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普契尼:波希米亞人(上)
2020/05/15 02:07:52瀏覽1110|回應2|推薦42


普契尼:波希米亞人 (1)
Puccini: La Bohème

-------------------------------
出場人物介紹:

魯道夫 Rudolfo 詩人 【詩】
咪咪 Mimì 裁縫女工 【咪】
馬切羅 Marcello 畫家 【畫】
穆颯塔 Musetta 歌手 【穆】
蕭納 Schaunard 音樂家 【音】
科林 Collin 哲學家 【哲】
貝諾瓦 Benoît 房東 【房】
阿欽多羅 Alcindoro 政務委員 【政】

-------------------------------
愛情是會燃燒的爐,太會燃燒的爐。(大詩人)

一片片僵硬到不能思考的水珠,以最美麗的容顏告別世間,落下身不由己的足跡。樹,唯一的孤獨是它寬容的恩賜。葉,成了樹最莊嚴的犧牲祭品。葉落雪飛,而樹坐立依舊,只是誰能頂替它的孤獨?巴黎,窗外。

灰濛天空下裊裊升起的囪煙,解了巴黎的愁。有煙的地方不愁嚴冬。煙要感謝壁爐,壁爐要感謝火,火要感謝誰?詩人望著窗外,無數囪煙解了巴黎的愁,再看看室內:桌子與床各一張、椅子四把、壁爐空個,再無餘物。空個?空著一個不會燃燒的壁爐,沒有火、沒有煙,只有愁。

晚秋天,一霎微雨灑庭軒。
檻菊蕭疏,井梧零亂,惹殘煙。
淒然,望江關,飛雲黯淡夕陽閑。

正是耶誕夜。
-------------------------------
全劇有英文字幕


-------------------------------
【畫】
這幅紅海,把我凍僵,
滴滴雨珠,灑落頭上,
此仇必報,溺斃法老!
(轉頭向詩人)忙什麼呢?

【詩】
放眼巴黎,灰濛天下,
囪頂冒煙,千萬人家。
(指向空空火爐)
思及火爐這座,騙人不吐骨頭,
什麼也不做,老爺般快活!

【畫】未得柴薪已許久,無可奈何。
【詩】大雪覆蓋那樹林,蠢到沒輒?

【畫】
魯道夫,告訴你深奧念頭:
我冷得像狗!
【詩】
馬切羅,告訴你毫不保留,
我相信,額頭沒有汗水流!
【畫】
凍僵十隻手指,殉情到如今,
深陷高山極冰,穆颯塔的心。

【詩】愛情是會燃燒的爐,太會燃燒的爐。
【畫】太快了!
【詩】男人是柴薪...
【畫】女人是支架...
【詩】瞬間煙飛灰滅...
【畫】而她觀看在旁...
【詩】凍死此處我倆先...
【畫】饑寒交迫生死間...
【詩】需要一把火!
【畫】等等....犧牲椅子這把!
【詩】找到了!(手持稿紙阻止畫家)
【畫】找著了?
【詩】對!靈光一閃腦袋瓜,點燃思緒火花!
【畫】燒掉這幅紅海?
【詩】
錯!油畫燒了太惡臭!
不如燒我的劇本,激昂劇情能取暖!
【畫】日後或許再讀?我好冷!

【詩】
不!紙本燃盡都成灰,
其精神,青天如願返回。
但損失巨大,時代為最,
羅馬岌岌可危!

【畫】偉大心靈!
【詩】為你燒第一幕。
【畫】這兒!
【詩】撕去了。
【畫】點著了。
【合】歡喜微笑的火花!



走入哲學家柯林,桌上丟下厚厚書籍。

【哲】
天啟現象在眼前,
徵兆種種正浮現;
耶穌誕生前夕夜,
不做典當抵押錢。
(望見火花)有火焰!

【詩】別出聲!戲劇華麗轉身...
【畫】投入火...
【哲】明亮不斷閃爍....
【詩】活過...
【哲】瞬間消逝...
【詩】簡潔才有價值。
【哲】大詩人,給我椅子。
【畫】中場休息,沈悶折磨死。
【詩】燒第二幕。
【畫】別囉唆。

紙張從劇本撕下,丟入火爐;
瞬間發亮,溫暖暗房。

【哲】深奧的哲思!
【畫】完美的色彩!
【詩】
藍色火焰,逐漸微弱;
熱烈愛戀,情景消磨。

【哲】頁面如今燃燒。
【畫】愛吻昔日嘴角。
【詩】三幕同時能最好!

