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普契尼:蝴蝶夫人(中)
2020/04/22 06:32:39瀏覽607|回應0|推薦23


普契尼:蝴蝶夫人(中)
Puccini: Madama Butterfly

蝴蝶與鈴木,主僕兩位屋內交談。

【鈴】
伊奘諾尊、伊奘冉尊,
猿田毘古大神,天照大神,
諸神在上!我真頭疼....
讓蝴蝶別再流淚,求求你們!

【蝴】
日本諸神,
慵懶而豐腴!
美利堅上帝,
我肯定,更靈敏,
禱告儘速回應。
但我害怕恐懼,
咱們在家,他已忘記。
鈴木,多久還能撐下去?

【鈴】(掏出僅存錢幣)
最後積蓄就這些。

【蝴】只有這些?太多消費。
【鈴】日子難過,他若不回。
【蝴】肯定回歸!
【鈴】當真絕對?

【蝴】
為何還請大使處理房租?
快點答覆!
為何花費太多功夫,
全新門鎖換過房屋,
倘若歸來,他不在乎?

【鈴】不清楚。

【蝴】
不清楚?不是曾咐囑:
為了將蚊蠅、家族
所有痛苦,一併趕出!
再以嫉妒來保護,
他的妻子,屋內女主!
就是我,蝴蝶是如!

【鈴】
不曾聽聞,有外國丈夫,
歸巢於路途。

【蝴】
啊!再說,就殺你!
那日清晨別離,
「夫君,會歸來嗎?」
對之曾問起。
心情沈重悲戚,
試圖隱藏情緒,
微笑對我說這句:

蝴蝶啊,可愛小夫人,
我將與玫瑰一起歸來,
那時花開,更知鳥已築巢。
屆時我將歸來。

【鈴】希望如此!

【蝴】一起跟我說:必歸來。
【鈴】必歸來。

【蝴】
哭泣!為何哭泣?
啊,不夠堅信!
聽我再說起:

晴朗一日,晴朗一日,
將見裊煙如縷絲,
揚昇海天交會時,
而後浮現船艦隻。
船艦入港而駛,
炮聲轟隆禮意致。
見否?歸來君是。
不願下山乃衿持,
寧守山崖候多時,候多時,
不悔廢時曠日。

熙壤人群於城市,
滄海有一子,山崖奔馳。
來者何人是?來者何人是?
山巔若至,
欲說以何詞?欲說以何詞?
遠處必呼喚,「蝶兒」呼喚之,
而我終不應,隱身藏匿使。
三分為戲,七分相見不能死!
而子,幾分不安呼之、喚之:
「小姑娘,馬鞭草,芬芳兒!」
芳名喚我,喚我芳名於來時。
此幕將現,必然我誓,
抹去憂思,但以堅信守候此,
守候此。





見五郎與美國大使夏普勒斯抵達,
鈴木遣去燒茶。

【五】人在,進屋吧!
【夏】蝴蝶夫人,打擾了。
【蝴】
是平克頓夫人,請進。
原來是大使,是大使啊!
【夏】還記得我嗎?
【蝴】歡迎參訪美國人家。
【夏】謝謝。
【蝴】祖上一切可好?
【夏】但願安好。
【蝴】抽煙嗎?
【夏】謝謝,我來...
【蝴】大使啊,今日能見湛藍天!
【夏】謝謝,有封...
【蝴】還是您要美氏雪笳?
【夏】謝謝,有封信帶來...
【蝴】(點火燃煙)給。
【夏】班傑明。法蘭克林。平克頓捎來此信...
【蝴】真的嗎?他是否無恙?
【夏】生龍活虎!
【蝴】
我是全日本,最幸福的女人。
可以問大使一個問題嗎?

【夏】請說。

【蝴】美國的更知鳥何時築巢?
【夏】什麼意思?
【蝴】時間是遲於日本呢,還是更早?
【夏】何來此問?

【蝴】
夫君當時承諾,
佳期將歸,屆時美好,
更知鳥再次築巢。
鳥兒此處已築三次巢,
或許彼處,情況較少?
為何笑?原來是婚姻介紹,
這個人,太糟糕!

【五】很好笑!
【蝴】
別笑!(向夏)他真敢鬧。
大使請先回答,題目這道。

【夏】
對不起,不知曉,
鳥類學,沒學到。

【蝴】鳥....
【夏】類學...(五郎大笑)

【蝴】所以不知曉....
【夏】剛剛有提到....

【蝴】
就是這五郎,平克頓才出海,
馬上跑來吵,喋喋不休對我鬧,
禮物捎,這位郎君介紹,
那位先生推銷!
如今引介一個寶,
白癡剛好。

【五】
那是家財萬貫的山鳥!
她快窮途潦倒,家族盡拋!

山鳥走入,排場浩大。

【蝴】(向山鳥)
注意,人來了。山鳥!
愛情痛苦滋味,難道忘不掉?
非得割腕,你的吻,如果我不要?

【山】
世間最折磨,不過無奈嘆息....

【蝴】
太多夫人,閣下斷絕關係,
早已司空見慣!

【山】
三妻四妾一起娶,
同時休,還我自由。

【蝴】還要感激。

【山】
忠誠我發誓,此生只愛你!

【五】
坐擁別墅、傭人、黃金萬兩,
長崎此地宮殿稱王。

【夏】
在下消息,恐怕傳不出去....

