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普契尼:蝴蝶夫人(下)
2020/04/23 05:58:56瀏覽810|回應1|推薦24


普契尼:蝴蝶夫人(下)
Puccini: Madama Butterfly

美國大使夏普勒斯倉皇離開。
隨後聽見鈴木門外呼喊,斥喝媒人五郎。

【鈴】毒蛇!受詛咒的蟾蜍!
【蝴】怎麼了?
【鈴】
在我們背後流言蜚語,
吸血鬼!每天四處謠傳,
沒人知道孩子的生父是誰。

【五】
我只是說....
美國那邊,孩子出生受詛咒,
會被丟棄,不能融入生活。

【蝴】
啊,你說謊,你說謊!
再說一次,殺了你!

【鈴】不要!

【蝴】(向五郎)滾!
(向孩子)
心肝寶貝,媽媽的憂傷與藉慰,
有朝一日,心肝寶貝,
將得見,洗刷屈辱有人會,
到他的國度,母子倆遠走高飛,
遠走高飛!(聽見炮聲鳴響)

【鈴】
港口炮聲!軍艦!

【蝴】
白色....白色旗幟....
美國旗幟滿天星輝....
(持望遠鏡向遠凝視)
緊緊握住,才能看清楚,
船的名字,名字,名字....
看到了:亞伯拉罕。林肯!
眾等皆欺瞞,唯我心底有數,
愛他只有我。

不啻荒謬,你的疑慮!
他已歸來,歸來矣!
正是時機,眾說云云:
哭泣吧,希望無依!
我的愛情迎來勝利,
我的愛,所向無敵!
歸來矣,愛我如昔!
快去灑落櫻花雨,
將我沈溺!
這張額頭太焦急,
須沈浸,花雨香氣!



【鈴】
夫人,冷靜!淚在滴....

【蝴】
不是淚滴,是笑意!
多久等待還必須?
想想看?半個時辰?
【鈴】更久!

【蝴】
一個時辰,或許....
滿屋,滿屋,
花兒必須鋪,
夜還如,星光遍佈!
摘花去!

【鈴】花兒全部?

【蝴】
全部,全部!
桃花、紫羅蘭,茉莉,
所有花叢,花草樹木,
採下全部!

【鈴】寒冬乾枯庭院將!
【蝴】春來馨香須滿堂!
【鈴】這些可以嗎?
【蝴】再去採更多!

【鈴】
夫人往昔,常來東籬,
舉目盼望,揮淚無垠。

【蝴】
良人歸來,望海無須,
落土淚滴,繁花報矣。

【鈴】庭院荒蕪。
【蝴】真的荒蕪?幫忙,來這裡。
【鈴】玫瑰鋪路,入口到門檻。
【蝴】春來馨香須滿堂!
【合】合力種下四月天!
【鈴】百合,紫羅蘭!
【蝴】
灑落,灑落,
牢繫這張座椅,
百合玫瑰花圈。

【合】
灑落,灑落,
紫羅蘭、月下香,
馬鞭草的花開,
每種花的花瓣!



【蝴】
快為我盛裝穿戴。
不,孩子先帶來。
昔日的我已不再!
這雙唇,曾經太多感慨,
這雙眸,凝視千里之外,
這兩腮,抹些胭脂色彩....
心肝兒,你也來,
等待,臉色不致太蒼白!

【鈴】
坐好,為夫人梳理。

【蝴】
看眾人可有話說?
和尚叔父呢!
人兒歡樂,娛樂我的悲哀。
而山鳥,憔悴無奈!
將被嘲笑,鄙視,
罪行顯露出來!

【鈴】梳理好了。

【蝴】
新婚這款隆重,
我將穿載,取來。
盼夫君見我這般,
初見彷彿相同。
那朵紅芙蓉,
像這樣,繫入髮中。
紙窗現在鑽三個小孔,
故能窺見歸來,
像老鼠動也不動,
等待中。

【管弦演奏守夜景】



【鈴】日頭出來了,秋秋桑!
【蝴】歸來時旭日萬千!
【鈴】先去休息,屆時喚你。
【蝴】(向孩子)
心肝兒,沈睡去,
睡在娘的心窩。
兒與上帝同在,
娘與痛苦悲哀。
為兒星辰綻放光彩,
娘的心肝,沈睡去。

【鈴】可憐的蝴蝶!

【蝴】(向孩子)
心肝兒,沈睡去,
睡在娘的心窩。
兒與上帝同在,
娘與痛苦悲哀。(進入內室)

【鈴】可憐的蝴蝶!

走入平克頓與美國大使。

【鈴】是誰?
【平】噓噓,別驚醒。

【鈴】
夫人太勞累,
坐著等待,
與孩子一整晚。

【平】
夫人何以知曉?

【鈴】
長達三年,
入港沒有一艘船,
未經夫人觀察,
顏色、旗幟。

【夏】不是提醒過....

【鈴】我去喚醒夫人....
【平】不是時候....

【鈴】
瞧,昨夜夫人堅持,
必得滿屋花簇。

【夏】不是提醒過....
【平】痛苦啊!
【鈴】是誰在門外庭院?啊,有女人....
【平】噓!
【鈴】是誰?是誰?
【夏】最好實說!
【鈴】是誰?是誰?
【平】同我來的女人。
【鈴】是誰?是誰?
【夏】平克頓太太。

【鈴】
祖靈啊!
對她,光已滅。

【夏】
選擇在此清晨,
鈴木小姐,只為單獨見,
如今考驗來臨,
懇求協助,捎去安慰。

【鈴】
有何用?有何用?

