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威爾第:茶花女(3)
2020/04/30 18:11:00瀏覽532|回應0|推薦20


威爾第:茶花女(3)
Verdi: La Traviata

【蘿】
假面舞會須歡喜!子爵作主。
我已邀請,阿飛及伴侶。

【侯】
竟不知,傳開消息?
分手了,這對情侶。

【艮】&【蘿】當真?

【侯】將以男爵,女伴而來。
【艮】昨日才見,相處愉快!
【蘿】安靜,聽!

【合】來者皆友朋。(湊近窗邊)

所有女士假扮吉普賽女郎登場。

【吉普賽】
我們是吉普賽,來自遙遠邊塞;
眾人命運好壞,我等手心觀來,
凡事不能掩埋,占星即可明白,
吉凶禍福未來,我等命運觀來!

【吉普賽一】夫人,您樹敵太多…(芙蘿拉手心)
【吉普賽二】侯爵,您風流薄情…(侯爵手心)

-侯爵不減風流?教你付出代價。
-女人在想什麼?指控全都虛假!
-狐狸脫去皮毛,邪惡依然。
侯爵若不悔改,來日審判。

【所有賓客】
前塵往事,薄紗覆蓋。
既逝已逝,關注將來。

男士假扮西班牙鬥牛士入場。

【鬥牛士】
我們是鬥牛士,擅長鬥牛競技,
風塵僕僕洗禮,趕赴嘉年巴黎。
若說故事來歷,知我情聖第一。

【其他賓客】
如此甚好,故事記敘,
洗耳恭聽,無比歡喜。

【鬥牛士】
聽我道來:
名皮克羅,魁梧英俊,
比斯克山,為鬥牛士,
強勁手臂,凶狠神情,
叱吒風雲,鬥牛競技。
安達少女,有日相遇,
一見傾心,可是少女,
頑強不屈,要他答允:
單日降服,猛牛五匹,
見證克敵,目睹必須,
若能歸來,此身屬你。
答應狂喜,奔向競技,
終於挑戰,血洗五匹!

【眾賓客】
勇敢無懼,真鬥牛士,
表現自己,競技第一,
同時證明,愛情雙贏!

【鬥牛士】
凱旋歸來,掌聲響起,
直接奔向,愛人心底,
渴望已久,奪標勝利,
然後抱緊,愛情懷裡。

【眾賓客】
刻苦試煉太艱辛,
佳麗為此而癡情。

【鬥牛士】
此處只要隨心意,
放手一搏瘋狂去!

【合】
如此欣喜!試試手氣,
試探命運,幽默笑意;
打開賭局,一盤競技,
逕向無懼,賭徒致意。



眾人摘下面具,恢復晚宴。
賭桌準備就緒,阿飛入場。

【賓】阿飛,是你!
【飛】朋友,是我!

【蘿】伴侶呢?
【飛】不知何處尋。

【賓】
多麼冷靜!漂亮!
過來,試試手氣!

葛東子爵發牌。
阿飛與賓客下注。

另邊在杜福子爵護送茶花女入場,
芙蘿拉前往寒暄。

【蘿】能來,真是欣喜。
【茶】邀請,怎能婉拒。
【蘿】男爵,大駕光臨。
【杜】瞧,阿飛在此間!
【茶】上天!當真見,當真見!
【杜】不能言,阿飛絕不能言。
【茶】不加思索即赴宴,悲憫我,上天!

賭局開始。
(飛)4點!
(葛)您贏了!
(飛)玩牌手氣好,愛情卻糟糕!
(眾)每局皆贏!
(飛)黃金贏得今夜,喜悅回歸。
(芙)獨自回?
(飛)昔日我倆伴侶,今日捨我離去。
(茶)上帝!
(葛)撫慰這女子…
(杜)葛蒙先生!(怒氣沖天)
(茶)男爵請克制,否則我離去。
(飛)男爵,您喚我?
(杜)閣下手氣甚佳,忍不住也玩一把。
(飛)甚好,接受挑戰。
(茶)怎麼辦?痛碎心腸。求上帝悲憫!
(杜)我要押一百路易。
(飛)我也押一百路易。
(葛)老么對小丑,阿飛贏!
(杜)這次加倍!
(飛)跟上加倍!
(爵)四比七…
(眾)又贏了!
(飛)我已勝券在握!
(眾)妙極!阿飛真走運。
(蘿)男爵這次,賠了夫人又折兵!
(飛)否再繼續?
(眾)晚宴就緒!
(蘿)走吧,享用去!
(眾)走吧,享用去!
(茶)怎麼辦?痛碎心腸。求上帝悲憫!
(飛)否再繼續?
(杜)現在不行,之後再戰…
(飛)悉聽尊便。
(杜)先移駕餐桌,之後再戰…
(飛)如您所願,一起走。
(杜)一起走。

