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普契尼:杜蘭朵公主
2021/07/03 23:52:45瀏覽667|回應4|推薦32

Puccini: Turandot 

杜蘭朵公主(普契尼歌劇)的故事由來與音樂分析

歌劇杜蘭朵(貝里歐完成版)

杜蘭朵公主

【官員】
京城子民!
聽此命令:
純潔公主將大囍,
嫁予那人,皇室血液,
只要破解三道謎,公主試題。
但若挫敗於考題,
大斧斬落,項上人頭必取!

【子民】
啊!啊!

【官員】
波斯王子,乖舛命運不幸,
明月升起,劊子下手執行,
命歸西!

【子民】
命歸西!命歸西!
須要劊子手執行!
迅速取,迅速取!
命歸西!命歸西!
懲罰當賜予!
倘若沈睡不起,
我等喚醒你!
劊子手啊,劊子手,
往宮殿前行,宮殿前行!

【侍衛】
滾開,畜生!

【子民】
冷血無情!
上天啊,讓他住手!

【侍衛】
滾開,畜生!

【子民】
我的老母啊,我的孩子啊!
快住手,冷血之徒!
拜託有人性!別傷害眾人!

【柳兒】
跌落這位老人家!
誰能扶一把?
跌落這位老人家!
仁慈賜予他!

【無名氏】(衝向老人家)
爹!爹!
是你啊,爹,我倆重逢。
看看我兒,不是夢!

【侍衛】
後退!後退!

【柳兒】
主人!

【子民】
為何拳打腳踢?悲慘不幸!

【無名氏】
父親,側耳傾聽,
父親!是孩兒!
轉苦痛為祝福,
喜悅我等賜予,
是神慈憫。

【帖木兒】
兒啊,是你,還活?

【無名氏】
別說話!篡位逆賊鷹爪,
一路窮追猛打!
無處藏身,天下之大!

【帖木兒】
兒啊,為父將你找尋,
亡佚一度相信。

【無名氏】
過去,孩為父親而泣,
但如今,此手神聖讓我親。

【帖木兒】
兒啊,失而復尋。

【子民】
此幫為劊子手人馬!
命歸西!

【帖木兒】
戰役當時挫於敵,
年邁國君失領地,逃逸,
聲音遂聽,對我言語:
跟我前往,領我指引…
是柳兒!

【無名氏】祝福伊!

【帖木兒】
困頓當我軟弱疲,
拭去我淚滴,
沿路為我而乞!

【無名氏】柳兒,何人是你?

【柳兒】
不值一提…
主人啊,你的奴婢!

【子民】
磨刀霍霍,磨刀霍霍!

【無名氏】(問柳兒)
憂思這般為何以?

【柳兒】
為何以…遙遠過去…宮殿內,
一度微笑對我傾…

【子民】
磨刀霍霍,磨刀霍霍!

【劊子手人馬】
抹上油,鋒利現,
讓刀閃閃發亮,揮灑火焰,
血光一片!
行刑,從未使我厭倦,
公主杜蘭朵,統治所現。

【子民】
公主杜蘭朵,統治所現!
甜蜜愛人,快向前,向前!

【劊子手人馬】
與其鉤,與刀尖,
準備穿針引線, 肌膚邊緣!

【子民】
大鑼誰若敲響,
將見公主登場!
白晰如玉明亮,
冰冷如劍鋒芒,
杜蘭朵,如此模樣!

【劊子手人馬】
鑼聲若響,
劊子手得意洋洋!

【子民】
愛情終將費枉,
幸運之神不到訪。

【眾人】
謎題有三樣,
而死只一場!
鑼聲若響,
劊子手得意洋洋!

波斯王子被劊子手人馬送上斷頭臺,
眾人仰望,夜空蒙蔽烏雲。

【眾人合】
月娘何故推延?
黯淡容顏!
夜空之中請露面,
快點!向前!顯現!
斷頭容顏,不幸悲慘,顯現!
血已乾,沈默無言。
熱愛死神的亡魂啊,毫無血色!
千墳萬塚盡等待,
月娘你的喪魂光!
抹現彼處一道光,死亡月光!
劊子手!月已昇!

【男童合】
彼處東方山脈,
鸛鳥歌聲曾傳來。
四月花開不再,
未曾消融是雪白。
沙漠到大海,
問君否聞,千呼萬喚皆無奈:
「求公主,降臨我懷!」
萬紫千紅將花開,
光明璀璨照將來!



波斯王子隨行人,押解至斷頭臺。
眾人轉念求開恩。

【眾人合】
年少啊!開恩,開恩!
步伐何其穩健!
臉龐何其甘願!
茫然若失那雙眼,
充滿喜悅!

