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數首
2020/03/01 16:23:54瀏覽488|回應3|推薦21


詩  祭祀語言的殿堂
那尊睥睨的神像已死
木魚敲打著文章 噹地響亮
來奠祭的悼念的追思的
思緒默寫最神聖最褻瀆的字


時  歲月的公車在奔波
面前甩尾而去
靈魂不可承受的噸位
碾輾壓過神經中樞

該死  想著詩
交叉路口停駐多時
公車迎面不及閃躲
支解  分離  分崩離析

誰幹的
沒有目擊者
隔日報導卻得知
潦倒醉漢肇事
撞擊公車毫無理智
乘客無人傷亡
醉漢擅闖實驗禁地 
司機  故不起訴

醉漢自稱詩人
自稱是詩
讓他用生命書寫吧
法官說
用生命做實驗的
必以實驗成生命

嚴重扭曲變形
闖禍的時空交叉
一灘鮮血 每滴都曾記
文字輝煌成就

原來詩人用思緒挽留
詩的速度衝撞光的速度
停止前進的飛梭
實驗證明對錯
不落文字亦可掌握
時間濃縮
濃縮到最後


普普大眾
誰管詩人死活
悼詞只有一句話
結果自作自受

既然
犧牲了詩
從此無須等候
下一班
漫漫的匆匆

無端一首無題
寫給遠方的你

曾經懸在山脊走鋼絲
風吹起 窸窣整片樹林
洪荒如今翻滾的心
隨風起伏著忽高忽低
雀躍於茫然無盡
流浪銀河系
直到終端這頭的歎息
推送即時通訊
相遇奇蹟

無端一首無題
若想起
時光存在恆有意義
若不記
宇宙崩壞不啻廢墟



靜靜的  涼涼的 
緩緩的  微微的
刻意無語的空白
打破寧靜多時的
沈默

最初的盡頭 
黑夜倖存的黑
白日彌留的白
龜裂所有透明與膠著

你是最初  你是最後
你是我的光  我是你的鏡
遂得見  兩者間
宇宙光年的距離

你是哭泣 你是歡笑
你是我的聲 我是你的音
遂聽聞  兩者間
高山大海的呼喊

你是抽象 你是模樣
你是我的形 我是你的影
遂能尋  兩者間
潮汐刻印的風沙

靜靜的  涼涼的  
緩緩的  微微的
無須刻意的言語
復原喧囂多時的
沈默




每天為你踩油門
  等待紅燈黃綠的瞬間
每天為你煮頓飯
  等待藍天瑰紅的景致
每天為你點盞燈
  等待彩霞漆黑的希望
每天為你開扇門
  等待灰濛透明的悵然

一生為你寫首詩
  等待青絲染雪的飄落
一生為你寫首詩
  等待雪花恩賜的溪流




麥哲倫橫渡大海
  世界的輪廓開始縮小
  浩瀚可以想像
哥白尼仰望星辰
  宇宙的距離開始拉長
  時空得以測量

我要撐起麥哲倫的揚帆
    透視哥白尼的稜鏡
尋找一滴
  萬有引力無法控制的水
教它自然而然地
  淚
思念卻在淚珠上
  不墜




夸父

(一)
逐光而去的靈魂啊
光因你而奔馳
你將光明賜與天下
獨留身後黑暗
自己隱藏


(二)
至今仍不放棄
自不量力的螞蟻啊 
任憑冷嘲熱諷
我說你
比西西弗斯更壯烈
比亞西西的方濟更孤獨
馳騁於宇宙洪荒吧
你的步伐是莊嚴而神聖的
光若因你懈怠而停止
黓黑之夜 馬上降臨


(三)
世界指責你自不量力
  我要稱讚你義無反顧
世界虛構你神話巨人
  我要血肉你草莽英雄
世界用科學把你謀殺
  我要用詩意將你復活


(四)
你從成都載天而來
  逐日於愚谷而去
相信你追上了
費勁將光擁入懷中
  隔日卻寬容釋放 


(五)
光究竟犯了何罪
問夸父為何苦苦追逐
他的話斬釘截鐵
最初的光是洪荒流放的詩

逃逸路線稱為時間
光在跑
有情的無情的
已成的未成的
不可逆的偷走一切
沿途灑下數不清的
雨滴 雲彩 星輝

央求夸父帶我歷險
尋找最初的光
未有與既有之間
  詩與詩人的遇見


(六)
沒有槳櫓划過波濤
沈浮於沒有邊岸的銀河
小舟只有我
不完全漂流 不經意邂逅
一幕幕現實的失落擁有 
一場場夢中的渴望冀求
霧茫茫的 輕飄飄的 醉醺醺的
逐漸明亮的鵝黃溫暖
歸來吧 孩子 
我是你的藉慰與哀愁

小舟載我迎接
愈來愈近的光點
懊悔眷戀一時湧現
忽然漆黑 光撲滅
夸父以更快速度
從扭曲時空的黑洞
將我投擲出去

望遠鏡窺見
  流星的瞬間





( 創作詩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7speranze&aid=131887176

 回應文章

非玉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3/15 09:31

太有才了!

好希望(7speranze) 於 2020-03-18 03:03 回覆:
開心

吹起了自然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3/05 10:46

年後才見您發文呀

星塵灰燼   詩心不毀

好希望(7speranze) 於 2020-03-05 20:39 回覆:

哈,其實是躲起來閉門造車,三月份才整理出來。

詩心,但願與宇宙長存!


吹起了自然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3/04 18:24

從扭曲時空的黑洞     將我拋擲出去

於是開始寫詩   一首永無終止的詩

  

好希望(7speranze) 於 2020-03-05 05:20 回覆:
扭曲的時空,抽離還真不容易.....不過,既然化為流星,短暫美麗,最終殞落....星塵灰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