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威爾第:法斯塔夫(上)
2020/04/06 03:36:11瀏覽934|回應1|推薦39


威爾第:法斯塔夫
Verdi: Falstaff

劇本:A. Boito

出場人物介紹

法斯塔夫 Falstaff 重量級的貴族騎士
福特先生 Mr Ford 善妒忌的富翁
愛麗斯 Alice Ford 福特的妻子
娜內塔 Nannetta 其女
瑪格 Meg 女富翁,愛麗斯閨蜜
魁夫人 Quickly 溫莎婦女
芬頓 Fenton 娜內塔的情人
凱醫生 Dr Caius 娜內塔被指定的結婚對象
鮑佛得 Bardolfo 法斯塔夫的隨從
皮斯特 Pistola 法斯塔夫的隨從


全劇有英文字幕須從設定打開

第一幕第一景

酒棧,肥胖男人行頭尊貴。
書寫信箋,而後取下手中指戒,染印信尾。
掃帚一張閒置屋內。


【凱】(闖入,咄咄逼人)法斯塔夫!
【法】(無視,反而呼喚助理豪斯)過來!
【凱】(更大聲怒喝)法斯塔夫先生!
【鮑】(向凱博士)閣下有何貴幹?
【凱】(吆喝不被理睬)你毆打家僕。
【法】(繼續無視)豪斯,雪利酒,再帶一瓶回來。
【凱】(歇斯底里)馬廄破壞,強入府宅!
【法】(痰在喉裡)聽我說來:僅按閣下交代!
【凱】所以?
【法】是我故意安排。
【凱】向地政事務所,告你妨礙!
【法】
去與上帝同在!
坐下乖乖,否則愚蠢對待。
我以忠告奉勸來。

【凱】還沒說完!
【法】趕緊滾蛋!
【凱】鮑多夫!
【鮑】有何貴幹?
【凱】把我灌醉是你昨晚。
【鮑】
真悲慘,痛苦難堪。(讓醫生摸摸脈搏)
病了我,趕緊說明診斷。
肝腸寸斷,怪老闆將石灰灑入酒罈!
(擰鼻子)瞧,流星有千萬!(打噴嚏)
【凱】已看。
【鮑】寢睡時,每夜紅腫如此番。
【凱】(氣炸)
他馬的診斷!
將我灌醉還不算,你這混蛋!
竟與這廝(指向皮斯特),胡搞瞎纏!
而後清空口袋,趁我醉如泥爛。

【鮑】不是我!
【凱】那是誰?
【鮑】皮斯特。
【皮】我來了。
【法】(坐著悠哉,清清喉痰)
到底有沒有清空,這位長官?

【凱】
絕對是他。你看看,
這副醜陋嘴臉,亟欲推翻,
就是他,說謊混蛋!(翻口袋)
此處曾經,愛德華時代兩先令
六塊半克朗,插翅飛去無蹤影。

【皮】(揮揮手中掃把,向法斯法夫說)
尊爵,請恩准暫時休假,將以木棍討伐,
(向醫生)你連篇謊話!

【凱】粗俗鄉巴,注意對紳士說話!
【皮】白痴找砸!
【凱】乞丐人家!
【皮】畜生!
【凱】公狗!
【皮】懦夫!
【凱】稻草人!
【皮】石雕像!
【凱】毒花曼陀的該死後代!
【皮】誰?
【凱】你!
【皮】再說一次!
【凱】你!
【皮】怒雷請劈下!

【法】
皮斯特,不要自掘墳墓。
(皮忍住不再說話)
鮑多夫,你說,到底是誰,
清空紳士皮夾?

【凱】非此即彼!

【鮑】(冷靜緩緩說道)
暢飲這位,而後酩酊醉,
五感不復敏銳,興起故事說一回,
醉夢戲言,跌落桌底呼呼大睡。

【法】
聽見沒?你若有智慧,
即能明白是非。
上訴駁回!離開吧,寧靜隨。

【凱】
我發誓,酒飲客棧再舉杯,
只與誠實不昧,
此徒清醒有理智,虔信不妄為!(退)

【鮑】&【皮】阿們!

【法】
雙簧對唱請停歇!
失機誤時還撒野。
其中有藝術,格言曰:
優雅把握時機乃偷竊。
若爾等,雞鳴狗盜也。

遞來帳單,該結帳。

【法】
六隻雞,六便士。
三十瓶雪利,兩英鎊。
三隻火雞...(對鮑多夫丟皮夾)
看看皮夾裡。
兩隻野雞,一頭鯷魚...

