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下一代首相岸田文雄!解釋日本自民黨「派閥包圍網」經典激戰
2021/09/30 13:51:26瀏覽619|回應0|推薦6

2021/09/29 轉角24小時  【2021. 9. 29 日本】

下一代首相岸田文雄!解釋日本自民黨「派閥包圍網」經典激戰



「『酒豪』岸田文雄,篤定將成為日本第100代首相。」日本自民黨總裁選,在歷經兩輪投票激戰後決勝結果出爐,由岸田文雄殺出重圍,以257票打敗河野太郎,成功坐上自民黨新任總裁寶座。岸田雖然是最早宣告參選的候選人,但民調始終遠遠不及高人氣的河野太郎,自從選戰開打以來,主打認真形象和政經戰略的岸田,雖然未能明顯突破河野的優勢,但最後在與高市早苗聯手的「河野包圍網」戰術下,決選時成功逆轉拉下河野。

2021年總裁選的混戰中,由於派閥勢力刻意曖昧支持的人選,以「脫派閥」的方式讓議員自行判斷投票,使得戰況難以明朗,而自民黨中無派閥的青壯派議員們,似乎有施展的空間。選前以小泉進次郎等人聯合而成的「黨風一新會」便來勢洶洶,一舉聯合河野來進擊改革。有些霧裡看花的分析認為,青壯派會是最後影響選舉結果的關鍵,但實際上河野改革派受到的派閥阻力頗大,就第一輪投票結果來看,只拿到86張議員票的河野,並沒有如外界所想來得那麼具有黨內優勢。

歷經兩輪的投票激戰,岸田文雄最後在決選的第二輪中以257票勝出,打敗河野太郎的170票,成功拿下自民黨總裁寶座,篤定將成為日本第100代內閣總理大臣。

從第一輪和第二輪的得票情勢來看,岸田在議員票都勝過河野太郎,而河野的高人氣雖確實轉化成地方黨員票,最終仍不敵派閥包圍網的戰術,慘遭岸田文雄擊墜。

現年64歲的岸田文雄為廣島出身,岸田家族為廣島知名的政治世家,岸田文雄目前為自民黨內最老派閥之一「宏池會」的領導人(因此俗稱「岸田派」),歷任內閣府特命擔當大臣、外務大臣、防衛大臣、以及自民黨政調會長等要職,政治資歷完整豐富,行事風格中規中矩,以擅於政策擬定和經濟政略為豪,這從岸田文雄宣告參選以來,頻頻打出經濟牌的政略說明的「模範生風格」可見端倪。

岸田文雄曾被認為有望成為安倍的接班人,只是相比於其他民間聲望較高的人選,岸田文雄欠缺領袖魅力、存在感較低,成了他難以和對手一決勝負的痛腳。

不過看起來認真嚴肅的岸田,私底下也有政界千杯不倒的「酒豪」外號,與安倍晉三訪台時替腸胃不好的安倍擋酒,驚人酒量就嚇到了共餐與會的台日政界。岸田也是出名的經典漫畫《課長島耕作》大粉絲,去年2020年島耕作系列刻意安排讓島耕作感染COVID-19、呼應時事的劇情,還讓岸田文雄激動喊話:「島耕作你一定要跨越這個戰後最大國難啊!」

2020年8月,安倍晉三以潰瘍性大腸炎的宿疾為由,在東京會議上宣布辭職的決定。當天下午人正在新潟跑拜會行程的岸田,接到了安倍本人打來的「通知電話」,隨後岸田急急忙忙趕回東京,似乎已預期到接棒程序啟動、而自己或許就是那個「安倍繼承人」。就在安倍宣佈辭職的3小時內,岸田就立即表態參戰自民黨總裁選——萬萬沒想到,早就被排除在決策圈之外的岸田,根本不是大老們屬意的人選,而是殺出與安倍、麻生「鐵三角」的菅義偉,在各派閥全力鞏固之下輾壓群雄,岸田只能摸摸鼻子敗退,期待在菅義偉政權之後,能不能再有機會一戰。

時隔正好一年,2021年8月首相菅義偉宣告不參選總裁選、正式揭開自民黨接班之戰,岸田文雄是最早宣布參戰的候選人。雖然穩紮穩打、沒有出人意表之舉的岸田,民調始終落後民間人氣極高的河野太郎,但拋出對中國抗衡的「人權輔佐官」設置構想,也讓岸田有了與以往不同的新聞關注度。

在本回各大派閥沒有表明支持特定人選的「脫派閥」選戰下,總裁選的局勢風雲莫測,選舉前夕支持率屈居第二的岸田,確定組成了與第三名高市早苗合作的「河野包圍網」,謀算在進入第二輪決選後,全力動員支持岸田文雄,將河野太郎擊落下位。