【無名氏】
求開恩!

【眾人合】
求開恩!開恩!
公主,求你開恩!

【無名氏】
公主本尊讓我見,咒你當面,
殘忍蛇蠍!

幕簾間,其人若隱若現,
月光輝映其容顏。

眾人俯首膜拜,站立者,唯波斯王子,
劊子手,
及無名氏。
斬釘截鐵一個手勢,甚威嚴。

領旨劊子手,手起刀落。

【眾人合】
求開恩!開恩!
公主,求你開恩!

【無名氏】(望見公主朦朧一面)
神聖美,不可思,魂夢之!

【刑場官員】
大哉孔子!願亡魂,向你歸宿!

【帖木兒】
孩兒在此,所為何事?

【無名氏】
父親竟不知?
香氣空中縷絲,
蕩漾我魂思!

【帖木兒】
我兒已失!

【無名氏】
神聖美,不可思,魂夢之!
孩兒痛苦受凌遲!

【帖木兒】
斷不可!緊靠老父身子!
柳兒,對他說幾字!
龍潭虎穴此處是,
握緊他手相互持!

【柳兒】
主人,我倆天涯奔馳!

【帖木兒】
生命等待,彼處嚮往之!

【無名氏】(向帖木兒)
生命能得此處是!

— 生命等待,彼處嚮往之!
— 孩兒痛苦受凌遲!
— 龍潭虎穴此處是!

【無名氏】
生命能得此處是!
杜蘭朵!杜蘭朵!杜蘭朵!

— 啊!
— 杜蘭朵!

【帖木兒】
是否一心求死!?

【無名氏】
求得勝利,
與其風華之姿!

【帖木兒】
是否結果如此?

【無名氏】
勝利榮耀無盡止,
與其風華之姿!

衝向大鑼,準備敲擊!
卻被攔住,攔截者,平、龐、彭,三位大臣。

【大臣合】
住手!所為何事?
來者何人,身何職,為何如此?
快走,快走!不走則梟首棄市!
走開,你這瘋子!
此處命你絞死,鑽孔穿刺,
刀刀割喉、剝皮,分解四肢!
鉅開,掏出內臟再分屍!
莫延遲,莫延遲,
何處來何處歸之,
找個門柱,大力撞幾次,
撞破頭角這支。
但別在此,別在此!
走開,你這瘋子!

【無名氏】讓我過去!

— 無處再容新墳…
— 本朝太多瘋人…
— 不收番邦瘋人…
— 再不走,為你送終!

【無名氏】讓我過去!

— 斷命為公主,呸!
— 為何呸?
— 不就頭戴鳳冠!
— 不就鳳袍流金絲邊!
— 但若層層脫下…
— 胴體無異!
— 毫無經驗的青澀…
— 不能用!哈哈哈!

【無名氏】讓我過去!

【平】
遠離女人!
不然妻妾百個,
杜蘭朵尊貴再獨特,
臉蛋只一個,
手足一雙沒了,
皇家之美是真的,
真的一雙就沒了。
妻妾百個,
大腿編號有餘額!
而其纖手,酥軟乳房上百個,
床床散落任選擇。

【大臣合】床床散落任選擇!
【無名氏】讓我過去!

【公主侍女合】
肅靜!肅靜!
底下是誰竊語?
肅靜!最佳寢眠趁此時!
其雙眸,睡神正凝視,
其芬芳,黑夜正拂送。

【大臣合】
退下吧,絮聒女子!(女子退)
注意大鑼!

【無名氏】
其芬芳,黑夜正拂送!

— 平,看住他!
— 龐,看住他!
— 彭,看住他!
— 充耳不聞!神魂顛倒!意亂情迷!

【帖木兒】不聽不聞,唉呀!

【大臣合】
再來,說服他三者合力!
夜無光明…
煙囪管透徹黑漆,
甚亮杜蘭朵謎題!
銅牆鐵壁…
頭顱你的頑冥堅硬,
杜蘭朵謎題對比,不堪一擊!
走吧,歸去!
向我等,道別離,
翻山越嶺,跋水涉溪,
就此遠離,杜蘭朵謎題!

幽靈聲,墓地忽然升起!

【幽靈合】
莫再遲疑!
君若呼喚,公主將起。
令我亡魂遂能夢,是伊!
當令再語,當令再語,
我願聽幾句!最愛是伊!

【無名氏】
不!其所愛,唯我專一!

【大臣合】
愛伊?相愛是誰?杜蘭朵?哈哈哈!

