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
2010/12/12 09:41:36瀏覽178|回應0|推薦20

歲月悄悄地勾勒光陰,季節仍然依自己喜好隨意調著顏色。
秋去冬來,一切都在不動聲色的或成長或腐敗,人在其中慢慢經歷著品味著...
或喜、或悲、或甜、或苦、或明媚、或憂傷。
時光的腳步不知懈怠的追逐著季節,而人,躲得開的是景色,走不出的是記憶。
日升月落,花開花謝,誰還記得誰曾在佛前拈花一笑醉紅顏?
此去經年,桃紅柳綠,誰還記得是那縷春風吻紅了昨日嬌羞的桃面?

「花無百日紅」,即使凋零,依舊要花開燦爛。
「人無千日好」,即使厭倦,依舊要勇往直前。

樹上的葉子還沒有完全飄落。
縱使孤單,依舊搖曳著枯黃的身軀不捨別離。
是樹的不捨,還是風的挽留?
一滴露珠在葉片上靜臥,那會是誰的相思?
凜冽的北風與蕭颯的秋風,誰更讓人傷懷和感慨?
雖說,境由心造,開心就好。
然而,知易行難。
誰又能把思念控制得恰到好處?
誰又可把情感拿捏得不差分毫?
傷懷與否,季節依舊;
開心與否,光陰無語;
只在你自己如何選擇。

靜靜地聆聽著冬天的聲音。
鳥、蟲、水、花都緘默不語。
只有北風,兇悍怒號著一路撒野。
寒冷的冬,緊縮一隅,心房顫動,整夜無眠。
依稀看見遊蕩的靈魂出沒在這凋零的漆黑夜間。
我輕輕摒住呼吸,惟恐驚嚇了他們。
經年後,許是我也會在其中。
窗外的北風嗚咽地獨自唱著冬之歌。
在它的歌吟裏,細碎的傷痕如五線譜錯落有致的寫著過往的驚豔。
是否,也如我此刻心裡的曲歌,一樣哀怨纏綿?

呆望窗外,看著樹上只剩下的那片孤單黃葉。
遐想,多像垂暮的老人...
風燭殘年,面容憔悴,形單影隻。
別人都走了,睡熟了,安穩了。
只有它還一直固執的站立著、遙望著、清醒著。
清醒又如何?秋風掃落葉,一陣風吹來,只要一眨眼工夫。
也許,它是在回味自己曾經綠鬱的年少,
悉數著青春的甜蜜和愛情的憂傷,沉醉得忘卻入眠了。
年輕,或許就是那一樹芬芳繁茂的花朵和枝葉,
不在意時光將何如散落去向何方。
待繁華落盡,零落成泥,方覺遺憾。

驀然響起二胡的哀怨,在這清冷的夜晚,
如一顆石頭,投進了夜的湖裡。
這時,我聽見流水的聲響從靈魂深處湧來,
在心的湖面上,蕩起一波又一波的漣漪。
或許,冬天是冷酷無情的。
然而,誰又知道它內心蟄伏的
不是對春天一往情深的眷戀?
不是對花事一如既往的期盼呢?

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
窗外的風,依舊撒著野,沒有停歇的意思,
就像是一篇寫了很久的文章,不知該在那裡收筆、結尾。
也許,沒有結尾本身就是完美。
殘缺、遺憾是另一種的美麗,它孕含著無盡的夢幻。
不是嗎?!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