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普契尼:波希米亞人(下)
2020/05/22 16:51:33瀏覽911|回應1|推薦38


普契尼:波希米亞人(下)


又回到那間「空個」壁爐的房內,壁爐空著,巴黎何處非愁?大詩人與大畫家,埋頭苦幹,苦乏靈思。兩人互相調侃,笑著對方早已忘了情人。哈哈大笑的同時,心中隱隱生疼。是愛嗎?

【畫】馬車內?
【詩】
一對馬匹,服侍傭僕。嘻笑對我打招呼。
小穆啊,問她感覺何如?此心跳動還不?
若不,肯定埋入天鵝絨布!

【畫】高興聽見這齣。
【詩】虛偽!表面笑,暗地哭!
【畫】此心跳動還不?告訴你,我目睹...
【詩】小穆?
【畫】...咪咪!
【詩】見到了,那又何如?
【畫】馬車內,貴如皇后華服。
【詩】很好,無比滿足!
【畫】騙子!被愛束縛!

【詩】開始工作吧!
【畫】開始工作吧!

【詩】鋼筆這枝太惡劣...
【畫】畫筆這枝太使倔...

【詩】
喔!咪咪,你不再回歸!
往日何其美,小手細微,
頸如雪!咪咪啊,我的匆匆歲月。

【畫】
不知為何,畫筆若上色,若混合,
服從我願卻不可!
筆下天空或山河,
抑或暖春或嚴冬,總是出現這個:
深深雙眸,挑釁雙唇,驀然竟得,
穆颯塔臉龐這張,奇特!

【詩】
而你,粉紅小帽啊,離去時枕下藏匿,
明白昔日,所有歡喜!
歸來我心底,此心亡佚,
此心為何亡佚,消失情意!

【畫】
小穆這張臉頰,如何虛假!
趁她行樂當下,我這怯懦心思呼喚她,
等待裝傻!

【詩】幾點了?
【畫】晚餐時間...昨夜晚餐。
【詩】音樂家尚未歸來?



音樂家與哲學家帶著一袋東西入場。

【音】回來了。
【詩&畫】所以?
【哲】媲美雄辯家的佳餚:鯡魚。
【音】調味過。
【哲】晚餐就緒,快來餐桌。
【畫】滿漢全席啊!
【音】斟滿香檳加冰塊!(取帽盛水)
【詩】請問男爵,鮭魚或鱒魚?
【畫】請問伯爵,不如鸚鵡饒舌?
【音】感謝,在下減肥,晚上有舞會。
【詩】用完了嗎?
【哲】我趕時間,君王等候。
【畫】否有圈套伎倆?
【合】還有玄妙奇幻?
【哲】君王邀我入閣。
【合】太棒了!
【哲】見過首相基佐。
【音】給我高腳杯。
【畫】給!你飲用,我朵頤。
【音】諸位大人,許我離席。

【詩】夠了!
【畫】累了!
【哲】無能捏造!
【畫】無聊透頂!
【哲】杯子給我。
【音】但我擋不住,浪漫的表達。
【眾】別裝了!

【音】還是來場即興舞曲?
【眾】好!
【音】就用人聲伴奏。
【哲】清空場地。嘉禾舞?
【畫】圓舞曲?
【詩】孔雀舞?
【音】方丹哥?
【哲】不如方陣舞!
【詩】女伴的手要牽好。
【哲】我來數拍子。
【音】啦~啦~啦~
【詩】可愛的姑娘!(向畫家)
【畫】請尊重淑女形象!(向詩人)
【哲】平衡!
【音】先來段迴旋。
【音】愚蠢!笨蛋!
【哲】是你挑釁在先。(拔劍動作)
【音】決戰就緒!見血封喉!(拔劍預備)
【哲】今日決定生死!
【音】擔架準備為你抬!(揮劍)
【哲】墳墓棺材為你開!(揮劍)
【詩&畫】歌舞圓轉如意,刀劍交戰鋒芒!

一邊詩人與畫家跳起舞,一邊哲學家與音樂家比試身手!
氣氛熱鬧之際,穆颯塔匆忙闖入。

【畫】穆颯塔!
【穆】咪咪隨我來,她病了。
【畫】在哪裡?
【穆】沒有力氣爬上樓梯...

魯道夫奔出門外將咪咪抱上來,放置床上。
【音】將床位靠近些。
【詩】這裡。有喝的嗎?
【咪】魯道夫?
【詩】別說話,快休息。
【咪】大詩人與我同在,願意嗎?
【詩】啊!咪咪!永遠同在,當然願意。

【穆】
聽聞咪咪,逃出子爵身旁,奄奄一息。
人在哪裡,在哪裡?找啊找尋...
瞥見其身影,蜷縮街巷裡。
對我云:不多時,將死去,
寧願死在他懷裡,等我歸來又或許...

【咪】感覺好多了。

【穆】...小穆帶我走,好嗎?

【咪】
四周讓我看看,往事歷歷。多麼美麗!
我將復原,將復原...倍感生命活力!
而你,再也不分離!

【詩】
仁慈慷慨的雙唇,再次對我言語。

【穆】屋內有什麼東西?
【畫】家徒四壁...
【穆】沒有咖啡,沒有酒?
【畫】家徒四壁...徒留悲戚...
【音】半個小時只能撐下去...

【咪】
一股冰涼意...希望有手套...
這雙冰冷小手,何時再能暖和?

