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威爾第:茶花女(2)
2020/04/29 05:52:12瀏覽678|回應0|推薦31


威爾第:茶花女(2)
Verdi: La Traviata

場景:鄉下僻靜小屋,阿飛一身獵旅勁裝,獨留大廳。

【飛】
倘若遠離,我心不再欣喜,
倏忽之間百日矣,
愛人為我盡捨棄,
不再紙醉金迷,逢場作戲,
盛宴從此不出席!
眾星拱月於往昔,無不臣服美麗!
如今再無希冀,小屋歡喜天地,
為我鉛華盡洗。
咫尺不遠離,新生活力!
綿綿不絕這情意,呼吸愛的氣息,
沈浸喜悅而忘記,所有過去!
我這年輕靈魂,沸騰熱火激情,
她有微笑,柔情似水,陶冶漸沈寂!
自從那日說起,從此而活為你,
彷彿我在天堂,塵世一切忘記。
自從那日說起,從此而活為你,
彷彿我在天堂,塵世一切忘記。

(安妮走入)
-安妮,何處歸來?
-巴黎。
-誰讓你去?
-夫人。
-原因?
-帶走馬匹、馬車,夫人物品。
-怎麼回事?
-生活開銷不低。
-你卻沈默不語?
-發誓不能提起。
-發誓?告訴我,多少才行?
-一千路易。
-去吧!巴黎,我將前去。
莫讓夫人知情,我會妥善處理。

【飛】
悔不當初,奇恥大辱!
這輩子多少錯誤?
突如其來的真相,傾訴,
痴人美夢將破除!
再過不久,內心平靜恢復。
喔!正義感在憤怒,
必定雪恥,還你無辜,
奇恥大辱必清除!
悔不當初,奇恥大辱!
奇恥大辱必清除!必清除!(退)



走入茶花女,與安妮對話。

-阿飛呢?
-動身前往巴黎。
-歸來嗎?
-傍晚前,吩咐如此說。
-真不懂!

(隨從入場)
-夫人,有您的信。
-稍後來人洽談買賣。見到,帶他進來。
(安妮與隨從退場)

(茶花女讀信)
-啊!芙羅拉得知藏匿處。
-晚上邀約請我去跳舞。痴痴地等吧!
(把信扔在桌上)

(隨從再入場)
-夫人,門外有位先生。
-應是等待之人,讓他進來。

【老傑入場】

-您是法蕾夫人?
-正是。
-眼前所見,阿飛之父。
-您是…(吃驚)

【傑】
這小子不顧一切,
跑來這廢墟,只為你。

【茶】(略帶怒意)
閣下在小女子屋裡,
對不起,恕我先離。
為了我,更為你!

-什麼性子啊!不過…
-恐怕閣下弄錯了…
-阿飛所有全都要給你。
-諒他沒有勇氣,我會婉拒。

(老傑睜眼打量房子)
-真奢華啊!

(茶花女拿出一疊文件,請老傑過目)

-秘密無人知曉,開啟只為你。
(老傑迅速閱讀)

【傑】
天啊,變賣所有!
究竟有何遭遇,甘願捨棄?

【茶】
逝水難再回。如今只愛阿飛。
上帝一筆勾消,因我懺悔。

【傑】如此情懷,何等高貴!
【茶】聽聞此言,多麼甜美!
【傑】求您允諾,奉此名諱....

【茶】(站起)
不,千萬別說!
必然恐懼是所求,
能預見,這請託,
明白昔日太快活!

【傑】
阿飛生父,向您請託,
孩子兩人命運,唯你掌握。

-孩子兩人?
-是!

【傑】
天使這般太純潔,上帝賜我明珠也,
阿飛倘若不回歸,家族從此不和解;
彼此相愛倆人是,步入禮堂即將結,
誠盼結褵得喜悅,無奈對方恐拒絕。
愛情玫瑰多刺錐,玫瑰這枝請勿學,
懇求道來實殷切,仁慈萬般莫推卻。

【茶】
啊,如此瞭解,必須離遠些,
許多時間,痛苦煎熬我難歇。

【傑】
如此要求,非也!

【茶】
上天!究竟何約?

-讓步太多。
-還不夠!
-永遠放棄?
-你必須!

【茶】
不能,絕不可能!
你不明白,感情如此深,
熊熊烈火在沸騰!
世間再無親朋,託付更無人!
可知阿飛對我此諾承,
陪伴照顧我終身?
你不明白,折磨如此疼,
疾病無情廢此生?
可知眼前大限,咄咄逼人?
依然盼望,阿飛必須分?
啊!最是艱難苦恨,寧願活不成!

【老傑】
何其犧牲,壯烈成仁!
聽我幾言,平心靜神:
青春年華,最美時辰.....

【茶】
切莫多言,領悟十分,
絕不可能,對他情真!

【傑】可惜男人,最薄情份!
【茶】上帝啊!

【傑】
總有一日,歲月消散情意深,
迅速替換唯苦悶,
而後呢?細細思量幾分。
愛情縱然溫存,不能撫平裂痕,
畢竟這段感情,上天祝福卻不曾!

【茶】當真,當真!
【傑】是時辰,莫再自欺欺人,夢醒時分!
【茶】當真,當真!

【傑】
不如天使化此身,
撫平傷痛我家人;
細細思量再幾分,
韶光未逝機會存!
靈思激發乃天恩,
所言慈父以雙唇!

【茶】
一日落風塵,從此苦難身,
盼望能再起,不復希望存;
上帝賜天恩,使之須沈淪,
難平獨此恨,憐惜竟無人!

