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普契尼:波希米亞人(中)
2020/05/22 02:39:15瀏覽826|回應1|推薦33

普契尼:波希米亞人(中)

最後一道囪煙裊裊升起,火爐不空,巴黎無愁須解。寒冬嚴嚴,走過左岸拉丁大街,不會思考的水珠一片片,留下美麗之間,路人卻不珍惜身後美麗的容顏。

當年少日,暮宴朝歡。
況有狂朋怪侶,遇當歌對酒競留連。
別來訊景如梭,舊遊似夢,煙水程何限…

巴黎拉丁區,聖誕夜傍晚時分,攤販林立,人潮如織。



【攤販】
橘子、棗子!剛出爐的烤栗子!
十字麵包、小玩意兒!餅乾、糖果…
給小姐的鮮花…酥脆派淋上鮮奶油…
黃雀、夜鶯!棗子、鮮魚!
椰奶、裙子、蘿蔔!

【人群】
洶湧人潮!沸騰喧囂!
緊靠身旁,一起跑!麗莎!艾瑪!
借過。艾瑪,我在呼喚!
還要轉彎...我們走馬扎大道,
快要不能呼吸!瞧,咖啡館快到了。
光輝炫目的珠寶,美麗動人的雙眸!
今晚人潮太危險!最好昔日時光!
自由萬歲!

【咖啡館內】
走吧!服務生,這裡,快!用跑的!
來這兒,我這桌!啤酒,來一杯!
香草口味。乳酒!然後呢?快送來!
快上飲料!咖啡!快...這桌...

【音】D音走調。號角喇叭賣多少?
【哲】多少折皺頁角...
【詩】走吧!
【咪】去女帽店?
【哲】這本廉價卻好...
【詩】手給我,別跟丟。
【咪】靠緊不跟丟。
【合】一起走!

【畫】
大吼大叫,不吐不快!
試問歡喜女孩,誰要一點愛?

【攤】棗子!鮭魚!杜爾來的李子!

【畫】
我倆來做交易:
處男真心,賣你一分錢。

【音】
推擠之間奔跑去,
行客匆匆,個個歡天喜地,
逕向狂喜,慾望恣意!

【攤】小玩意兒...女性胸針...

【哲】罕見孤本,盧恩文文法!
【音】誠實的男人....
【畫】用餐吧!
【哲&音】大詩人呢?
【畫】女帽店。

【詩】快來,死黨等著呢!
【咪】覺得這頂女帽如何?

【攤】
酥脆派淋上鮮奶油...椰奶!
十字麵包...酥脆派淋上鮮奶油...

【咖啡館內】
服務生,來一杯!快送來!
這桌...乳酒...

【詩】適合你深色肌膚。
【咪】珊瑚項鍊真漂亮。(頻頻回首)

【詩】
富翁叔叔我有的!上帝若安排得好,
項鍊再貴的給你買一條。

【眾多學子】啊!啊!啊!

【巴黎市民】
跟著人潮,女孩們,注意了!
人潮洶湧,沸騰喧囂!走馬扎大道。
快要不能呼吸,快走!
摩慕咖啡就在眼前!快去摩慕!走!

【攤】
十字麵包、小玩意兒!
給小姐的鮮花…酥脆派淋上鮮奶油…
黃雀、夜鶯!棗子、鮮魚!蘿蔔!

【詩】看什麼呢?
【咪】你嫉妒嗎?
【詩】人若太高興,就會疑神疑鬼。
【咪】你快樂嗎?
【詩】當然快樂。
【詩】你快樂嗎?
【咪】當然快樂。

【哲】古羅馬詩人賀瑞斯,不喜平民混雜。
【音】狼吞虎嚥時,希望能填得更滿。
【畫】我想來份大餐!
【畫】盡量快點!
【音】份量要大!

【學子】走,去摩慕咖啡!-快去,快去!
【音畫哲】盡量快點!
【玩具攤販】各式各樣的玩具,來了!