【詩】
用我的手,將你暖和!
別再言語。說話傷神太用力。

【咪】
只是一點風寒,早已習慣。
早安!大畫家、音樂家、哲學家,早安!
眾人都在這兒,向咪咪微笑施展!

【詩】別再言語...

【咪】
聽我慢慢說。不要怕。
馬切羅聽我說:穆颯塔真是好女孩。

【畫】(握緊穆颯塔)
我知道,我知道...

【穆】(摘下耳環給馬切羅)
給你,典當快去,帶回香甜酒,
還有醫生,快去。

【詩】躺下休息。
【咪】行影不離?
【詩】不離!不離!

【穆】
聽著。最後請求又或許,
可憐咪咪!手套,我找尋,
一起出去。(退)

【畫】你心地真好。(退)

【哲】
聽著,你這老舊大衣。
我留原地,而你飛上天去!
萬分感激。破損不堪卻不棄,
不曾向權貴,卑躬屈膝!
慷慨仁慈的你,盡力覆披,
哲學沈思,深情詩意!
昔日歡笑將飛逝,就要別離,
知己啊,今日要別離!



拾起披風大衣準備典當,對音樂家呼喚。

蕭納,成人之美當此舉,
若我等先行,留他二人相依。(退)

【音】
大哲學家,說得不錯。我來一起。(退)

【咪】
是否都遠離?
我假裝睡去,只為與你相依。
雖有千言萬語,再說我願意,
不如只這句:誠如大海這份情,
深厚不見底,浩瀚無垠...
最愛是你,生死之間唯你佔據...





【詩】啊,咪咪!我美麗的咪咪!
【咪】現在還美麗?
【詩】美麗如晨曦!
【咪】
這次用錯對比。
該說:美麗如墜夕!
人們喚我咪咪,
為什麼呢?我不懂。

【詩】燕子歸巢而啼。

魯道夫將粉紅小帽給咪咪戴著。

【咪】
我的帽子,我的帽子。
啊,還記得嗎?在此初次相見?

【詩】當然記得。
【咪】燭光滅。
【詩】而你驚慌失措,鑰匙遺落...
【咪】而你彎下身來,尋覓四周...
【詩】尋覓啊尋覓...
【咪】
大詩人啊,現在對你直說,
那時你眼明手快,鑰匙已收。
【詩】是我使命運,順水推舟!
【咪】
黑暗中臉頰泛紅,當時不見我。
「多麼冰冷的小手!讓我好好暖和。」
漆黑四周,你將小手牢牢緊握...(咳嗽)

【詩】上帝啊,咪咪!(音樂家進入)

【音】怎麼了?
【咪】沒事。我很好。
【詩】別說。拜託別再說。
【咪】好的,原諒我...如今好多...

眾人進入。

【穆】睡了嗎?
【詩】休息中。
【穆】
見過醫生。他在路上。
請他加快。香甜酒送來了。

【咪】誰在說話?
【穆】是我,穆颯塔。(帶回手套穿上)
【咪】
多麼漂亮又柔軟的手!
這雙不再了,不再紫青,
溫暖能回歸。(向魯道夫)
剛才是你暖和的嗎?

【穆】是的。
【咪】
你啊,揮霍無度。謝了,實在太昂貴!
為何淚?沒事了。為何淚?
心愛的,過來身邊...永遠依偎。
這雙手,弄暖和,我先去睡...

【詩】醫生怎麼說?
【畫】已經在路上。

【穆】(祈禱)
聖母求您大慈大悲!
救救可憐兒,不該殞毀。
(向馬切羅)
這裡需要擋風,燭火搖搖欲墜!
(再度祈禱)
這樣對。健康必須回歸。
聖母啊,知道自己不值得贖罪,
咪咪不同,她是天使,來自上天。

【詩】還有希望!真的覺得救不回?
【穆】相信救得回。

音樂家蕭納走近床邊,搖頭歎氣。

【音】(輕聲細語向畫家)走了...

【哲】錢都湊齊,穆颯塔...咪咪如何?

【詩】
瞧,沈睡如此祥和...(眾人表情有異)
想說什麼?反反覆覆很正常啊...
什麼表情?

【畫】要堅強!

衝向床邊,哀慟...呼喊...

【詩】咪咪!咪咪!






【全劇終】

春去冬來,四季如斯;人間悲歡,亦復如是。春天,愈珍惜仍舊逝去,捨不得的終究要捨,但得失之間,命耶,運耶?冬天,愈不珍惜仍舊逝去,放不下的終究要放,但得失之間,命耶,運耶?

一滴滴不能思考的水珠,以最美麗的容顏滑落,隨風飄著,落下身不由己的足跡。詩人的孤獨是它寬容的恩賜。希望,成了詩人最莊嚴的犧牲祭品。葉落雪飛,而樹坐立依舊,只是誰能頂替它的孤獨?詩人,屋內。

追往事、空慘愁顏。
漏箭移、稍覺輕寒。漸嗚咽、畫角數聲殘。
對閒窗畔,停燈向曉,抱影無眠。
(柳永:戚氏)


( 創作詩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7speranze&aid=136461460

 回應文章

吹起了自然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23 11:12

詩情樂美   先賞上中下 旁白   來不急看劇

愛情是會燃燒的爐  太會燃燒的爐    先燒第一幕   最後殆灰燼   

玫瑰酒甜美   熱火如鍊      哈  這樣 愛情  可能 不枉一遭

好希望(7speranze) 於 2020-05-23 16:29 回覆:

全部燒光光,充當燃料的能量,這麼慷慨大方,揮霍無度!哈哈~~這是劇中大詩人的浪漫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