【鮑】一塊馬克,一塊馬克,兩便士。
【法】搜尋詳細。
【鮑】再無分文可以。

【法】
(對鮑多夫)
讓我傾家蕩產,是你!
每週我花七基尼。
你這酒鬼!每夜酒館家家去,
是你為我燈籠提。
省下燈油幾滴,你買酒卻相抵。
我為紫蘑菇澆水,三十年持續。
但你所費不貲!
(對皮斯特)你也不遑多讓!

老闆,酒再一瓶!

(對兩人繼續)
讓我衣袋漸寬,是你倆!
法斯塔夫若消瘦,本尊就不像!
眾人不再捧場!這肚子肥肥胖胖,
裡頭千呼萬喚,我名傳揚!

【鮑】&【皮】法斯塔夫無邊寬廣!

【法】(拍拍肚皮聽聲響)
此乃我領土,仍須擴張!
但如今,腦力先激盪。

【鮑】&【皮】腦力我激盪。

【法】可知鎮內,有人名福特?
【鮑】&【皮】知道。
【法】真正富甲一方。
【皮】比克氏家族興旺!
【鮑】尊貴輝煌!
【法】其妻也漂亮!
【皮】實為幕後控掌。

【法】
就是她。愛情啊!
雙眼燦如星,頸如天鵝優雅,
而唇呢?唇如花!會笑的花。

其名喚作愛麗斯。
走過鄰坊曾一日,
微微一笑對我使,
內心遂燃,熱烈情思,
女神聚焦光芒投射之。

灌注全身,全身灌注:
於兩脅威武,廣大胸腹,
男子氣魄於投足,
身軀挺拔堅固,飽滿豐富!
暗生情愫,熱烈溫度,
當我走過眼前,彷彿說訴:
「歸我所屬,法斯塔夫。」

【鮑】結束。

【法】再說重頭,另有...
【鮑】&【皮】另有...
【法】其名瑪格麗特!
【皮】人稱瑪格。

【法】
同樣折服於我,不凡氣度,
亦是她,庫房鑰匙掌握住!
我的金山銀山,非二女莫屬!
看看我,還如盛夏,誘人無數。

兩封信,熱情奔放,差你送去。
(向鮑佛得)
這封給瑪格,測試品德!
瞧你紅鼻如火,熱誠獨特。
(向皮斯特)
而你,這封給愛麗斯。

【皮】恕在下腰間繫劍,往返不為魚雁。我不願!
【法】雜技演員!
【鮑】約翰尊爵,恕在下不能服務,因為禁錮。
【法】被誰禁錮?
【鮑】榮譽。

【法】(見小差羅賓走過)
小差,過來!
(向二位)上吊去!別為我死。
(向小差)兩封信,快給夫人送去。
(回過頭來再對二位,詠歎)

榮譽!
都是竊賊!兩位對它忠貞不渝,
就您兩位,羞恥污辱的排泄溝渠,
憑我等,尚未服膺自己!
是的,就如我,就如我偶爾必須,
須忘記,不遵上帝的恐懼,
必要時用些魑魅魍魎,似是而非的狡猾詭計,
精心設下騙局,繞過榮譽!
就您倆,這副窮酸布衣,豺豹目光畸形扭曲,
腐臭的冷嘲熱譏,還想守護到底?
榮譽,什麼榮譽?榮譽,什麼榮譽?
胡言亂語,神智不清!
榮譽可填飽肚皮?不行!
榮譽可妙手回春?不行!
腿斷能治癒?指斷能接續?
頭髮呢?不行!
榮譽不是救世神醫。
什麼究竟?一字而已!
字裡有何意義?空氣,消逝的空氣!
寓意真是美麗。
死人知道何謂榮譽?
其之生存,唯活人能賜予?
都不是!膨脹於諂媚阿諛,
腐朽於狂妄自欺,
軟弱於毀謗攻擊,
故我不屑任它駕馭。
不願意,不願意,不願意!
話說回來歸主題,
兩位欺世盜名,
實在忍耐至極,現在轟出去!

(拾起掃帚狂追倆人一陣毒打)
那裡,奔馳急,奔馳急,
馬鞍韁繩要勒緊!
轟出去,轟出去,盜賊兩名,
盜賊兩名,都出去!出去,去!