【詩】兩個座位。
【哲】終於來了。

終於會面,紛紛抵達咖啡廳。

【詩】
這位咪咪,快樂鮮花真是。
今晚相聚有她,相伴則不缺興致。
因為...因為我是詩人,她是詩。
我的腦海湧現靈思,她的手中鮮花編織。
靈魂難分彼此,情意綻放之時。
【畫】十分罕見的繆思!

【哲】值得入席。(拉丁文)
【音】入席必須。(拉丁文)
【哲】僅此一席。(拉丁文)

【玩具攤販】各式各樣的玩具,來了!

【所有孩童】
攤販哥哥!攤販哥哥!攤販哥哥!
來了,來了,滿簇鮮花其推車!
我要號角!騎士!大鼓!手鼓!大砲!
我要長鞭!軍隊喇叭!

【哲】蒜味香腸!
【音】燻烤鹿肉!
【畫】肥碩火雞!
【音】萊茵醇酒!
【哲】進餐淡酒!
【音】去殼龍蝦!

【眾多母親】
一群死小孩,在這兒做什麼?
回家!睡覺!幾個耳光才學乖?
一群死小孩,回家!睡覺!

【詩】咪咪,要點什麼?
【咪】卡斯達奶油糕。
【音】深感榮幸,有女陪伴!

【所有孩童】
我要號角!騎士!大鼓!手鼓!大砲!
我要長鞭!軍隊喇叭!(漸漸遠去)

【畫】
咪咪,快說說,大詩人送了
什麼禮物奇特?

【咪】
一頂繡花的粉紅女帽!
適合我這深膚色。
長久盼望,念頭無數個,
隱藏這份心思,他是讀者。
心底秘密若能測,情意懂得。
他就是,這位讀者!

【音】可謂專家教授!
【哲】豐富學歷,押韻詞句非新手。
【音】表達意境,高遠深厚!
【畫】
烏托邦的虛情盛世啊!
相信不假,希望寄託,只有美麗!

【詩】
朋友啊,告訴世間何謂愛,
就是最神聖的詩!

【咪】
這比蜂蜜更甜蜜!

【畫】(聽見穆颯塔的聲音)
味蕾因人而異,
不是蜂蜜,就是膽汁!

【咪】上帝啊,可能冒犯畫家。
【詩】咪咪啊,他只是在抱怨。
-歡喜舉杯!乾!-這杯酒來!乾!
【合】趕走憂思。舉杯!



【畫】(望見穆颯塔大笑入內)
我這杯有毒!

【合】穆颯塔!
【畫】就是她!

【眾女】
就是她!就是她!穆颯塔!
可畏!這身服飾真奇葩!

光鮮亮麗一身打扮,
尾隨其後則是白髮蒼蒼的政務大官。

【政】
跑來跑去像小廝,不不不,這可不行。

【穆】盧盧,你過來。
【政】快忍受不了。
【穆】盧盧,你過來。

【音】老傢伙揮汗如雨...
【政】什麼?外面?這裡?
【穆】坐好,盧盧。
【政】這個小名,拜託,私下對你才說。
【穆】別像藍鬍子!
【哲】戴著虛偽的假面孔。
【畫】陪伴聖潔的蘇姍納。
【咪】但她打扮出色!
【詩】裸體的天使!
【咪】你們認識?

【畫】
問我就對了,聽我道來。
穆颯塔是名,誘惑是姓。
熟練翻轉,猶如風中落葉,不時移情別戀。
還如貓頭鷹,伺機捕抓獵物。
最愛是心,活活吞食。
所以直到現在,這顆心還是空的。

【穆】
馬切羅在這兒,看見我了...
可恨懦夫竟不敢,正眼直視!
蕭納哈哈大笑!這群人,令人氣憤!
教我真有辦法,拔下這臉皮!
這隻老鵜鶘在此,無法脫身。
服務生!

