領域,得以讓大家討論,從而思考一些事情。本書不只探討藏傳佛教或該宗教內的性別及身分定位議題,並且對藏傳教中的女性地位有非常深入的探討。書中詳述藏傳佛教中的教義理論與修行方式,都是以男為尊而女性則是當成修行的工具而無平等的地位,在倡導男女平等的西方社會思維下,藏傳佛教中男尊女卑的觀念,勢必會在歐美女性參與修行的過程中,無法接受而一一揭發出來。

  本書第六章「與秘密的他者合而為一」中,詳細的陳述了作者擔任明妃的事實,並從心理層面來探討,為何女性一旦陷入這樣的泥沼,卻又能將此行為合理化的原因。本書第154頁:「在藏傳佛教的環境背景中,秘密性的強制執行通常與入門的灌頂及保密誓言有關,這傳統上以深層的心理方式將學生繫縛與上師。」又第155頁:「這樣的思惟方式操控著許多畏懼神秘力量的文化」,同頁:「在這個封閉的錯覺世界中,人們總是輕易地一廂情願的癡心妄想、宗教儀式與個人命運之間的種種因果關聯,因而助長了魔力與神秘力量的氣氛」。

  我們從作者上面的三段文字來剖析,Campbells女士當時所面對的情境,與今日我們所看到的宗教性侵,問題的根源幾乎是一樣,這些都是對「宗教神權力的畏懼、人類心理情感的繫縛、因果執行力量的畏懼」而屈服於心中的混亂乃至漸漸習慣、接受這樣不合理的常態,這是在西藏封閉的世界中所產生的結果,但同樣的模式植入到西方世界的,就出現截然不同的結果。因此,我們不曾聽過西藏婦女有任何質疑提出或任何的委屈訴求,卻以為自己與上師的秘密性關係可以讓自己的下一世過好日子;但在西方社會較為健全的女性主義思惟下,便有暢銷書《西藏生死書」作者索甲仁波切,在美國被控性侵女性的案子出現。

  而這種存在於西藏宗教制度的「強制保密」約定,主要是維繫喇嘛們在西藏宗教中的地位,這種藏傳佛教特有的雙身性交修行方式,在西藏被視為公開的秘密,在台灣卻是個「不能說的秘密」。我們藉由坎貝爾女士這本《空行母--性別、身分定位,以及藏傳佛教》書籍的書版,希望能讓台灣社會大眾明白一件事情,修行要是與「性」有關聯的話,那麼這樣的修行,會與什麼樣的結果產生因果關連性呢?歷歷在目的事實,就已經是最好的答案了--家庭分裂、愛滋病與男女地位的不平等,這些遠離基本人倫道德的修行方式,將會與具備當人應有的資格漸行漸遠,卻與具備往生三惡道的資格愈來愈接近。

  本書將事實真相書寫於文字公諸於世,想必會掀起一陣迴響,最終世人將會發現事實的真相--藏傳佛教的修行方式與正統佛教無關--只是男女性交之法,並且將女性當作工具使用。未來藏傳佛教勢必要修改或演變其教義,就如同基督教修改舊約為新約一樣,才能繼續生存於歐美社會之中。因此,歐美社會乃至整個人類世界,最終將會發覺,此種以印度性力派男女交合為主的修行方式,與清淨、離欲、無我、解脫、實相的正統佛教,無任何關係。打開藏傳佛教的大門,看到的是與佛教相似度極高的表相,但往下探究,其實一點點邊都沾不上,與佛教無絲毫的關聯,祈願深信藏傳佛教的行者,能夠明辨,所謂的順境,不一定是順境,所謂的逆境,也不一定是逆境;總是要以智慧為先導,依法不依人,規劃未來世。

http://books.enlighten.org.tw/project/traveller/index.html

( 知識學習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ngelabell0118&aid=6684796

 回應文章

Jennifer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Great article
2012/09/09 21:00

This is a great article.  The book explains how Tibetan Buddhism takes advantage of women by turning them into sexual partners...It is good to raise people's awareness about this religion and its erroneous and dangerous teachings, which mislead followers into distorted ways of practice! Thank you so much for presenting this book to us!! 


安祺明珠(Angelabell0118) 於 2012-09-12 23:51 回覆:

Dear Jennifer, I think it's about time that people need to stand up and say aloud " Tibetan Buddhism is nothing to do with the true Buddha Dharma". Also, we need to know that Tibetan Buddhism based on the copulation tantra is not Buddhism at all. We should warn the public to stay far away from Lamaism for its benifit and protection. 