倆人終於奪門而出,傷痕累累,
而法斯塔夫追趕在後,氣喘噓噓。



第一幕第二景

福特府宅,花園中央。

【瑪】(打招呼)愛麗斯!
【愛】(打招呼)瑪格!
【瑪】娜內塔!
【愛】
(向瑪格)我來只為與你放聲大笑。
(向魁夫人)早安。

【魁】
上帝賜予喜悅。
(摸摸娜內塔臉頰)玫瑰花蕾。
【愛】(向瑪格)恰好機遇。我有消息,肯定驚喜。
【瑪】(向愛麗)我也有消息。
【魁】&【娜】什麼消息?
【愛】(向瑪格)你先來。
【瑪】(向愛麗)你先來。
【魁】&【娜】快說,快說。
【愛】確定滴水不漏?
【瑪】不滴。
【魁】不漏。

【愛】
所以,若我裝扮豔麗,將計就計,
必能晉升俠女!

【瑪】我也是。
【愛】取笑你閨蜜。
【瑪】多說無益,浪費光陰。我有信讀取。
【愛】我也有。
【魁】&【娜】喔!?
【愛】讀讀看。(倆人互換)

【瑪】(大聲朗讀給愛麗斯的信)
「綻放光明的愛麗斯!愛情我願給予。」
什麼玩意?說什麼?
除了名字,逐字逐句都相同。

【愛】「綻放光明的瑪格!愛情我願給予。」
【瑪】「...渴望愛情...」
【愛】此處瑪格,彼處愛麗斯。
【瑪】字句都相同。「莫問為什麼,只要告訴我...」
【愛】「...我愛你...」無緣無故。
【瑪】真奇怪!?(女人湊成堆,好奇比較書信)
【魁】冷靜對比。
【魁】相同字跡。
【娜】吻合徽印!

【愛】&【瑪】
夫人春風,在下滿面。
無雙絕配,我倆之間。

【愛】絕佳!
【娜】你、他、她!
【魁】三人融洽。

【愛】
撮成對,愛情笑,
女人嬌,白馬....

【合】白馬俊俏!

【愛】
夫人凝視臉龐,燦爛兮閃耀星光,
灑落無盡寬廣....

【合】哈哈哈哈哈!

【愛】
儘速回覆您的侍從。
約翰•法斯塔夫騎士。

【魁】怪獸!
【合】怪獸!

【愛】引君入甕!
【娜】騷亂鼓動!
【愛】滑稽笑容!
【娜】消遣嘲弄!
【魁】歡樂無窮!
【瑪】報應當中!

【愛】
酒囊不過飯袋!
稱霸為王,睥睨以滾胖身材,
吹捧迄今仍不改,年輕風采。
脂肪油膩膩,快要滴出來,
油條詩,竟然排山又倒海!
胡說八道不妨使壞,
必教他,大酒桶滾落山脈!
等著瞧,胖佬若讓老娘招待,
旋轉昏天暗地,比陀螺更快!

【瑪】
此人真是大砲!
倘若轟炸,我等無處可逃。
他若擁抱,女神魂斷雲霄。
君不見,只要回眸一笑,
胖佬魚餌上釣。
女人啊,微微一笑山崩地搖,
聰明睿智,石榴裙下多靈巧!
倘若胖佬,失足瀝青黏膠,
聽他悽慘哭嚎,
熾熱愛意,虛幻飄渺。

【娜】
預排惡作劇,務必讓我參加!
必得機靈,還如藝術家。
漁網悄悄收緊,趁其不察。
流螢誤認燈籠,胖佬犯傻。
無疑成功,我等計畫。
誘餌只須丟出,上鉤輕搖幾下。
憑我舌燦生花,手段方法,
看猛獸受困小河關卡,
血汗揮灑!

【魁】
暴風浪起滔滔岸,
鯨魚此條太貪婪,捲入溫沙港灣。
惜無空間更龐然!
遍體鱗傷,只因三根舌頭摧殘!
舌頭三根,節奏輕快更甚響版,
遍地絮聒,遠勝山雀六隻呢喃。
喋喋不休競相宛轉,
溫沙女郎風流這般。

(眾女退,走入男士)

【凱】(向福特)
無恥小人、老狐狸、竊賊!
混帳傢伙、野蠻佬、海盜!
那日闖入我府,天翻地覆,
丟臉真羞辱!
今日倘若公堂對簿,
必為其竊盜,悔不當初;
但這廝,不能便宜結束,
淪落魔鬼手中,才是歸宿!
身旁這兩位朋友,系出同族,
毫無聖賢風骨,品德下流粗俗。

【鮑】(向福特)
法斯塔夫,我重複,我發誓,
(必須說出,上天請明示)
法斯塔夫對閣下,陰謀詭計施。
我乃武士,定不讓邪惡這廝,
暈頭轉向對您使。
犧牲榮譽,換取一方統治,
恕我不能從之!
福特先生啊,僅僅警告通知,
拯救猶失職。
攻其不意,方能制其所制!