自民黨總裁選的選舉制度分為兩階段,第一輪投票是由黨內參眾兩院國會議員共382票、加上黨員票382票,合計764票。如果第一輪沒有候選人爭取到過半票數,則會以投票結果第一、二名的候選人直接進入第二輪投票對決,在第二階段的決選投票中,分為國會議員382票、以及各都道府縣黨代表處共47票,合計429票。

議員票的動向受到派閥形勢的推移影響,儘管候選人的民間支持度高,未必就能轉換為黨內議員的投票率,但可以利用民意支持來爭取的,就是第一階段的「黨員票」。自民黨的黨員票是依照地方比例分配,本屆符合投票資格的黨員數共有110萬4,336人,在各自所屬的地方行政區域投票後(分別從47個都道府縣郵寄,在自民黨東京本部統一計票),再將總數同為382的黨員票,依照得票比例分配給各個候選人。

換句話說,黨員票就是日本各地方自民黨員能夠展現黨內民意的戰場,對於候選人來說,在民間輿論的聲勢高低、或是對地方的影響力,就會成為派閥影響以外,左右候選人能否在第一輪投票過半的兵家必爭之地。

然而上一屆2020年的總裁選,是在前首相安倍晉三以身體健康惡化為由、突然宣布辭職而提前進行,當時自民黨考量是情況特殊的「緊急事態」,故而依據選舉規定改為只有議員和地方黨代表投票,取消了黨員投票。這樣的做法雖然可以縮短選舉準備時程,省去全國地方黨員投票的工夫,但當時卻被詬病「根本罔顧自民黨的黨員民意」,也讓2020的總裁選決勝負的關鍵,全部壓在了派閥的支持與否之上,這才造就出菅義偉獲得派閥壓倒性支持的劇碼,同時卻也埋下黨內質疑正統性不足、青壯派議員不滿的不安因素。

本屆總裁選的形勢則又與去年不同,回歸到了往常應有的議員票+黨員票的基本規則,加上出馬參選的候選人多達4位,照選前最後一週的的支持調查來看,篤定難以在第一輪就有人票數過半取勝,勢必進入第二輪的決選。在此選戰結構之下,國會議員票就會成為最後的造王關鍵;原本依照日本派閥政治的生態,事前各方人馬的合縱連橫和支持形勢,相對容易觀察出最後人選的端倪,但偏偏這一次攸關第100代日本首相人選的總裁選,卻是一場暗潮洶湧的大混戰。

讓今年自民黨總裁選陷入混戰的關鍵,就在於「脫派閥」的政治空氣。

所謂的「脫派閥」,意指黨內各派閥不會動員支持特定候選人,而是由派閥內的議員們「自行判斷」。以今年的選戰來說,本身為麻生派的河野太郎,表態參選之前多次與麻生派首腦麻生太郎會面諮詢,最後得到麻生太郎的肯認支持,但實際上麻生派(53人)雖然默契上會依循領導人的支持動向,但這一次並沒有明確要求派閥內的議員要全力動員支持。

黨內最大派閥——細田派——坐擁前首相安倍晉三在內共96人的最大勢力,也沒有表明會支持特定候選人,因此細田派的投票風向就成為選戰中的一大變數。安倍晉三本人先是推薦了高市早苗出戰,選前一周也和岸田派的人馬有所接觸,推測與聯手「河野包圍網」的戰術有關。同時細田派大老細田博之,還以個人名義親自與岸田文雄會面、表達支持,可以看出整體而言細田派的策略,就是鎖定了狙擊河野、鞏固延續後安倍政權的路線。(派閥議題參考:〈豬排飯與獻金:日本派閥政治?左右首相命運的密室巨怪〉)

除了岸田派(46人)全力擁護自家領導人岸田文雄之外,石破派(17人)加入支持河野太郎的陣營,其他諸如二階派(47人)、石原派(10人)等派閥,選前都處於曖昧不明、脫派閥投票的態勢。這也就是為什麼直到投票當天的29日,儘管看得出選戰對峙的形勢為「河野 vs 岸田/高市」,但都無法斷言最終結果。

「明明河野太郎的民調聲勢這麼好,為何最後淚吞敗果?」總裁選來勢洶洶的河野太郎,的確從表態參選以來,無論是黨內或民間的支持度都遠高過其他候選人,選戰初期的推測認為,高人氣的河野應該可以發揮母雞帶小雞的政治效應,挽救菅義偉政權的低迷支持率,各地方議員在眾院選也相對有利。但隨著投入選戰的人馬增加到4位、以及各派閥刻意模糊的支持傾向,河野表面上的優勢,隱藏著隨時遭到「背刺」的隱憂。

而讓河野難以上位的阻力,或許正出於他所結盟的改革派。河野拉攏了安倍的宿敵——石破茂——加入結盟,同時無派閥所屬的小泉進次郎也表態支持河野,組成了「小石河聯合」(小泉、石破、河野),被視為自民黨中的進步派。