茶花女獨在廳堂焦急等候。
頃刻,阿飛再次登場

【茶】
約他此處,隨後相見,
是否赴約?聽我幾言?
必然出現,憎恨難免,
非我呼喚,引他至前。

【飛】對我呼喚,何事欲見?
【茶】速離此地,危險邊緣!

【飛】
終於明白,不必多言;
是否信我,卑鄙可憐?

-永遠不信。
-為何懼怕?
-怕男爵他....

【飛】
我倆之間,血海深仇,
倘若不幸,落入我手,
兔起鶻落,一招命奪,
是他愛你,保護收留,
受此橫禍,你怎麼說?

【茶】
倘若不幸,你卻失手,
這般橫禍,僅此擔憂,
思及後果,我也難活!

【飛】生死由我,何必擔憂?
【茶】迅速逃走,切莫停留!

【飛】
發誓步履皆隨我,
天涯海角任開闊!

-斷不能,永不能!
-永不能?

【茶】
離我而去,不幸可憐人!
從此淡忘,此名落風塵!
離我而去,啟程快馬奔,
誓言神聖,你我須兩分。

-何人?指使是何人?
-權力賦予最完整!
-杜福男爵?
-是!
-愛他,是不是?
-愛他,是!

【飛】大夥都過來!(怒氣沖沖)
【合】呼喚我等,為何而來?
【飛】可知此女?
【合】當然!
【飛】所作所為卻不知!
【茶】別說....

【飛】
鶼鰈無限情深,如今不復存;
瞎眼是我昏沈,信取這女人!
尚未錯過時辰,清洗玷污身;
就請諸位見證,債還從此分!

阿飛將賭桌上的籌碼、金幣,
當眾灑落茶花女的臉龐…
老傑走入,一切目睹。



【眾】
滔天大罪,何等恐怖,
善解之心,汝已殺除!
無辜女子,受此屈辱,
無知之人,速離此屋!
此間瀰漫,可怕恐怖,
無知之人,速離此屋!
無辜女子,受此屈辱…

【傑】
如此動怒,女人受辱,
踐踏自己,眾人所惡!
尋他不得,我兒何處?
阿飛身軀,靈魂退駐。

【飛】
犯下何錯?萬分恐怖!
絕望愛情,瘋狂嫉妒,
凌遲良心,理智全無,
否能寬恕,否能寬恕?
盡是狂怒,逼我此處,
憤怒已洩,恨意消除,
徒留懊惱,悔不當初…

【眾】(安慰)
何等折磨!堅強振作。
痛苦折磨,盡能感受!
有朋如我,身旁守候,
抹去淚水,莫再憂愁!
抹去淚水,莫再憂愁!

【傑】
眾人當中,只我明白,
不幸女子,蘊藏其愛;
蘊藏其愛,真實不改,
而我沈默,萬般無奈!

【杜】
對此女人,屈辱褻瀆,
冒犯眾人,罪行難恕;
必須懲戒,我劍必出,
挫其鋒銳,傲氣摒除!

【茶】(呼喚)
君還不明白,此心滿是愛,
容得君輕蔑,捨得君賤踩,
直到有一日,早知萬不該,
無償這真愛,天鑒我衷懷。

【眾】
何等折磨!堅強振作。
痛苦折磨,盡能感受!

【飛】
犯下何錯?萬分恐怖!
絕望愛情,瘋狂嫉妒,
凌遲良心,理智全無,
否能寬恕,否能寬恕?

【茶】
直到那一日,最後將明白,
此心滿是愛,深藏如大海。
上帝能救贖,無疚無陰霾,
生命乾枯盡,此情永不改。



【第二幕落】


( 創作詩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7speranze&aid=133138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