【皮】
法斯塔夫暗地準備,
福特先生,涉及安危!
您項上人頭,有物吊垂。
過去,我曾任其侍衛,
主人皮肉結實纍纍。
但如今,深懺悔,不追隨,
珍惜健康為最。
既然明白威脅是誰,
謊騙誘拐須防備。
須防備,須防備,須防備!
此事攸關榮譽,謹慎以對!

【芬頓】(向福特)
閣下若許可,不管方法如何,
讓他清醒我負責,體驗代價了得!
蠢蠢欲動心癢獨特,
圓滾肚腩我切割,誇張曲線抽蓄著!
不聽勸告,拔劍還與顏色,
面對面對決假設,
不是他走自己的路,就是與別西卜同樂!

【福特】
嗡嗡嗡小蜜蜂,哼哼哼貪婪黃蜂,
烏雲醞釀暴風,閃電低鳴轟隆!
腦子灌酒幻象迷濛,擾亂驚恐,
周圍輪番砲轟,聯手陰謀竊自送!
四人說話,一人聽從,
聽誰究竟我耳中?
皮斯特,再說一次,或許聽懂!

【皮】
簡單幾句話:
法斯塔夫巨無霸,
潛入貴府計畫,
拐走原配,打開金匣,
破壞床榻!

【凱】上天啊!
【福】悲慘不幸!
【鮑】情書已寫就緒...
【皮】骯髒信使我婉拒...
【鮑】我也婉拒!
【皮】絕對要注意!
【鮑】要注意!

【皮】
法斯塔夫,媚眼傳情,
美醜不論,少女人妻。

【鮑】&【皮】來者不拒!

【鮑】
裝飾好色獵人的濃郁毛髮,
枝葉桂冠,於你頭上發芽。

【福】什麼意思?
【鮑】長角。
【福】醜陋!
【凱】胃口極佳此騎士。

【福】
妻子我將監視,家僕我須監督,
財產必須保護,防止貪婪人物。

女眾重新入場。
芬頓與福特之女娜內塔,倆人相視而笑。

【芬】(望娜內)是她! 【愛】(望福特)是他!
【娜】(望芬頓)是他! 【凱】(指愛麗)是她!
【福】(望愛麗)是她! 【瑪】(指福特)是他!
【愛】若他真的知情!   【娜】不幸!
【愛】我倆先迴避...    【瑪】福特愛妒忌?
【愛】愛妒忌!         【魁】不語!
【愛】要小心!

(全部離開,唯獨芬頓與娜內塔留下)

【芬】嘶嘶嘶,娜內塔! 【娜】嘶嘶嘶!
【芬】來這裡。
【娜】噓!有何意?
【芬】幾吻來親。 【合】快點來親!
【娜】鮮唇如火。 【芬】鮮唇如花。
【娜】深知愛情遊戲。
【芬】
其詞模糊,珍珠流露,
見其優美,吻其甜度。(擁入懷中)

【芬】超輕快的雙唇啊!
【娜】不安分的雙手啊!(試圖抵擋)

【芬】睫毛殺手,瞳眼竊賊,我愛你!
【娜】請自重!(再擁入懷中)
【娜】別這樣!
【芬】兩個吻...
【娜】夠了。
【芬】好喜歡你!
【娜】有人來了。

(倆人分離。芬頓隱匿草叢。眾人走入。)

【芬】唇已吻,香氣不離分!
【娜】如新月,新月始復生!

【愛】法斯塔夫來獻歌。
【瑪】自食苦果才值得。
【愛】回覆幾句若如何?
【娜】親臨拜訪更適合!
【合】更適合!

【愛】(向魁)
前去土匪寨,引誘他前來,
約會一場戀愛。

【魁】拼命三娘!
【娜】幽默智囊!
【愛】首先撫媚誘拐,阿諛姿態....
【娜】再來?
【愛】吟唱詩歌笑他開懷!
【魁】不該仁慈對待。
【愛】這頭蠻牛!
【瑪】不能忠於所愛!
【愛】豬油排山倒海!
【瑪】不該仁慈對待。

【愛】他這老饕,揮霍財產於廚子!
【娜】就讓大水浸濕。
【愛】就讓大火燒瓷。
【娜】喜悅之至!
【合】歡喜之至!
【瑪】妥善準備,各司其職!
【魁】那裡誰是?
【瑪】有人窺視!