【畫】給我那盤燉肉,謝謝。
【穆】服務生,這盤骯髒惡臭。(丟盤子)

【政】穆颯塔,安靜,安靜!
【穆】還不敢看我?
【政】穆颯塔,安靜,安靜!
【穆】還不敢看我?
【政】到底對誰說話?
【穆】我要毆打他,毆打他!
【政】到底對誰說話?
【穆】對服務生。別掃興。

【哲】這雞肉是首詩。
【音】這杯酒是佳釀。

【穆】只要喜歡,放手去做!
【政】降低音量,拜託!
【穆】只要喜歡,放手去做!
【政】降低音量,拜託!
【穆】別掃興!

【觀眾】
瞧瞧,看你瞧見什麼?
看啊,穆颯塔女神!
陪伴老先生,講話慢吞吞,
哈哈哈!

【穆】這木乃伊,使他妒忌?
【政】行禮如儀,地位德行!
【穆】教他折服,看我魅力!
【音】精采絕倫,這齣喜劇。

【穆】竟然對我,視若無睹?
【政】你沒見到,我在點餐?
【音】精采絕倫,這齣喜劇。
【哲】精采絕倫!

【詩】如此對待,絕不寬貸!(向咪咪)
【音】如此說來,指桑罵槐!(向畫家)
【咪】你我深情,何須寬貸?(向詩人)
【哲】裝聾作啞,暗自深愛。(向畫家)

【穆】心如鐵搥,敲打厲害!(向畫家)
【政】放低音量,不要胡來。(向小穆)

【穆】
當我獨自,走過大街,
停下眾人,驚鴻一瞥!
打算衡量,此身特別,
從頭到腳,必須領略!

-(畫)椅子牢牢綁住我。
-(政)眾人紛紛說什麼?

眸中幾分幻想,我要仔細咀嚼,
流露多少慾望,姿色神秘不可解。
眾人亟欲染指,奇妙渴望感覺,
興奮使我,最是喜悅!



【政】這首下流低賤,太惡劣!

【穆】
往事想起,掙扎抗拒,
從我身邊,還想逃逸?
你明知不可說,痛苦萬分焦慮,
不如死去!

【政】眾人紛紛說什麼?

【咪】
這女可憐,肯定情不自禁,
深深愛上馬切羅!

【詩】馬切羅曾經愛過...
【音】大畫家招架不住...
【詩】...卻被拋棄....
【哲】誰知生命會如何?
【詩】...而女子另尋新歡...
【音】誘餌對獵人與獵物,同樣甜美!
【哲】諸神啊,願我永不落如此陷阱。
【穆】馬切羅在呻吟,已被征服!
【政】放低音量,別說。
【咪】可憐女孩,令人心疼。
【哲】她很美,可我不瞎。
【咪】情意深深。(向大詩人)

【音】(向哲學家)
勇敢無懼的人兒,就要屈服;
精采絕倫,喜劇這齣。
大畫家招架不住。
若對你這般談吐,美麗尤物,
醜陋哲學恐怕都丟出,送還別西卜!

【詩】
咪咪,愛情太軟弱,倘若所受屈辱,
不能還擊報復。愛一旦滅了,再難回復。

【咪】
教我心疼那人,快樂從此免除。
愛情不夠慷慨,就會悲傷痛苦。

【哲】
而我知足,煙管在手,希臘文能讀。
她很美,教我瞎眼卻不。

【政】
注意形象!別說,別說!

【穆】
你明知不可說,痛苦萬分焦慮,
不如死去!
只要喜歡,放手去做!
你這百般無趣的蠢豬,蠢豬!
老禿驢,現在須趕走。

喔!(大聲裝痛)

【政】怎麼了?
【穆】好痛,好痛!
【政】哪裡痛?
【穆】腳底!

【畫】
我的青春啊,你還沒死透,
往日多少情懷,仍活!
倘若來敲門,心門必開讓你走!

【穆】(向政)
鬆綁,解脫!敲碎,打破!
此事拜託,有間鞋店在左右。
用跑的快去,一雙新的送給我!
啊,這雙太緊繃,弄疼腳指頭!
放下,解脫....快去...拜託!

