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舒伯特冬之旅7:河上 Auf dem Fluse
2009/11/27 13:11:30瀏覽758|回應2|推薦11

河上

曾經轟隆流淌的你如此雀躍
清澈的、狂放的,是你
如今竟如此沈默
連一句告別也沒說

你用厚厚硬硬的冰殼
將自己層層覆蓋
冷冷地躺著不動
四肢延伸出沙洲

冰殼上用尖銳的石塊
將舊愛的名字刻下
還有那天那時候

那天 第一次見面
那時 我的告別
再將名字和日期用
破碎的戒指緊緊圈繞

在溪流裡的我的心啊
還認得自己的模樣嗎
冰層下是否仍奔騰著
憤怒的激流
(試譯)

承上首「洪流」,詩人已將本身情感完全融入到天地山水中。在上首他的熱淚融化雪片匯聚溪流,在此首溪流匯聚成小河。上首遙想春天再臨,此首回歸冬天冷浚。河水本應活力充沛、歡躍吟唱著歌謠、清澈無憂。如今被大雪覆蓋的小河不再流淌生命泉源,在這冷冽寒冬連小河也彷彿死去,連一句告別也沒說。小河的呼吸已被厚重的冰殼窒息,無聲躺著絕望。

詩人用尖銳的石塊寫下舊愛的芳名、相遇的第一天、分手告別的那時辰。當時詩人的心有何感覺?再用破碎的戒指緊緊圈住,這畫面是夠淒涼了。

詩人於是問自己的心還認得自己的模樣嗎?詩人的心宛如春天快樂奔逝的河水,鳴奏熱愛的滋味,現在呢?當也如這靜靜死去的河水,了無生機?詩人還是同一個詩人,經過了愛的醞釀,心卻起了不同的變化。河面彷彿一切靜止,如同詩人看似無動於衷。「冰層下是否仍奔馳著 憤怒的激流」看似問河,實乃問心。鐵漢般的詩人(見第五首菩提樹)也有內心的掙扎,而內心的糾纏如同憤怒的激流,暗流洶湧,想必是痛苦難安了。

「歸兮胡不歸,欲靜歸可得」,詩人此時應當想起老朋友菩提樹,遙遠的呼喚吧!

( 創作詩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7speranze&aid=3536380

 回應文章

寧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優質的部落
2009/11/27 16:08

走過冬季的雪白

春的鮮明  不會太遠

陌生的霜雪

蘊藏的生機啟示   無限寬廣

歡迎您常到城市來

分享您的文采

寧子


₪.與文字生死相戀.₪.攜音符夢幻共枕.₪
好希望(7speranze) 於 2009-11-27 16:16 回覆:
非常歡迎市長蒞臨。
參訪城市本來就是市民的義務。
不知能貢獻什麼,就寫寫文章吧!

双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人若無緣人心冷
2009/11/27 14:23

天若有情天亦老,

月如無恨月常圓。

好希望(7speranze) 於 2009-11-27 16:06 回覆:
本應無心,何起有意。
潮起潮落潮止處,潮只是水。
緣起緣滅緣止處,緣只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