眾女退,唯獨娜內塔留下,
遂與芬頓倆人,再次會晤。

【芬】歸來這次,反將一軍!
【娜】而我歸來,面對挑釁!攻擊!
【芬】閃開!

你來我往,強吻攻擊遇上死守抵禦,
起初勢均力敵,後來女方不斷乘勢得機,
男方敗退。

【娜】
目標太高,用不上!
愛情啊,靈活競技戰場,
求愛這方總希望,以弱勝強!

【芬】
我已武裝,對你望!
正等候,關隘守防。

【娜】雙唇是弓!
【芬】而吻是箭!
小心!致命箭,從嘴巴發射到頭髮!

一綹長髮直落男子懷中,
雙方互吻這當下。

【娜】我已勝。
【芬】求饒命。
【娜】
或許我,傷痕累累;
但是你,魂飛魄散!

【芬】慈悲饒命,不如握手言和,然後....
【娜】然後?
【芬】再來一次,如果願意。
【娜】歡愉戲,結局來太急!夠了。
【芬】小甜心...
【娜】有人來。再會!(退)

【芬】唇已吻,香氣不離分!
【娜】如新月,新月始復生!(遠去)

男眾進,芬頓加入。

【鮑】(向福特)稍候將見,何謂桀驁自負!
【福】說他下榻何處?
【皮】嘉德酒館。
【福】
待我前來,假名稱呼;
稍候將見,如何誘捕。
但且謹記,透露絕不!

【鮑】我乃鮑佛得,絕非多嘴者。
【皮】我是皮斯特。

【福】就此遵從!
【鮑】秘密漆封!
【皮】又啞又聾!
【福】就此遵從!
【合】遵從!
【福】握拳約定!

女眾進,男士改變話題。

【凱】(向福特)
這症狀蠻橫不講理,
與惡相比,更是凌厲。
真理艱難不易,品嚐務必!
苦澀就如松檜黃蓮,
以其善,調解酸苦至極。

【皮】(向福特)
酒斟滿,斟滿酒莫停杯,
問題追,追問催,
死纏爛打,或能洞察隱微,
複雜糾結中找到機會!
恰如楊柳愛水,
這位騎士愛舉杯!
必能窺見,風流約會;
必能洞察,思緒多詭!

【皮】(向福特)
悄悄走入婚姻,不幸意外;
機警聰明倘若不再,
叛徒約翰詭計來!
這輪滿月豐腴體態,
喝酒喝成紫色妖怪,
你若天真無害,
將佐大餐下酒菜!

【愛】(向瑪格)
等著瞧,胖佬若讓老娘招待,
旋轉昏天暗地,比陀螺更快!

【瑪】(向愛麗斯)
倘若胖佬,失足瀝青黏膠,
聽他悽慘哭嚎,
熾熱愛意,虛幻飄渺。

【娜】(向魁夫人)
憑我舌燦生花,手段方法,
看猛獸受困小河關卡,
血汗揮灑!

【魁】
喋喋不休競相宛轉,
溫沙女郎風流這般。

【芬】(自言自語)
男人這邊接頭交耳,勁起狂熱;
女人那邊竊竊私語,陰謀誘餌。
心頭呼喚我者,甜美愛情啊,唯爾!
必歸我屬,屆時雙星結合,齊放光熱!

【福】(向皮斯特)
見我技藝精湛,收拾無恥混蛋!
努力值得嘗試,陰謀若能識穿!
譏笑恥辱若能避開,不枉揮灑血汗!
若我逃脫危難,胖天使,毒蛇咬爛!

【愛】莫再模糊其詞!
【娜】盡快各司其職!

【愛】
聽他還如小貓,喵喵求愛,
如此明白?
【魁】明白!
【娜】明白!

【愛】明天!
【魁】明天!
【愛】美好一日,瑪格。
【魁】美好一日,娜內塔。
【娜】再會。
【瑪】再會。

【愛】
神豬大肚,吹捧將見爆破!

【合】吹捧!
【合】爆破!
【愛】我將凝視臉龐,燦爛兮閃耀星光。
【合】灑落無盡寬廣....
【合】哈!哈!哈!

第一幕落


( 創作詩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7speranze&aid=132375769

 回應文章

夏爾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4/06 14:16
哇好多驚嘆號,是參照原文嗎?
好希望(7speranze) 於 2020-04-06 15:15 回覆:
有參照原文,原文看不懂的請教谷歌大師,BOITO的用字遣詞太艱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