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指尖上的期待
2010/12/08 12:21:09瀏覽192|回應0|推薦13

歲月在指尖悄無聲息的溜走,留下的只是餘音寥寥,一臉愕然。
彷彿掬起的一捧清水,註定要在指縫間流逝。
每首曲子有開始,也有曲終時,只在節拍數後...
曾經的記憶撿拾不起,就像手中捧緊的沙子,挽留只是徒然。

十指在琴上輕攏慢捻,只是為了讓鬱鬱的心在寂寞中漫遊,
總在遐想中走走停停,時間在停頓裡無法跳轉。

在電腦裡記錄昨天的遺忘,保存著文字呆滯的部分也是如此。
額頭上的細紋、手指上的老繭,證明著青春與自己無緣。
思考的文字僵化般持續堆積,堅持用黑色的文字佈滿心中的空白,
直到所有的訴說無法再翻頁,而後只留下在螢幕前的凝思和漠然。

指尖的嘆息是對迷茫的眺望。

曾經的夢想是天空裡一抹最湛藍的璀璨,現實將自己拋向了暗夜獨自掙扎,
就像指尖的傷痕,是那年那月頹敗的記憶,而今拾起的只是一把滄桑的殘淚。

夢想是個遙遙無期的等待,文字的記憶,是心中裊裊升起又無法消散的炊煙。
等待與堅持是漫長歲月渺茫的守候,常常在漸濃漸淡的願望裡舔舐傷口,
在發黃而褶皺的書頁裡爬行,勾勒似有若無的生動。

過去的日子如那薄薄的紙張,在輕捻翻頁中想起又忘記。
往事如風,在似水流年的日子裡流淌,
只是我們常常低頭尋找,忘了去感覺、體會,
也許,感覺只是一種遐想中的悠閒
也許,體會也只是一種可望不可求的感官。

凝視手指,細細端祥,那些輕靈的手是否有所不同。
「人生十指,指指不同」
一樣的手卻是不一樣的命運,
有的高高在上,有的低低在下,
而我只能在平地上尋求安慰。

老天爺賦予我一根孤立的救命草,以慰藉寂苦。
只是我在努力拉緊的同時,依然在探求月光下水中的倒影。
我在異想天開中描繪夢裡的家園,
明知不可能,但我始終在精神裡富足,
也許善意的謊言是一種安慰,
虛幻是一種心境。

身體在汗水裡麻痺,心靈在碰撞中穿梭,
因為有夢,才能始終堅持著。
手指在徬惶疑惑中游離,彈出的音,
是一種嬰兒般的咿呀學語,
也許是心中的貪婪,
讓自己在夢的路口迷失,
看不到自己。

拋開虛榮,其實自己一直在成長,只是顧著往前看,忘了回望走過的路途。
其實我們已經走了很遠,彎道也是一種經歷。

指尖的自信在於曾經狠狠的壓下,如今已經能夠輕點。
曾經是幾根手指在慌亂的尋找,如今已經能夠敲打心靈上的吻合,
如果能這樣的敲打,能讓心靈獲得一絲平靜,期待就是一種收穫。

指尖舞過的生命曲線,是瑣碎遺落暗地的珍珠,
輕輕淺淺敲打到電腦裡,是將記憶擦亮、串聯、拾起。
曾經的期待是一指揮之不去的塵埃,期望往往與結果背離,
也許如果心中總想著失去便不會失去,那也是一種期待。

生活有時最愛開玩笑,玩弄著“有心栽花,無心插柳”的此起彼伏。
期待只是指尖彈出的信念,放飛的理由不一定需要回歸。
就像那夢裡的家園,其實守候的往往是漠然的虛無。
因為貪婪,我們始終不能爬到夢想的彼岸。
但我們仍需要夢想,因為我們確實需要追逐的那份“望梅止渴”。

期待若只是一種期待,我便會在寂寞的堅持中無怨無悔,
因為我持續在成長,期待也得了成長,
我始終在享受那種不能觸及的快樂。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ndy1970&aid=4676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