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民主大頭病
2017/02/07 23:58:16瀏覽165|回應0|推薦1

我們受教育的過程,應該都有選過「班長」或是「班代表」的經驗。在小學的階段,在同學們彼此還不認識時,有時就會由老師指派的方式。在相處一個學期後,通常都是同學間以表決來選出。到了國中時,有時就會由成績好的同學來擔任。到了高中,「班長」這種事已經不被認為是值得榮譽的事,甚至被認為是麻煩事,而直接問「誰自願當的?」。到了大學,有時還直接指定當天翹課的同學,全班以「當事人無意見、不反對」為由,選出班代表。

不論是哪種方式來選出班長或班代表,不可能因決定的方式不同,而得到別班的尊敬或輕視。因為由別班來看,就只看到「這是A班的班長」,而不會在乎是用表決選出的班長,還是被陷害成為班長。

然而這麼簡單的常識,擴展到整個國家,台灣有些人就看不清這點,而一廂情願的認為「民選總統」就會得到別國的特別尊敬,而贏得別國禮遇,甚至還要無條件的得到保護。

世界上有各種產生國家領導人的方式,有君權神授、有父死子繼、有兄終弟即、有軍事奪取…等,民主選舉只是其中一種方式。不管是哪種決定方式,權力範圍都只對國內有效。畢竟國與國的往來,主要還是衡量利益與實力,而不會管是民主選出的,還是鼓掌推選的。

以實際的例子來說:

沙烏地阿拉伯是單一君主專制,國王是有實權的政府領袖,權力來源是「父死子繼」的世襲,非常的不民主。但是這並不妨礙「到處推銷民主」的美國,去與沙烏地阿拉伯交好。甚至在「阿拉伯之春」發生後,美國還希望沙烏地阿拉伯能擋住「阿拉伯之春」浪潮的出現,因為要是連沙烏地阿拉伯的政局都不穩,會傷害美國在西亞的利益。

相反的,阿拉伯之春吹到埃及後,造成長期執政的穆巴拉克垮台,在民主選舉中選出了穆斯林兄弟會出身的穆爾西,這讓美國非常緊張,認為可能會造成區域的不安。後來埃及再度發生政變,將這個民選總統穆爾西趕下台。美國總統歐巴馬的反應是「呼籲埃及軍隊儘快把權力徹底移交給民主選舉產生的文人政府。」,而不是要求軍方把權力交還給民主選出的穆爾西。

前美國總統歐巴馬他認為任內最大的外交成就之一,就是解凍與古巴的關係。

古巴現任領導人-勞爾‧卡斯楚的權力是來自他哥哥菲爾‧卡斯楚,可說是「兄未終 弟先即」,遠遠稱不上民主。但是美國總統歐巴馬為了美國的利益,仍是要與對立超過50年的古巴進行和解與建交。

更別說中國大陸,世界上第二大經濟體,是各國都想要搶進的廣大市場。他們的政治制度更是談不上民主,迫害人權的行為也是斑斑可考。然而世界上主要的民主大國領袖都三不五時的訪問中國大陸,或是主動邀中共首領進行國事訪問。中共決定國家領導人的方式,完全不妨礙民主國家與中共的交流。

名嘴姚立明曾說:「因為我們是一個民主國家,被信任,這是我們的資產。」

這是完全毫無邏輯的說詞,我稱這叫做「民主大頭病」,好像實行民主,就可以贏得豐厚獎賞似的。

我只問一句:我們是民主國家能給其他國家帶來什麼利益?

台灣會因總統是民選的,使台灣的土地冒出石油嗎?還是暴增10億人成為巨大市場?或是地下出現稀土礦藏?

完全不可能。

民主選舉只是我們自己的內政,對外沒有任何權力。充其量只是減少外國勢力的指責而已。(中國大陸因為不民主,而經常被美國指指點點)

外國看我們實行民主,最多只是表達鼓勵與讚賞。但是要做經貿交流、外交發聲、國際合作、區域整合,仍是以「利益」與「實力」這個現實面做評估,而不會因我們的民主制度得到絲毫的優惠。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MPERP&aid=91296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