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樂興起時
2020/05/11 07:02:05瀏覽683|回應1|推薦28


樂興起時

南非的封城居家令,已從最嚴格的第五階段放緩到第四階段,可是數字沒有跟著放緩,反而像出了籠的鳥,不斷攀升,尤其是所居住的西開普省,確診人數全國之冠,惡化速度真怕失控。幸好靜得下來,長久放在心中卻無法完成的心願,得到解決。去年譯完威爾第的奧泰羅,便想嘗試法斯塔夫,這兩齣一悲一喜堪稱大師最後傑作,想寫卻寫不成。普契尼的蝴蝶夫人則是怕寫不好,遲遲不敢寫。至於茶花女及丑角則大刀闊斧,幾乎重寫。

微塵世界的歌劇初登場,首次獻給杜蘭朵公主,是用說故事的方式,重心放在三道謎題,以及詠歎調「不許夜寐」。為何是杜蘭朵公主呢?回想當年,想法不知道是浪漫,還是天馬行空,只想默默告訴心儀的女子:這篇是筆名叫「希望」的自我介紹。他充滿熱血,充滿希望,而最終的謎底就是女子本身,請她將自家身世坦白說來,不要冷冰冰,訊息不理睬。之後的嘗試都是故事性的,將故事交代後,翻譯幾首比較出名的詠歎調,就算完成。說書人這個階段始於杜蘭朵,而終於茶花女,遊唱詩人應是這段時間最費心的作品。

遊唱詩人寫了快兩年,說書人將離奇曲折的故事說得更破碎,每幕的開始與結束添加了個人感想,比如說糾纏不捨的流浪,普羅米修斯的神話,說書人所寫的是悲憫的情懷,寫的是覆水難收的悔恨,而悔又重於恨,所以他為弄臣的復仇而嘆息,為遊唱詩人的命運而感慨。他想引介歌劇重寫故事,而非真正翻譯,若真是翻譯,則用力於詠歎名曲。當時陸續所寫的鄉村騎士、丑角、托斯卡、弄臣、波希米亞人,同出一轍。這五部,四部均已重寫,唯波希米亞人還留著,說書人不忍割捨,他讓柳永的戚氏穿越時空,寫完也流淚多時。雖然如此,波希米亞人最著名的詠歎,一試再試仍不滿意,這曲「冰冷小手」譯了三次。

遊唱詩人為何寫這麼久?最後一幕遲遲不肯落筆,只因當時已萌生「不該如此」的想法。之後的茶花女,說書人的影子還在,場景中穿插的詩詞仍見刻意身影,終究畫蛇添足。幕落,說書人隨著茶花女退場謝幕。

阿依達,全新嘗試。意譯,而非文字對譯,力求意思暢達;用韻,期望譯文也能傳達質感,不能只有訊息轉換而已。誠如史特勞斯最後鉅作「隨想曲」所述,文字與音樂情同手足,閱讀與聆聽都是美的呈現,不該顧此失彼,也不該有所取捨,畢竟不是魚與熊掌的道德問題。歌劇的劇情不像現代小說曲折離奇,若能事先明白文義,欣賞確實有莫大助益。音樂自有音樂的語言,而音樂的語言是超越的,凌駕文義甚至擺脫文義,從理性轉入感性。同首管弦聽來,聽眾各自詮釋,純屬自由心證。從文字到非文字,歌劇的聆聽也是如此,只是非文字的觸動,或喜悅或悲哀,是輕快是無奈,更細部的體悟領會,基礎在文義的理解上。我只有一個簡單的想法,就是從文入手,盡量將文字的情意釋放出來。情意,就是譯文想傳達的質感。

阿依達的譯文,其實有缺陷;不滿意,一度收起來。阿依達之後,嘗試了兩個長篇,唐喬望尼與梅鬼。這兩齣花費不少心力,唐喬望尼斷斷續續寫了好幾月,最後才整合起來,先詠歎後宣敘。梅鬼則因拜讀夏爾克的文章,想到自己的收藏,渾渾噩噩學生時代買下的光碟,印象永遠留在震撼的序曲。若問購入原因,單純只為了浮士德,憨憨文青的渴望吧!古諾的浮士德也是拜讀夏爾克的文章,機緣湊合得以完成。比較遺憾的是浮士德的天譴,只寫兩個景便塵封在草稿夾,沒有感覺所以無力。

回顧今昔,舊作重寫,始於鄉村騎士(2019),但長篇的弄臣才是轉捩點。勇敢前進,都在弄臣之後。寫完弄臣,才有勇氣寫奧泰羅,寫完奧泰羅才有勇氣寫法斯塔夫。重寫的弄臣,是心目中的水平,希望日後能維持,甚至超越。只是太費心費時,箇中甘苦,唯有自知。

翻譯帶來的經驗,美的經驗。用韻於字句之間,不啻難得機遇!究竟是全神貫注,還是茫然出神?該是沈吟於兩者之間吧!反覆嘗試,不斷推敲,最是困難刻苦也最喜悅滿足!終於明白,心領神會的瞬間,莫過於自得其樂。嘗試一個韻,寫一段文,遇到阻礙挫折,撤退再出發;換新韻,反覆修改,尋覓可遇不可求的突破,一舉跨越。行到水窮,思慮已盡,豁然發現新風景,欣喜亦無盡。譯如行旅,行走於茫茫天地,踽踽前行。所幸仍有音樂相伴,遂不孤獨。

譯有兩隻手,探索原文的同時,譯文也能突破。譯文雖然換個方式說,換個方式存在太多可能。漢語句法尤其活潑,真心希望譯文盡量不歐化。外語喜歡關係代名詞,層層疊疊的子句相連,真實虛擬的語氣之間,動詞存在錯綜複雜的時態,面對層出不窮的變化,漢語只能以簡御繁,用活潑的句法來拆解。我相信,千年來文言到白話的淬煉,漢語自有獨到處,尤其在情意表達,意譯更有空間。

音樂與文字,若能相輔相成,盡興於彼此交會,美可以沈思,美可以領略,則樂興起時,詩意飛來;詩意飛來,則情意生,譯文可待。



( 創作詩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7speranze&aid=134533701

 回應文章

夏爾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12 20:33
對這篇心有戚戚焉,尤其將文字的情意釋放出來這點最難,反覆推敲過程也如行旅,只有寫作的人才能明白,我想這也是我們為什麼都那麼愛寫文的原因,因為看你文章的感動,我寫好蝴蝶夫人了,下一篇想試波希米亞人,把普大師的主要歌劇都做個結束。
好希望(7speranze) 於 2020-05-13 04:19 回覆:

太好了!我們都感動了!波希米亞人?!我也來計畫看看,南半球的冬天逼近,滿有當季的感覺。

其實,都是為了喜愛的藝術,才甘願踏上這條旅程,苦行僧的旅程。拜讀大作,鍵入你推薦的版本重新又看了一次蝴蝶夫人,發現這版本更貼近寫實啊,從頭開始給錢給錢給錢.....字幕翻譯有些地方怪怪的,比如說蝴蝶夫人瞞著眾人,悄悄去的是領事館,不是教堂。Mio tesoro,我的寶貝,所以有時翻成「心愛的東西」,還有合唱時沒有辦法將每個人的唱詞表達清楚,這也是侷限啦!期待你的波希米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