Thank you so much for your support.


無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安祺分析精微
2012/09/08 21:33
本人很贊同修行要男女平等、光明正大,不能說上師要闢密室在床上替女眾消災解厄?修行有很多方便門,譬如:出家、居士、帶髮頭陀、神父、修女、牧師---但總歸要遵循基本人倫道德的修行方式、如此社會家庭才不會出問題、要是假藉神的名號外衣,來個雙修?真可謂:「淫人妻女笑呵呵、又可享受膜拜供養」入門修法還須秘密誓言,胡搞瞎搞亂了套,這應該是藏傳密宗佛教問題叢生所在。
安祺明珠(Angelabell0118) 於 2012-09-13 00:03 回覆:

無虛你好,我認為修行一定是要男女平等的,本書作者坎貝爾女士鉅細靡遺的寫出,當時她在藏傳佛教中修行時,是沒有與對方修行者有著同等地位的心理分析,在第九章-文化與性別的觀點中提到「在西藏和西方的論述中,男性顯然利用女性身體來建立及自大且具有優越感的主體性」p288。您覺得這樣的思惟若是存在於宗教中,那個會是我們所要的宗教嗎?甚至於,這個會是佛教嗎?我想答案已經很明顯了。

謝謝您的留言^^


JKTsai 老鼠嫁女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June女士的個人遭遇見解
2012/08/27 11:13
個人在八O年代,曾遇見卡盧仁波切在梭巴仁波切的加州藥師佛法中心說法,他的位階極受推崇,洋弟子不計其數。June女士能接觸仁波切,甚至如她所說,成為性伴侶,真實性可否,仁波切已死,外人實難判斷。但不能因此而「統一解釋空行母一詞。譬如,在台灣,民進黨寫文章批國民黨,或國民黨寫文章批民進黨,有偏執一角之見。台灣張澄基對空行母的注解是「空行母是密教行者的護法、行者伴侶和指導者」。空行母淪為只是性伴侶恐怕是「左道密教」之說!


更多資料可參閱:











安祺明珠(Angelabell0118) 於 2012-08-27 19:19 回覆:
蔡先生您好,十分感謝您的回應,這個問題,若您看過這本書,您應該就能確定Campbell女士所言確為真實不虛。若無親自參與經歷,Campbell女士絕不可能將藏傳佛教的各方面,不論是宗教體系、修行方法、教義等等,如此鉅細靡遺的陳述出來。
若是牽涉到「性」的真實性部分,我想從古至今應該很難舉證某人曾經與他(她)有過性關係,通常受害者都是啞口無言而默默接受。因此,我的看法是,是否應該關注在本書所要探討的主要議題--空行母在藏傳佛教中的角色定位,而不是在她個人身份上的確定去開鑿?
眼見不足以為憑,有些事情當場看到也有可能是演戲或造假。卡盧仁波切的德行在許多信徒的眼裡,是高貴而仁慈的,但這不是在我要討論的範疇裡面,我想要說的是,我不是評論他是好人或壞人,我只單純的就藏傳佛教它的體系來看,裡面似乎是出了很多的問號。為了找出答案,我找了一下藏傳的祖師是「宗喀巴、蓮花生」,這兩位密宗祖師的著作都離不開與男女雙修的議題,因此,就密宗行者而言,理所當然的、絲毫不懷疑的遵從祖師的遺法來修行。
張澄基教授已經點出了問題所在(但他自己並無發覺):空行母是密教行者的護法、行者伴侶和指導者從這句話我們可以看出問題點,出家人一定要避免選擇異性侍從,才能避免不必要的問題;但密宗有特別指定 「行者伴侶」 的身份是「空行母」,這就匪夷所思了,為何不能是「空行父」一定要「母」呢?為何仁波切喇嘛們的伴侶是要指定「女性」?這在佛教教義中,這樣的觀點是絕對不被容許的,可是卻能夠出現在藏傳佛教的教義裡面,竟然也為大家所接受!?
再次感謝您的回覆,這讓我更加深自己原先的看法,「藏傳佛教」的修行是與正統佛教,毫無干係!

(請參考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271086326.html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AE%97%E5%96%80%E5%B7%B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