— 這人失心瘋!
— 杜蘭朵是空!
— 存在是空,自滅遂空!
— 杜蘭朵是空!
— 杜蘭朵!還如幽魂黃泉中!
— 天人我!國君抑或劊子手…
— 萬物皆空,道不空!

【無名氏】(朝向大鑼)
但求勝利!但得愛情!

與劊子手擦肩而過,
劊子手提著波斯王子的項上人頭!

【大臣合】
蠢才!這裡有愛,你的臉龐,月光灑來!

【帖木兒】
兒啊,老父是否必須
踽踽獨行於天地,折磨這把年紀?
救命!是否人間再無聲音,
化解兒的剛愎?

【柳兒】
主人,請聽我說!主人啊,請聽我說!
柳兒不再堅守,心碎即破。
錯,錯,錯!
此名惦記夢魂中,路途多少漂泊,
此名呼喚雙唇上,緘默。
明日倘若,主人命運將定奪,
黃泉路,羈旅有你我。
父將失其子,柳兒不再微笑過。
柳兒不再堅守!可憐我!

【無名氏】
柳兒啊,不要哭泣!
遙遠一日在往昔,
主人微笑曾給予,
可愛女孩啊,憑此舉,
聽我說幾句。
主人啊,明日或許,
或許孤獨於天地,
切莫捨離!
攜手天涯在一起,
羈旅逃逸,
但使路途多歡喜。
如此所提,
可憐女孩啊,這般託與,
永不沈淪,汝有善解心意。
懇求者,不再微笑是伊。

— [柳] 黃泉路,羈旅有你我!
— [帖] 將不存活!

但使路途多歡喜。
如此所提,
可憐女孩啊,這般託與,
永不沈淪,汝有善解心意。
懇求者,不再微笑是伊。

— [帖] 這是最終請求!
— [柳] 戰勝恐怖迷咒!
— [臣] 生命如此快活!
— [帖] 仁慈憐憫為我!
— [柳] 主人憐憫柳兒!

【大臣合】
切莫這般,失魂落魄!
擒住這廝,趕緊帶走!
限制行動,瘋子發火!
你太愚蠢,生本快活!

【帖木兒】
憐憫於我,憐憫於我!
再也不能,父子兩隔!
再也不能,父子兩隔!
憐憫老父,臣服俯首,
痛苦折磨,憐憫於我!
莫教死神,老父帶走。

— [柳] 主人憐憫柳兒!

【無名氏】
憐憫是我央求!
不能聽取更多!
誠然已見光芒閃爍,
風姿見,聲聲呼喚著!
人在彼處!
寬恕,向諸位請求,
不再微笑者,是我!

— 擒住這廝,趕緊帶走!

【帖木兒】
踐踏可憐這顆心,泣血為兒仍不濟,
自古無人得勝利,劍下亡魂多屈膝!
俯首懇求於腳底,莫遣老父死神迎。
只有死!只有死!只有死!

【柳兒】
啊!憐憫,憐憫我!
主人,痛苦倘若不夠多,
我與你等皆被奪!
不如逃脫,逃脫!
只有死!只有死!只有死!

【大臣合】
君不見,容顏所見幻影是!
前因注定,光芒所映視!
以毀滅為賭注,孤注一擲!
以人頭為賭注,孤注一擲!
只有死!
底下影像清晰,劊子執行!
逕向斷頭臺是你!
切莫玩弄生命!
只有死!只有死!只有死!

【眾人合】
墓已掘,膽敢挑戰愛情者,墓已掘!
不幸啊,冥冥之中,命運已寫!

【無名氏】
放開我,苦難承受太多!
榮耀在彼處,等候!
再無力量更能,束縛掌握!
但隨命運引領,全身熱得發火,
錯亂不由我!感官極度折磨!
靈魂每條脈絡,無不訴說:
杜蘭朵,杜蘭朵,杜蘭朵!

三次敲鑼!鏘!鏘!鏘!

【眾人合】
也罷,任由他!
梵漢蒙三種語言喊罵,
毫無辦法!
大鑼敲下,死神笑他!
哈!哈!哈!



【第一幕落】
--------------------------------

【第二幕】

【平】
同儕!同儕!
命運鑼聲
敲醒紫禁,敲醒京城。
外邦若得勝,大囍禮成;
若不能,埋落土坑。

— 我準備禮成。
— 我準備土坑。
— 喜氣洋洋掛紅燈。
— 追思悼念弔白燈。
— 焚香與三牲…
— 金銀紙圖騰…
— 茶糖香料等…
— 大紅鸞轎乘…
— 歡唱有佛僧…
— 哀悼有佛僧…
— 禮之所在,細節無限生…

【平】
天朝啊天朝,此刻不再安靜,
張拳捋臂,飛躍昇起!
何等歡喜曾睡去,長達七萬世紀!