【咪】對大畫家,芳心所屬。
【詩】精采絕倫,喜劇這齣。

【政】
荒唐愚蠢!人們怎麼說?
身分地位啊!是否全剝奪?
穆颯塔,這就去,等我!(退)

【哲&音】精采絕倫,喜劇這齣。

【穆】馬切羅!
【畫】海魔女!(倆人擁抱)

【音】結局!!
【合】結帳!!

【音】這麼快?
【哲】誰要的帳單?
【音】我看看。
【詩】天文數字!
【合】阮囊羞澀!

玩具攤販從遠而近,軍隊鼓聲越來越明顯。

【音】各位兄弟?
【畫】坐困愁城。

【孩】撤退!

【畫】沒錢...
【音】怎麼?
【孩】撤退!

【詩】我只有三十碎蘇。
【合】什麼,沒有更多?
【音】我的金匣呢?

【孩】大軍朝這方向來了。
【穆】帳單給我!

【孩】大軍朝這方向來了。
【學】是那個方向。
【孩】大軍朝這方向來了。
【學】大軍朝那方向來了。。

【穆】就這樣!

【攤】讓道,讓道!
【孩】我還要聽,我還要看!

【穆】
快把兩份帳單結算,
剛才那位先生,會付清。

【母親】小麗莎,別說話!小東尼,快住手!
【女孩】媽媽,我還要看!爸爸,我還要聽!
【四人合】那位先生,會付清。

【男孩】我要看撤退!
【母親】別說話!快住手!
【學】大軍朝這方向來了。
【民】大軍朝那方向來了。
【孩】大軍來臨,一起加入!

【四人合】那位先生,會付清。
【穆】這個座位,將見我的問候。

將帳單放置座位。

【四人合】這個座位,將見我的問候。
【孩】來了,大軍抵達了。
【畫】聯合撤退。
【眾】整整齊齊!
【哲】別讓老笨驢看見,我們光榮撤退。
【詩】聯合撤退!
【四人合】混雜人群中!

【民】
鼓手少校就是這位!比古戰士更光榮!
鼓手少校!

【合】快撤退!

【民】
地雷工兵,地雷工兵,萬歲!
鼓手少校就是這位!將軍這般威風!
開始撤退!他來了,瀟灑的鼓手少校!
金黃色的敲鼓棒,閃閃發亮!
瞧,走過身旁,對我望!

【四人合】
穆颯塔萬歲!戲弄之心!
輝煌榮耀,輝煌榮耀,盡屬拉丁大街!

【合】
金黃色的敲鼓棒,閃閃發亮!
全法藍西最瀟灑的男人!
瞧,走過身旁,對我望!

穆颯塔只穿一隻鞋,被大畫家與哲學家扛起,
跟隨人群洶湧腳步,不斷撤退,直到無影無蹤。
政務大臣趕回,氣喘噓噓,跌落椅上,
除了帳單,心思空蕩蕩,只有茫然。



【第二幕落】

淒然,望江關...
當時宋玉悲感,向此臨水與登山。
遠道迢遞,行人悽楚,倦聽隴水潺湲。
正蟬吟敗葉,蛩響衰草,相應喧喧。

兩個月後,嚴冬正寒,破曉時分,城門關隘。
掃雪人渾身發抖,向守城軍官示意。

【掃】
喂!守城軍官!我們是讓蒂伊的掃雪人!
大雪紛飛!拜託,盡快開門!

【官】來了。

附近酒館客棧傳來聲音。

【客棧聲音】
有人在杯中找到歡樂,
有人在唇上找到激情!

【穆】
啊,杯中有歡樂,唇上有愛情!

【客棧聲音】
跟拍拉拉拉。夏娃與挪亞!

【官】賣牛奶的女孩來了。

【女】早安。

【村婦】
奶油與乳酪!雞蛋與雞肉!
你要走哪條路?要去聖米開啊?
好,晚點見,正午時分。

一聲咳嗽,走入咪咪,向軍官問路。

【咪】
對不起,請問這是畫家工作的客棧,
在哪裡?