【傑】
不如天使化此身,
撫平傷痛我家人!

【茶】
告訴令媛,美麗純潔,
不幸女子,受苦堅決,
善美光輝,散發壯烈,
為他犧牲,而後殞滅!

【傑】
任淚流,任淚流,
不幸女子任淚流,
犧牲這般我要求,
靈魂苦痛受折磨,
勇敢,崇高精神必走過!

【茶】
告訴令媛,美麗純潔,
不幸女子,受苦堅決,
善美光輝,散發壯烈,
為他犧牲,而後殞滅!

【老傑】
任淚流,任淚流,
不幸女子任淚流,
犧牲這般我要求,
靈魂苦痛受折磨,
勇敢,崇高精神必走過!
任淚流,任淚流!



-有何辦法?
-告訴他,不愛他。
-絕不信,這謊話。
-遠離他!
-窮追不捨。
-那麼…

【茶】
緊緊擁抱,就像抱緊女兒,
如此才有力量。(擁抱)
阿飛不久,重回身旁,
只會無比沮喪!(指向屋外)
給予安慰,彼處即將!

-什麼意思?
-不能說,否則事與願違。(桌前寫信)
-慷慨仁慈,何以為報?

【茶】
來日不多!
美好回憶,來日切莫詛咒。
苦難遭遇,屆時盡對他說。

【傑】
慷慨仁慈必能活,
充滿歡笑而活!
淚在滴落,
上天必善果!

【茶】
對之傾訴,犧牲何故,
耗盡一生,為愛付出,
最後呼吸,須他所屬!

【傑】
為愛犧牲,必得善果,
崇高付出,終將不辜!

【茶】
對之傾訴,犧牲何故,
耗盡一生,為愛付出,
最後呼吸,須他所屬!

【傑】
為愛犧牲,必得善果,
崇高付出,終將不辜!

【茶】有人來,必須走。
【傑】太感激,此心說。
【茶】必須走,從此不相逢。
【傑】喜悅常放心中。
-永別-永別。

【茶】
耗盡一生,為愛付出,
最後呼吸,須他所屬!
-永別-永別。

【合】喜悅常放心中。永別!(老傑退)



【茶】(寫信)
上天請賜予力量。(呼叫安妮)

-何事喚我?
-這封信,親手轉達。
(安妮望見地址而訝異)
-不可多言,快去。(安妮退)

-現在要提筆寫給他....
該說什麼?誰能賜予力量?

阿飛入場。

【飛】做什麼?
【茶】沒什麼。
【飛】寫信?
【茶】是的....不是....

-心神不寧!給誰的信?
-給你的信。
-讓我讀來。
-不是現在。
-原諒我,憂心忡忡。
-怎麼了?
-家父來過。
-碰面了?

【飛】
沒有。留下信一封,措辭嚴厲。
等候中,屆時相見,對你定有好感。

【茶】
我在此,令尊不可得知,
先離去,你讓他冷靜使。
將回來,屈膝跪求之,
求他不拆散,我倆彼此。
而後幸福日子,
只因你愛我,阿飛啊,是也不是?

【飛】
當然是!為何淚?

【茶】
昔日淚水滑落,如今安然得過。
見否?笑意微微對你說!見否?
我在花兒綻放時,緊靠你心窩。
愛我,阿飛!愛我如我愛你,情深厚!
愛我,阿飛!愛我如我愛你,情深厚!
永別了。(擁抱後奪門而出)



【飛】
只為愛情,為我而活!

(等待)時間不早,或許今日不來了。(踱步)

【隨從】
夫人離開,馬車早已等待,
前往巴黎,安妮更早出發作安排。
【飛】知道,別緊張。
【從】先生何意?
【飛】
夫人或許倉促,變賣所有,
放心,安妮會阻止。

走入傳信人。

【傳】葛蒙先生,是嗎?
【飛】是我。
【傳】不遠馬車內,夫人交給我。(給信)

【飛】(閱信)
愛人的信!紛亂思緒,為何我心?
或許要我赴約....
我在顫抖!上天啊,賜我勇氣!

(讀信)
阿飛親啟。
當這封信,抵達手裡....
啊!(忽見老傑身影)
父親!

【傑】
兒啊!瞧你受的苦,擦乾淚水,
歸來阿爸身邊,值得阿爸欣慰!

阿飛甩開老傑,低頭不語。

【傑】
故鄉大海大地,為何心中抹去?
為何心中抹去,故鄉大海大地?
陽光璀璨亮麗,為何雙眼遮蔽?
為何雙眼遮蔽,陽光璀璨亮麗?
如今憂傷悲戚,昔日歡樂欣喜。
只有故鄉,故鄉灑落寧靜!
只有故鄉,故鄉灑落寧靜!
為父來此,上帝旨意,上帝旨意。

老父所受苦刑,兒不知情!
兒不知情,老父所受苦刑!
當兒遠離,家中遺棄冷清。
家中遺棄冷清,當兒遠離。
再次找尋,希望切莫失去,
榮耀對你而言,不再沈默無語!
再次找尋,希望切莫失去,
再次找尋,希望切莫失去,
為父盼望,上帝傾聽,上帝傾聽。



阿飛忽然見到,桌上芙蘿拉留下的信,
拆閱後驚聲吶喊!

【飛】
啊!竟然另場舞會!
我將飛去,恥辱解決!

【傑】
說什麼?停住!

阿飛再次甩開,
憤怒奔出門外,徒留老父悲哀。


( 創作詩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7speranze&aid=133021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