【合】
自古法律,萬物無不遵循,
而後杜蘭朵,降生大地。

【平】數載節慶,諭令所歡喜。
【彭】大鑼三聲響起…
【龐】三道謎題…
【平】人頭落地…
【彭】人頭落地…
【龐】鼠年有六顆!
【彭】狗年有八顆!

【合】
而今年,虎年實膽寒,
迄今人頭有十三,
還有一顆要算!
當官太難,無聊太煩!
試問此身幾度換?
我等坐看,執行監斬!

【平】
老家在湖南,湛藍有小湖,四周擁竹。
如今此處,生命不啻虛度,
皓首白頭聖賢書!
但求如願,歸去湛藍湖,四周擁竹!

【彭】
歸兮胡不歸!樹蔭森森故鄉圍,
何其美,舉世為最,
綠蔭不為我,可悲!
樹蔭森森,何其美,舉世為最!

【龐】
歸兮胡不歸!故鄉有庭院,
盡拋卻,來此皇家別苑,
從此不復見。

【合】
如今此處,皓首白頭聖賢書!

— 故鄉歸,故鄉胡不歸…
— 故鄉歸,故鄉胡不歸…
— 再遊湛藍湖!
— 湖南…四周擁竹!

【合】
問世間,為愛痴狂多少人!
前仆後繼為求婚!
眾紛紛,眾紛紛,
前仆後繼為求婚!
問世間,為愛痴狂多少人!

【平】
撒馬爾罕王子,否還記?
發出請求,而後公主笑咪咪,
命他赴死,人頭落地!

【眾】
抹上油,鋒利現,
讓刀閃閃發亮,揮灑火焰,
血光一片!

【彭】
還有珠光寶氣,天竺王子,
耳環碩大如鐘!
為求愛,落地人頭!

【龐】緬甸王子呢?
【彭】還有吉爾吉斯!
【合】都殺,都殺!

【平】
以及韃靼人,拉弓六腕尺,
貂皮大衣護身持!

【合】
人頭,斬落!
行刑,從未使我厭倦,
公主杜蘭朵,統治所現。

【合】
都殺!斬落!梟首!
永別了,愛情!
永別了,子民!
永別了,炎黃後裔!
而天朝,衰微圮落!
征服之夜若來臨…

【彭】願為殿下梳理羽絨!
【龐】願為殿下洞房,芬芳拂送!
【平】願為大囍新人指路,高舉燈籠!

【合】
微臣三人,御花園中,
愛情將歌頌,直到旭日升東!
如此歌頌,如此歌頌…
天朝再無女子,還拒愛情,
此乃我等大幸!
從前只一位,冰霜雪,
但如今,燃燒激情熱血!
公主殿下,我朝遼闊,
從遙遠黑龍,直到深遠長江!

【平】
彼處模糊身影,有位郎君,
擄獲殿下芳心!

【合】
千吻所散芬芳,誠然撲鼻香,
如今女人模樣,慵懶自伸張!
竊語庭中萬物講,風鈴流金作響…
私語傳來戀愛篇章,
露珠閃耀金黃,花兒衣裳!

風姿裸露何其美,得讚揚,
魚水奧秘已嘗,不曾重視於往常!
沈醉愛情何其悅,得讚賞,
如今征服,賜天朝太平安康!

【平】
宮中張燈結彩,微臣如此夢想,
士兵僕人奔走繁忙!
可聞大鼓聲浪,來自翠玉殿堂!
京城水泄不通,熱鬧鼓掌!

【彭】號角響,絕非太平安康!
【龐】大典開啟禮堂!
【合】
令微臣前往、共享,
碾轉無止盡,凌遲模樣!

宮殿內端坐皇帝,相貌威嚴;
賢士八位將試卷,準備就緒!
杜蘭朵公主,高高在上,睥睨眾生。
無名氏位於台下,接受試煉。
柳兒同帖木兒混雜觀看眾人。

【眾】
嚴肅威武且壯觀!
三道謎題,皇家密封!
賢士八位向前就緒,
還有平彭龐三位大人!

【眾】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皇帝】
朕不能違,駭人誓約,
行履誓言可怕所寫。
鬼魅諸多為朕滅,
浸染池中血!
夠了,太多血!
年輕人,速離宮闕!

【無名氏】
天子聽我言,草民願試煉!

【皇帝】
臨終莫教朕,背負新魂,
汝有大好青春,年輕人!