將殘餘篇幅全部丟入。

【畫】上帝啊,火焰即將殆盡....
【哲】徒勞啊,戲劇脆弱無比....
【畫】劈啪作響,捲起殘缺,盡滅....
【合】去吧,詩人同訣別!

眾人哀悼。突然門開,
走進侍從,帶來許多物品。

【詩】柴薪!
【畫】雪茄!
【哲】葡萄酒!
【詩】柴薪!
【畫】葡萄酒!
【和】帶來饗宴,命運安排!

響起勝利欣喜的號角,走入音樂家蕭納,
揮手灑落銅板於桌上、地上。

【音】法藍西銀行,因你而破產!
【哲】撿起來,撿起來。(撿銅板)
【畫】鑄錫的銅板!
【音】是聾了,還是瞎了?看眼前此人是誰?
【詩】(彎身)
飛利浦・路易士,
向君王,禮意致!
【和】(大笑)
飛利浦・路易士,
任我驅使!

【音】
聽我說來,這金子,
這銀子,都有故事....

【詩】烤暖爐子!
【哲】快要凍死!
【音】英國有爵士...紳士...尋找音師....
【畫】快來餐桌擺盤子!
【音】而我,奔馳....
【詩】火柴呢?
【哲&畫】這裡!那裡!
【音】...毛遂自薦而受聘,然後問之....
【哲】冷掉的烤肉...
【畫】甜美的酥餅...
【音】
...何時開始?回答那紳士,
現在就開始,瞧那隻!
樓上鸚鵡對我指,然後這言詞:
不斷彈奏,直到它死!

【詩】閃耀電光,廳堂輝煌!
【畫】擺上蠟燭。

【音】
過程大致如此:
不斷彈奏長達三日,
魅力四射,憑我神采英姿,
迷倒女僕,喚她行使,
加料西洋芹,充當鳥食。
於是,鸚鵡開翅,
鸚鵡張嘴而食,
還如蘇格拉底而死。

【哲】甜美的酥餅....
【畫】用餐不鋪桌巾?
【詩】我有想法!(拿出報紙)
【哲&畫】憲法報!?
【詩】
這張好!
進餐,新聞同時狼吞虎嚥。

【哲】(聽見音樂家最後一句)
還如誰?

【音】
下地獄見惡魔!
看看你們在做什麼?
糕點糧食須綢繆,
未來黑暗不幸那時候!

耶誕前夕,確定在家用餐?
香腸糕點,鋪滿拉丁左岸,
油炸面糰,香氣飄散,
古老大街四處傳!
歡喜歌聲,女孩成群正宛轉。

【合】今夕聖誕夜!

【音】
皆有伴唱,女孩學子各成雙!
各位弟兄,有點信仰:
屋內把酒嚐,出外饗宴一場!

斟酒欲飲,突然有人敲門。

【房】能否?
【畫】是誰?
【房】貝諾瓦。
【畫】是房東。
【音】快鎖上!
【哲】無人在。
【音】門深鎖。
【房】一句話!
【音】一句話?(開門)

【房】房租!
【畫】給他坐下。
【詩】快說。
【房】不用怕,只是想...
【音】坐下。
【畫】來一杯?
【房】謝謝。(飲酒)

【哲&詩】乾一杯。
【音】喝吧!

房東飲盡這杯,然後掏出欠條。

【房】三個月租金。
【畫】很樂意。
【房】所以?
【畫】再飲!
【房】謝謝。(飲酒)
【眾】乾一杯!
【房】謝謝。
【眾】這杯,長命百歲!
【房】來此處,三月前只因你答應。
【畫】答應繳清房租。(指向桌上錢幣)
【詩】做什麼?
【音】瘋了嗎?
【畫】(無視暗號,繼續向房東)
瞧見否?留下作伴與我,
親愛的貝諾瓦先生,年齡請透露。

【房】年齡嗎?不方便說。
【畫】相較我等,年輕或更成熟?
【房】成熟,當然更成熟!