【夏】
明白如此痛苦,無法安慰;
孩子他的未來,必須捍衛。

【平】
喔,苦澀的馨香,
花兒綻放,我心毒亡。
歷歷在目這地方,
舊情深藏。

【夏】
那位善良姑娘,不敢進入此房,
孩子母親,稱職擔當。

【鈴】
我心悲傷。
竟要我,對夫人,此話講!

【夏】
去吧,去和姑娘談談話,
讓她進來吧!
就算蝴蝶見到她,也罷,
水落石出能觀察。
去吧,鈴木,去吧!

【平】
這裡有死亡冰涼!
我的臉龐....三年既往....
時時刻刻她測量....
不能停留此地方!
夏普勒斯,我候一旁。

【夏】不是提醒過....

【平】
施以救援,拜託;
我心內疚太折磨!

【夏】
不是提醒過,忘了嗎?
蝴蝶當時你牽手,
「小心,對您堅信已託予!」
真如先知預言!

對忠告,裝聾作啞,
任風雨,不疑有他,
寧願等待太傻,
信念堅定更強大!

【平】
頃刻這時候,
發覺自身過錯,
從此折磨難解脫,
難解脫!

【夏】
去吧!
悲傷真相,獨對品嚐。

【平】
永別了,鮮花滿簇的避風港,
愛情喜悅皆隱藏。
這張溫柔臉龐,
日以繼夜惱我悲傷....
永別了,鮮花滿簇的避風港,
不能遏止這悲傷....
逃逸,逃逸....羞愧難當....(退)



【夏】
去吧!
悲傷真相,獨對品嚐。

門外走進女子,其名凱特,
鈴木未入內,交談。

【凱】說出真相?
【鈴】我答應。
【凱】請她務必相信我,好嗎?
【鈴】我答應。
【凱】必將孩兒視如己出。

【鈴】
相信你。但我必須,
獨自與夫人說出。
艱難萬分此時辰,
夫人會哭,痛哭!

【蝴】
鈴木,鈴木,你在哪裡?
鈴木,鈴木,你在哪裡?

【鈴】
在這裡,收拾乾淨....
不...不要....你們不要進來....

走出蝴蝶夫人。

【蝴】
是他....是他....藏在哪裡....
是他....是他....大使是你啊....
在哪裡?在哪裡?不在這裡。
不在...不在....

啊!女人!她來做什麼?
無人回應!為何淚?
千萬別透露,千萬別說!
說了,恐怕猝死這時候!
鈴木啊,心腸最溫柔,
別哭,別哭....
你待我最好,輕聲只說,
是或否....他還活?【鈴】活!

【蝴】
他卻不來了,不來!
他們告訴你了,是不是?
你這毒蛇,不對我說?

【鈴】會說。
【蝴】昨日抵達?
【鈴】是。

【蝴】
那位女人,讓我害怕,
讓我好害怕!

【夏】
是你萬般不幸,
無辜的罪魁禍首,
原諒她!

【蝴】
是他續絃!
對我只剩大限!
生無可戀!

【夏】
勇敢面對。

【蝴】
一切都要剝奪!
甚至我骨肉!

【夏】
犧牲為孩子著想....

【蝴】
啊,母親太不幸!
拋棄骨肉要分離!
好吧,他的命令得要聽。

【凱】可以原諒我嗎?

【蝴】
蒼穹的天橋之下,
無人比你幸福快樂,
但願你永遠快樂,
切莫為我悲哀。

【凱】可憐兒!
【夏】何其悲憫!
【凱】孩子能給我嗎?

【蝴】
孩子給他,若他親來,
半個小時,歸來山崖。

【鈴】
還如蝴蝶捕獲,
顫抖小小心窩。

【蝴】
窗外太刺眼,太多春天,
拉起窗簾。孩子呢?

【鈴】在玩耍。喚他過來?
【蝴】繼續玩,也去陪伴。
【鈴】留著陪你。
【蝴】去,這是命令。

鈴木哭泣走出。
蝴蝶從祭祀神壇取下一把短劍。
敬之,親之,讀出劍殼所鑄文字。

【蝴】
不能光明正大而活,
必得光明正大而死。

悄悄準備就緒,突然走入孩子,
投入母親懷抱。

【蝴】
兒啊,兒啊,兒....
你是娘的神!
心肝兒,娘的心肝,
百合花、玫瑰花。

千萬不能讓你知道,
不能看見,蝴蝶薄翼拆....
兒是要飄洋過海,
斷不能因娘受拋棄,
終生缺憾而感慨。

兒啊,兒從天上來,
打從娘胎與我在。
深深注視,注視深深,
容顏這慈愛,
留得回憶於未來。
心肝兒,永別了,
永別心肝把愛埋....

去,玩耍去門外....

神聖血紅,染了白布,揮劍自刎。

【平】
蝶兒,蝶
,蝶


遲遲歸來的平克頓跪在身旁,悲嘆。



【全劇終】






( 創作詩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7speranze&aid=132656099

 回應文章

夏爾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4/23 11:11
看到最後真的太感人了,這篇也借我,等我寫完貝多芬系列後,就來與蝴蝶夫人一起感動幾天了。
好希望(7speranze) 於 2020-04-23 17:22 回覆:
沒問題。感動是真的,儘管這故事的結局好早好早以前就知道的,只是中間的一些場景與台詞,今天才明瞭。翻譯最後面這景,聯想起他的修女安傑麗亞,差不多的字句,mio amore, mio amore,只是後者是母親揮別死去的孩子,這裡是無知的孩兒面對將死的母親.......

滿心期待你的貝多芬,這幾天會再來聽一次,貝一到貝九,還有他後期的四重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