【無名氏】
天子聽我言,草民願試煉!

【皇帝】
莫使膽寒戰慄再一遍,
瀰漫這宮殿,天地間!

【無名氏】
天子聽我言,草民願試煉!

【皇帝】
外邦人醉飲大限,朕成全!
命運何言,將示現。

【眾】吾皇萬歲萬萬歲!

【官員】
京城子民!
聽此命令:
純潔公主將大囍,
嫁予那人,皇室血液,
只要破解三道謎,公主試題。
但若挫敗於考題,
大斧斬落,項上人頭必取!

【男童合】
沙漠到大海,
問君否聞,千呼萬喚皆無奈:
「求公主,降臨我懷!」
萬紫千紅將花開,
光芒璀璨照將來!

【杜】
在此宮闕,千年歲月,
淒厲斷腸猶不絕。
其聲哽咽,世代更迭,
在我魂中得安歇。
洛寧公主是也,
祖上其人,雍容婉約,
曾以喜悅,統御沈默黑夜,
曾以抵抗,勇敢堅決,
挑戰外族暴虐,
如今於我魂,復活醒覺!

【眾】
韃子蕃王,耀武揚威旗開七張!

【杜】
到如今,回憶深深不能忘,
曾經警戒,殺戮轟隆巨響!
我朝淪喪!我朝淪喪!
洛寧公主我祖上,
任由人等,拖曳四方,
正是你外邦,你外邦,
可怕黑夜無光,滅其音嗓。

【眾】
沈沈睡去數百年,巨大墓穴。

【杜】
爾等王儲,連同車馬隊伍,
四面八方來此處,命運比武,
祖上貞節受辱,痛哭,枉死苦,
我要向你報復!
誰能佔據此身,信無!
祖上身殺受辱,驚慌恐怖,
仍在我心深處。
誰能佔據此身,信無!信無!
啊,重生我魂,純潔不許玷污!
你這外邦,命運切莫下注,
謎題有三,死去唯一途!

【無名氏】
不,不!
謎題有三,活著僅一度!



【眾】
終極試煉,獻此外邦王儲!
杜蘭朵!杜蘭朵!

【杜】
外邦人,聽我說!
深幽夜,幻影一道金虹,
展翅翔翼虛空,
飛過人性黑暗無窮!
祈求,無不對之聽從!
消失此幻影,旭日昇東,
卻又復活心中!
夜夜重生,日出則終。

【無名氏】
對!復活!
復活又殆盡消磨,
杜蘭朵,此物跟隨我,
希望!

【大臣揭曉】希望!

【杜】
對!希望總是失落!
火焰般星星閃爍,
卻不是火!
時而狂野不能摸索,
狂熱、衝動、爆破!
時而倦怠如殞落!
挫敗淪喪,冰冷為結果。
夢想勝利,則燃燒如火!
聽其聲,其聲也微弱,
夕陽這般絢麗奪。

【皇帝】
外邦人,切莫毀滅自我!

【眾】
生命危在旦夕,答案快說!
外邦人,切莫毀滅自我!快說!

【柳】
愛情也危在旦夕!

【無名氏】
對,公主!
烈火燃燒又倦怠微弱,
公主若看我,在此脈搏:
血!

【大臣揭曉】血!

【眾】要勇敢,解謎之人!

【杜】(向眾人)
鞭打這群懦夫!

杜蘭朵走下台階,
眼前之人半跪頂禮。

冰能生火,
則火燃冰更冷漠!
純白亦玄幽!
放你若自由,奴性更多。
奴才任你做,卻升王座!
外邦人,快說,
臉頰蒼白,懼怕憂愁!
自知此關不能過!
外邦人,快說,
冰能生火,是什麼?

【無名氏】
勝利公主賜在下!
將你融化,是我火花!
杜蘭朵!

【大臣揭曉】杜蘭朵!

【眾】
杜蘭朵!
得勝者,榮耀!
願生命對你微笑!
願愛情對你微笑!

吾皇萬歲萬萬歲!
吾皇萬歲萬萬歲!

【杜】
上天之子!崇高父皇!
切莫將女,嫁與外邦!

【皇帝】
誓約神聖!

【杜】
切莫答應!女兒同樣神聖!
切莫許配,許配那人,
受辱還如丫鬟,此身不存…
(轉頭向陌生之人)
學我一身傲氣,
見我眼神別有意:
佔有我者,絕非你!

【皇帝】誓約神聖!
【眾】誓約神聖!

【杜】
見我眼神別有意:
佔有我者,絕非你!

【眾】
公主啊,那人已贏,
生命拋卻只為你!