【蝴】
誓約已定!

【五】&【山】(向夏)
自認已出嫁!

【蝴】
沒有自認;確實出嫁!

【五】但法律....
【蝴】我不懂法律....

【五】
冷落拋棄,等同休妻!

【蝴】
日本法律,我國不適用。

【五】哪國?
【蝴】美國!
【夏】糟糕!

【蝴】
眾所皆知,掃帚出門,
斷絕關係,此謂休妻,
但在美國,難行此舉。
(向夏)是否?

【夏】是....可是....

【蝴】
在美國,明智法官,
嚴肅公正,對甲方說:
「你想逃跑,為何想逃?」
「厭煩無聊,老婆難搞。」
檢察官說道:
「流氓太保,速押大牢!」
鈴木,奉茶。

【山】有沒有聽到?
【夏】盲目喊叫,令我苦惱。

【五】平克頓軍艦,傳來訊號。
【鳥】倆人若相見....
【夏】
上尉不願露面,我來此間,
教蝴蝶不再受騙。

【蝴】(向山鳥)
閣下請自便!真討厭。
【鳥】(向蝴蝶)
再會,我心實傷悲,
希望有一天....
【蝴】(向山鳥)
請!(示意出門)
【鳥】倘若回心轉意...
【蝴】問題是不願意!

山鳥離開,五郎隨後。

【夏】
如今只我倆,快請坐,
共讀這封信,願意否?

【蝴】
信給我。(親吻後還給大使)
嘴唇上,在心窩,
你是全天下最好的男人!
信怎麼說。

【夏】
好友,拜託探訪下落,
美麗女孩,花那朵!

【蝴】
當真這麼說?

【夏】
真的這麼說。
但若無時無刻....

【蝴】
會沈默,會沈默,
不再攪和!

【夏】
快樂自從那時候,
匆匆三年已過...

【蝴】
同樣也數著...

【夏】
倘若,蝴蝶已忘我....

【蝴】
忘記什麼?
鈴木,告訴大使話怎麼說。
「蝴蝶已忘我?」

【夏】
耐心靜候。
「倘若依然愛我,依然記得我...」

【蝴】
字句溫柔!
這封信啊,祝福請接受!

【夏】
向您懇求,務必謹慎斟酌,
令她準備足夠....

【蝴】
歸來將不久!

【夏】
震驚消息能接受!

【蝴】
什麼時候?快說,快說!

【夏】(自言自語非讀信)
罷了,開門見山是時候,
須揭開,平克頓的惡魔!



(向蝴蝶)
永不回來假設,
夫人打算如何?

【蝴】
只有兩選擇:
歸去娛人以歡樂,
唱歌,又或者,
了斷,更好對策。

【夏】
自欺欺人的美夢,剝奪!
沈重我心難過;
不如接受山鳥所求,
富可敵國。

【蝴】
大使啊,連你也這麼說!

【夏】
問仁慈的上帝,該怎麼做?

【蝴】 鈴木,快來。大使要走...

【夏】
這就請我走?

【蝴】
大使可走,忘卻我所說。

【夏】
殘忍是我,不反駁。

【蝴】
傷我太多,傷我太過,
太多...太過!
沒什麼,沒什麼!
一度想死解脫,
念頭如雲朵,大海飛過!
啊,當真忘了我?

(走入內室,牽出孩兒)
這個?這個?難道也忘否?

【夏】他的骨肉?

【蝴】
日本孩兒眼珠湛藍,誰見過?
這嘴唇,捲髮金黃,誰見過?

【夏】
明顯不過,平克頓,可知否?

【蝴】
否!否!
孩子出生,他已返國,
他那偉大的美國!
但請寫信替我說,
這孩子舉世無雙,在此等候!
而後告訴我,馬不停蹄他是否,
飄洋過海而奔波!

(轉身向孩兒)

這位伯伯心底想什麼,
你可知否?
媽媽必須抱你以雙手,
颳風下雨都走過,
走過城裡四周,
為你溫飽而奮鬥!
向大眾憐憫乞求,
伸手,顫抖,悲泣落:
「拜託,拜託聽我唱一首,
一曲憂愁,不幸母親在哭求,
施捨憐憫,拜託!」

蝴蝶這隻,可恨命運,
孩子啊,飛舞為你跳一首!
還如當年,藝妓那時候,
宛轉唱起潤歌喉。
輕歌快樂風流,
終結以淚流,泣啜!

啊,不能,絕不能夠,
淫蕩藝妓為結果!
死為解脫,死為解脫,
從此不起舞,寧死大限休,
啊,死為解脫!

【夏】
可憐啊,太難過!
必須走,原諒我!

【蝴】(牽孩子的手向大使)
給伯伯,你的手。

【夏】
漂亮金黃頭髮!
告訴伯伯,什麼名字?

【蝴】
告訴伯伯,
今日叫我「苦惱兒」;
寫信告訴爸爸,
那日歸來,
屆時喚我「歡喜兒」!

【夏】
必定轉達,在下承諾。



(離去)



而我終不應,隱身藏匿使。
三分為戲,七分相見不能死!
Io senza dar risposta, me ne starò nascosta,
un po per celia, e un po per non morir

al primo incontro....

( 創作詩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7speranze&aid=132612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