(填滿酒杯,房東微醺)

【哲】他說更年輕!
【畫】
那夜在馬碧小樓,眾人將他抓獲,
骯髒下流。
【房】說我?
【畫】
那夜在馬碧小樓,眾人將你抓獲。
是或否?
【房】偶然意外!
【畫】美麗女郎...
【房】啊,喝太多...(醉意更深)
【音&詩】無恥!
【哲】下流誘拐,老橡樹,大砲!
【詩】房東水準不差。
【畫】
淡黃頭髮彎彎曲曲,
見他走路有風,洋洋得意!
【房】雖老卻有活力。
【畫】女子道德獻祭。
【房】
羞澀少年,如今雪恨在眼前。
青春肉體打發時間,
知道嗎?只要一點點....
身材無須鯨魚龐大,籠罩地球表面,
臉龐不必像滿月,如此圓。
最好苗條,只要瘦纖!(比劃動作)
不,不用了。女子瘦弱多怨言,
思慮敏銳而自擾,痛苦太可憐,
比如說,內人是也。

馬切羅突然站起,發怒。

【畫】
男人既有妻室,慾望齷齰無恥!

【眾】可怕!
【詩】玷污寓所尊貴!
【眾】滾!
【畫】焚香除穢!
【哲】攆走老賊!
【音】我等道德受侵犯,快退!
【房】還要說...說....
【眾】閉嘴!
【房】青年才俊諸位....
【眾】
閉嘴!閣下須離從此退,
春宵風流與妹妹!
哈哈哈!(房東被丟出去)

【畫】房租繳清了。
【音】拉丁區對我揮手,摩慕咖啡。
【畫】付帳請客者,萬歲!
【音】分紅榮耀光輝!
【眾】分紅榮耀光輝!(開始數錢)

【畫】(拿鏡子給科林)
拉丁區美女雲集,
現在不窮酸,打扮必須得體,
你這熊模樣,鬍鬚快去梳理!

【哲】
煥然一新這容顏,理髮沙龍先行,
刀刃無情,鋒芒不合理,引我前去。

【眾】一起去!

【詩】必得先完結,海狸這篇。
【畫】快點寫。
【詩】五分鐘,我內行。
【哲】樓下等你赴約。
【畫】不來就會聽到吶喊!
【詩】五分鐘。
【音】海狸尾巴要剪短!

魯道夫持燈開門,眾人走出。

【畫】注意樓梯,小心扶手。
【詩】慢走。
【哲】一片漆黑。
【音】可恨的管理員!
【哲】剛好有意外!
【詩】哲學家,你還沒死透?
【哲】沒死透。
【畫】快下來!

詩人關門,桌上放置火燭,開始書寫。
把紙揉碎,苦思重寫。

【詩】沒有靈感!(聽見敲門聲)誰啊?

【咪】對不起。
【詩】是女子。
【咪】燭光已滅。
【詩】來了。(開門)
【咪】可不可以?
【詩】讓自己好過些。
【咪】不必了。
【詩】請進。(咪咪咳嗽)不舒服嗎?
【咪】沒...沒事...
【詩】臉色好蒼白。
【咪】太多層樓梯,不能呼吸。

咪咪不能站立,詩人找來椅子讓咪咪坐下,
給杯水舒緩。匆忙之間,咪咪的鑰匙滑落。

【詩】
能為姑娘效勞?
臉龐這張太憔悴!
好些了嗎?

【咪】好些了。

【詩】
這裡不夠溫暖。移到火爐邊坐下。
等等,來杯小酒。(移位、倒酒)
【咪】謝謝。
【詩】給。
【咪】不必太多。
【詩】這樣?
【咪】謝謝。
【詩】美麗動人的小姑娘。
【咪】重新點燃我的光,都過去了。
【詩】急著走?
【咪】
急著走。(詩人點燈)
謝謝。祝你晚安。
【詩】晚安。

咪咪離開,頃刻又返回。

【咪】
腦袋不靈光,不靈光。
房門鑰匙不知遺落何方?

【詩】
別站門外,搖搖欲墜你的光。(燭火熄滅)

【咪】
上帝啊!重新請點亮。

奔向咪咪,燭火隨風熄滅,屋內一團漆黑。

【詩】
上帝啊!我的也滅了。

倆人摸黑尋找。

【咪】啊,鑰匙哪兒遺落?
【詩】深深幽幽。
【咪】不幸尤我。
【詩】哪兒遺落?
【咪】鄰居有位太強求...
【詩】別這麼說。
【咪】鄰居有位太強求...
【詩】說什麼?沒有!

-再找找!-再找找!
-在哪裡?-在哪裡?

【詩】啊!(找到鑰匙放入口袋)

-找到了?-沒有。
-找到了。-確實沒有。
-再找找!-再找找!

倆人雙手,不經意交疊。
咪咪驚嘆! -啊!