【杜】
佔有我者,無人能夠!

【眾】
他所無懼,獎勵是你!
生命拋卻只為你!
誓約神聖!

【杜】
膽敢強行擁有,
而我不願不屈從?

【無名氏】
不敢,不敢,高冷公主啊!
只願你燃燒真愛!

【眾】
大膽勇敢,真勇士!

【無名氏】
公主問在下,謎語三題,
三題全揭底!
只有一題反問你,
我喚何名,諒你不知情!
告訴我,喚何名,旭日未起,
則旭日來臨,赴死我願意!

【皇帝】
旭日升起,但願天地,
將你賜我為婿。

【眾】
俯首於君世界光,天地稱王,
聖哲慈愛為蒼生,鞠躬盡瘁我應當,
謙卑我等於歡洋。
臣民敬愛獻吾皇,
千秋萬歲,萬歲安康!
承天所志是吾皇,
感激涕零淚千行,
千秋萬歲,萬歲安康!
高舉旗幟任飛揚,
千秋萬歲,萬歲安康!



【第二幕落】

--------------------------------
【第三幕】

【傳報兵】
杜蘭朵公主有令:
京城今夜,不許寢眠!

【遠處聲音】
不許寢眠,不許寢眠!

【傳報兵】
致死磨難考驗,
外邦人,其名必言,
旭日前!

【遠處聲音】
致死磨難考驗!

【傳報兵】
京城今夜,不許寢眠!

【遠處聲音】
不許寢眠,不許寢眠!

【無名氏】
不許寢眠!不許寢眠!
公主啊,同樣你無眠,
端坐冰冷房間,
看星辰顫抖萬千,
為了愛,希望面前。
玄秘我名不能言,
天下無人知見!

錯!將說此名在唇間,
光芒萬丈旭日前!
而此吻,打破你沈默無言,
遂得紅顏。

— [女聲合]
天下無人知見,
歎我等,迎來大限。

黑夜啊,命你消失雲煙!
星辰啊,命你殞落灰滅!
旭日將升,勝利在眼前!
在眼前!在眼前!



【平】
而你啊,仰望星辰萬千,俯首看地面。

【彭】
而我項上人頭,在你全力之間。

【龐】
而我項上人頭…

【平】
可否聽見,京城巷弄走遍,
為求其名,死神拜訪每間。

【官員】若不得其名,流血!

【無名氏】
要在下如何,有何求?

【大臣合】
有何求?愛情是否?
罷了,在此拿走!
(舞孃一群全身半裸,嫵媚招展戲弄。)
快瞧,絢麗薄紗下,真美啊!

— 柔軟彎曲那身子!
— 醉人風姿,慾望所使。
— [無名氏]不!不!

【大臣合】
有何求,權力是否?
金銀財寶都拿走!
(奇珍異寶灑落滿地)

— 輝煌粉碎黑暗!
— 火生湛藍…
— 閃耀璀璨!
— 紅銡淡淡…
— 瑰麗這般!
— 星光所淚…
— 湛藍如火,瑰麗火焰!
— 全拿走,歸你所屬!
— [無名氏]財富,我不擁有。

【大臣合】
有何求,榮耀是否?
奔去儘管逃逸…
星辰最遠所指引,但向傳說領域!

【合】
逃逸!逃逸!天涯奔去!
拯救我等生命!

【無名氏】
快來吧,日出原野,
破除暗黑夢魘!

【平】
諒你不知,外邦人,
那人手段何其殘忍!
不知何其殘忍!

【大臣合】
不知何等血腥,
天朝所立酷刑!
倘若羈留不逃逸,
喚何名,不說明!

【合】
那人不能寢眠,斷不赦免!
生機,我等淪陷!
刑罰將來,可怕試煉:
鋒銳鐵片,車輪輾碾,滾燙老虎鉗!
死亡逼近一點點,一點點…
切莫賜我大限!

【無名氏】
眾等訴求皆落空!
眾等威脅都不從!
儘管地塌天崩,
只要杜蘭朵!

【眾】
你不能!斷不能!
眾人赴死前,你必先!
我等詛咒你!
快說,報上名來!

【侍衛】
其名在此,在此!

【無名氏】
我名,他倆不知!
他倆不知!

【平】
一名老人,一個女孩,
閣下昨夜交談。

【無名氏】
放開他們!

【平】
秘密,他等知悉!
何處得手?

【侍衛】
流浪大街,牆頭附近。

杜蘭朵出現,眾人呼喊!

—公主!公主!