但石破與安倍不和、又和河野所屬的麻生派有嫌隙,小石河聯合看起來有整頓黨風的意圖,想突破「安倍一強」的僵固人事,對於目前苦於民間支持度低落的自民黨來說,河野反成為造成黨內不安的變數。另一方面,河野太郎強調支持同性婚姻、夫婦別姓、乃至承認女系天皇,幾個進步改革的想法都與自民黨保守派嚴重矛盾;而河野「脫原發」的廢核能源主張,在自民黨和業者輿論上也造成一定程度的「劇變憂患」。

擔心這位「政治異端兒」河野可能造成的改變、以及對後安倍政權時代的結構衝擊,選戰的局勢在最後倒數兩周左右的時期,出現了所謂的「河野包圍網」,準備在最後投票時全力打下河野。

河野包圍網的戰術即是藉由自民黨總裁選的機制,直接發動棄保效應來狙擊。選前民調在第二、第三名的岸田和高市,彼此陣營協商確認,只要其中一人進到第二輪決選,另一人就動員投票支持,只要第二和第三名的議員票整合,就幾乎能夠確定打敗河野。

第一輪投票結果,岸田256票、以一票之差領先河野的255票,之中議員票岸田拿下146,而河野卻意外的只有86,甚至還輸給高市的114票,可見黨內風向的意見。不過河野在黨員票方面,仍無懸念取得最多數的169票。

微妙的是,第二輪決選的包圍網戰術,重演了2012年安倍逆轉石破茂的局面,當時總裁選安倍落後民調領先的石破,但兩人最後在決選戰中,屈居二位的安倍狙擊成功打下石破。本回2021年總裁選,安倍幕後的指點江山、在河野包圍網中施力,擊落石破加入的河野陣營,就政局勢力來看,似乎也是安倍又一次打敗宿敵石破。

隨著選舉日的逼近,高市早苗雖然後勢上漲,但支持數仍無法突破天花板;而最早宣告參戰的岸田文雄,循序漸進之下穩住支持率第二名的位置,選舉前夕的分析認為:第一輪無人過半,第二輪由河野對決岸田,而高市早苗協力發動包圍網、全數投入支持岸田,其他派閥應該也會在「政治空氣」的形成下有所抉擇。照此劇本來看,除非第二輪的議員票出現意外的變化,否則河野幾乎不可能殺出包圍網。

而無論是岸田或高市勝選,背後最大的贏家依然還是那位藏身在檯面下的前首相安倍晉三。岸田是過去熟識的盟友、也曾被看好為安倍繼承者;而高市則除了女性的生理性別之外,其他政治理念幾乎有如安倍晉三的複製貼上,兩人都是可以相對穩定後安倍時代的人選。

但安倍的盟友麻生太郎,所屬派閥的河野出師未捷,會不會讓麻生有些尷尬?在這一點上,麻生似乎早就預留了一手,當河野還在猶豫是否要參選時,多次找了麻生諮詢,但麻生給出的話是:

「你確定要參選嗎?弄不好的話,政治生涯就提前結束囉。」

聽到這番話,河野自然是當仁不讓,不過這段對話也刻意透過媒體公開,麻生似有向河野提醒的意味,而後也就個人立場上表態支持子弟兵河野,然後續成果如何全看河野個人造化。不過就算河野失足,掌握自民黨內第二大派閥的麻生太郎也還有餘裕。

值得觀察的是,岸田文雄並非自民黨的保守派,在一定程度上有改革的空間,未來的新內閣人事上,各派閥怎麼喬定人選,民間聲望仍高的河野太郎,在岸田政權之下也可能還有空間可以發揮。

岸田派過去曾被認為是自民黨中相對「友善中國」的派系,與二階俊博領導的「二階派」在光譜上較為親近中國。但2020年時,傳出二階派想邀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以國賓身分訪日,卻被岸田派攔阻反對,雙方也在這個問題種下嫌隙禍因。但微妙的是,二階本來對於岸田的參選無甚好感,推估可能更屬意河野,但直到選前二階都還是守口如瓶、不對外表態支持人選,但根據內情人事的透露,二階的算盤仍是走向了派閥的包圍網戰術。

而在今年的選戰上,岸田主動拋出針對新疆、香港問題,計畫設置「人權問題輔佐官」,此外強調國安與台海安全的戰略升級,岸田也同意日本國會應當譴責中國的人權問題、支持台灣加入CPTPP,岸田的種種表態,在路線上已明顯有對中抗衡的態勢。

確認自民黨新任總裁之後,10月4日將召開臨時國會,屆時將正式確定首相人選,並且發表新內閣人事。下一個階段的重頭戲,就是個議員緊鑼密鼓備戰的眾議院選舉,預訂會在10月中旬解散眾院、投票時間或可落在11月。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SUS&aid=1687196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