-在那裡。-謝謝。

咪咪找到客棧,望見有人走出來,揮手示意。

【咪】
姑娘你好,拜託幫我找,畫家馬切羅。
急著見他,拜託輕聲傳話,就說咪咪等他。

【軍官】嘿,籃子裝什麼?
【士兵】空的。
【軍官】讓他過去。

大畫家驚訝望見咪咪。

【畫】咪咪?
【咪】一直希望能找到你。

【畫】
沒錯,主人邀請來此處作客,
一月有餘。小穆教客人唱歌,
而我畫畫,門口這尊武士。
外面冷,進來吧!

【咪】魯道夫在此處?
【畫】在此處。
【咪】那我不行進入。
【畫】為何不?
【咪】大畫家你心腸好,幫幫我。
【畫】怎麼了?

【咪】
魯道夫愛我,竟將我丟下,
使勁與嫉妒打架。
一步伐、一轉念、一句話、一朵花,
令他懷疑真假!
然後氣到爆炸!
有時候,我假裝睡下,
感覺夢中有人暗地觀察。
總是對我怒罵:是你太差,
相愛找別人,是你太差!
我知道,是憤怒在說話,
馬切羅告訴我,如何回應他?

【畫】
倆人如此,結伴不易。

【咪】
你說得對。該是分離。
幫助我們,給我助力!
一試再試,終究無益。

【畫】
我對小穆隨意,小穆對我無異;
相愛倆人充滿欣喜。
微笑綻放的歌曲,
愛情長久的花語!

【咪】
你說得對,該是分離。
這次援助,請求盡力。

【畫】
好的,我去把他喚醒。

【咪】還在睡?

【畫】
黎明前一小時前闖進來,
長椅上躺平睡去。看看他....
(咪咪咳嗽)
咳得厲害!

【咪】
昨天開始,骨頭疼到腐爛。
昨夜溜進見我便說,從此了斷!
天剛破曉便出來,不料此處卻見。

【畫】醒了...起身...尋我而來...
【咪】最好不知我來...
【畫】咪咪你先回去,此地無須徘徊。

咪咪躲在屋旁。

【詩】
馬切羅!終於可以,無人傾聽;
我想離開咪咪!

【畫】
如此善變心意?

【詩】
曾經相信,此心死透,
蔚藍雙眸,將之復活,
如今秋波,瘋狂令我!

【畫】
確實有意,死亡復活?

【詩】
永生復活!

【畫】
你要改變自己!
瘋狂啊,愛情倘若太悲戚,
萃取精華以淚滴!
綻放火花若無笑意,
愛情缺乏活力!
你是否妒忌?

【詩】些許...

【畫】
你這牛脾氣、神經病、偏見狂、
絮聒不停、頑固不講理!

【咪】
動怒將生氣!實我不幸!

【詩】
咪咪四處調情,逢場作戲!
風流子爵稍露仰慕心意,
隨即展露大腿,勾引言語。

【畫】
非得點醒?是你自欺!

【詩】
也罷!我非自欺,非自欺!
只是無益,此事折磨,隱瞞終究無益!
我愛咪咪,舉世不能比擬!
愈愛她,愈是恐懼!咪咪染疾...
每況愈下。不幸女孩,注定回天乏力。

【畫】咪咪?
【咪】究竟何意?

【詩】
咳嗽恐怖,折騰脆弱肺部,
蒼白臉頰,紅潤血跡處處。

【畫】可憐的咪咪!
【咪】要死了?唉呀!

【詩】
房間骯髒凌亂...
火已不燃...吹入晚風傍晚,
淒淒慘慘、慘慘澹澹。
歌唱她卻微笑,此心更遺憾,
我乃癥結,是她致命憂患!

【畫】如何能安?
【咪】生命啊,結束了,死亡這般...

【詩】
咪咪是朵溫室花,逐漸凋零窮困下;
生命瀕危不由他,只有愛情終匱乏。

【畫】
可憐人兒...可憐咪咪...可憐咪咪!

偷聽的咪咪不禁啜泣...

【詩】咪咪,竟在此處,傾聽全部?
【畫】早就在此處,傾聽全部。

【詩】
是我緊張兮兮,發怒毫無道理!
快進來,溫暖屋裡!

