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Vaughan Williams: On Wenlock Edge 溫洛克斷崖六首
2019/05/26 07:05:21瀏覽783|回應0|推薦50


詩:Alfred Edward Housman
曲:Ralph Vaughan Williams

(1)
溫洛克斷崖前,樹林陷入憂愁,
霖克山捲起森林綠絨一片;
狂風啊,加重壓迫幼小青綠,
紛飛雪落,塞文河上的葉。

此景同樣吹過每根木頭,
尤利孔城當年佇立之時:
古老的風,古老怒火,
不過篩揀了其他樹林。

我這時代之前,羅馬人
彼處飛捲的丘陵上舉目注視。
如今溫暖英國鄉民的熱血,
昔日打擊他的思緒,兩者曾在。

在那兒,如風過樹林嘶吼著,
吹過他,生命的狂風咆哮著,
不曾沈默,是人的樹,
昔日羅馬人,如今是我。

狂風啊,加重壓迫幼小青綠,
吹得再狂烈,轉眼終將消逝;
到如今,羅馬人與他的憂愁 —
尤利孔城下,都灰滅。

(2)
來自遠方,來自黃昏與清晨,
四面八方十二方位的太虛,
編織我生命的種種元素,
吹過此處:這就是我。

當下 — 此瞬呼吸停駐間
氣息尚未湮滅 —
快快抓住我的手,告訴我,
你當下這念頭。

說吧,我會回應,
告訴我要如何幫你,
趁我尚未踏上無盡,
風起的十二方位之前。

(3)
大夥還犁田嗎,
我曾持鞭駛過,
曾聽馬轡清脆響亮,
我還活著那時?

欸,馬兒踏蹄,
馬轡清脆響亮,
就算長眠於底,
你曾耕種的田,還是沒變。

女孩還快樂嗎,
教我放心不下,
是否哭到累了,
黃昏歇下之時?

欸,女孩輕鬆歇下,
歇下卻不是為了哭,
她滿意而快樂,
你這傢伙別說了,睡吧。

朋友仍慷慨嗎,
如今我瘦了憔悴了,
是否他找到比我,
睡得更好的那張床?

是的,老友,我隨意躺著,
就如大夥選擇的那樣,
她的伴已入土,我會逗她滿足,
莫再問,她是誰的。

(4)
喔,當時與你相愛,
不風流且勇敢,
方圓百里眾人曾經猜想,
我的操守如何傑出。

但如今猜想全都過去,
留不住風流痕跡,
方圓百里眾人將會說我,
復活過去的自己了。

(5)
夏日在布列登山,
鐘聲響得如此清脆,
迴繞兩個郡,
遠方近處的尖塔,
傳來愉快的聲音。

禮拜天某個早晨在此處,
我與所愛會躺下來,
見到色彩繽紛的列郡,
聽到雲雀飛得多高,
天上圍繞著我們。

鐘聲敲響告訴她,
遠方山谷幾里外,
善良人快來教堂,
善良人快來教堂禱告!
愛人她卻留在此處。

而我會轉身答覆,
百里香盛開之處,
待大喜那日再敲鐘吧!
將聽鈴聲清脆,
教堂屆時我倆前來。

聖誕大雪落下的時候,
灑滿布列登峰巔,
愛人早早起身,
悄悄離開無人知道,
獨自前往教堂。

鐘聲只敲一次,
新郎不見蹤影,
哀悼送行者跟在身後,
她向教堂前去,
不等我了。

鐘聲敲響了布列登山,
尖塔依舊低聲呼應,
善良人快來教堂。
煩人的鐘聲,沈默吧,
我聽見了,將往。

(6)
河川泉源的山谷裡,
歐尼河、提姆河、克朗村間,
悠閒居民的國度,
天下最寂靜的地方。

我們還有悲傷需要照亮,
誰的欣喜能久長,
憂愁,奈登鎮的小子都明白,
我正是那小子。

泰晤士河流過許多橋墩,
倫敦,這城鎮建構不幸,
確實無須多想,
依舊存在悲傷。

小子年歲增長,
憂愁的擔子更多,
肩膀扛著許多悲傷,
許多早已試過品嚐。

該落腳何處才能送達,
這件行李,甘願放下?
不是泰晤士,不是提姆這條河,
不是倫敦市,不是奈登那城鎮。

比奈登鎮更遙遠之處,
比克朗村更寂靜之地,
那兒,末日轟雷照亮,
只是對誰,都無所謂。



1/ [00:00] On Wenlock Edge
2/ [03:43] From far, from eve and morning

3/ [05:38] Is my team ploughing?
4/ [09:40] Oh, when I was in love with you
5/ [10:22] Bredon Hill
6/ [18:05] Clun.
( 休閒生活音樂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7speranze&aid=126945147