【詩】
多麼冰冷的小手!
讓我好好暖和。
找尋有何用?漆黑摸不透。
所幸今晚,月光灑落,
而此月,天涯比鄰你與我。

請等候,小姐啊,幾句聽我說!
我是誰,我是誰?怎麼活?日子怎麼過?
可以嗎?
我是誰,我是誰?詩人是我!
怎麼活?寫詩而活!
日子怎麼過?這樣過!

窮困但喜悅的生活,恣意揮霍,
詩意情歌千百首!
存在夢想,現實虛構,堆起空中閣樓,
億萬富翁的靈魂,我擁有!

可是啊,金匣珠寶全偷走,
一對小偷,一對美麗雙眸!
都隨你來,昔日夢想盡失落,
美夢消散不復求!

萬般失落,卻不沮喪,
因為啊,空虛填滿了希望!

如今既然認識,可否說說,
你是誰?願意否?



【咪】
我願意,人們喚我咪咪。
本名卻是露西亞。
故事說來不長篇,
畫布上,絲綢間;
屋內屋外織布編,
安靜話不多,樂觀見。

若有空閒,
織些玫瑰或水蓮,
深愛在心田。
清香微微,那些物件,
訴說著愛情,春天!
訴說著夢想,遠見!
喜愛物件,詩意翩翩。

這樣瞭解嗎?-瞭解。

人們喚我咪咪。
為什麼呢?我不懂。

孤孤單單,獨自打理餐點,
不常望彌撒,卻常祈禱上天。
獨居白色小房間,
凝望樓尖,凝望蒼天。
冰雪融化在眼前,
獨佔朝陽昇起,那光線!
獨佔新春降臨,初吻戀!

瓶內玫瑰,芬芳吐露現,
我尋見,一片片,一片片,
芬芳散清甜。
但手中織出的花兒啊,
太可憐,芬芳無半點!

除此之外,別無可言,
就是冒昧的鄰居,不湊巧的遇見!





【音】嘿,大詩人!(樓下呼喊)
【哲】大詩人!
【畫】聽不到嗎?蝸牛慢爬!
【哲】三流的大詩人!
【音】懶惰蟲。

魯道夫從窗外探出頭。
開窗,瀉入一泓月光。

【詩】最後幾句!
【咪】要寫什麼?
【詩】知己!
【音】聽見朋友呼喊。
【畫】獨自在做什麼?

【詩】
並非獨自,更有伴侶。
摩慕咖啡,你們先去佔位。
隨後到來!

【眾】
摩慕,摩慕,摩慕!
悄悄邁進,無人發現。
摩慕,摩慕!
詩意啊,我已得見。

送走眾人,詩人轉身望見咪咪,
月光下凝神佇立,恍然出神而著迷。

【詩】
可愛姑娘,甜美臉龐!
分不清是月光,還是你的模樣,
從你身上復活夢想!
一直期待的夢想!

【咪】
啊,任由愛情控掌!

【詩】
靈魂最深的地方,
柔腸不禁蕩漾,
這一吻,愛情無法抵抗!

【咪】
喔,甜言蜜語,醉人芬芳,
任由愛情控掌!

欲吻咪咪

【咪】請別這樣。
【詩】你是我的女郎。
【咪】朋友等候您前往…
【詩】這就打發我了?
【咪】有些話,不知怎講…
【詩】講!
【咪】若與您共前往?
【詩】咪咪,為什麼?留在屋內更理想,屋外涼!
【咪】願伴隨在身旁!
【詩】回來後怎麼想?
【咪】亂問多想!
【詩】把手給我,小姑娘。
【咪】我不違抗。

【詩】說:你愛我!
【咪】我愛你!
【合】愛情!愛情!愛情!



【第一幕落】

長天淨,絳河清淺,皓月嬋娟。
思綿綿。夜永對景那堪,屈指暗想從前。
孤館,度日如年…

( 創作詩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7speranze&aid=135226576

 回應文章

lillian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15 13:08

還是最喜歡帕華洛帝唱的版本---

他有一個紀錄片在台北上映中

下周打算去欣賞呢 !

好希望(7speranze) 於 2020-05-15 21:40 回覆:
Pavarotti那代還有更早的歌唱家,確實功力深厚。台北真好,我們這邊還在禁足,這整年的文藝活動都取消了吧!屆時若有感觸,寫寫這位著名的男高音吧!

夏爾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15 11:46
第一句開始。文學性就滿點,好有興趣,比我看過的任何版本都符合劇中的氣氛。
好希望(7speranze) 於 2020-05-15 21:37 回覆:
真的要謝謝我們的大詩人,還有大詞人「柳三變」,感謝他的絕妙好辭,說書人復活就這次,之後就要退隱江湖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