【咪】不,我會熱到窒息!
【詩】啊,咪咪!

遠處傳來穆颯塔的歌聲。

【畫】
穆颯塔的笑,跟誰在笑?
賣弄風騷,讓我過去調教。(退)

【咪】永別了!
【詩】為何道別離?

【咪】
歸向昔日的歡喜,
當時你未說情意!
空巢獨自歸去,
再次編織,花朵無香氣。
永別從此去,怨恨卻無須!
聽我說,收拾殘餘小物品,
金黃小手鐲,放置抽屜,
還有小本子,對天常祈。
收拾整理放一起,我會派人去取...
等等,枕下粉紅小帽有一頂,
留下若願意,這段愛情所珍惜!
永別從此去,怨恨卻無須!





【詩】
終點到如今,心愛的要分離!

【詩】永別了,情夢場場於往昔。
【咪】永別了,甦醒同時見晨曦。
【詩】永別了,浮生若夢終清醒。
【咪】永別了,瘋狂嫉妒與猜疑。
【詩】只要一笑,烏雲即能抹去!
【咪】永別了,嫉妒猜疑!

【詩】一個吻...
【咪】萬般苦恨...
【詩】我如真詩人,押韻以吻!
【合】各自分,寒冬來時生命沈!
【咪】各自分!
【合】歸來春天,旭日為伴。
【咪】旭日為伴不離分!

馬切羅與小穆歸來,魯道夫與咪咪分離。

【畫】(向小穆)
做什麼,說什麼?
火爐旁,那人卿卿我我。

【穆】
說什麼,說什麼?

【咪】春歸四月,無人孤單。
【詩】玫瑰水蓮,訴說這般。
【咪】飛出鳥巢,啼聲宛轉。
【合】歸來春天,旭日為伴。

【畫】闖入門內,見你含羞!
【穆】那人問我,賞舞可否?
【畫】徒勞無益,淫蕩風流!
【穆】臉紅回應,歌舞不休!
【畫】詞句流露,慾水橫流!
【穆】我心渴望,完全自由!
【畫】教你明白,代價何求!

【穆】
歌唱與你何干?哭喊與你何干?
尚未結褵於聖殿!
【畫】
別讓我抓到你偷情!注意了,
綠帽下,角還長得不夠多!
【穆】
實在討厭,情侶裝得像夫妻!

【詩&咪】
噴泉潺潺,晚風微微,
最能將傷痛治癒!

【畫】
不能忍受,年輕敵手恥笑。
愛慕虛榮,戲弄調教。要走了嗎?
感謝你,我才不會窮途潦倒。

【穆】
高興相好就與誰相好!你不被嘲笑?
高興相好就與誰相好!各走陽關道。

【畫&穆】走好!

【詩&咪】
或許等候,春歸來到?

【穆】永別了,歡喜說道。
【畫】再也不受差遣號召!

【穆】你這三流畫家!
【畫】毒蛇!
【穆】蟾蜍!
【畫】女巫!

【咪】此身許你,纏綿生死。
【合】繁花盛開,分手不遲。
【咪】但願寒冬,從不消逝。
【合】繁花盛開,分手不遲。







【第三幕落】

風露漸變,悄悄至更闌。
長天淨,絳河清淺,皓月嬋娟。
思綿綿。夜永對景,那堪屈指,暗想從前。
未名未祿,綺陌紅樓,往往經歲遷延...
別來迅景如梭,舊遊似夢,煙水程何限?


( 創作詩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7speranze&aid=136389859

 回應文章

夏爾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22 12:42
詩句太優美了,猶如真正聽到音樂了,難得,等待是值得的。
好希望(7speranze) 於 2020-05-22 16:56 回覆:
這次的寫法順序有點亂。先寫第一幕,次寫最終幕最終景,再回過頭來寫第三幕,再寫第二幕,最後才寫第四幕第一景。這樣...終於寫完了!不用等太久。但是,歌劇這塊,暫時我也要停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