【平】
神聖公主殿下,
外邦喚何名,封閉沈默嘴巴。
但有鐵具,牙齒能拔,
亦有鉗夾,名字吐露要他!

【杜】
外邦人,你面色蒼白!

【無名氏】
殿下畏懼,晨曦亮白,
於我容顏!此二人,我名不知。

【杜】
可試試!
說吧,老人家!
我要他說,名字!

【柳】
殿下所求,唯我知悉!

【眾】
生命得拯救,
夢魘終殞落!

【無名氏】(向柳)
你這奴婢,不知悉!

【柳】
此名,我知悉…
最是歡喜,莫過於…
秘密保守於心底,
天下唯我知悉!

【眾】
綑綁這奴婢,凌遲!
直教她吐露,至死!

【無名氏】(保護柳兒)
柳兒淚,殿下須還!
凌遲苦,殿下須還!

【杜】抓住她!

無名氏被侍衛攔下,
柳兒被抓住,半跪於地。

【平】喚何名?
【柳】不說!
【平】喚何名?
【柳】
求主人寬恕奴婢,
小人不再聽從命令。
— 啊!

侍衛抓住並扭轉柳兒手腕!

【帖木兒】為何哭喊?
【無名氏】讓她走!

【柳】(向帖木兒)
不!柳兒沒有哭泣!
沒人傷害,沒人碰及!
(向侍衛)
用力點…
閉上這張嘴,令他聽不見!
柳兒再難堅守!

【眾】喚何名?快說!
【杜】鬆綁,讓她說!
【柳】寧願不活!

【杜】心中這股強勁,是誰賜予?
【柳】回殿下,是愛情!
【杜】愛情?

【柳】
情深深,藏方寸,未說與何人,
遂使凌遲難忍,歡喜也甘醇。
心意這份,贈予主人…
沈默堅守這張唇,
便將殿下情意,轉交主人…
全部託付,而我擁有,卻沈淪,
希望一絲不存…
捆綁我身,凌遲此身!
折磨痛苦須萬分,
啊,奉獻此情最深!

【杜】秘密教她說出唇!
【平】劊子手現身!
【無名氏】詛咒你們!詛咒你們!

【眾】劊子手!
【平】快折磨!劊子手,命她說!
【柳】
再不能堅守!恐怕我會說!讓我過!

【眾】快說,快說。

【眾】喚何名!快說,快說!

【柳】
公主殿下聽我言:寒冰是你自作繭,
如今征服於火焰,無疑愛他有一天!
晨曦未來旭日前,困頓此身將闔眼,
令他得勝我成全,今朝別後不復見!

從侍衛身上,柳兒抽出一把短刃,
突然插入自身,臥倒主人面前,氣絕。



【眾】啊!啊!喚何名!

【無名氏】
殞落矣,可憐柳兒殞落矣…

【帖木兒】
柳兒…柳兒…快起身…
光明時辰,萬物覺醒時分!
是清晨!柳兒,白鴿啊,打開眼神!

【平】老人家,請起身,魂已分!

【帖木兒】
恐怖罪行!眾將償還!
受苦的魂啊,必報此仇!

【眾】
悲痛的魂啊,切莫傷眾!
受辱的魂啊,寬恕包容!

【帖木兒】
柳兒,你是善,你是甘泉!
啟程再次並肩,手與手相牽!
柳兒向何處,我心明辨,
將跟隨,而後安息身邊,
黑夜再無白天。

【平】
啊,平生第一次,
死神見,不嗤笑發噱!

【彭】
老靈魂,內心頓時醒覺,
折磨難解!

【龐】
女子妙齡,香消玉殞,
巨石心中重擔沈。

【眾】
柳兒,你是善,求你赦免!
柳兒,你是甘泉,願你安眠!
忘卻世間,柳兒啊,你是詩篇!

將柳兒抬出,眾人皆走,
留下唯無名氏與杜蘭朵。

【無名氏】
召喚死亡的公主!
冷若冰霜的公主!
爾等神仙國度,悲劇無數,
命你走出,降臨塵土!
啊!卸下輕紗遮覆…
狠心之人,目睹再目睹,
鮮血最純潔,為你濺灑此處!

【杜】
大膽!外邦人!
我乃天女之尊,非凡人!
拘束不能,冰清不染塵!
君雖緊握,輕紗冰冷,
高踞枝頭是靈魂!

【無名氏】
高踞枝頭是靈魂!
咫尺卻此身,
我向前伸,燙熱手溫,
觸及鑲星鳳袍,流金翻滾,
而我得勝雙唇,壓制不離分!

【杜】切莫無禮!
【無名氏】殿下冰冷,只是虛言!

【杜】此身不許任何人!
【無名氏】許我一人!

【杜】
祖上凌遲受辱,斷不可,重蹈覆轍!

【無名氏】許我一人!

【杜】外邦人,此身勿碰觸,真褻瀆!
【無名氏】但以此吻,得永恆!

【杜】褻瀆!

熱情滾滾擁抱懷中,激吻!
震撼強烈,杜蘭朵忘卻自我,軟弱臥倒!

【杜】是何轉變於我魂?沈淪!

【無名氏】
花兒!我的花向晨光!
歸我花兒!吸取你芬芳!
百合柔軟乳房,貼近這胸膛!
感受你傾晃,無血色臥於銀裳!

【杜】君勝利,憑何以?
【無名氏】淚滴?

【杜】
旭日晨曦!晨曦!
杜蘭朵卻墜夕!

【近處和聲】
旭日晨曦!是光,生命!
公主殿下,萬物純一,
神聖不已!
何其美,所流淚滴!

【無名氏】
旭日晨曦!晨曦!
日升起,滋生情意!

【杜】
不許人見我…榮耀到盡頭!

【無名氏】
錯!開始正從頭!

【杜】羞慚也愧…
【無名氏】
奇蹟!光榮閃耀遍地,
初吻所著迷,初次淚滴!

【杜】
平生初吻…啊!落下淚滴…
外邦人,此處乍來當時記,
我心憂戚,不寒而慄,
為此苦痛所凌!
幾度見,人皆為我赴死去!
為我看不起。
獨你,我畏懼!
眼神透露著光,磊落俠氣!
眼神透露著信,堅決無疑!
如此我恨你,所以我愛你,
折磨撕裂,同樣兩股畏懼:
究竟將你征服,抑或征服於你…
啊!是我落敗矣…
落敗原因,與其歸咎試題,
不如說是熱情,從你到我降臨!



【無名氏】
歸我所屬!歸我!

【杜】
求仁得仁,盡知悉。
莫再求勝利,更偉大標的!
外邦人,遠離,帶走身分之謎!

【無名氏】
之謎?此身無謎!
殿下屬我矣!
撫摸觸及,則顫抖難禁…
以吻相親,則蒼白恐懼…
卻可以,若願意,
致命給我一擊!
喚何名,生命所繫,
不吝給予!
我乃卡拉夫,帖木兒之子!

【杜】名卻教我知悉!
【卡】榮耀在你懷裡!
【杜】聽!號角響起!
【卡】生命在你吻親!

【杜】來了,終於時辰!試題時分!
【卡】我無懼!
【杜】卡拉夫,與我同在子民前!
【卡】公主勝!

紫禁宮殿內,雕龍刻鳳樑柱下,
皇帝端坐中間,大臣與子民,紛紛向前!

【子民】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杜】
啟稟父皇至尊,
得知外邦人其名。
喚何名?愛情!!

【子民】
愛情!
旭日!生命!亙永!
愛情正是天地光!
微笑歌唱旭日中,
喜悅無限樂無窮!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全劇終】



【整齣歌劇有英文字幕】

( 休閒生活音樂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7speranze&aid=164666964

 回應文章

浮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7/08 23:38
謝謝好希望
許久不見了
這些精彩的視頻與文字
剛好可以讓我在疫期間
好好欣賞
好希望(7speranze) 於 2021-07-09 14:55 回覆:
疫情打亂生活秩序
南非這幾日警戒四級
每天萬人確診
鎮日在家 剛好可以聽聽寫寫
喜愛的興趣

吹起了自然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7/06 17:00

 好耳熟的 茉莉花

上網蒐 補了歌劇的劇情    一個字 愛   兩個字 熱情     一直是最 熱衷 的題材啊

好希望(7speranze) 於 2021-07-07 03:36 回覆:
BINGO 歷久不衰的主題!沒辦法,這位公主有嚴重的心理創傷,需要極大的溫暖力量,才能化解。

吹起了自然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7/05 13:12

 久違了  先問好  按推薦   再慢慢...   幾乎 沒看一場完整的歌劇ㄟ 

 這回考驗完整聆賞大劇囉

好希望(7speranze) 於 2021-07-06 02:57 回覆:
別來無恙!第一個影片,有沒有聽到熟悉的旋律啊!?

夏爾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7/05 11:27
看得好過癮,希望還有別齣,卡拉富稱為無名氏...其實是比較合乎劇情本意。
好希望(7speranze) 於 2021-07-06 02:56 回覆:
腦海裡不斷出現旋律音符,還有盛大場面的合唱,一定很過癮~~下齣歌劇,還沒想好 懷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